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刀尊探手隔空抓出,五指間浮現出天地規則的紋理,頓時,七大人手中的《修羅地獄圖》,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即便在場諸神,都是巨頭,卻也弄不明白其中奧妙。

    七大人看着空蕩蕩的手掌,無可奈何的苦笑,在神尊級別的存在面前,自己顯然還差得很遠。

    凡人仰望神靈。

    神靈則要仰望神尊。

    《修羅地獄圖》重新展開,甲天下、宙海主神、九首龍神,從裡面飛出。三神臉上都帶有尷尬之色,他們是神中巨頭,卻被地獄界神靈困在己方的圖中,此事今後宣揚出去,必損威名。

    除非今日,他們斬殺了七大人,方能雪恥。

    玄一真神看上去頗爲年輕,帥氣英朗,可是眼神卻極爲深邃,道:“刀尊,你老人家去取本源神殿吧,這裡交給我便是。”

    他身上,有一股無與倫比的自信。

    刀尊擡頭,看向遠處,道:“老朋友到了,本尊暫時恐怕去不了本源神殿。”

    在場衆神,皆感應到一股壓迫神魂的恐怖威勢。

    這片涌動着神氣的空間中,出現一株高達不知多少萬里的血葉梧桐,將整個星域都映照成了血紅色。

    一片血葉,就有一座湖泊那麼巨大。

    葉子上,也確確實實有一座血湖。

    濃厚的死亡氣息,足以讓神靈都心驚膽顫。

    “血葉梧桐出現,死亡神尊來了!”地獄界的幾位神靈,精神大振。

    隨着一道鳳啼聲響起,一隻五光十色的鳳凰,飛來這片星域。

    鳳凰的羽毛流光溢彩,每一根都像是一條神河,雙眼如兩顆恆星。然而,就是這樣一隻無比神聖的鳳凰,卻釋放着灰濛濛的死亡氣息。

    鳳凰圍繞血葉梧桐飛行了一圈,在樹下,化爲一道婀娜朦朧的身影,身材曲線極盡美態,戴着面紗,站得筆直,身上有一股威懾天地的傲然氣勢。

    她腳下屍海沉浮,像是一尊活了無盡歲月的生靈,身上氣息極其古老,令人生畏。

    死亡神尊,鳳彩翼。

    除了刀尊之外,無人敢直視死亡神尊。

    血葉梧桐搖晃,飛出滿天葉片,化爲血雨,涌向刀尊所在的方向。

    刀尊神情嚴肅到了極點,擡手一刀劈出。

    “譁!”

    萬里空間,就像是一張紙,被一刀切開,黑暗無邊的虛無,隨之呈現出來。

    滿天血色葉片,盡數粉碎,化爲一片血氣海洋。

    下一瞬,刀尊和驚鴻一現的死亡神尊,消失在星空中,進入虛無空間。隨即,一道道震耳欲聾的戰鬥聲響,已遠去百萬裡。

    少有神靈見過死亡神尊開口。

    她一貫死氣沉沉,冷漠至極,彷彿就是爲殺戮而生,不願多說一句廢話。又或許,在她看來,在場衆神,還沒資格讓她開口。

    被刀尊一刀劈開的萬里空間,刀氣久久不衰,神威久久不散,空間無法閉合,化爲一條空間裂縫長河。

    在場諸神,無人敢輕易靠近那條長河。

    久久的沉寂之後,天堂界派系和地獄界的神靈,身上那股壓力才稍微輕了一些。

    神尊級別的存在交鋒,他們雖然也能參合,可是,危險性極大,稍有不慎,會有隕落的風險。所以,最好是離得遠遠的,不參合進去。

    十萬年前,因爲參合進神尊級別戰鬥而隕落的神靈,不計其數,血淋淋的教訓,他們至今都還記憶猶新。

    玄一真神道:“死亡神尊被刀尊牽制住了,你們對付剩下的這幾位,我親自去本源神殿。”

    “玄一,你走得掉嗎?”

    陰陽神師駕馭命運神胎,堵住天堂界派系神靈前往劍南界的路。

    玄一真神冷聲,道:“陰陽,就憑你?十萬年前,你都不夠看,現在更不配做爲我的對手。”

    七大人也不知施展了什麼手段,憑空出現到陰陽神師的身旁,盯向玄一真神,

    “你們二人加起來,也還差得遠。”

    玄一真神話音剛落,心中生出一道異樣的感應,扭頭望向被刀尊一刀劈開的那片空間。只見,一道偉岸至極的身影,從刀氣最銳利之處走了出來。

    此人,肩寬體闊,身披武袍。

    他體內血氣強橫至極,哪怕相隔千里,都能聽到他體內血管中血液如江河一般流動的聲音。

    甲天下眼睛猛然一縮,道:“閻羅族,五清宗。他不在黑暗之淵守着,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五清宗走過之處,刀氣盡數散去,空間緩緩閉合。

    等到空間盡數恢復後,五清宗那卓然自傲的身軀站定,目視玄一真神,道:“我來戰你,你看是否足夠?”

    玄一真神平靜自若的道:“你五清宗,自然夠這個資格。”

    五清宗的意外現身,讓天堂界派系神靈的心直往谷底沉去。

    果然是陷阱嗎?

    死亡神尊出現得這麼快,能夠理解,畢竟她的速度,整個天庭和地獄都沒有幾個可以比擬。可是,七大人和五清宗,爲何也來得這麼快?

    難道他們早就埋伏在此?

    ……

    本源神殿,巨石祭臺之頂。

    張若塵最終還是沒有冒險嘗試,畢竟,就算使用神骨搭一座橋,也堅持不了多久。

    況且,還有兩大變數。

    其一,萬一血湖中,忽然升起血霧怎麼辦?

    先前原阡陌只是和血霧接觸了一瞬間,就吃了大虧。

    其二,誰都不知道劍島上,有沒有別的兇險。

    一旦有,以他的修爲冒然前去,必死無疑。

    張若塵目光投向血湖的另一端,那裡分佈有數座怪異的巨石建築。

    祭臺頂部面積很大,血湖只是佔了很小的一片區域。可以想象,血湖沒有出現前,那幾座巨石建築,纔是祭臺之頂的主體。

    張若塵很清楚,天堂界派系和地獄界的諸神,隨時可能降臨到本源神殿,時間很緊急,沒必要冒着生命危險去奪取神器。

    儘快找到紀梵心,離開本源神殿纔是正事。

    那些修爲強大的修士,之所以隕落,很多都是因爲太貪心。

    他張若塵,沒必要貪心。

    “希望姑射靜沒有騙我,如果這片區域真的出現過笛聲,那麼,必定與這座祭臺有關。祭臺上,唯一還沒探查過的地方,只剩那幾座巨石建築。”

    張若塵回到陣法駱駝中,與衆人商議之後,便是一起行向那片巨石建築。

    死神殿的修士隨之而動,跟了上去。

    此外,他們聯繫了煅凌風,雙方傳音密議,達成某種不爲人知的協議。他們本來還想聯合巫馬九行,可惜巫馬九行站在應龍頭頂,只是盯着那團混沌雲團,根本沒有理會他們。

    夜遊大師看着迅速靠近過來的死神殿修士,凝重的道:“大事不妙啊,死神殿恐怕是要對我們下手了!”

    “不用理會!他們若是敢動手,收拾了便是。”

    有海棠婆婆在身邊,張若塵底氣很足。

    一共四座巨石建築,非常奇特,像是道觀,像是城堡,又像是廟宇。

    其中,最大的那座建築,居然沒有門,只有一個圓形的窗戶,開在離地十多丈高的位置。窗戶裡面,漆黑一片,使用精神力探查,卻被擋在外面。

    張若塵問道:“你們先前有沒有注意,紀梵心是不是從這座窗戶裡出來的?”

    幾人同時搖頭。

    白卿兒是第一個登上巨石祭臺,要說沒有進入這幾座建築中探查,張若塵絕對不信。

    海棠婆婆聲音沙啞的道:“此處詭異,若塵不要輕易去闖。”

    “我明白。”

    張若塵將費仲的傀儡身取出,分出一道精神力念頭和魂力注入其中,傀儡身隨即“活”了過來。

    這傀儡身,擁有接近無上境大聖的戰力,由它去探路,再合適不過。

    傀儡身縱身一躍,飛入圓形窗戶。

    “嘭!”

    只是過去片刻,裡面響起一道爆響,整座巨石建築猛烈顫動,浮現出一道道奇異的古之神紋,伴隨有詭異的聲音,從裡面傳出。

    那聲音很詭異,像是什麼活物發出來的。

    與此同時,張若塵對費仲傀儡身的感應消失不見。

    張若塵臉色驟然大變,接近無上境戰力的傀儡身,就這麼毀掉了?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樣一具傀儡身,價值比七元君王聖器都要更高,但是,張若塵沒有心痛感,只是深深的恐懼。

    夜遊大聖、七手老人、開羅地師,都是交過大風大浪的存在,此刻卻面如土色。

    誰都沒有注意到,就在巨石建築中響起爆響的一瞬間,血湖中心的劍島,輕輕顫動一下,略微下沉了幾分。

    在他們驚魂未定之時……

    “張若塵,你勾結天庭的修士,屢屢與地獄界作對,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隨着原本寂的聲音響起,死神殿的修士,將陣法駱駝包圍。

    張若塵轉身望了過去,道:“想要殺我,奪取我身上的寶物,直說便是,何必找這種冠冕堂皇的藉口?”

    原本寂笑了笑,道:“既然你看得如此明白,便自己主動將身上的那幾件至尊聖器交出來,或許,今日還有一條活路。”

    張若塵道:“就憑你們?”

    原本寂道:“你所依仗的,不過只是開羅地師的陣法,一旦這座防禦大陣破掉,就憑你們,還能是死神殿的對手?恰好,煅前輩也是一位陣法世界之手,你覺得這座防禦大陣能擋他多久?”

    原本寂雖然在這羣無上境大聖中,只能算是一個弱者,可是,架不住他是原阡陌的親弟弟,身份地位擺在那裡,有資格代表死神殿。

    煅凌風走到最前方,露出陰測測的笑容。

    原本寂自認爲今日吃定的張若塵,極爲得意的笑道:“我四哥即將突破成神,到時候,別說一個開羅地師,就算十個開羅地師也不是他的對手。”

    “在他成神之前,你交出至尊聖器,是你唯一的生路。”

    死神殿的修士皆是怡然自得,根本不擔心原阡陌的安危。因爲他們知曉,一旦原阡陌不敵紀梵心,出現生死危機,肯定會立即破境成神。

    對《神儲卷》甲等第一的原阡陌而言,一旦想要破境,誰都無法阻止。當然,神靈除外。

    忽然,張若塵目光猛然移向遠處的混沌雲團,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道:“不好!”

    原本站在應龍頭頂的巫馬九行,身上散發出璀璨的神光,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神威,使得空間猛烈震盪。

    他探出一隻手掌,向混沌雲團拍壓過去。

    “嘭!”

    手掌化爲一片神雲,將白卿兒融入了混沌初開聖意的道域,頃刻間,壓得爆碎而開。

    正在裡面激烈交鋒的四大強大,宛若稻草人一般飛出,橫七豎八的摔落在地上,每一個身上都血淋淋的,受了嚴重至極的傷勢。

    “巫馬九行,你幹什麼?”

    柱將軍怒吼一聲,立即衝向倒在血泊中的白卿兒。

    但,還沒有靠近白卿兒,就被巫馬九行眼中飛出的一道刀光斬中,嘭的一聲,石質身軀化爲一堆碎石,所有生命氣息消失得乾乾淨淨。

    鬼王爺揮出鐵杖,劈向巫馬九行,卻被一袖掀飛出去,身體飛出巨石祭臺,不知墜向了何處。

    原阡陌、姑射靜、血靈仙、白卿兒,目光全部都落到巫馬九行身上,被他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威和規則神紋,鎮壓得難以站起身。

    白卿兒正面對抗神威,緩緩的坐到地上,紅脣染血,自嘲般的笑道:“原來你早已突破到了神境。”

    “不算太早,離開冰王星後,才突破的。”巫馬九行淡淡的說道。

    白卿兒道:“爲什麼?”

    巫馬九行揹負雙手,擡頭望天,頗爲感慨的道:“因爲,最強的刀道在天庭,在刀神界。”

    “所以,你失蹤的這些年,是去刀神界修煉了?”白卿兒道。

    “轟隆。”

    巫馬九行從應龍頭頂飛落下來,一腳踩碎欲要破境成神的原阡陌的頭顱,將他的無頭屍身,一腳踢入了血湖。

    屍身化爲沙塵,沉入湖底。

    一代天驕,《神儲卷》甲等第一,骨頭都不剩一塊,彷彿殺一個凡人一般被殺死。

    巫馬九行一邊踱步,一邊漫不經心的道:“反正你們今日全部都得死,告訴你們也無妨。乾坤一氣堂的背後,一直都是刀神界和天堂界。卿兒,你天資無雙,若是肯歸順,今日可保住一命。”

    “歸順,歸順誰呢?”白卿兒像是真有一些意動。

    巫馬九行俯看白卿兒,道:“將你的聖魂交一半出來,由我掌控。今日,我保你性命!”

    壓向白卿兒的神威,變得更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