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神殿的修士,全部茫然失措。

    怎麼回事?

    巫馬九行怎麼會是一尊神靈?阡陌大人怎麼就被他一腳踩死了呢?

    幻覺!

    一定是幻覺!

    這是誰製造出來的幻境?

    他們不能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實,阡陌大人《神儲卷》甲等第一,可一念成神,何等天資絕代,怎麼會隕落?

    張若塵與原阡陌有不少恩怨,可是,看到他猶如一個凡人一般被巫馬九行踩死,踢入血湖中,心中卻生不出一絲喜悅,反而有些悽悽然。

    《神儲卷》甲等第一,有大氣運加身,有大勢力背景的原阡陌,都能死在成神前的那一步。

    別的修士,誰敢說自己一定能成神?

    縱然天資再高,再如何驚才絕豔,在神靈眼中也如螻蟻一般渺小,屈指可以按殺。猶如,微不足道的一粒塵埃。

    張若塵終於有些明白,天庭和地獄爲何嚴厲禁止神靈不得插手俗世,若是參與得太深,造成的影響足夠惡劣,甚至會遭到審判和誅殺。

    神靈一旦參與進俗世,像原阡陌這樣的絕頂強者都能頃刻間殺死,還有誰可以倖免?

    到時,怕是天庭萬界和地獄十族的聖境修士會被神靈殺盡,再也沒有修士可以成神,最終,走向衰落。

    “轟隆。”

    巫馬九行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威,和一道道規則神紋,撕碎了陣法駱駝,與煅凌風佈置的防禦陣法。

    祭臺頂部,所有修士,都被神靈的力量,壓得渾身無法動彈。

    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宛如鎖鏈一般,纏在他們身上。

    遇到僞神,他們聯手起來,或許還有一拼之力。可是,巫馬九行是一尊真神,更是真神中的強者,勝過僞神不知多少倍。

    在這麼小的範圍內,他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死神殿的修士終於醒悟過來,認清現實,一個個都面如土色,心中悲慼和絕望,只能慘然而笑。

    大聖境界的修士,至少還能抵擋巫馬九行的神威,保持站立。

    可是,半聖境界的幻真,直接便是被壓得趴伏到了地上。

    幻真的表情極爲痛苦,身體抽搐和掙扎。

    衆人皆以爲,他是承受不住神威,纔會如此,因此沒有多想。

    片刻後,幻真平靜下來,眼神冰冷而又銳利,心中暗道:“沒想到,此次本源神殿之行,竟如此兇險。幸好提前在幻真的體內,留下了死神魂種,才保住一命。”

    原阡陌能成《神儲卷》甲等第一,被稱爲最有機會踏入神境的修士,自然不只是修爲高那麼簡單。實際上,他早就修煉出了神念。

    所謂“死神魂種”,是死神殿的一種祕法,以神念,凝成靈魂種子,種入宿主體內。

    原阡陌在幻真體內種下“死神魂種”,本意是打算等幻真修爲再高一些,將他煉成自己的影子和替身。

    現在只能使用死神魂種,提前將幻真奪舍。

    幻真的目光,望向遠處的巫馬九行,只是對方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光,便是讓他幾乎雙目失明。他那顆復仇之心,不禁暗淡。

    現在他不過只是一個半聖而已,就算奪舍了幻真,今日怕是依舊要死在這裏。

    ……

    白卿兒本想與巫馬九行虛以委蛇,暫時穩住他,才尋脫身的機會。

    可惜,巫馬九行卻並非那種可以輕易騙過的人物,直接索要她一半的聖魂。一旦聖魂被巫馬九行掌控,今後她白卿兒別說是想要在神境封王稱尊,恐怕得淪爲奴僕一般的存在。

    就在她準備拼死一搏之時,巫馬九行的目光,忽的盯向血靈仙。

    祭臺頂部的這片空間中,天地規則皆向血靈仙匯聚而去。

    與此同時,有一道道神芒,從血靈仙的體內涌出。

    “你也想破境成神?”

    巫馬九行身形變得模糊,化爲一長串殘影,衝至血靈仙身前,一道掌刀劈斬了出去。

    白卿兒心知,自己唯一脫身的機會就在眼前。

    她的體內,涌出璀璨的本源之光,衝破巫馬九行的規則神紋壓制,化爲一道白影,衝向那一片巨石建築。

    她很清楚,再怎麼逃,速度都快不過神靈。

    唯一的機會,便是逃進巨石建築中,以最快的速度療養好傷勢,破境成神。

    白卿兒從死神殿和海棠婆婆等人身旁閃掠而過,身形一躍,飛入進那扇漆黑的圓形窗戶。

    “不好,師父被百花仙子抓走了!”夜遊大師驚呼一聲。

    海棠婆婆側目一望,這才發現,張若塵消失在了她身旁。

    “轟隆。”

    海棠婆婆嘴裏吐出一口鮮血,操控鮮血,在腳下凝成一片精神力血域,掙破了巫馬九行鎮壓在她身上的規則神紋。

    她剛剛騰飛而起,欲要追進窗戶。

    “咔咔!”

    石頭摩擦的聲音響起。

    圓形窗戶邊緣的神紋和詭異圖案,從左至右的旋轉,一塊塊巨石,由內而外的填充,封閉了窗戶。

    巨石建築變成了密閉狀態,連一絲縫隙都沒有。

    “這個百花仙子太可恨,竟然觸動神紋,封住了窗戶,否則,我們也可以躲進去。”夜遊大師咬牙切齒,憤恨不已。

    巫馬九行的掌刀劈下,籠罩血靈仙的神光隨之分割而開。

    眼看血靈仙就要步原阡陌的後塵。

    “譁!”

    一道快如閃電的劍光,從血靈仙的頭頂上方,橫斬出來,劈在巫馬九行的胸口。

    巫馬九行的胸口,神氣化爲光盾。

    轟隆一聲,他倒飛出去,落到血湖之畔。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巫馬九行眼神驚疑不定。祭臺之頂的聖境修士,更是疑惑不已,神境修爲的巫馬九行,怎麼會被人一劍擊退?

    血靈仙身旁的空間,輕輕顫動了一下。

    一道年輕俊朗的身影,從空間中走了出來,手中持着一柄寬闊的黑色長劍,將劍身搭在肩上,仰着下巴,以蔑視的眼神盯向巫馬九行,挑釁的道:“我張若塵來戰你。”

    巫馬九行雙目涌動神光,死死盯着眼前這個和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除了動作語氣有些怪異,看不出任何破綻。

    “你是張若塵?”他道。

    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年輕男子,語氣傲然,道:“如假包換。”

    巫馬九行搖頭,道:“這絕不可能,張若塵不可能擁有神境的修爲。閣下到底是何方神聖?”

    巫馬九行心中警惕,對方的變化之術,自己看不穿,說明絕對是一尊了不得的神境強者。

    年輕男子道:“你巫馬九行可以悄然破入神境,我張若塵爲何就不能一直隱藏修爲?實話告訴你,我乃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在時間長河中修煉過,在進入地獄界之前就達到了神境。”

    “你們一直看到的那個張若塵,不過只是我的一道血肉分身。我派遣血肉分身進入地獄界,只是爲了救我的兒子和女兒。僅此而已!哈哈!”

    年輕男子單手叉腰,以自以爲很霸氣的姿態,仰天長笑一聲,隨後又道:“須彌聖僧你知道吧?他老人家的手段,豈是你這樣的新神能夠理解?時間之道變化莫測,一剎那可能就是一百年,一百年也可能是一剎那。”

    巫馬九行對張若塵瞭解不深,聽到對方一席話,露出半信半疑之色。

    夜遊大師雙眼盡是震驚,忍不住臥槽一聲,隨後,陷入深深的後怕之中。

    “原來張若塵的真身是一尊神靈,難怪對本大師有恃無恐,若是這一路上,我真的生出了歹念,豈不是早就變成了一塊聖源?”

    “你早說你是一尊神靈啊,我夜遊,必須真心誠意拜你爲師,認義父也行。”

    “須彌聖僧不愧是未來佛,不愧是一等一的至強,即便已經死去,居然依舊這麼厲害,悄然無聲的便是將自己的傳人培養到了神境。”

    夜遊大師心中無數念頭閃過,向遠處的張若塵跪地一拜,熱淚盈眶,彷彿早就知曉張若塵擁有真身的模樣,磕頭大吼一聲:“師父,弟子終於見到了你的真身。”

    這一句話,讓在場那些根本不信張若塵有真身的修士,一個個都疑惑了起來。

    莫非張若塵真的早就已經成神?

    夜遊大師顯然是早就知道此事,而且他眼中的淚水,還有那真摯的眼神,怎麼看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死神殿的修士,特別是原本寂嚇得雙腿顫抖,心中暗呼一聲,“今日我命休矣。”

    與一尊神靈處處爲敵,哪裏還有活路?

    在場唯獨只有海棠婆婆猜到這個“張若塵”的真實身份,肯定是池瑤女皇無疑。只不過,張若塵的沉淵古劍,怎麼會出現到了她的手中?

    以神靈的手段,要從一位聖境修士手中,悄然取走戰兵,應該不是難事。

    姑射靜盯着張若塵,目光落到他手中的戰劍上,發現的確是張若塵的沉淵古劍。即便是她,也信了幾分。

    姑射靜壓下傷勢,從地上站起,衝向張若塵,投入了他的懷中,聲音嬌美溫潤,楚楚可憐的道:“若塵,救我。”

    “走開,離我遠一些。”

    張若塵很無情,很粗暴,絲毫都不憐香惜玉,一巴掌將姑射靜扇飛出去,手指過去,厲聲怒斥道:“下賤!以爲我張若塵會被美色所惑?我張若塵今日就把話撂在這裏,任何女子在我看來,都如膿血白骨一般,揮手可殺之。”

    姑射靜那張嬌美絕麗的臉,被打出一個通紅的印記,嘴裏流淌着鮮血,以怨恨至極的眼神盯着張若塵。

    隨後,化爲一道流光,她衝下巨石祭臺,羞怒交加的離開了此地。

    張若塵衝着她離開的方向,冷聲道:“以後離我遠一些,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回去告訴那位羅剎公主,別再癡心妄想,我張若塵絕不會娶她,讓她死了那條心,我是她永遠都得不到的男人。”

    ……

    晚上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