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使族神靈烏列,三千年成神,何等天資絕代且驕傲的人物,被池瑤如此奚落,再好的心境,也是怒意大漲。

    他身上,浮現出一道又一道光明寶輪,掙脫出池瑤神境世界的壓制,道:“早就聽說,你殺死了一尊地獄界的神靈,以此威震天庭,甚至讓天宮都對你刮目相看。可是,你妄想殺我,卻是太過無知了些。”

    兩股強大的神威,已是爭鋒相對。

    池瑤持着滴血劍,將之當作鏡子,看着劍身上自己的眼睛和容顏,道:“烏列,你是和西奧倫哲一起來的劍南界吧?”

    “你怎麼知道的?”烏列雙目緊縮。

    烏列和西奧倫哲悄然潛入地獄界,幾乎無人知曉,甚至瞞過了地獄界諸神。池瑤不過是剛剛成神沒幾年的新神,怎麼可能對他們的行蹤瞭如指掌?

    有陰謀!

    一定有陰謀!

    www● Tтka n● C 〇

    池瑤笑了笑,又道:“如果換做西奧倫哲,我還真不敢保證能夠留下他,畢竟他在空間神殿修行了多年,有極深的空間之道造詣。至於你,我還真沒有怎麼放在眼裏。”

    烏列疑惑叢生,隱隱感覺到不妙,急欲脫身離開,阻止西奧倫哲將天堂界諸神接來劍南界。

    “譁!”

    他背上七對羽翼展開,綻放出明亮至極的光華,化爲一道白色神柱,向神境世界之外飛去。

    “你覺得,自己還走得掉嗎?”

    剎那間,池瑤攔截到他的前方,雪白的肌膚上,浮現出七彩神光,淡然而又出塵,宛若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

    “閃開。”

    烏列絲毫都不憐香惜玉,眼神凜然,雙手之間,凝聚出一道具象化的光明寶輪。

    光明寶輪化爲千丈長,數之不盡的光明規則神紋在裏面交織纏繞,旋轉着,向前方的那道絕美身影撞擊過去。

    寶輪的能量之強,令得池瑤的神境世界都劇烈震盪,搖搖晃晃,似要崩碎。

    “譁!”

    池瑤輕描淡寫的一劍斬出,拖出一道連向天邊的劍光。

    劍光不僅破開光明寶輪,更是撞擊在烏列身上,雖未破開烏列的神境世界防禦,卻也將他打得重新飛退回去。

    “都說你不行,你怎麼就不信呢?”

    池瑤將滴血劍舉過頭頂,天地間,數之不盡的劍道規則,盡數向劍體上匯聚過去。

    廣闊無邊的神境世界,頃刻間,變成血紅色。

    “劍道奧義!”

    烏列心中吃驚不小,仰頭看天,額頭上,出現密密麻麻的銀色光紋,匯聚成一道古老而神祕的紋印。

    一道蘊含無盡神力的電光,從銀色紋印中飛出,如同數十條銀色神龍纏繞在一起,張牙舞爪的攻向池瑤。

    “刺啦!”

    池瑤與滴血劍合二爲一,化爲一道血光飛出去,沖垮了銀色閃光。

    劍尖狠狠的擊在烏列眉心,刺入進去半寸深。

    烏列體內的血液,自動涌了出來,被血紅色的劍吸食。

    烏列那張俊美至極的臉,變得扭曲,發出一聲長嘯,從嘴裏,吐出一枚紫金盾牌,如同利刃一般,向池瑤斬過去。

    池瑤手腕微揚,劍身一挑,將烏列挑飛。

    緊接着,回劍一劈,將飛來的紫金盾牌,打得飛了出去,墜向天邊。飛在半空的時候,資金盾牌便是裂成兩半。

    烏列急速向後倒退,眉心的血窟窿中,不斷流淌神血,並且逸散神氣。

    “譁!”

    “譁!”

    ……

    根本不給他穩固傷勢的機會,池瑤如神光流影,一劍又一劍劈出。

    烏列沒有還手之力,即便具有真神之軀也擋不住,身上劍傷不斷增多,白色的神羽,都染成紅色,嘴裏發出一道道怒吼聲。

    忽的,池瑤停止攻擊,靜靜的站到一旁,甚至將滴血劍都收入進劍鞘。

    烏列穩住劣勢,光明神力閃爍,身上的傷口頃刻間盡數消失。他的眼神冷然,道:“你終究還是殺不了我。”

    “你覺得,我是殺不了你,你纔沒有死?”池瑤有些錯愕的道。

    烏列十分篤定的道:“我承認,你很強大,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要殺死一尊真神,可沒有那麼容易。以你現在的修爲,就算掌握了一些劍道奧義,卻也還遠遠不夠殺死我。而殺不死我的代價太大了,你承受不起。”

    池瑤輕嘆道:“如果天堂界的神靈,都像你這麼自以爲是該多好。”

    烏列道:“難道我說錯了嗎?”

    “你或許不知道,我是一個心眼極小的女子,報復心很強,用劍斬你,只是不想讓你死得太輕鬆。你出言羞辱塵哥的每一個字,我都會用劍,還到你的身上。你還記得,自己說了多少個字,又捱了多少劍?”池瑤問道。

    烏列眼神猛然一沉,雙拳緊握,倒也沒有衝動,知曉眼前這個女子的確極有能耐,如今陷入她的神境世界想要脫身難如登天。

    忽的,他的目光,望穿神境世界,看到海底,正站在一千多丈長神屍旁邊的張若塵,心中忽生一策。

    “既然你如此看重那個不人不類的弱小螻蟻,本神便先斬了他。”

    烏列從虛空中,抓出一杆白戟。

    戟上,密密麻麻的至尊銘紋浮現而出,爆發出恐怖絕倫的至尊之力。

    同樣是至尊聖器,在神靈手中,爆發出來的威能,勝過在大聖手中千倍、萬倍。

    “轟隆!”

    白戟如同化爲撐天之柱,每一根至尊銘紋都像一條大河在上面流動,猛然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洞穿而去。

    池瑤的神境世界,出現一道道裂痕,眼看就要被擊穿。

    “你還真是在找死。”

    池瑤忽的,眼神變得凌厲無比,速度快如光,在烏列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便是一掌擊在他的胸口,將他那具紅色的鎧甲,打得凹陷下去。

    烏列口吐神血,向後倒飛。

    “回來。”

    池瑤抓住烏列手腕,將其拖回。

    改掌爲拳,又是一擊,擊在胸口。

    “啪!”

    紅色的鎧甲,裂出一道縫隙。

    “嘭嘭。”

    又是一連十二擊,紅色鎧甲被打穿,烏列胸口血光飛灑,心中更是鬱悶至極,別說調動力量反擊,就連想要逃遁都做不到,完全被碾壓。

    “神血,燃燒吧!”

    烏列眼中冷而怨毒,心中如此吶喊。

    “唰唰。”

    不知多少道劍氣,從池瑤的眉心飛出,將烏列的神軀打穿成了篩子,隨後,爆碎而開,化爲一團血霧和殘碎的神骨。

    不給他重新凝聚神軀的機會,一朵散發混沌光華的蓮花,從她雪白的掌心飛出,將血霧盡數收入進去。

    此蓮,正是須彌聖僧遺留下來的至寶,混沌時空蓮。

    烏列在蓮中,重新凝聚出神軀,可是,卻有一道道空間裂縫和時間印記,不斷向他攻擊過去,一點點的摧毀他的生命力。

    “池瑤,你最好放了我,否則崑崙界必定萬劫不復,億萬生靈都會因你而亡。”蓮中,烏列的聲音怒吼着。

    混沌時空蓮懸浮在池瑤手心,她只是淡淡道:“是嗎?就憑你,也能決定崑崙界的生死?我只知,我現在可以決定你的生死。”

    “你會後悔的。”

    “真是想早些將你磨滅乾淨,耳朵才能清淨。”

    想了想,她取出一隻泥瓶,從瓶中倒出一種金燦燦的火焰,落入蓮花中。

    這泥瓶,乃是第三位儒祖大道圓滿之時,心有所感塑形而出。傳說,泥瓶成形後,方圓十萬裏內的文字,都從書頁上掉落下來,飛入了進去。

    億萬文字,爲它鑄魂。

    是以,這件儒道至寶,又被稱爲“文瓶”。

    瓶中裝放的火焰,則是池瑤從火神隕落之地收集得到,名叫“煉神火”。傳說,火神就是被自己修煉出來的煉神火弄得**而亡,只留下一具火神鎧甲。

    煉神火能夠焚殺火神,要煉一個新神,自然輕而易舉。

    烏列終於不再慘叫之後,池瑤纔是收起混沌時空蓮,並且收斂神境世界,重新降落到海底,無聲無息出現到距離張若塵只有不到十丈的地方。

    她坐到一方殘石上,手指撐着下巴,靜靜的看着張若塵,見他振振有詞的以冥王威嚇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便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些時日以來,她一直都是這般,站在近處看着,就像回到了八百年前。

    那時,張若塵和她還是最青春美好的年紀,有着最純粹的愛,最善良的心,甚至沒有殺過任何一個人,沒有沾染任何生靈的血,只是形影不離,對未來充滿了無限憧憬。

    那時世間的一切,都是好的,美的,純粹的,就像根本不存在邪惡和骯髒,也不存在什麼生離死別、離合悲歡。

    她從未想過要和張若塵分開,八百年前如此,現在亦是如此。

    Wωω ⊕ttκǎ n ⊕C O

    但她卻知,現在還能形影不離的跟着他,只是暫時的,終究還是會分開,甚至一天沉淵和滴血會劍尖相向。

    可是……

    又如何呢?

    至少那一天還沒來。

    池瑤清空心中的雜念,取出一柄木梳,梳着一縷縷黑髮的秀髮,只覺得,八百年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輕鬆和自在,可以卸下身上的一切重擔和責任。

    什麼池瑤女皇,什麼大威大德,遠離了崑崙界,她只想做一個安安靜靜的女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