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然在夜遊大師意料之中,姑射靜的注意力,落到張若塵身上。

    正在夜遊大師暗暗調動精神力,準備遁走之時,卻聽那來自羅祖雲山界的魔女說道:“張若塵,你不是說,我們是最親密的關係嗎?爲何卻不告訴我一聲,獨自一人先來了本源神殿?你可知,這很傷人家的心。”

    夜遊大師怔住,什麼情況?

    這魔女的語氣,怎麼如此幽怨?

    張若塵道:“我們的確曾是盟友,可是,在冰王星的神女樓和奧雲小行星帶,我被各大勢力針對的時候,我怎麼沒有見到你姑射靜出手相助?”

    姑射靜聽出張若塵語氣中的冷意,完全不像以前,至少還會與她虛情假意一番。

    七手老人從泥沙深處爬出來,雙眼密佈血絲,惡狠狠的瞪着姑射靜,但卻沒有冒然出手,心存忌憚。

    他目光望向張若塵,道:“師兄,這個魔女奪我至寶,你不能不管啊,得請神靈出手,鎮壓了她。”

    姑射靜心中微微一驚,釋放出精神力,仔細感應,果然察覺到,附近海域中,有神靈殘留下的精純力量。

    莫非,張若塵早早的將血絕家族那位神靈請來了本源神殿?

    夜遊大師重重一拍額頭,怎麼忘了血絕家族的神靈就在附近,怕她一個小魔女幹什麼?

    夜遊大師一臉正氣的走過來,道:“師尊,若要開戰,儘管吩咐,我們還怕了它羅祖雲山界不成?”

    對面,姑射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纖腰搖顫,有着顛倒衆生之美,道:“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稱呼,你怎麼收了兩個老怪做師弟,做弟子?”

    “我既然收了他做弟子,那麼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姑射靜,你若不想我們變成敵人,便將神香魔菇還回來。”張若塵道。

    七手老人心中沒有太大的觸動,張若塵索要神香魔菇,多半是想佔爲己有而已。怎麼可能爲了他,得罪姑射靜和羅祖雲山界?

    張若塵和姑射靜的關係頗爲曖昧,且糾纏不清,這些七手老人都是知道的。

    姑射靜神情更加幽怨,嬌哼道:“爲了一個老怪物和一株神香魔菇,你竟然要與我翻臉?你張若塵果真如此無情?”

    張若塵持劍而立,神態自若,彷彿冥王真就在附近一般。

    “不就是一株破菇,有什麼好稀罕的,以我的修爲,根本已經用不上,還給你便是。”

    姑射靜極爲生氣的嬌態模樣,取出神香魔菇,扔了過去。

    張若塵隔空抓回神香魔菇,丟給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那張皺巴巴的老臉,猛的怔住,有些不知所措的接過神香魔菇,眼神極爲複雜的道:“這……”

    一貫老謀深算的他,此刻卻說不出話來。

    這可是神香魔菇,何等至寶,張若塵若是要佔爲己有,誰敢反駁一句?七手老人就算心中不服,也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

    可是,張若塵竟然真的不惜得罪姑射靜和羅祖雲山界,幫他要了回來,還親手遞給他。

    這讓一直存有異心的七手老人,深受觸動。

    “張若塵不可能看不出我的異心,可是他卻能容我。張若塵不可能不知道神香魔菇的價值,可是他卻能替我要回。或許,加入血絕家族,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做爲散修,而且做了兩萬多年的散修,從來不願加入任何勢力,甚至拒絕過神靈的邀請,就是因爲,七手老人不相信任何勢力,更加不相信神靈。

    在他看來,世間的每一個修士,都是自私自利的。

    張若塵或許也自私自利,但是,七手老人跟了他這麼久,卻也看出張若塵對追隨他的修士,是真的一點都不吝嗇。

    七手老人更看出,張若塵與地獄界別的那些修士有一些不一樣,這小子是一個有情懷,有巨大抱負的人。

    這樣的人,只要不隕落,將來必定成就非凡。

    “多謝師兄。”

    久久之後,七手老人收起神香魔菇,深深向張若塵拱手一拜。

    這主動的一拜,已代表一切。

    夜遊大師倒是不知道七手老人的心境發生了巨大變化,但卻被姑射靜的行爲,嚇了一大跳。張若塵魅力如此之大嗎,竟然讓羅祖雲山界的傳人,都爲了他主動還回神香魔菇?

    而且,張若塵居然真的將神香魔菇,還給了七手老人。

    “跟着張若塵,似乎真的還不錯,至少不用擔心找到的寶物被他強行奪去。而且,還可以借血絕家族的勢,威懾敵人。”夜遊大師心中暗暗想道。

    “走吧!”

    張若塵深深盯了姑射靜一眼,轉身而去,準備離開此處。

    當務之急,是儘快趕去與紀梵心會合,能找到本源奧義固然是好,若是找不到,也必須儘快離開本源神殿。

    畢竟,天堂界和地獄界的神靈,隨時可能趕至。

    夜遊大師眼疾手快,趕緊將神屍收了起來。

    “唰!”

    紅影一閃,姑射靜出現到張若塵身旁,解釋道:“在冰王星神女樓的時候,明明是你主動走了出來,要和白卿兒對質,怎麼能怪我不幫你呢?況且,你沒出現多久,就被天道箭射中,我根本來不及出手。”

    “還要奧雲小行動帶那次,向你出手的,只是一個婪嬰而已,你足以應付,人家有出手的必要嗎?”

    “你張若塵,堂堂元會級天才,該有元會級的氣量纔對啊。我都將神香魔菇還回,這你還不能明白,你在人家心中的分量?怎麼,還要繼續生氣下去?”

    姑射靜噘着紅塵,粉拳輕輕捶了一下張若塵的胸膛。

    如果此刻出現的是那個冷冰冰的姑射靜,或許張若塵還真就與她撕破了臉,從此不再有任何交集。

    可是偏偏,出現的是這個嬌柔俏皮的姑射靜,卻是讓張若塵怎麼都難以生她的氣。

    原本有的芥蒂,也是消散了許多。

    張若塵駐足,道:“你欠我的,可不止一株神香魔菇。”

    “你是說魂力?”

    張若塵點了點頭。

    姑射靜巧笑倩兮,道:“你對人家有救命之恩,欠你的魂力,肯定會還你。但,這不是在本源神殿,若是現在將魂力給你,我的修爲戰力必定嚴重下滑,怎麼去做接下來需要我們合力才能完成的那件事?”

    張若塵早就猜到,姑射靜前來找他,又如此作態,必定是有極爲重要的事。

    此刻,她終於說出來了!

    張若塵道:“我們合力完成的事?指的什麼?”

    姑射靜神色一正,道:“在來本源神殿之前,有羅祖雲山界的神靈傳訊給我,告訴了我一件祕事。”

    七手老人、夜遊大師、血屠裝着警惕四周的模樣,實際上都豎起了耳朵,不敢錯過姑射靜說的任何一個字。

    姑射靜道:“神靈在羅祖雲山界的一卷古老鐵書上,找到了關於本源神殿的記載。”

    “鐵書上說,本源神殿曾輝煌一時,萬界共尊,億族朝拜,總之就是非常強大,影響力之強,堪比如今的天宮和命運神殿。”

    “而本源神殿有三件鎮殿神器,天笛、地雀、星劍,每一件都威力絕倫,可以擊穿一界,甚至摧毀一片星域。”

    “隨着本源神殿消失,三件神器也下落不明。”

    “因此,神靈推測,三件神器很有可能就在本源神殿這片廢墟中。”

    “如今,各大勢力的頂尖強者,都去了本源神殿中心區域,尋找本源奧義,我們沒必要去湊熱鬧,若能找到一件神器,豈不也是天大的收穫?”

    七手老人、夜遊大師、血屠皆是滿臉激動,體內血液沸騰,神器,傳說中的神器,若能找到一件,浩蕩宇宙還不任他們縱橫?

    張若塵卻要冷靜得多,道:“這個祕密,你爲何要與我共享?還有,就算本源神殿廢墟中,真的埋有三件絕世神器,以我們的修爲,想要將之找到,也是困難至極。”

    姑射靜道:“其實在來找你之前,我已經鎖定了一片區域,那裏很有可能,藏着三件神器之一的地雀。但是,那片區域中,分佈有大量厲害的空間陣法殘紋,我嘗試闖過兩次,卻都敗退回來。”

    “所以,你這纔想到了我?”張若塵道。

    姑射靜怨道:“你獨自前來本源神殿,何曾想到過人家?”

    因爲有了神器的消息,血屠先前的鬱悶,消失得乾乾淨淨,走了過來,勸解道:“師兄,師嫂,現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你們就別再鬧彆扭了。”

    對“師嫂”這個詞,姑射靜卻是一點都不排斥,反而向血屠投過去一道稱讚的笑意。

    可是血屠卻感覺到脖子有些涼颼颼的,彷彿有一柄劍懸在那裏,以爲姑射靜笑裏藏刀,連忙收斂了起來,道:“二位大事要緊。”

    張若塵沉思片刻,道:“我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辦。”

    神器,張若塵當然動心。

    可是他卻更知時間緊迫,必須先找到紀梵心。既然將她邀請來了地獄界,就得將她完好無損的送回去。

    夜遊大師趕緊走來,道:“師父,有什麼事,比尋找神器更重要?”

    “尋找笛聲。”張若塵道。

    七手老人露出恍然之色,原來是要去找百花仙子。

    看來,百花仙子的分量,在張若塵的心中,比這位羅祖雲山界的小魔女要重得多。

    這下算是無解了!

    紀梵心雖然變化成了白卿兒的模樣,可是,大家走了一路,以七手老人的精明,怎麼可能看不穿她的真實身份。

    姑射靜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在可能藏着地雀的那片區域,我好像隱隱聽到過笛聲。那笛聲極爲動聽,卻又時遠時近,飄忽至極。”

    “此話當真?”張若塵道。

    姑射靜一雙小手背到身後,道:“你我二人聖魂相連,你應該能感知到我說的是真是假?”

    ……

    劍南界外,那片混沌地帶的邊緣。

    漆黑的宇宙空間中,懸浮着一團刺目的光華。

    天使族神靈西奧倫哲,站在光團中心,調動神力,激活坐落在八個方位的陣塔。

    “譁!”

    “譁!”

    ……

    陣塔足有山峯那麼高,一層層的變得明亮,釋放出數之不盡的空間銘紋,交織成一座龐大無比的空間傳送陣。

    陣法釋放出來的空間波動,令得千萬裏之外的空間,都在輕輕顫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