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啊,這個提議不錯。”巫馬九行道。

    死神殿的修士,盯向張若塵等人,皆露出冷笑之色。

    血屠和夜遊大師的臉色慘白,就連一直笑吟吟的姑射靜此刻也都變得嚴肅認真。

    巫馬九行和原阡陌聯手,絕對是橫掃天下的威勢。神境之下,誰人能擋?

    張若塵處變不驚,道:“原阡陌,你難道不好奇,巫馬九行爲何會在這裡伏擊你,而沒有去祭臺之頂?”

    原阡陌雙眉微動,沉凝細思。

    巫馬九行站在應龍頭頂,手臂舉過頭頂,以手爲刀,隔空劈斬出去。

    “譁!”

    一道月牙形的刀光,長達數十丈,飛向七星帝宮。

    是純粹的刀道規則,凝成的刀光。只是刺耳的刀聲,都能撕碎大聖之下一切生靈的耳膜,速度之快更是如光似影。

    “嘭嘭。”

    七星帝宮的層層防禦陣法和大聖銘紋,被一刀破開。

    刀芒直達張若塵身前一丈之外,才被血絕戰神刻在階梯上的神紋擋住。但是,刀氣衝擊力,依舊將整座七星帝宮掀得墜落下巨石祭臺。

    從始至終,七星帝宮中的衆人,竟是連一招抵擋刀光的聖術或聖器,都來不及打出。

    “好恐怖的刀法,再來一擊,七星帝宮的防禦怕是就會被破掉。”七手老人臉色勃然大變,額頭上,盡是汗珠。

    巫馬九行沒有劈出第二刀,而是駕着銀霞光雲戰車,急速向祭臺上方衝去。

    因爲,在他剛纔出刀之時,原阡陌和死神殿的修士已是先一步登向上方。

    “巫馬九行出現在這裡絕非巧合,你們先走,我去攔他。”

    原阡陌如此吩咐一句,如白鶴展翅一般騰飛而起,隨後,俯衝向,迎面向上而來的銀霞光雲戰車。

    “嘩啦啦!”

    大河奔騰的聲音響起。

    原阡陌的腳下,出現一條灰濛濛的死氣河流。死氣太過濃烈,凝化成液態,有一道道金色利刃,在死氣河流中飛行。

    “轟隆。”

    死氣河流和銀霞光雲戰車撞擊在一起,爆發出來的震盪氣勁,讓附近海域中的水,盡數氣化,形成一片沒有水的空間。

    兩人體內涌出的聖道規則混亂至極,籠罩四面八方,即便是祭臺下方的七星帝宮都被掀得猶如陀螺般轉動。

    夜遊大師和開羅地師撐起的陣法,被原阡陌和巫馬九行逸散出來的力量,撞擊得轟鳴直響,似乎隨時都會被打穿。

    “這兩人還是聖境嗎?”血屠感覺自己聖魂在顫慄,耳膜要被巨大的聲音震碎。

    “定!”

    姑射靜雙臂展開,頓時蘊含濃烈死亡氣息的紅色魔氣,包裹七星帝宮,使得晃動不休的殿宇穩了下來。

    她道:“太好了,巫馬九行和原阡陌鬥了起來,我們從祭臺的左側繞過去。”

    “何須那麼麻煩。”

    張若塵釋放出空間真域,籠罩七星帝宮,嘴裡大喝一聲:“空間挪移。”

    巨大的七星帝宮,豁然離地飛了出去,並且體積快速縮小,最後化爲一粒光點,消失在空間中。

    “譁!”

    七星帝宮再次顯化出來時,已來到祭臺的中段,距離海底數千丈高處。

    張若塵本是打算,直接挪移到巨石祭臺的頂部,可是,在此處,卻撞擊在一道空間屏障上。

    一隻三尺高的翡翠烏龜,站在空間屏障的後方,手持一根鐵杖,冷哼道:“要想……想……想上去,得……得先……先過本……”

    血屠認真聽了許久,大吼問道:“先過本,是什麼意思?”

    “先過本王爺這一關。”龜王爺難得說出一句流利的話,心裡舒坦至極。

    見到龜王爺,張若塵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果然,白卿兒已先一步登上祭臺。巫馬九行出現在此處,也就不足爲奇。

    另一個方位,死神殿的修士,被神女十二坊的世界之手煅凌風,提前佈置的陣法攔截住。

    張若塵擡頭向上看去,道:“必須儘快闖過去。夜遊,與我一起出手,破它的空間屏障和空間陣法。這隻烏龜頗爲不簡單,小心一些。”

    張若塵飛出七星帝宮,雙掌向前推出,打出由成千上萬道空間裂縫匯聚而成的空間風暴,不斷衝擊在空間屏障上。

    聽到剛纔張若塵那句“小心一些”,夜遊大師眼神有些異樣。多少年了,居然有人主動關心他?

    哪怕這只是張若塵隨口的一句提醒。

    但,正是因爲,這是隨口的一句提醒,才顯示出真心誠意。

    在此之前,無論張若塵給他飲生命之泉,還是承諾要傳他空間之道,在他看看,如此種種手段,不過只是看中了他的實力,想要拉攏他,利誘他。

    這些手段,這種做派,夜遊大師不知見過了多少,所以只是表面上臣服,實際上心中不屑一顧。

    反而是這漫不經心的一句關切之語,讓這位活了兩萬多年的孤家寡鬼,心中略有觸動。

    “師父,我來了!”

    夜遊大師腳踩一團鬼雲飛出去,手中白骨杖,重重的擊出。

    白骨杖上,爆發出一道由數百億道空間規則凝成的空間穿透力量,將那層薄薄的空間屏障擊碎成了一個窟窿。

    張若塵打出的空間風暴,沿着那個窟窿,徹底將屏障破開。

    “唰!”

    身形挪移。

    張若塵出現在龜王爺的上方,直向祭臺頂部飛去。

    忽的,眼前一暗,一隻房屋大小的石手印壓了下來,張若塵感知到手印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立即調動乾坤界之力,打出龍虎般若掌。

    兩掌剛一碰撞,張若塵便是聽到全身骨頭髮出“噼噼啪啪”的爆響,身體不受控制的重重墜落下去。

    “果然還是無法與真正的無上境大聖抗衡。”

    張若塵全身疼痛發麻,盯着上方快速壓下的石手印,身形彈射出去,落到另一塊巨石上,避開了這一重擊。

    剛纔出手的,是白卿兒座下另一位強者,柱將軍。

    柱將軍的身軀高大,渾身石質,一擊未能得手,立即打出第二隻手印,手臂延伸出去數十丈長,有着不知多少億道聖道規則,與石臂一起揮出。

    石臂還未到達,爆發出來的風勁,卻差一點先把張若塵吹飛。

    忽的,他眼前出現一道身影,一連打出七隻手掌,將柱將軍的攻擊化解,正是有着七隻手的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轉過身,盯向張若塵,道:“它交給我來收拾。”

    話音未落,七手老人已是化爲本體,飛了出去。

    張若塵看了看與柱將軍鬥在一起的七手老人,又看了看和龜王爺在空間陣法中惡斗的夜遊大師,臉上不禁露出一道柔和的笑意。

    七星帝宮飛到了張若塵手中,阿樂、血狼、開羅地師從裡面走出,站到他的身旁。

    wωw✿тTk Λn✿C O

    血屠和姑射靜,則是不再裡面。

    姑射靜倒是好找,因爲她已是第一時間,化爲一道魔氣紅影,飛掠向巨石祭臺的頂部。至於血屠,被姑射靜順手捏成了齏粉,都是有可能的事。

    “跟我走。”

    張若塵不敢輕易施展空間挪移,因爲,龜王爺能夠佈置一道空間屏障,就可能在上方,佈置出更多的空間手段。

    萬一墜入它的空間陷阱,麻煩就大了!

    張若塵、阿樂、開羅地師、血狼,跳躍在一方又一方巨石上,快速攀登。

    祭臺的另一側,血屠的身體,縮小得只有蚊子大小,小心翼翼的向上飛行,生怕動靜太大,被正在惡戰的一衆強者發現。

    他太弱了,任何一個修士,都能殺他。

    他必須得小心更小心,還要避開戰鬥的中心區域。

    死神殿的修士,繞開煅凌風佈置的陣法,從張若塵他們破開的缺口處,衝了進來。

    源姝真皇的速度最快,一馬當先的,追到姑射靜的身後,瑩白的眉心處,浮現出一道紅色的鳳凰印記。

    “譁!”

    鳳凰印記消失,化爲一根鳳尾針,破空飛向前方的姑射靜。

    這是一件七元君王聖器,鳳尾上,涌出七重火焰力量,越燃越烈,將守護姑射靜的死靈魔氣破開,直衝她的背心。

    眼看姑射靜,就要被鳳尾針擊穿身體。

    忽的,姑射靜轉過身,探手一抓。

    纖纖玉手,形成重重幻影。

    這件七元君王聖器,下一瞬,出現在了她的手中,夾在兩指之間。

    “怎麼可能?”源姝真皇臉色大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最強戰兵,居然被姑射靜徒手奪去。

    即便是原阡陌那樣的絕頂強者,在剛纔那樣的情況下,也未必有十分把握,徒手抓住鳳尾針。

    張若塵自然是看到了這一幕,眼皮不禁一跳,暗道,“她果然隱藏了實力嗎?還是說,根本就是另一個……姑射……靜……”

    “倒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奇寶。”姑射靜落到一方巨石邊緣,如此自言自語的道。

    此刻,她身形筆直,衣袂飛揚,氣勢強大,頭頂魔雲滾滾,眼神英氣而又冷冽。

    與先前相比,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渾身散發排山倒海的戰意和魔氣,瞳孔中,魔紋交織成了血紅色的星海。

    手掌將鳳尾針一握,本是顫抖不休的器靈,被她輕鬆鎮壓。

    她雙手挽起烏黑長髮,將鳳尾針當成髮簪,穿插進去。

    頓時,先前還笑靨滿面的俏皮女子,變成一位女扮男裝的冷麪居士。

    ……

    大家是喜歡姑射靜,還是喜歡姑射歡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