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巫馬九行而言,眼前這個張若塵無論真假,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人的意外出現,使得他和乾坤一氣堂徹底暴露,今後註定無法在地獄界待下去。

    當務之急,奪取神器,纔是正事。

    就在巫馬九行準備跨越血湖,前往劍島之時。血湖表面,卻響起水聲,波浪疊起,同時升起濃密的血霧。

    血湖上方的星空,詭異的,也變成血色。

    祭臺頂部的修士,無不心驚膽顫,感覺到眼前的異象十分嚇人,空氣中,似乎都飄着血腥的味道。

    彷彿遠古的魔物,即將出世,欲要吞食衆生。

    即便巫馬九行已達到真神之境,眼前的異變,依舊讓他心驚,感知到無形中的兇險氣息,盯着劍島,不敢輕舉妄動。

    變化成張若塵模樣的池瑤,倒是很想橫渡血湖,登上劍島,可是,血靈仙正在破境的關鍵時刻,她只得暫時爲其護法。

    “巫馬九行,你若不敢登劍島,還是趕緊離開。否則,血靈仙破境成神,我和他聯手,你想走都走不掉。”池瑤譏誚的道。

    巫馬九行眼中閃過一道沉思之色,隨後,喚出青銅戰刀“迎天”,道:“無論你是不是張若塵,今日,我都要試一試,你有幾分成色。”

    若眼前這個張若塵,只是虛張聲勢,今日他就依舊還有殺盡在場所有修士的機會。

    迎天在手,巫馬九行身上氣勢大增,數之不盡的刀道規則神紋從體內涌出,化爲一柄柄肉眼可見的神刀。

    死神殿的修士,海棠婆婆等人,早已趁機從另一個方位,向巨石祭臺下方逃去。

    兩尊真神,一旦戰鬥,附近空間必定成爲兇禁之地。

    即便大聖,也休想活命。

    “轟隆隆。”

    頃刻間,整座巨石祭臺,被兩片浩浩蕩蕩的神雲籠罩。

    雲中,密密麻麻的神刀和神劍在衝撞,爆發出一道道刺耳的破風聲。

    “嘭!”

    “啊……”

    兩位死神殿的無上境大聖和萬死一生境的原本寂,逃得稍慢了一些,被刀光劍影擊中,當場四分五裂,化爲兩團血霧。

    如此危急時刻,根本沒有修士理會半聖境界的幻真。倒是夜遊大師,探出一隻鬼手,將他擰起,逃下了巨石祭臺。

    一衆修士,逃到神靈戰鬥波動觸及不到的地方,才停下來。

    “乾坤一氣堂的背後,居然是刀神界在扶持,此事必須要稟告命運神殿,將乾坤一氣堂的修士斬盡殺絕,將巫馬九行推上斬神臺。”一位死神殿大聖,氣憤萬分的說道。

    “張若塵居然早已達到神境,派遣分身潛入地獄界,必有圖謀,此事也得稟告上去。”

    ……

    死神殿損失慘重,活下的幾位無上境大聖悲痛無比,將恨意盡數歸到巫馬九行和張若塵身上。

    源姝真皇望着遠處的巨石祭臺,神情黯然的長嘆一聲。

    幻真猶如一個布偶一般,被夜遊大師提在手中,沒有因爲原本寂的死,生出一絲悲傷之色,眼神極爲深沉內斂。

    他很清楚,目前絕對不能暴露自己就是原阡陌這個秘密。

    因爲原阡陌有着數之不盡的寶物和財富,藏在只有他一個人知曉的秘地,這是他將來重返地獄界巔峰的資本。

    幻真資質不凡,是他親手調教,又是本源掌控者。

    只要給他千年時間,原阡陌有信心,修煉到比現在更強的地步。

    但是,一旦讓死神殿的修士,知曉他是原阡陌,憑他半聖境界的修爲,怎麼可能守得住曾經擁有的寶物和財富?

    失去了強大的修爲,原阡陌現在不敢相信任何修士。

    包括源姝真皇。

    源姝真皇的目光,落到夜遊大師身上,移向他手中的幻真,道:“夜遊前輩,幻真是死神殿的修士,你擒他是意欲何爲?”

    夜遊大師道:“丫頭,你是眼瞎嗎?本大師明明是在救他。你們死神殿的修士見死不救,還不允許本大師救?”

    源姝真皇道:“如果前輩是真心搭救,源姝在這裡,代表死神殿表示感謝。現在,還請前輩放了他。”

    “不放。”

    夜遊大師硬着脖子,道:“本大師憑本事救的人,憑什麼你說放回去就放回去?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本大師的弟子。”

    一位死神殿的無上境大聖,怒然道:“夜遊老匹夫,你區區一個散修,敢於死神殿爲敵?”

    “誰說本大師是散修?本大師現在是血絕家族的門客,你們有本事,就讓死神殿的神靈,來血絕家族要人。”

    夜遊大師這一次,出乎衆人意料的硬,死神殿的修士竟拿他沒轍。

    畢竟,死神殿損失慘重,且都身負傷勢,更知海棠婆婆修爲強大能破真神的規則壓制,不敢與他們硬碰硬。

    最後死神殿的修士丟下了幾句狠話,聲稱一定要讓夜遊大聖和血絕家族付出代價,便不再理會幻真,沖沖離開。

    原阡陌更加清晰認識到什麼叫做人情冷暖,人走茶涼,若是他的真身還活着,這些死神殿的修士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將幻真捨棄?

    如今,落入夜遊大師這個老鬼的手中,讓對未來充滿期待的原阡陌,心中生出一絲不安。

    七手老人好奇,問道:“老棒槌,你何必爲了一個半聖,得罪死神殿?”

    “你懂什麼?這小子,可不是普通的半聖,而是一位本源掌控者。聖魂被本源的力量常年洗滌,蘊含無盡玄妙。只要吞噬了他的靈魂,可以彌補我鬼體的諸多不足,加上此次在本源神殿的收穫,本大師成神,已是指日可待。”夜遊大師嘴裡獰笑。

    只要是有助於踏入神境,別說是得罪死神殿,就算是得罪命運神殿,他都敢。

    畢竟,不成神,他就沒幾年可活了!

    聽到夜遊大師的話,幻真身體顫抖了起來,臉上滿是驚恐。

    可惜,他說不出話來。

    夜遊大師身上濃密的陰寒鬼氣,凍得他身體彷彿化爲了冰塊,張不開嘴。

    夜遊大師笑着又道:“老實說,若不是加入了血絕家族,本大師還真不敢如此得罪死神殿。可是現在,本大師有血絕家族撐腰,有血絕戰神做靠山,怕死神殿幹什麼?只要躲到血絕家族,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階神境,到時候,血絕戰神必會全力護我。死神殿難道會因爲一個半聖弟子,與血絕戰神大打出手?哈哈!”

    幻真的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

    夜遊大師皺了皺眉頭,眼中涌出兩團鬼火,瞪向他,道:“怕?怕有什麼用,你師尊原阡陌都被巫馬九行一腳踩死,你還是去陪他吧!”

    隨即,夜遊大師嘴巴張得足有臉盆那麼巨大,猛然的一吸。

    “譁!”

    一道蘊含本源之光的聖魂,從幻真的體內飛出來,被他一口吞入腹中。

    鬼族本就是靠吞噬靈魂,壯大自身,煉化一位半聖的聖魂,對夜遊大師來說,再輕鬆不過。

    半晌後,夜遊大師煉化完畢,鬼體上浮現出一層淡淡的本源之光。

    在場的修士,都淡然視之,沒什麼好奇怪的。

    鬼修嘛,吞噬靈魂,很正常。

    鬼族和下三族的生靈,經常因爲這樣的事,鬧出矛盾。

    七手老人問道:“有沒有獲得他的記憶?他是原阡陌的弟子,說不一定知曉原阡陌的密藏。”

    “神儲卷”甲等第一的人物,擁有的財富和寶物,絕對堪比神靈。

    夜遊大師搖頭,道:“這小子的記憶,被死神殿的神靈封印了起來,哪有那麼容易獲取?”

    七手老人露出失望之色。

    夜遊大師心中冷笑,本大師怎麼可能跟你說實話?

    實際上,夜遊大師吞噬幻真的聖魂後,還真獲得了一些零星的記憶,沒有被神靈封印。那些記憶,都很簡短,只是一道道畫面。

    跟着幻真殘剩的記憶尋找,說不定真能找到一些好東西。

    “把他的屍身,交給我。這可是本源掌控者的血肉之軀,對我,應該也有很多好處。”

    七手老人化爲本體,張開血盆大口,將幻真冰冷的屍身,整個吞了進去,嚼碎成了血肉,嚥進腹中。

    夜遊大師盯向七手老人,陰沉一笑:“死神殿若是真去血絕家族要人,就說幻真是被天堂界的開羅地師殺死了!我們得統一口徑,抵死不認。”

    站在阿樂旁邊的開羅地師,咬牙切齒,憤恨不已。

    ……

    話分兩頭,白卿兒將張若塵抓進巨石建築後,柔軟的嬌軀,宛如遊蛇一般繞到張若塵背上。

    冰冷的玉指,按在張若塵眉心,宛如劍尖抵在那裡。

    白卿兒的身體很柔軟,散發着香味,壓在他背上的兩團溫熱也充滿彈性,雪白的臉蛋靠在他耳邊,可是,張若塵卻絲毫生不出邪念,注意力都集中在眉心處。

    白卿兒虛弱的聲音,在張若塵耳畔響起,道:“我知道,葬金白虎隨時可能出手,但是你告訴它,我一定可以在它殺死我之前,先殺死你。”

    張若塵快速冷靜下來,道:“你爲何抓我?”

    “你莫非忘了我們之間的賭約?這是我第三次抓住你了吧?”白卿兒笑道。

    剛剛笑出聲,她便是劇烈的咳嗽起來,嘴裡咳出的鮮血,順着張若塵的脖頸流下。

    白卿兒臉色越發蒼白,虛弱而又嚴肅的道:“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療養好傷勢,所以需要飲你的血,確切的說,是你血液中蘊含的白蒼血土。”

    ……

    月初,求一下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