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尾針,名叫“綵鳳神舞針”,七元君王聖器,所用珍奇材料煉製而成,有孕育成至尊聖器的可能,威力自然是強大絕倫。

    然而,就是這樣一件價值數十萬枚神石的戰器,卻被姑射靜插在頭頂束髮。

    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有的忌憚,有的驚訝,有的疑惑。

    “羅剎族第一凶地走出的傳人,果然可怕,一起出手,助源姝真皇奪回綵鳳神舞針。”

    死神殿的無上境大聖,相繼追上來,與源姝真皇會合。

    他們皆釋放出道域,喚出聖器。

    其中,有無上境大聖的背後,升起一座明亮的命運之門,懸浮在頭頂,欲要壓制姑射靜身上的魔威。

    “就憑你們?”

    姑射靜迎風而立,眼神睥睨。

    迎向死神殿諸位無上境大聖覆蓋而來的道域,她眼中,充滿不屑。

    “狂妄!你羅祖雲山界雖然兇名赫赫,可是在死神殿面前,卻沒什麼了不起。”一位頭頂懸浮着三座黑色島嶼的無上境大聖,如此冷哼一聲。

    隨即,他操控三座島嶼,向姑射靜鎮壓下去。

    死神殿,整個死族共尊,的確有這樣的底氣。

    三座黑色島嶼,任何一座都長達千里,放在一顆星球的海洋中,可稱作三座大陸。

    這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兼修過空間之道,三座黑色島嶼都位於他的空間領域之中。此刻,空間壓縮,三座島嶼出現在巨石祭臺上方,變得只有山嶽大小。

    但是,三座島嶼蘊含的重量,卻和這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的聖道規則相互疊加,威勢恐怖絕倫,壓得空間隨之扭曲,向下凹陷。

    遠處的張若塵和阿樂,呼吸都變得困難。

    變成蚊子大小的血屠,重重墜落到巨石上,全身骨頭,幾乎被壓碎,悶聲慘叫。

    緊接着,一股風勁,吹在他身上,將他吹進巨石的縫隙中,墜落到無比黑暗的未知之地。

    巨石間,本沒有縫隙,可是他墜落之地,刻有奇異神紋。神紋恰好被那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的力量引動,復甦了過來。

    三座島嶼力量無窮,但是,在距離姑射靜頭頂還有數十丈的位置,便是再也落不下去。紅色的死靈魔氣,化爲一棵魔樹的形態,撐開枝葉,托住三島。

    姑射靜右手的纖細玉指,捏成指法。

    一道道規則神紋,猶如血蚯蚓一般,在她手指上流動。

    “譁!”

    一指點出。

    一道蘊含神力的光波,從她指尖飛出,擊在那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胸口。

    慘叫聲響起。

    那位無上境大聖,胸口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血窟窿,爆碎出一大片血霧,墜落到下方的巨石上。

    “計雲。”

    另一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飛掠過去,查看他的傷勢,卻震驚的發現那位無上境大聖已經慘死,血肉化爲粉末,就連聖源都被魔氣腐蝕。

    這位無上境大聖,連忙退開,顫聲念道:“好恐怖的死亡力量,連死族體內的死氣都無法比擬。”

    按理說,無上境大聖的生命力強大,很難被殺死。

    而現在,只是中了一道指勁,一尊活生生的無上境大聖,便是化爲粉塵,這對任何修士而言,衝擊力都太大了!

    隨着主人慘死,那三座懸浮在姑射靜頭頂的島嶼,自動分解而開。

    “這魔女太霸道,一起出手,爲計雲大聖報仇。”

    撐着命運之門的無上境大聖,如此大喊一聲,隨即,將一件梭形的五元君王聖器打出。

    梭形聖器,釋放出密密麻麻的電光,化爲一條電龍。

    “嘭!”

    姑射靜依舊一指點出,指勁擊中電龍。

    電龍爆碎,包裹在其中的梭形君王聖器,拋飛出去。

    指勁光柱並沒有因此消散,威勢不減,落在那位無上境大聖身上,擊穿一層層防禦之光,將他打碎成了一團血霧。

    他扔出的所有防禦底牌,符籙也好,聖器也罷,全部沒用,難逃死劫。

    命運之門散去。

    死神殿的第二位無上境大聖隕落,血霧灑在源姝真皇等死神殿大聖臉上,令得他們表情呆滯,無法言喻,只能聽到自己的急促心跳聲。

    正在交鋒中的夜遊大師和龜王爺,七手老人和柱將軍,全部都停了下來。

    一連兩尊無上境大聖隕落,讓他們爲之膽寒。

    “羅祖雲山界的神通,無他必死指。沒想到,張若塵的這個姘頭如此厲害,難怪不懼原阡陌,敢跟到此處。”

    夜遊大師露出笑意,向龜王爺盯去,道:“看到沒有,這位可是我這一邊的高手,小龜崽,趕緊逃命去吧!”

    聽到“小龜崽”三個字,龜王爺怒得磨牙。

    它好歹是跟隨荒天大神一起修行過的修士,算得上是大神的弟子,豈是這長得歪瓜裂棗般的老鬼可以羞辱?

    龜王爺不屑的道:“高……高手個……個屁,我……我……我家姑……娘……娘……”

    “你一隻烏龜,還想姑娘?”夜遊大師微微一愣。

    龜王爺被氣得,由翡翠色,變成了赤紅色。

    一鬼一龜,立即又戰了起來,打得不可開交。

    張若塵緊盯姑射靜,道:“有問題!同樣的指法,她在冰王星攻擊白卿兒的時候,絕對沒有如此威力,到底怎麼回事?”

    要說,姑射靜在和白卿兒和巫馬九行交手的時候,還故意隱藏了修爲,張若塵是萬萬不信。

    畢竟巫馬九行的刀,可不是鬧着玩的。

    被劈一刀,半神都難以活命。

    而離開冰王星之後的這段時間,太過短暫,姑射靜也不太可能實現大的突破。

    唯一的解釋便是,姑射靜很有可能,真的有雙重人格,甚至是一體雙魂。與巫馬九行交手的那個姑射靜,性格開朗,活潑嫵媚,但是修爲實力卻弱了一些。

    現在這個不苟言笑,魔氣騰騰的姑射靜,明顯要強大得多。

    眼前這個姑射靜,別說死神殿的大聖,就連張若塵都生出忌憚之心,總覺得她沒有任何感情,如魔神附體一般。即便張若塵靠近她,都有可能,被她一指擊殺。

    “擋我者,殺無赦。”

    姑射靜冷眼瞥向死神殿的修士,隨後,化爲一道紅色流光,衝向祭臺頂部。

    “魔女,哪裏走。”

    煅凌風爆吼一聲,手中赤金色法杖,向姑射靜一指。

    法杖前方,一道道陣法銘紋顯化出來,交織成一座直徑三丈的圓形陣法。

    “唰唰。”

    陣法中,飛出劍雨。

    不是劍氣,都是金屬戰劍。

    這些戰劍,乃是煅凌風以陣法,吸收了天地間的五行金之道規則,凝聚而成。

    密密麻麻的戰劍,化爲一條十丈寬的洪流,直衝向姑射靜。

    “世界之手的手段,果然非凡,以姑射靜之能,也被逼得停了下來。”

    趁此機會,死神殿的八位無上境大聖,體內聖氣流動如大河奔騰,在頭頂上方,形成八片死氣雲彩。

    八種無上級高階聖術,在死氣雲彩中凝聚成形。

    姑射靜的確停了下來,轉身迎向飛來的戰劍洪流,冷聲道:“都說了,擋我者,死。你們竟然還敢冒犯?”

    也不見她施展什麼護體手段,直接衝向戰劍洪流。

    “轟!”

    “轟!”

    ……

    一拳又一拳打出,成千上萬柄戰劍被她打碎。

    金屬殘片滿天飛。

    至於死神殿八位無上境大聖,打出的八道無上級高階聖術,全部都落到了她身上,可是,卻傷不了她的魔體。

    死神殿的修士,跟見鬼了一般,只感覺渾身發寒。

    “即便是僞神,站在原地不動,被八道無上級高階聖術擊中,神體也扛不住,必有損傷。難道她的肉身魔體,比僞神的神軀還強?”

    源姝真皇道:“她的肉身固然強大,但,還沒有強到那種地步。她施展的是羅祖雲山界鎮界祕典《死靈圖》上的一種絕世神通,名叫魔祖戰體。”

    “她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以神通的方式,與肉身結合在了一起,如此一來肉身不破不敗。這是將魔祖戰體,修煉到了第五重,才能做到。”

    “從古至今,能夠將這種神通,修煉到第四重以上的修士,不超過十個。她當是羅祖雲山界這個元會的第一人了!”

    一位死族無上境道:“魔祖戰體強大,聖魂和精神力或許會是弱點。我們一起施展死亡念力,攻她的聖魂和精神。”

    就在死神殿的八位無上境大聖,同時釋放出死亡念力的時候。

    姑射靜已是將戰劍洪流打穿,直達煅凌風的近前。

    煅凌風臉色鉅變,陣法師最忌近身戰鬥,更何況,對方還是修煉出了魔祖戰體的人物。他清晰感知到,對面那個絕色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殺氣和無窮魔威。

    煅凌風手中的法杖,是一件比七元君王聖器還要珍貴的寶物,名叫“玄武法杖”。

    法杖是蛇形,有着一片片鋒利的鱗片,頂部是一隻拳頭大小的烏龜。

    與玄武形似。

    在這生死危急的關頭,煅凌風手掌緊抓法杖,向下一抹。

    鋒利的鱗片,割破他的手掌,流淌出大量聖血。

    玄武法杖吸收了煅凌風的血液,頓時,光芒大漲,法杖頂部的烏龜,雙眼亮了起來。

    煅凌風重重將法杖擊向地面。

    “譁!”

    一座防禦性的陣法,在他腳下亮了起來。

    緊接着,第二座,第三座……

    一連八座陣法層層疊疊而起,相互之間陣紋相連,形成一隻長達十丈的玄武。

    姑射靜一拳擊在玄武上,八座陣法同時運轉,將她反彈回去。更有大量雷電,從陣中涌出,劈在她身上。

    煅凌風站在玄武的中心,微微鬆了一口氣,笑道:“我這八重玄武陣,即便僞神都能抵擋一時,你別白費力氣了!”

    姑射靜正要出手,死神殿八位無上境大聖的死亡念力,落到了她身上。

    死亡念力與詛咒一般,無影無形,直接攻擊她的聖魂和精神。

    “真是不知所謂,我羅祖雲山界一脈煉體修心齊頭並進,就憑你們這種強度的死亡念力,也想攻擊我?”

    wωω ●TTKΛN ●℃ O

    姑射靜轉身,向他們盯過去,嘴裏念道:“天上天魔,地下地魔,強我心魔。心魔越強,我便越強。”

    “心魔反噬**!”

    下一瞬,正在施展死亡念力的八位死神殿無上境大聖,除了源姝真皇,紛紛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其中一位,更是直接瘋魔,抓破自己的頭蓋骨,滿臉鮮血,猙獰無比,向祭臺下方衝去,不知衝向了何處。

    正在激鬥中的原阡陌和巫馬九行,終於被驚動。

    二人立即停手。

    一人發出悠長的長嘯聲,一人發出刺耳的刀鳴聲,以此威懾上方的姑射靜。

    姑射靜看着從下方急速飛掠而來的兩道光影,向煅凌風指去,道:“希望你能一直躲在陣中,否則我姑射靜言出必行,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譁!”

    姑射靜破空而去,第一個登上巨石祭臺之頂。

    隨即,她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眼神中,露出震驚之色。

    煅凌風長長吐出一口氣,身上聖袍,竟是已被汗水溼透。

    張若塵望向上方,感覺姑射靜變得無比陌生,凝重的道:“登上去之前,先佈置陣法。同樣是世界之手,你開羅地師的手段,應該不會弱於煅凌風吧?”

    “我是在天庭第一陣法聖地陣滅宮修煉成世界之手,煅凌風豈能與我相比?”

    開羅地師雖然如此說着,但是,也被姑射靜剛纔爆發出來的戰力驚懾得不輕,立即認真的佈置出一座壓箱底的防禦陣法。

    陣法一成,立即化爲一隻數十丈長的駱駝一般的神獸。

    三人和血狼,皆站在駱駝的內部。

    駱駝狂奔,登上巨石祭臺,到達頂部。

    ……

    “沒想到,羅祖雲山界的這位傳人,居然修煉成了魔祖戰體和心魔反噬**,令死神殿一連損失三位無上境大聖。”原阡陌道。

    他已幫助七位死神殿的無上境大聖,化解了侵入體內的心魔異象。

    除了源姝真皇,另外六位無上境大聖,聖魂皆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短時間內,難以恢復。

    原阡陌和死神殿的修士,幾乎是和陣法駱駝一起,登上巨石祭臺之頂。

    登頂後,即便以張若塵、阿樂、原阡陌的心性,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屏住呼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