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本源神殿廢墟極其廣闊,而且,處處秘境,步步殺機,縱然張若塵等人修爲不俗,也花費很長時間,纔到達姑射靜所說的那片區域。

    此處,海水漆黑得如同墨汁一般,且冰冷異常。

    張若塵的視覺和感知大受影響,不禁暗暗警惕起來。

    血屠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看着漆黑無邊的前方,道:“如此寒冷,能夠影響到大聖,爲何這裡的海水卻沒結冰?凶地,此處絕對是兇殺之地。”

    七手老人釋放出精神力,形成一座小天地,將張若塵籠罩了進去,道:“這海水中,似乎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在無時無刻侵蝕我的肉身。換做是大聖之下的修士來到這裡,恐怕瞬間就會被那股力量,侵蝕成一隻怪物。”

    張若塵道:“是魔氣。”

    “怎麼可能是魔氣?老夫見過不少魔道修士,他們身上的氣息,與這股力量雖然有些相似,但,絕不一樣。”七手老人道。

    “的確是魔氣。”

    姑射靜道:“這片區域,不知存在了多少萬年,當時的魔道和現在的魔道,肯定有一些不一樣。鐵書上記載,地雀,又被稱爲地魔雀,是天地間最早的關於魔道的記載。”

    “正是此處有如此濃烈的遠古魔氣,所以我才猜測,地魔雀很有可能藏在這裡。”

    血屠小心翼翼的道:“那地魔雀也不知是什麼類型的神器,萬一器靈尚在,且魔性強大,我們這麼闖進去,豈不是與送死一樣?”

    “神器的器靈,也是要渡元會劫難的,這麼多年過去,器靈早已消亡。”夜遊大師道。

    血屠道:“既然已經這麼多年,萬一又有新的器靈誕生出來了呢?”

    “這個……”

    夜遊大師無言以對,眼神不禁一寒,覺得血屠太喜歡與自己擡槓,暗暗決定,一定再找機會,好好的收拾他一頓。

    姑射靜道:“煉製神器的材料,都是宇宙間的極致物質,即便經歷萬古,也不會腐朽。神器的確有可能,誕生出了新的器靈,但是,器靈想要自行修煉,並且達到神境,是難如登天的事。所以,我們不必太過擔心。”

    七手老人道:“有一件事,老夫覺得應該提前說清楚。”

    “何事?”姑射靜道。

    七手老人道:“如果找到了地魔雀,並且將其收服。這件神器,到底該歸誰?總不能,全歸你吧?”

    “這倒的確是應該提前商量清楚!”夜遊大師道。

    姑射靜似乎早就料到他們會提出這個問題,笑吟吟的道:“神器盤踞之地,必定不凡,多半還有別的奇珍異寶。”

    “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難以進入這片區域。不如,我們聯手闖入進去,路上遇到的奇珍異寶平均分配。而地魔雀若是真的在裡面,再各憑本事收服。誰能將其收服,神器就歸誰,你們意下如何?”

    “這樣一來,豈不是人人都有機會?”血屠神色大振。

    姑射靜道:“對啊!傳說中,不少神器都是主動挑選主人,甚至出現過,一件神器歸順了一位聖者的事蹟。”

    如此提議,讓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皆是雙眼放光,不再有任何異議。

    至於姑射靜萬一想要獨吞神器,在他們二人看來,沒那麼容易。畢竟,他們二人和張若塵聯起手來,又在這處充滿空間陣法殘紋的地方,她未必討得了好。

    張若塵從始至終都很平靜,只是調動真理之心,催動真理之眼,細細的感知,仔細的觀察。

    可惜,這片區域實在太詭異,真理之心亦是大受影響,只能探查到極小的一片區域。

    “走吧,進去再說。夜遊,你和姑射靜,去前面開路。”張若塵道。

    夜遊大師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不低,加上姑射靜曾經兩度闖進去過,因此,他們緩緩的向前推進,暫時沒有遇到太大的兇險。

    血屠依舊走在最後方,清理路過的痕跡。

    張若塵一路上都在研究和觀察,忽然,道:“這裡存在大量空間氣泡和摺疊空間,大家最好跟緊一些,免得走散,或者迷失在重重空間中。”

    “有人影!”血屠驚呼一聲。

    衆人齊齊停了下來,目光齊刷刷的,望向右側的上空。

    距離他們大概十多裡之外,離地三四十丈的位置,有一條巨石堆砌成的路,從地面,向上連接,直到視線的盡頭。

    雖在水中,卻像是一條登天路,通向未知之地。

    那條路上,出現一長串人影。

    “怎麼會有一條懸浮的路,而且斜向上空?”

    “太遠了,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人。不會是遠古遺留下來的影像吧?”

    “要不,我們過去看看?”

    張若塵攔住想要過去的夜遊大師,道:“此處的空間很複雜,那裡看似與我們只有十多裡遠,實際上,有可能相隔千里萬里。那條路,看着是斜向上方,實際上,很有可能是一條平坦的大道。”

    “還有走在那條路上的人影,我已經看清楚,不是遠古的影像,而是死神殿的修士。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原阡陌。”

    “師父,這你都能看得清楚?”夜遊大師有些不信。

    一個百枷境大聖的眼力,怎麼會這麼強大?

    姑射靜走了過來,謹慎的問道:“真的是原阡陌?”

    張若塵點了點頭。

    七手老人的臉色,變得極爲凝重,道:“原阡陌和死神殿的無上境大聖,不是去探查本源神殿的腹地去了嗎?難道我們已經來到了腹地?”

    原阡陌的威名實在太盛,地獄界的俗世,誰人不懼?

    加上他們剛剛殺了死族的海客,心中多少有些發虛。

    姑射靜道:“你的空間造詣高深,能大概判斷他們距離我們有多遠嗎?”

    張若塵搖頭,道:“距離太遠,不好判斷。”

    “不如我們靠近過去看看?”姑射靜提議道。

    夜遊大師心中有些害怕,道:“還是別了吧,一個原阡陌,就足以滅我們全部。更何況,他身邊還有大批死神殿的不朽境,靠近過去,萬一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姑射靜道:“原阡陌何等人物,沒有去爭奪本源奧義,卻出現到這裡,必定是有重大的目的。況且,死神殿的藏書更在羅祖雲山界之上,很有可能記載了更多關於本源神殿和地魔雀的信息。”

    “既然如此,我們爲何不跟在他們後方,豈不是可以以逸待勞?”

    “太冒險了!”

    夜遊大師膽子很小,不敢招惹勢力龐大的死神殿。

    張若塵沉思了半晌,道:“我們這麼漫無目標的尋找,的確不是辦法。既然死神殿的修士,捨棄爭奪本源奧義,出現到這裡,那麼一定是掌握了一些有用的信息,跟上去,的確是我們現在最佳的選擇。”

    姑射靜露出喜色,就知道張若塵有足夠的膽量和魄力。

    而張若塵其實是擔心,萬一紀梵心真的陷落在了這片區域,一旦讓死神殿的修士找到了她,她必定危險至極。

    張若塵吩咐道:“接下來,我來開路。”

    “夜遊,你佈置隱藏氣息的陣法,絕不能讓死神殿感知到我們的存在。”

    “七手老人,你警惕四方,應對可能出現的未知兇險。”

    “血屠,清理痕跡。”

    張若塵目光望向右側遠處,只見,那條從地面延伸向上方的路,正在快速變得淺淡,幾乎就要消失。

    “開!”

    張若塵暗暗調動空間奧義,手指向前方一劃。

    “啪啪!”

    存在於無形中的空間銘紋一根根斷裂,本是沒有路的地方,被他強行開闢出一條路。

    接下來,他們一行人,遭遇了空間斷崖、空間陣法墟界、混亂空間陣法……,都被張若塵一一破解。

    空間斷崖就如真正的懸崖一般,走到那裡,就沒有了路。

    但是,張若塵只是手指輕輕的向前一點,一條空間之路,便是自動延伸出來,直通向天邊。

    空間陣法墟界更加詭奇,明明只是方圓數十丈的大小,可是,姑射靜墜入進去後,卻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足有數十萬裡廣闊的墟界,怎麼都出不去。

    最後,是張若塵闖入進去,纔將她帶出。

    ……

    漸漸的,他們追上了死神殿的修士。

    雖然依舊相隔十多裡,但是,即便以血屠的修爲,都能清晰的看到原阡陌的面容。說明現在的十多裡,是真實的距離,而不是隔了重重空間。

    正如張若塵推測的一般,死神殿這羣修士走的巨石道路,並不是斜着向上,而是平直向前。

    先前是空間扭曲,形成的錯覺。

    “他們好像停下來了,是要幹什麼?”血屠道。

    死神殿的那羣修士,的確是停在了原地,並且,使用一塊塊散發着神光的晶體,搭建成一座小小的簡易祭臺。

    姑射靜站在張若塵右側,使用纖細的胳膊,輕輕撞了撞他,嫣然笑道:“知道站在原阡陌身邊的那個年輕修士是誰嗎?”

    張若塵仔細觀察,道:“怪異!爲何死神殿一羣頂尖強者的身邊,跟着一個半聖境界的少年?難道是幻真?”

    “沒錯,就是我曾經跟你提過的,如今整個天庭和地獄僅存的六位本源掌控者之一,幻真。原阡陌帶着幻真,出現到這裡,絕對圖謀不小。”姑射靜嘴角上翹,極爲感興趣的樣子。

    此刻的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都戰戰兢兢,小心謹慎到了極點,生怕被原阡陌察覺到,恐怕也只有姑射靜,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

    姑射靜道:“你們那麼恐懼幹什麼?血絕家族的神靈,就在附近,還怕一個原阡陌?”

    “神靈自然也要去尋找機緣,不可能無時無刻跟在我的身邊。”張若塵道。

    姑射靜心中暗暗一笑,這才正常。

    神靈進入本源神殿,怎麼可能不前去腹地探查?

    一路上,張若塵絲毫都沒有感應到暗中有修士跟隨,因此判定池瑤很有可能是被那位天使族神靈牽制住了!

    張若塵心中並無太大波動,在他看來,池瑤之所以會來本源神殿,多半是龍主的意思。而龍主,多半是想要藉此機會,化解二人之間的仇恨和矛盾。

    可惜,龍主終究只是一個局外人,根本不會明白,張若塵和池瑤之間的愛恨糾葛。

    池瑤座下的將士,殺過多少聖明中央帝國的臣民?

    張若塵帶領聖明的舊臣,攻破凌霄天王府,殺過多少池家子弟?

    仇恨早已不只屬於他們兩個人。

    更何況,他們之間的矛盾,根本不只是仇恨那麼簡單。

    池瑤不在,張若塵的心反而輕鬆許多,因爲他不希望今日欠她太多,免得將來對決的時候,會心軟下不了手。

    本是已經走到對立面的兩個人,根本不該再走得太近。

    池瑤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纔對。

    ……

    關於本源神殿的三件神器的疑問,一些書友覺得數量太少,實際上,大家都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本源神殿存在的時間問題。

    就像崑崙界的十件神器,是無數歲月積累下來。在本源神殿存在的那段時間,可能崑崙界一件神器都沒有。

    就像一戰時期,某個國家擁有三顆原子彈。與現在的某個國家,擁有三顆原子彈,意義是不一樣的。

    另外,這裡說的三件神器,是鎮殿神器,不是說只有這三件。

    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