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眼人都看得出,海客身上最具價值的東西,就是神軀、聖源、浩劫戰斧。見七手老人答應得這麼爽快,夜遊大師反倒有些躊躇不定。

    七手老人道:“老棒槌,你莫非貪得無厭,還想要更多?”

    夜遊大師想不通其中緣由,但是,想到可以獲得一具神屍,一枚無上境大聖的聖源,一件頂級的君王聖器,自己似乎已經大賺特賺,於是不再多想。

    他冷哼一聲,環顧四周,道:“本大師只是在擔心,海客的身份了不得,有無定神海爲他撐腰,萬一事情暴露,你我二人在地獄界哪裏還有容身之地?”

    “神境之下,能瞞過你我二人感知的修士屈指可數,唯一潛藏在附近的青鹿神殿的修士,都已經逃走,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你是不是忌憚海客的身份,不敢出手?”七手老人道。

    眼見二人就要爭吵起來,而海客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逐漸穩定,顯然是修爲穩固下來的徵兆,張若塵連忙道:“你們剛纔的對話,已經被海客聽到。你們今天就算不出手,他今後,也不會放過你們。”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眼神一凜,皆向那片混亂的神雲望去。

    “我來佈陣,壓制他的道域。”

    夜遊大師摸出一根兩米多長的白骨法杖,猛然插在地上。

    “轟!”

    法杖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空間銘紋,飛入水中,覆蓋方圓十數裏的區域。

    夜遊大師緊接着從一根獸皮袋子中,摸出一大把黑色豆子,拋灑出去。

    黑色豆子懸浮在水中,化爲一個個身穿黑色鎧甲的小人。一根根空間銘紋,皆是匯聚到小人的身上,交織成一座巨大的空間陣法。

    張若塵遊走在陣法邊緣,暗暗觀察,同時將噬神蟲收回棺材。

    不得不說,夜遊大師這個修煉空間之道的野路子,還是有些能耐,佈置出來的空間大陣,將海客身上狂暴的神氣波動都鎮壓了下去。

    “譁!”

    海客無上法體凝聚成功,肉身力量攀升到全所未有的強度,嘴裏發出一聲爆吼:“我已破境,誰能擋我?”

    他一拳打出,拳頭上光華萬丈,神力如江河奔騰般涌出。

    “轟隆。”

    夜遊大師佈置出來的陣法,劇烈震動,空間銘紋斷碎了一大片。

    緊接着,海客施展出一種無上級高階聖術,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匯聚向浩劫戰斧。戰斧還未劈出,爆發出來的威勢,已是讓海水沸騰起來。

    “這纔剛剛突破,居然就能如此強大。”張若塵退到遠處,本是對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極爲放心的他,此刻不免有些擔憂了起來。

    “老棒槌,你到底行不行?”七手老人滿臉焦急,如此問道。

    若是無法使用空間力量,鎮壓住海客的道域,想要殺一位半神,談何容易?

    夜遊大師不慌不亂,只是從袋子裏面,摸出一把又一把豆子撒出去,化爲更多的黑色小人。宛若小人國的千軍萬馬,在包圍海客這個巨人。

    “七層世界塔。”

    夜遊大師單手抓住插在地上的白骨法杖,將體內六十九階的精神力,盡數注入進去。

    “譁!”

    白骨法杖的頂端,衝出一根明亮的光柱,光柱外圍,浮現出一連七圈陣法圖紋。

    這七圈陣法圖紋,又與一個個黑色小人組成的空間陣法連爲一體,轉瞬間,一座若隱若現的巨大光塔,將海客包裹在裏面。

    海客劈出的一斧,正好擊在光塔的邊緣。

    光塔猛烈搖晃,卻沒有破碎。

    反倒是,海客遭受反震之力,向後一連倒退數十步,眼中露出驚異的神色。

    “我能佈置出來的世界塔只有七層,鎮壓不住半神級強者多久,一起出手,速戰速決。”

    夜遊大師抓起白骨法杖,騰飛到世界塔的頂端,右手探舉過頭頂,以強大的精神力,抓來數十萬道黑色閃電,盡數打入進世界塔中,大吼道:“給我煉。”

    六十九階的精神力大聖,實力對應的就是無上境大聖。

    “這個老鬼,終於露出猙獰的一面。”張若塵暗道。

    他沒有趁此機會離開,畢竟,劍皇和石皇都還在海客的身上,必須得救出。

    劍皇雖然被捏碎身軀,可是,只要核心劍意沒有被摧毀,就能重新凝聚出身體。

    石皇雖然被海客吞入腹中,可是,他融合了六位神靈的精神意志,海客想要將它煉化談何容易。

    七手老人顯化出本體,變成一隻身軀長達百丈的怪物。

    怪物有着一顆宮殿那麼巨大的頭顱,長有七隻長長的毛茸茸的火焰手掌。七隻手的手掌心,各自涌出一道灼熱的火柱,衝入進世界塔,落到海客的身上。

    雷電和火焰,充斥在塔中。

    海客嘴裏發出一聲聲怒吼,向世界塔發起攻擊,使得周圍海域震盪不休,逸散出去的能量,都能傷到不朽境大聖。

    雖然有修士,感知到了這邊的戰鬥波動,可是卻沒有一個敢靠近過來探查。

    “七手、夜遊,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竟敢對本座出手,難道不怕無定神海的報復嗎?”海客的神軀,都被雷電和火焰,煉得焦黑。

    肉身的傷勢倒是其次,讓海客真正驚恐的是,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的精神力太強大,無時無刻不在使用精神力攻擊他的聖魂。

    他的聖魂,本就被張若塵的天劍魂重創,即便吞服了帝品聖丹,也沒能完全恢復過來,哪裏承受得住兩位六十九階的精神力大聖的攻擊?

    夜遊大師膽子最小,對無定神海是怕得要命。

    可是,聽到海客威脅的言語,他眼中的殺意,卻變得更濃,更冷,更加堅定。

    海客的精神力強度六十七階,算得上是相當強,可是他的敵人精神力卻更強。別說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即便是張若塵都能壓制他自爆聖源。

    在世界塔中,拼死掙扎了大概半個時辰,海客一連打碎六層世界塔,幾乎就要衝出來的時候,終於神軀重重的倒了下去。

    他的聖魂,被徹底磨滅。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的精神力消耗巨大,心有餘悸的,飛到海客巨大的神屍旁邊。

    如果海客再堅持得更久一些,打破第七層世界塔逃了出來,恐怕就得輪到他們逃命。但,世上哪有那麼多如果?

    事實是,他們二人聯手,殺死了一尊半神。即便這位半神纔剛剛突破,境界還不夠穩,也還沒能完全掌握半神級的力量。

    夜遊大師生怕七手老人出爾反爾,因此,立即收取了浩劫戰斧,又挖出海客體內的聖源。

    “別的寶物,你收取吧,神屍留給我就行。”夜遊大師故作大方的說道。

    反正也沒有什麼有價值的寶物了,也就海客的那具已經有些破碎的君王聖器鎧甲,還可以賣不少神石。

    “嘭!”

    一千多丈長的神屍,腹部位置,傳來一聲爆響。

    一枚玄黃石,從裏面飛了出來。

    繼而,它又化爲人形,足有一丈高,長有六條六臂,正是氣息有些虛弱的石皇。

    “這枚玄黃石……”

    七手老人剛欲開口,張若塵走了過來,道:“這枚玄黃石,不能給你。”

    神屍的左袖中,一團光雲飛出,凝聚出劍皇的身影。

    七手老人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四方,發現附近沒有別的修士,於是,眼神向夜遊大師望了過去,表達出要再次合作的意圖。

    這一次,張若塵的身邊沒有紀梵心,夜遊大師心中本來沒有多少忌憚。

    既然已經殺了海客,再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一個張若塵,豈不是可以獲取到更多的寶物?

    張若塵豈能不明白,他們心中的所思所想,正要取出神龍日月混沌塔以作警示的時候,忽的,一股另他們三人皆臉色鉅變的恐怖氣息,從上方傳來。

    張若塵、七手老人、夜遊大師,包括石皇和劍皇,被一股無形的威壓,鎮壓得幾乎要跪在地上。

    就連聖魂,彷彿也要被對方碾壓成碎片。

    一道身穿紅色鎧甲的天使族男子,出現在他們頭頂上方,有着白色頭髮,長得俊美至極,眼睛和嘴脣比女子都更加精緻。

    在他背上,有着十四隻潔白無瑕的羽翼,都很纖薄,幾乎重疊在一起,宛若只有一對。

    “天使族……的神靈……”七手老人心中恐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渾身顫抖不止。

    在神靈面前,誰能從容淡然?

    神靈的神威,直擊修士的魂靈。

    張若塵努力抵擋神威的鎮壓,緊咬牙齒,與上方那雙散發着光明力量的眼睛對視,絲毫沒有要屈服的意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