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緋紅色的魔雲,隨姑射靜一起涌出,宛若游龍一般繞白卿兒飛行。

    剎那間,一隻磨盤大小的血色魔手印,擊向白卿兒的背心。

    白卿兒也不轉身,只是雙手一合,如佛修參禪。

    “譁!”

    八百尊金身菩薩的虛影呈現出來,綻放出萬丈金光,佛音浩蕩,下一瞬,所有金身菩薩合二爲一,化爲一尊金剛佛陀。

    金剛佛陀一拳擊出,與血色魔手印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八百道佛光漣漪。

    魔手印轟然一聲破碎而開,姑射靜的真身顯現出來,一雙蘊含無窮魔蘊的眼睛中,露出一道驚異之色。

    她正要退去,白卿兒卻豁然轉過身,一掌輕飄飄的推出。

    掌心出現滿天雲霞,一縷縷氣流,如絲如絮。

    姑射靜再次一驚,白卿兒這一掌玄奇到了巔絕的地步,看似向她推來,卻反而千絲萬縷一般吸拉着她,使得她無法後退和逃離,身體向前傾去。

    姑射靜倒也是了得至極,在這生死立分的關頭,全力調動體內的規則神紋,捏成神通無他必死指。

    指勁一出,刺目的神光,照耀整座祭臺。

    “轟隆!”

    姑射靜倒飛出去,兩指鮮血如注,顫抖不止。

    不僅魔祖戰體被破,就連無他必死指,也被破掉。

    “太清推雲手!”張若塵神情複雜,念道。

    太清推雲手是葬金白虎傳給張若塵的“起源八法”第一式,沒想到在一旁偷學的白卿兒,領悟了其中奧妙,已擎至如此驚人的地步。

    白卿兒道:“你的魔祖戰體,若不是先前受損,不至於如此易破。至於無他必死指,也就爾爾,要想與我交手,你還得拿出真本事才行。”

    姑射靜輕哼一聲,雙指上的血跡消散,化爲琉璃玉質的狀態。

    另一頭,原阡陌的頭頂,一隻完全實態化的死神之手凝聚出來,長達數十丈,從天而降,壓向白卿兒。

    即便站在遠處,位於陣法駱駝中,張若塵和阿樂都感覺渾身一沉,如同“天”壓了下來。

    原阡陌的這隻死神之手,有拍碎星球的可怕力量。

    白卿兒衣袖一捲,數十丈長的死神之手,直接被她收走,納入袖中。

    隨後,死神之手飛向一劍攻來的血靈仙。

    “嘭!”

    血靈仙人劍合一,速度快如流光,撞擊在死神之手上。

    死神之手爆碎而開,化爲一團死氣。血靈仙則是劍勢受阻,身體倒退而回,落回原地。

    原阡陌臉色變了又變,死神之手神通,居然被對方輕鬆收走,還轉化爲了她自己的力量打出。與在奧雲小行星帶時相比,她變得更強了!

    難道這一路的追殺,都是她故意的?

    借地獄界各大勢力頂尖強者力量,磨礪她的道?

    “都說了,你們單一一人出手,絕不是我的對手。”

    白卿兒眼中帶着藐視衆生的神采,釋放出道域和混沌初開聖意,將姑射靜、原阡陌、血靈仙盡數拉扯進了混沌之中。

    混沌之中的空間無限浩大,他們既像是還在祭臺上,又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中。

    Wшw●ttКan●CO

    夜遊大師盯着那片劇烈動盪的混沌雲團,以欽佩而又狂熱的眼神,道:“這位百花仙子竟然如此強大,好狂,好霸道,直接將三大強者拉扯進自己的道域。難道她不怕道域被打穿?”

    “她修煉出來的,可是圓滿的二品聖意。二品聖意與道域結合在了一起,神靈不出,誰打得穿?”七手老人道。

    “她不是紀梵心,紀梵心根本不可能強大到如此地步。”開羅地師冷聲道。

    沒有人理會他。

    張若塵向海棠婆婆詢問:“婆婆先前說的諸神已死,是什麼意思?”

    海棠婆婆似乎絲毫都不關心血靈仙的安危,耐心向張若塵講解:“你說,崑崙界從古至今,誕生過多少神靈?”

    張若塵想了想,隨後搖頭。

    “整個天庭萬界和地獄十族,從古至今,又誕生過多少神靈?”海棠婆婆道。

    張若塵再次搖頭。

    海棠婆婆道:“你可知,一旦成爲真神,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代表着不死不滅。”

    這一點,張若塵倒是知道,點了點頭。

    真神的神魂強大,不僅體內有神魂,更有部分神魂位於體外的天地間,又有神念遊離在浩蕩宇宙之中。

    正是如此,即便肉身死亡,體內的神魂被煉化殆盡,真神依舊不算完全死亡。

    因爲凡人,可以通過祭祀之類的方式,溝通到真神殘留於世間的神魂或神念。

    當初,血神教的教主蚩臨淵,就曾通過祭祀,與已經死去的血神的神魂溝通。

    海棠婆婆道:“真神死亡之後,殘留在世間的稀薄神魂,皆去了另一個空間次元,只有使用類似祭祀的方式,才能打破空間壁,與它們溝通,甚至得到它們的力量。”

    “那個空間次元,就是我們所說的神界?”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道:“或許有些愚昧凡人,稱那裡是神界,而實際上,各界都稱那裡是離恨天。”

    張若塵對“離恨天”有些耳熟,一時倒也沒有多想,問道:“修士得到的神武印記,是不是離恨天賜下來的?”

    海棠婆婆搖頭,道:“不是,諸神已死。即便還有殘魂遺留在離恨天,它們卻也都成不了氣候,如同一團氣,一縷煙,哪裡還能對俗世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只不過離恨天無窮巨大,要不然,天庭和地獄的神靈,早就進入其中,將所有神魂都抓來煉化吸收了!”

    張若塵想想也很正常,真神遊離在體外的神魂,恐怕萬分之一都沒有。以他現在的修爲,都能將其擊敗。

    海棠婆婆道:“關於神武印記,是我也不知曉的宇宙終極隱秘之一。”

    張若塵細思之後,道:“我明白了,在武道四境,達到無上極境之後,引來的諸神共鳴。其實就是,打破了天地間的某種規則,從而溝通到了離恨天中的神靈殘魂。”

    “融入我氣海的諸神印記,就是這些神靈殘魂,賜下來的,對吧?”

    海棠婆婆點了點頭,眼神柔和道:“你很聰明,的確是如此。”

    “可是,這些神靈殘魂,爲何這麼做呢?”張若塵好奇的問道。

    海棠婆婆眼神變得傷感了起來,苦澀的道:“因爲,賜給你印記的,都是崑崙界歷史上已經隕落的神靈。”

    “他們已經死去,可是,卻依舊在挑選後世中的英才,守護你,指引你,直到將來你達到血靈仙他們這樣的高度,以自己的精神,壓過他們全部,磨滅他們的殘餘意識。在你破入神境的一瞬間,他們在離恨天的神靈殘魂,都將飛入你的體內,壯大你的神魂。而他們,將徹底死去,完全消失在世間。”

    “若我的精神無法壓過他們呢?將來就完全無法封王稱尊?”張若塵道。

    海棠婆婆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據說,想要封王稱尊,修爲得達到無量境。而要達到無量境,必須要去離恨天,或許與此有關。”

    張若塵久久沉默,半晌後,纔是長長嘆息一聲:“諸神已死,英魂不滅。”

    遠處的混沌雲團中,震耳欲聾的戰鬥聲,如神雷一般不斷傳出。

    雲團時而變大,時而縮小。

    白卿兒雖強,但是,似乎戰得十分艱難。

    張若塵心中暗恨自己修爲太低,否則也要闖入進去,戰個天翻地覆,而不是像現在這般,連戰鬥的畫面都看不清。

    忽的,張若塵的目光,落到血湖中心的劍島之上,心神微微一動,對開羅地師說道:“操控陣法,我們過去看看。”

    “你瘋了?”開羅地師心驚膽顫的道。

    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臉色大變,連忙勸阻。

    “你們那麼緊張幹什麼?我只是想要去湖畔看看而已。”張若塵道。

    開羅地師無可奈何,只得照辦。

    夜遊大師不敢靠近血湖,很想離開陣法駱駝,可是,看到虎視眈眈的死神殿修士和站在應龍頭頂的巫馬九行之後,卻還是硬着頭皮跟了上去。

    死神殿的修士,看見張若塵他們前往血湖,沒有出手阻止,反而一個個都露出冷笑之色。

    “阡陌大人都吃了大虧,他們居然還敢靠近血湖?”

    “張若塵膽大包天,多半是想作死!”

    ……

    巫馬九行目光投望過去,露出一抹頗感興趣的神色。

    越是靠近血湖,陣法駱駝中的衆人,越是感覺到無形的壓力和恐懼,彷彿前方盤踞着一隻張大了嘴巴的巨獸,等着吞噬他們。

    www▲т tκa n▲¢O

    開羅地師、夜遊大師、七手老人臉上直冒汗珠,數次勸阻張若塵。

    陣法駱駝在距離血湖還有十丈的位置,停了下來,無法再繼續向前。繼續向前,血湖的詭異力量,就能將一道道陣法銘紋分解。

    張若塵在海棠婆婆的陪同下,走出陣法駱駝,來到血湖之畔。

    張若塵不信這血湖之水,真能毀滅一切,於是,取出一截接天神木的木柱,投向血湖。

    木柱在血湖的湖面,只是飄浮了半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化爲塵沙,消失在水中。

    緊接着,張若塵又取出君王聖器、神石、神骨、聖源……,各種寶物,都拿出來嘗試。無一例外,一旦沾上血湖之水,都會化爲沙塵。

    只有神骨堅持的時間,要長一些。

    這一波炫富一般的操作,看得死神殿的修士眼睛都直了,暗暗謀劃了起來,覺得搶奪張若塵,比奪取劍島上的神器更靠譜。

    張若塵則是在計算,使用神骨架一座橋,有幾成把握登上劍島取到神器?而風險,又有多大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