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使族神靈落到距離海底只有十數丈處,聖潔俊美的身形停下。

    因爲神靈的出現,海水都像變成白色,蘊含強大的光明力量。即便沒有刻意發動攻擊,夜遊大師的鬼體,也像是置身於火海中,發出“哧哧”的聲音,冒出青煙。

    七手老人的身體,亦被光明的力量淨化,身上的毛不斷掉落。

    天使族神靈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凝視在張若塵身上,道:“你就是那個殺死了天堂界無數精英的張若塵?的確還不錯,可惜卻是一個半人半不死血族的雜種。”

    他的聲音,很動聽,卻充滿對世間一切生命都不屑一顧的高貴和傲態。

    “果然天使的嘴裡,吐不出象牙。”張若塵提起了沉淵古劍,如此冷笑。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對視一眼,怎麼都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有種,敢和神靈這麼說話。

    天使族神靈似乎是想彰顯自己的涵養,並未動怒,聲音清冷的道:“你應該知道,遇到我,自己會是什麼下場?所以,你最好老實的回答我接下來問得每一句話,或許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

    張若塵笑而不語。

    “那個變化成紀梵心的女子,到底是誰?”天使族神靈道。

    地獄界的修士,或許會猜測紀梵心的確擁有元會級天才的戰力。可是,做爲天庭一方的神靈,只需稍微查一查,就會知曉不合理。

    根本瞞不過他們。

    張若塵道:“你要殺我,儘管出手便是,那麼多廢話幹什麼?”

    天使族神靈的眼神一沉,道:“你以爲,你不說,我就無法知曉?神靈要搜你的魂,再容易不過,只不過,被搜魂之後,你的聖魂和精神將會受嚴重影響。”

    “既然如此,你爲何還不出手呢?”張若塵溝通神龍日月混沌塔的器靈,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

    天堂界的一尊新神而已,能擋得住龍主的力量嗎?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已是對張若塵佩服得五體投地,硬,太硬了,一個百枷境大聖叫板神靈,雖然看起來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但是,卻喚醒了他們體內沉睡已久的那股熱血和傲意。

    “可惜天堂界有一位古神想要你這個活着的元會級天才,否則在你第一次頂撞本神的時候,就已經魂飛魄散。”

    天使族神靈不再多言,心念一動,水中,凝聚出一隻巨大的光手,將張若塵抓入五指之間。

    張若塵本想喚出神龍日月混沌塔,可是,不僅渾身無法動彈,就連精神意念也被禁錮,連與器靈溝通都做不到。

    這真的只是一尊新神?

    當初,參與圍攻末雲端的時候,絕沒有現在這樣的無力之感。同樣是神靈,僞神和真神之間,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搜魂,只是會創傷你的聖魂和精神,想來天堂界那位古神,不會有什麼意見。”

    天使族神靈漂浮在水中,從始至終動都沒有動一下,從他的眉心,飛出一道道光絲觸手,涌向張若塵的氣海。

    “有多位神靈掩蓋你的天機,你的意識中,應該藏有不少秘密吧。”天使族神靈一雙美麗至極的眼睛,充滿期待的神色。

    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選擇低頭看地,假裝什麼都看不見,可是心頭卻將那位天使族神靈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劍皇和石皇想要出手,可惜被兩道光明力量壓制得趴到了地上。

    眼看光絲觸手,就要刺入張若塵眉心,這片空間中,響起一道刺耳的劍鳴,使得在場所有修士,包括張若塵、夜遊大師、七手老人全部都短暫失去聽覺,眼前變得昏黑。

    “嘭!”

    張若塵墜落到海底,發懵了半晌,才漸漸的恢復視覺。

    依舊有些恍惚,聽不見任何聲音。

    海底又變得昏暗,那位天使族神靈消失不見,不知去了哪裡。他手中,沉淵古劍不知爲何,輕輕的顫動着。

    不知過了多久,張若塵終於完全恢復過來,再次看向沉淵古劍,問道道:“是她嗎?”

    沉淵古劍的器靈沉默,沒有迴應。

    沒有迴應,就是肯定的回答。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衝了過來,眼神頗爲古怪。

    “你們想說什麼?”張若塵激發出了真理之眼,四處尋覓,像是在找什麼,只是隨口問出這麼一句。

    七手老人小心翼翼的道:“剛纔出手的神靈,是你們血絕家族的那位?”

    “沒錯,剛纔的劍鳴聲,你們應該都聽到了纔對。”張若塵道。

    “師尊在上,請受弟子一拜。”夜遊大師不自覺的,膝蓋一滑,跪了下去。

    爲什麼跪?

    當然是因爲後怕。

    血絕家族的神靈,居然一直在附近,若是先前那麼一念之差,現在豈不是已經變成了一枚聖源?

    做張若塵的弟子,既有生命之泉飲,又可以學到空間妙法,爲何要求死?

    七手老人眼神陰晴不定,心中暗叫一聲好險,“張若塵既然知道了本源神殿的位置,怎麼可能不通知血絕家族的神靈?難怪張若塵敢將我從乾坤界中放出,原來這一路上,都在試探我。太險了!張若塵這個小狐狸,心機太深……可怕,實在可怕,死亡距離我竟然如此之近,就在一念間。”

    七手老人背心涼透,雙手抱拳,躬身道:“師兄,我和夜遊師侄都採摘到了不少聖藥,等冥王大人擊退了那位天使族神靈,是否給我們引薦一下,我們也好將聖藥獻給他,以表心意。”

    “你爲什麼叫我師父爲師兄?”夜遊大師直着脖子,望過去。

    七手老人傲然的挺起胸膛,道:“實不相瞞,師兄已經答應我,要爲我引薦血後孃娘,不日之後,我便是血後孃孃的弟子。”

    夜遊大師雙目圓瞪,道:“師父,這不公平,我也要拜血後孃娘爲師。”

    “你不是剛認了那位天使族神靈爲義父?”

    “都是權宜之計,實不相瞞,我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天使族和天堂界,鬼族任何一個修士都與他們勢不兩立。”

    “拜師不是你想拜誰,就可以拜誰。到目前爲止,你還沒有爲血絕家族立功,憑什麼拜神靈爲師?”張若塵收起了目光中的真理之光,心中暗歎,神靈的神境世界果然玄奇,連真理之心和空間奧義都感應不到。

    夜遊大師指向七手老人,道:“難道他就立了什麼大功?”

    七手老人怡然自得的,捋了捋鬍鬚。

    “本源神殿的位置,就是他告知血絕家族。”張若塵道。

    夜遊大師頓時面如土色,繼而以佩服至極的眼神,望向七手老人,心中暗道:“這個老陰畢,連這樣的大秘都獻了出去,肯定是早就鐵了心要歸順血絕家族,甚至也知道冥王就在附近。先前多次暗示我,一起出手殺張若塵,絕對是在給我下套,想要置我於死地。好險,好險啊!”

    張若塵拍了拍夜遊大師的肩膀,道:“現在可以將血屠放出來了吧?”

    夜遊大師臉色再次一變,實在想不通張若塵到底是有什麼通天的能力,居然能知曉血屠被他鎮壓到了空間寶物中。

    張若塵才百枷境就如此逆天,將來潛力無窮,必定是能夠在地獄界掀起驚天浪潮的人物,拜他爲師,說不定還是一次機緣。

    想及此處,夜遊大師的念頭豁然通達,將血屠放了出來。

    ……

    劍鳴聲響起,那位天使族神靈亦是大受影響,只感覺眼前血光滿天,劍氣密佈,正要出手抵擋,忽的,天旋地轉。

    當他在虛空中定住身形之時,發現已被對方拉扯進了神境世界。

    一個白衣女子,手持一柄血紅色的劍,站在神境世界的中心,看上去極爲年輕美麗,肌膚猶如神玉仙晶雕琢而成,黑色長髮柔潤如瀑,氣質飄逸而又英氣,像是一位飽經滄桑的絕代劍俠,猶如一個清純的未出閣的少女。

    天使族神靈看清她的真容後,不禁訝然一笑:“沒想到以一己之力,撐起整個崑崙界的池瑤女皇,竟有如此清秀純澈的一面。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你沒有留在崑崙界功德戰場鎮守,卻悄悄來了本源神殿。”

    “你想不到的事,還多得很。”

    池瑤把玩着手中的劍,玉指擦拭劍鋒,嘴角略微幾分輕笑。

    笑起來後,更增三分美麗,讓站在對面的天使族神靈都忍不住心生傾慕,露出陶醉之色。

    他道:“天庭的女性神靈之中,論美貌,論氣質,除了月神,便數你池瑤了!可惜,你卻是崑崙界的神靈,而且還選擇了一個螻蟻一般的男人,爲他生下了孩子。想想都覺得可惜,可嘆,可悲。”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選擇你,就不可惜、不可嘆、不可悲?”池瑤頗爲認真,睫毛一根根直立。

    天使族神靈如沐春風般的笑道:“那是自然,而且崑崙界將受天堂界的庇護,可以免遭毀滅的結局。你現在,再選擇一次,其實不晚,至少我不介意。”

    “烏列啊,烏列,你有沒有想過,我爲何會出現在本源神殿中?”池瑤莞爾一笑,露出晶瑩的紅脣白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