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叉族祖界距離黑暗大三角星域很近,至少對神靈而言是這樣。

    白卿兒和地獄界各大勢力的修士,一路戰去劍南界,鬧出的動靜極大,直接是從夜叉族祖界的上空飛過。

    日落時分,愛蓮君終於喚醒陷入沉睡中的夜叉族古神“玉靈神”,將最近發生的事,詳細告訴了她。

    玉靈神是從一片古老的海域中甦醒過來,在海面上,凝聚出一道似真似虛的身軀。

    她的目光,投向黑暗大三角星域所在的天空,自言自語道:“本源神殿終於要出世了嗎?”

    “師尊怎確定是本源神殿要出世?”愛蓮君詫異的道。

    他一直覺得,所謂的本源神殿純粹是子虛烏有,是有人要利用本源神殿興風作浪,達到不爲人知的目的。

    玉靈神道:“有些事,還不到你該知道的時候。其實,那片廣闊無邊的黑暗大三角星域,曾經羣星燦爛,有着一個強大至極的文明,夜叉族與其有很大的淵源。”

    “你去告訴族皇,將護界大陣啓動,以應對接下來可能將要面臨的危險。”

    玉靈神化爲一道神光,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向黑暗大三角星域飛去。

    沒過多久,她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邊緣停下,看着前方一顆小行星,眼中露出一道異樣之色。

    岩石小行星上,有兩道身影。

    一道,是修辰天神。

    修辰天神的身形,被一團神光包裹,模糊不清,但是它的修羅神戰魂“八臂修羅”,卻是如同萬丈巨山一般,立在小行星上。

    另一道身形,則是隻有正常人類一般的身高,穿有一件繡着日輪印記的長袍,面容俊朗神豐,似乎只有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玉靈神這是要去何處?”他笑道。

    玉靈神知曉,此人出現在這裡,自己斷然沒有機會去尋找本源神殿,只得飛落到岩石小行星上,道:“本神聽聞,有大批地獄界小輩,進入了黑暗大三角星域,心生好奇,所以打算趕去探查一二,倒是沒有想到神師和修辰天神,也趕了過來。”

    修辰天神輕哼一聲,心中不岔,若不是被陰陽神師攔着,他早已進入本源神殿。

    陰陽神師屬於命運神殿,爲三司之一天運司的第二號人物,僅次於天運尊者。

    陰陽神師春風拂面般的笑道:“玉靈神不用好奇了,大家都是地獄界神靈,沒什麼好隱瞞,是本源神殿出世,就位於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劍南界。”

    玉靈神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直接的將真相告訴了她,於是,故作驚詫,道:“傳說中,消失了超過億年的本源神殿,竟然要出世了!兩位爲何待在這裡,卻不前去劍南界?”

    陰陽神師笑而不言。

    修辰天神陰沉沉的道:“夜叉族祖界和黑暗大三角星域只有咫尺之距,你玉靈神,不可能沒有進去探查過吧?”

    “倒是探查過,可惜一無所獲。”玉靈神倒是實話實說。

    修辰天神大笑一聲:“劍南界距離黑暗大三角星域邊緣也就數億裡,以你玉靈神的修爲,竟然沒有將之發現。”

    玉靈神露出冷色,道:“黑暗大三角星域已經存世無盡歲月,不知多少修士都進去探查過,可是,又有誰能發現得了劍南界?你修辰到底什麼意思?”

    修辰天神道:“你知道我們爲何待在這裡,沒有前去劍南界嗎?因爲,神師懷疑有人故意使用本源神殿做餌,佈下了陷阱,引地獄界的神靈齊去送死。”

    玉靈神動怒,道:“你們莫非是懷疑,本神在佈局?”

    “夜叉族一直野心勃勃,想要躋身成爲地獄界第十一族,享受與十大族同等的地位和話語權。地獄界諸神隕落,夜叉族趁勢而起,不是沒有可能的事。”修辰天神道。

    “修辰,你若再胡說八道,污衊本神和夜叉族,休怪本神對你不客氣。”

    玉靈神釋放出浩蕩神威,腳下一片不知多少萬里的神氣海洋顯化出來,滿天星辰爲之顫抖。

    夜叉族祖界中的生靈,都能看到遙遠星空中,出現一團神雲光斑。

    即便相隔百億裡,他們都能感知到一股淡淡的威壓。

    修辰天神絲毫不懼玉靈神,繼續道:“你玉靈神有把握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嗎?我記得,你渡第三次元會劫難的時候,都頗爲勉強。即使如此,爲何卻沒有前去玉煌界尋找機緣?這難道不值得懷疑嗎?”

    玉靈神道:“這話我還想問你呢,你修辰爲何沒有去玉煌界?難道你有把握渡過下一次元會劫難?”

    修辰天神冷笑連連,道:“本神的事,你管得着嗎?”

    “既然如此,本神沒去玉煌界,你又管得着?”玉靈神道。

    修辰天神沒去玉煌界,當然是因爲知曉,自己傷得太重,就算在玉煌界中找到了幫助渡過元會劫難之物,依舊用處不大。

    反而,若是能夠趁血絕戰神不在的這段時間,奪舍了張若塵,將來才大有可期。

    修辰天神道:“百族王城的夜叉族聖地出現的本源之光,玉靈神該如何解釋?”

    “此事,本神已經聽說,不過,還沒來得及前往百族王城探查究竟。”玉靈神道。

    修辰天神道:“恐怕這是夜叉族的計謀吧,就是想要以此驚動整個地獄界,將各方勢力都吸引過來。”

    玉靈神向陰陽神師瞥了一眼,見他一言不發,極爲擔心命運神殿也如此認爲,於是,探出一隻神手,向修辰天神抓捏而去。

    “修辰,夜叉族與你無冤無仇,你如此污衊,本神必須得爲夜叉族討一個公道。”

    玉靈神出手極快,但是,快要落到修辰天神身上的時候,卻越來越緩慢。

    修辰天神身體周圍的時間流速,幾乎靜止,任憑玉靈神的這一擊破天碎地,卻難以傷到它,被它輕輕鬆鬆的化解。

    此刻的修辰天神雖然傷勢嚴重,可是,卻處在隨心所欲的巔峰狀態,而不像當初與冥王、血後、血絕戰神交手時那樣,受池孔樂脆弱的身體束縛,不能施展自己的神力,又被燕子佩影響了神魂,導致連十分之一的戰力都發揮不出,因而遭受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

    “再來。”

    玉靈神認真了起來,身上綻放出灼目至極的光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奇寒無比。

    腳下的岩石小行星,瞬間化爲一顆寒冰星球。

    “唰!”

    陰陽神師攔到二神之間,也不見施展什麼妙法,腳踩自然而然出現一道巨大的陰陽印記,將準備大打出手的玉靈神和修辰天神隔開,並且推移到兩個不同的方位。

    玉靈神和修辰天神感覺身體不受控制,再次站穩之時,二神已經相隔數百里。

    他們的目光,同時望向陰陽神師,心中吃驚不已。

    這位才渡過了兩次元會劫難的晚輩,修爲竟然已經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陰陽神師笑道:“二位,還請稍安勿躁。玉靈神,不怪修辰天神有那樣的懷疑,畢竟本源神殿出世,的確疑點重重。”

    “首先,極品本源神晶出現在一個聖境散修的手中,就是第一大疑。”

    “其次,百族王城中出現本源之光,這必定是人爲的。”

    “第三,本源神殿出世的時間,恰好是在玉煌界開啓之後,是地獄界最爲空虛的時候,這未免太巧了一些。”

    “第四,天運司的神器天樞針失蹤了,連我都感應不到它的位置,只能說明,鎮壓它的修士,修爲和精神力遠在我之上。那人是誰?以天庭和地獄現在的空虛狀態,這樣的絕世存在屈指可數。”

    “種種人爲干預的跡象,實在是讓我細思恐極,必須小心更小心才行。”

    玉靈神沉默了半晌,道:“所以,神師擔心,本源神殿是一處專門設計來坑殺地獄界神靈的陷阱,一旦進入,便是有去無回。”

    陰陽神師點了點頭。

    玉靈神道:“可是,夜叉族的神靈,除了我之外,都去了玉煌界,不可能,也沒有那個實力佈置這一切。”

    “設下陷阱的,必定是天庭那邊,而夜叉族完全有可能參與其中。”修辰天神冷冽的道。

    玉靈神怒目瞪了過去。

    陰陽神師連忙制止修辰天神,笑道:“我自然是相信夜叉族和玉靈神,但是,還請玉靈神也配合命運神殿,暫時先不要前去劍南界,免得牽一髮動全身,令事態向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

    玉靈神自然明白其中輕重,點了點頭,道:“所以,本源神殿中的機緣,便讓那些小輩去奪取?”

    “這是最穩妥的辦法!”陰陽神師道。

    玉靈神道:“一羣聖境小輩而已,即便全部被坑殺在了本源神殿中,一千年後,又能成長起來一批,損失和風險的確是可以降至最低。”

    “可是,血絕家族的那位神靈卻進去了,萬一不是陷阱,豈不是好處都被血絕家族得去了?”修辰天神極爲嫉恨的道。

    陰陽神師笑道:“你們二位都太小看這一批聖境小輩的能耐了,他們中有幾位,一旦在本源神殿中尋找到機緣破境成神,足以制衡血絕家族的那位神靈……”

    陰陽神師的臉色,忽的一凝,投望向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方向。

    下一刻,修辰天神和玉靈神也生出感應,眼中露出驚色。

    陰陽神師轉過身,以身體的另一面,對着修辰天神和玉靈神,卻不是背影,而是一位絕色端莊的女子,身前繡着月輪印記。

    她一雙雪白纖細的玉手,捏成蓮花狀,道:“我已推算出來,是空間波動和帶有光明氣息的神力波動。”

    “但是,黑暗大三角星域頗爲特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擾推算,因此無法具體推算出是哪一位神靈釋放出來的波動。”

    修辰天神精神一振,笑道:“還真是天庭的神靈在興風作浪,既然他們來了地獄界,怎能放他們回去?”

    修辰天神對本源神殿和本源神殿中的張若塵都很感興趣,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前往劍南界。如今局勢漸漸明朗,再不出手,更待何時?

    陰陽神師沉思不語,依舊覺得此事頗爲蹊蹺。

    修辰天神道:“天庭的神靈都主動釋放出了氣息,擺明是在挑釁。”

    “神師,這裡是地獄界的地盤,就算本源神殿真有什麼殺神的陷阱,我們只需召集來足夠多的神靈,也能將其碾平。”玉靈神道。

    陰陽神師做出決定,道:“行吧,先去會一會天庭的神靈,看看都有哪些老朋友來了!”

    他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主要還是考慮到,此次進入本源神殿的地獄界聖境小輩中,有好幾位極具潛力,若是全部隕落,損失太大。

    其次,天樞針很有可能,是被天庭的神靈奪走。

    天運司的神器,絕對不能失。

    “譁!”

    陰陽神師、修辰天神、玉靈神破空騰飛而去,沒過多久,便是來到劍南界外的宇宙空間。

    只見,一座明亮的空間傳送陣,懸浮在八座陣塔的中心。

    陣中,一共有九道身影。

    其中一位正是西奧倫哲,因爲消耗巨大,正盤膝而坐,恢復體內的神氣。

    甲天下身穿赤色神鎧,氣勢如山,背上八隻血翼綻放緋紅色的光華,目望遠處,笑道:“修辰和陰陽神師來了,還有夜叉族的玉靈神。”

    “就他們三個?如果本源神殿真的是地獄界佈置的陷阱,意欲坑殺我們,至少得有一位神尊坐鎮吧?”魂界之主冷哼一聲。

    西奧倫哲道:“我和烏列進去探查過,本源神殿中,沒有被佈置過的痕跡。反而,有大批地獄界的聖境天驕進入其中,包括閻羅族的閻昱,死神殿的原阡陌,命運神殿的星落,不死血族的張若塵,若真是陷阱,地獄界的佈局者未免也太心狠了一些,竟然能夠犧牲掉他們。”

    甲天下道:“不管是不是陷阱,只要鎮壓了眼前這三位中的一位,地獄界的神靈必定會坐不住,任何陷阱,都得暴露到明面上來。”

    另一頭,陰陽神師看到空間傳送陣中的甲天下和魂界之主等人,臉色勃然一變,立即以雙眼投影下這道畫面。

    下一瞬,無數億萬裡之外的命運神殿中,陰陽神師的分身腦海中,出現了這道畫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