🏡
PTT小說網
x
    最初,海客根本不在乎,被噬神蟲撕咬那麼一兩下。

    可是隨着時間推移,他的身體上,出現一根根青色毒紋。即便他是屍身,而且更接近於死靈,可是,依舊感受到毒液的恐怖。

    身體變得麻木了起來,反應速度變慢,力量也在大幅度下滑。

    可想而知,若是那些萬死一生境的生靈,被咬一口,豈不是要被活活毒死?

    海客終於意識到了危險,感知到死亡威脅。

    “沒想到張若塵培養出了這麼一大羣蘊含神毒的噬神蟲,失算了,不能再僵持下去,必須立即離開。”

    念頭想到此處,海客將凝結成道域的九萬多億道聖道規則,盡數收回體內,雙手抓住浩劫戰斧,猛然向地面一擊。

    “轟隆!”

    空間震盪。

    粗大而強橫的雷電光梭,從浩劫戰斧上涌出,將圍上來的噬神蟲盡數擊飛出去。

    就連遠處,拳頭大小的七星帝宮,都被一股衝擊力,震得撞擊向厚厚的冰牆。

    張若塵站在宮門處,身體搖晃,暗道一聲:“不愧是神屍之身,神毒入體,居然還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一擊。”

    不過,張若塵很清楚,海客已是強弩之末,接下來多半是要準備逃走。

    “張若塵,算你厲害,下次再見,我必定攜帶剋制噬神蟲的寶物,取你項上人頭。”

    海客化爲一道神光,向遠處急速飛遁。

    “你覺得,還能有下次?”

    張若塵的這道聲音,還在身後。但是,海客卻驚異的發現,七星帝宮出現在了他的前面,化爲真正宮殿那麼巨大,而張若塵正站在宮門中心。

    張若塵雙腿拉開弓步,雙手平舉沉淵古劍,劍如搭在弓弦上的箭。

    “嘣!”

    弓弦聲響起。

    張若塵和沉淵古劍,猶如合二爲一,化爲一道急速飛行的光梭,拖出數十米長的尾巴,撞擊向海客。

    海客牙齒一咬,持斧的手臂猶如風車一般旋轉,體內神氣浩浩蕩蕩的涌出。

    一斧劈了出去。

    “轟隆!”

    沉淵古劍破開海客的護體道域,狠狠擊在他胸口,整柄劍都刺了進去,劍尖從他背心冒出。

    海客的斧頭,劈在張若塵身上,將火神鎧甲砸得冒出大片火花。

    張若塵斜飛出去,撞碎一長串廢墟建築,在海底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浩劫戰斧沒有破開火神鎧甲,但是那股衝擊力,依舊使得張若塵渾身骨頭都散架了一般,臟腑出現裂痕,嘴裏淌出血液。

    若是,海客全盛狀態下劈出的一斧,張若塵都不知自己的半神肉身是否能承受得住。

    張若塵的這一劍,融合了天劍魂,使得海客的聖魂遭受前所未有的嚴重創傷。因爲聖魂受創,想要調動體內的神氣,凝聚出足夠強大的力量都變得無比艱難。

    要對付死靈,和海客這樣的死族,攻其魂靈,才能將他徹底殺死。

    青鹿神殿的修士,一直追在張若塵的後方,此刻,暗藏在遠處的角落中,腳下踩着一卷巨大的古圖,掩蓋他們身上的氣息。

    “看來是真的,張若塵居然可以重創海客,擊敗南聖的消息,也就不再那麼難以置信了!”白方道。

    白方是青鹿神殿的一位無上境大聖,沒有與別的無上境大聖一起,去探查本源神殿的深處,而是留了下來,負責保護婪嬰,和維護青鹿神殿在本源神殿外圍的利益。

    一位千問境大聖,有些不屑的道:“張若塵不過是仗着培養出來的噬神蟲,才能剋制海客。”

    “可是,張若塵纔是噬神蟲的主人。”

    白方的目光,向婪嬰看了一眼,道:“走吧,張若塵已成氣候,海客都吃了大虧,我們就算出手,多半也討不了好。”

    白方雖是無上境的修爲,可是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僅有兩萬多億道,戰力比萬死一生境的海客還要遜色一兩籌。

    “張若塵被海客劈中了一斧,就算沒死,也必定重傷。現在,豈不是我們出手的最佳時機?”婪嬰道。

    他對張若塵這個元會級天才可是念念不忘,一直想要將其吞噬。

    緊接着,婪嬰的目光,又移到身體搖搖欲墜的海客身上,笑道:“不如兩個一起吞噬?”

    白方心頭大驚,連忙阻止,道:“青鹿神殿一貫主張,絕不主動招惹地獄界的強敵,要低調穩定的發展。殺張若塵,是爲了徹底拉攏修辰天神。可是海客,乃是無定神海那位大人物的弟子,又是死族未來接替原阡陌的俗世頂尖強者,萬萬動不得。”

    “張若塵動得,我爲何動不得?”

    婪嬰根本不聽,覺得白方太過謹慎,心中束縛太多,難怪此生都只能修煉到無上境,頂多將來被賜予一枚神源,修煉成僞神。

    他乃絕世天才,豈能聽這等庸人的話做事?

    聽庸人的話,只會也變成庸人。

    庸人之所以淪爲庸人,不是因爲天生平庸,而是不敢行非常之事,走非常之路,通非常之變。

    婪嬰喚出六柄戰劍,正要動手,忽的,海客身上,涌出奪目的神光,化爲一片浩浩蕩蕩的神雲,數之不清的聖道規則將他身體包裹。

    有雷電,在神雲中穿梭。

    亦有海客一道道震耳欲聾的怒吼聲。

    白方雙目一凝,道:“海客在凝聚無上法體,要破境。”

    “他才修煉出九萬多億道聖道規則就破境?廢了,海客算是被張若塵給逼廢了!”婪嬰搖頭冷笑,帶着幾分譏嘲的意味。

    白方想到自己凝聚無上法體的時候,才修煉出一萬多億道聖道規則,頓時,感覺心是被插了一刀。

    Wωω▪ тTk án▪ ¢〇

    海客這樣的修爲,一旦破境成功,聖道規則數量必定超過十萬億道。雖依舊是無上境,可是這樣的無上境,都被成爲“半神”。

    白方半晌之後,才緩過來,道:“走吧,海客準備很充分,已經吞服了幫助凝聚無上法體的帝品聖丹,破境已是必然。”

    海客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大,席捲到青鹿神殿一衆修士藏身處。

    一些修爲較低的大聖,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氣息和隱隱的神威,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只感覺,海客已經不是一尊大聖,而是一尊神靈。

    “海客破境之後,若是發現我們藏在暗處窺視,以他的兇性,說不定會將我們盡數殺掉。”

    “張若塵有可能已經逃走,我們再不逃,怕是將沒有脫身的機會。”

    ……

    青鹿神殿的修士,急切的說道,目光齊齊望向婪嬰。

    婪嬰很是不甘心,道:“走吧!破境之後的海客,的確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招惹得起。”

    正如婪嬰所說,海客在這個時候破境,的確是等於自毀。

    對於想要衝擊元會級代表人物的修士而言,在萬死一生境巔峯積累十萬億道聖道規則,是必不可少的門檻。

    未過門檻,卻破境,相當於是斷絕了踏入俗世頂尖強者序列的資格。

    這,代表的不僅僅只是名聲,實際上影響非常巨大。

    做爲死神殿和死族第一強者的原阡陌,擁有的權勢和享受到的培養資源,絕對是死族第二強者的十倍以上。

    因爲,死族在神境之下的俗世,需要不計一切代價,培養出一位絕世強者,守護和擴展死族在俗世的利益。

    原阡陌更是死族的門面。

    得到了這麼多的資源,原阡陌在神境之下可以積累到極致的地步,一旦突破到神境,就能成爲神靈中的強者。

    而他海客,因爲失去成爲死族新一代門面的資格,就算短期內突破到神境。可是,需要在神境,修煉數萬年,才能達到原阡陌剛剛破入神境時候的實力。

    神境之下的積累,可以大大縮短神境時候的修煉時間。

    正是如此,很多頂尖天驕,若是不急着需要強大的力量辦事,都會選擇在神境之下多積累一段時間。

    海客當然是被逼無奈,不得不選擇突破。

    因爲,張若塵雖然受了重傷,可是卻盤坐在廢墟中,使用萬咒天珠詛咒他,使得他無法脫身逃走。噬神蟲又鋪天蓋地涌來,若是他不選擇突破境界,今天說不定要死在張若塵手中。

    海客破境,到了尾聲。

    遊走在他身體四周的聖道規則,超過了十萬億道。而且,聖道規則足足粗壯了一倍,每一根聖道規則能夠爆發出來的威力,則是提升了接近十倍。

    噬神蟲靠近過去,瞬間就會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卷飛。

    張若塵知道已經阻止不了海客,停止詛咒,眉宇間露出一道凝重。

    緩緩的站起身,身上的傷勢,已恢復得七七八八。

    他沒有選擇逃走,畢竟真理之心已經暴露,哪怕還有一絲機會,都得將海客滅口,道:“你們兩個看了這麼久,還不準備現身嗎?”

    四周沒有迴應。

    張若塵又道:“殺了海客,他身上的寶物,盡數歸你們,我一樣不取。”

    七手老人從地底鑽出一顆頭,道:“此話當真?”

    “我張若塵豈是缺寶物之人?”張若塵道。

    一座明亮的空間陣法,忽的顯現出來,在水中旋轉。

    夜遊大師站在陣法中心,道:“海客的那具神軀得歸我,聖源也得歸我,浩劫戰斧我覺得還是應該歸我。不答應我的這個條件,此事沒得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