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惡劍。”

    張若塵氣海中,其中一道魄劍,從眉心飛出。

    “譁!”

    劍氣雄勁鋒銳,光芒撕破黑暗,將白卿兒按在他眉心的手指衝開,頓時,張若塵恢復自由之身,立即閃移出去,與這個妖女拉開距離。

    與此同時,震耳的虎嘯聲響起。

    張若塵背後金光閃爍,葬金白虎顯現出來,體內神力如海水一般傾瀉而出,又化爲密密麻麻的絲線涌入張若塵體內,與他結合爲一體。

    此刻的張若塵威勢大增,口吐神霧,皮膚燃燒神火,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絲毫不弱於半神。

    對上白卿兒這樣的強敵,張若塵必須全力以赴,葬金白虎亦是最大程度將自己的神力借給他。

    然而,白卿兒受的傷勢,比張若塵想象中更重。

    被惡劍擊傷後,她便嬌軀橫陳的摔落在地上,長髮散亂,衣衫不整,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白卿兒看着血淋淋的手指,道:“好厲害的劍,好詭異的劍道力量。這是什麼力量?”

    張若塵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的盯着她。

    要看清,她是真的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還是裝出這番虛弱的模樣,引他出手。

    這個妖女詭計多端,張若塵不得不小心謹慎。

    巨石建築中的空間,極爲黑暗、陰冷、幽邃,有遠古的神氣在裡面瀰漫,又有密密麻麻的道鎖分佈在空氣中。

    這裡的天地規則與別處不同,以張若塵的目力,只能看見十數丈內的事物。

    如此惡劣且詭異的環境,又想到失去聯繫的費仲傀儡身,張若塵心生不安,總覺得危機四伏。

    “沉淵。”

    張若塵虛手一抓,喊出這麼一聲。

    手中空蕩蕩的,不見沉淵古劍的蹤影。

    “嗯?”

    張若塵眼中露出異色,再次喊出一聲:“沉淵出來。”

    手中,依舊無劍。

    白卿兒靠牆而坐,輕輕咳嗽,如即將凋零的仙花,只是靜靜的盯着張若塵,眼神頗爲疑惑,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張若塵在身上仔細翻找,可是一無所獲。

    他的心,猛然一沉。

    不好。

    劍丟了!

    到底什麼時候丟的?

    張若塵仔細回想,不放過任何細節,最後,目光落到白卿兒身上。是了,只有這個妖女,與他近距離接觸過。

    也只有她的修爲,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沉淵古劍取走。

    張若塵道:“劍還我。”

    白卿兒不屑的冷笑,只覺得張若塵可笑至極,堂堂一位大聖,竟然弄丟了自己的戰兵,甚至連丟在什麼地方都不知曉。

    張若塵感應不到沉淵古劍的氣息,覺得一定是被白卿兒鎮壓了起來,於是,取出烏金戰天柱,肅然的道:“盜我沉淵,意欲何爲?你以爲憑一柄劍,就能讓我妥協?”

    白卿兒懶得跟他解釋,道:“你現在已是我的奴僕,做爲主人,我何須盜你的劍?你的,就是我的。”

    張若塵道:“三個月的期限,早已過去。我們之間的賭約,應該是你輸了纔對?”

    白卿兒臉色蒼白,身上的本源之光早已暗淡下去,彷彿一個柔弱的凡間女子,悽然笑道:“我們在這裡爭輸贏有什麼意義?巫馬九行已經成神,這座巨石建築,未必擋得住他。一旦他破開入口,闖了進來,我們都得死。”

    張若塵道:“劍先還我。”

    白卿兒無語至極,輪廓驚人的胸口猛烈起伏,道:“我對你身上的至尊聖器都沒有興趣,拿你劍做什麼?”

    張若塵陷入深思,輕輕點頭,倒是信了白卿兒的話。

    難道沉淵古劍,就這麼丟了?

    張若塵從未遇到過這樣荒唐的事,心中極難接受,道:“打開巨石建築的入口,我要出去。”

    “你出去找死嗎?”白卿兒冷聲道。

    張若塵很擔憂海棠婆婆和阿樂他們的安危,道:“我自有辦法對付巫馬九行。”

    白卿兒一雙比星辰都美麗的杏眸中,浮現出一抹亮光。雖不知道張若塵有什麼底牌,不過,見他如此認真的樣子,心中卻是信了幾分。

    不過,以她現在的狀態出去,即便不死在巫馬九行手中,也要死在張若塵這些人手中。

    “這座巨石建築的入口,刻錄有大量遠古神紋,以我現在的虛弱狀態,無法催動那些神紋將其打開。”白卿兒氣若游絲的說道,似隨時都要油盡燈枯。

    張若塵走到已經完全封閉的石牆處,仔細觀察和研究,石牆上的神紋。

    除了神紋,石牆上,還刻有大量遠古圖案,有飛禽走獸,有手持戰劍的神靈,有纏在山嶽上的蛟龍……

    複雜而又玄奧。

    以張若塵六十八階的精神力強度,加上真理之心,都得花費極長時間,才能完全解析。

    不得不說,白卿兒的確才情驚人,短短時間之內,就能破譯如此複雜的遠古秘紋。

    若是荒天肯認她這個女兒,將她接去石族,白卿兒早就名動天下,成爲當世最炙手可熱的天之驕女,不知多少地獄界修士會爲她而瘋狂。

    張若塵心急如焚,卻又不敢輕易相信白卿兒,正要求助乾坤界中的接天神木,無盡的黑暗中,卻是響起一陣縹緲的笛聲。

    笛聲,由遠而近,來得極快。

    “姑射靜竟然沒有騙我。”

    張若塵又驚又喜,向笛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譁!”

    帶着百花奇香的聖氣,從黑暗深處涌來,猛烈的翻騰。

    一位長得與白卿兒一模一樣的絕色女子,飛掠在聖氣中,身周無數花瓣飄飛,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到張若塵和白卿兒的面前。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後面追着她。

    白卿兒看到這個突然而至的女子,眼神一怔,隨即露出沉思之色。

    紀梵心看向坐在地上,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白卿兒,也是怔住了一瞬間。

    紀梵心和白卿兒本是兩個毫無關係的女子,卻相互變化成了對方的面貌,如今相遇,此情此景,別說她們,就連站在一旁的張若塵都露出異樣的神色。

    白卿兒也罷,紀梵心也好,都是一等一的絕色。

    張若塵露出喜色,問道:“仙子,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如此慌張?”

    紀梵心的頭頂,飄着一隻尺長的白色玉笛。

    無人吹奏玉笛,笛聲卻綿綿不絕。

    隨着笛聲響起,天地規則源源不斷匯聚而來,轉化爲攻擊力量,飛向後方,攻向空洞幽深的黑暗中。

    紀梵心向身後的方向望去,眼眸中神色驚懼,道:“趕緊逃,它要追上來了!”

    紀梵心沒有時間與張若塵解釋,探出雪白細膩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腕,帶着他,施展出急速衝了出去。

    她有無上境的修爲,自認爲張若塵需要她的保護。

    頃刻間,便是飛掠出去十多裡的距離。

    巨石建築內部的空間,像是無限廣闊。

    能與百花仙子牽手同行,是天庭萬界修士都夢寐以求的美事,可惜此刻逃命,張若塵無暇去體會其中的美妙。更覺得,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不算親密和曖昧。

    當然他這樣的想法,若是讓天庭萬界的修士知曉,必定大罵他虛妄和無恥,更會痛心仙子被鉅奸玷污。

    張若塵擡頭看了一眼,懸在紀梵心頭頂的玉笛,感受到強勁的力量波動。每一道波動,都蘊含神性的力量,彷彿神海中掀起的巨浪,能沖毀一座座大陸。

    紀梵心看出張若塵心中的疑惑,沒有瞞他,道:“這是一件遠古神器,名叫天道笛,器靈已經認我爲主。可惜,器靈很弱小,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有限,只能勉強對抗追在後方的那隻魔物。”

    這就是冥古照神蓮的魅力?

    神器主動認主?

    真是羨慕不來。

    張若塵心中感動。

    即便是被困在了這座巨石建築中,紀梵心依舊遵守答應他的承諾,保持着“白卿兒”的面貌。而且,此刻竟然將神器的秘密也告訴了他,這是對他最大的新任。

    “魔物,什麼魔物?”張若塵問道。

    “嘰嘰!”

    後方詭異的叫聲傳來。

    聲音不算響亮,但是,卻蘊含可怕的魔性,能影響修士的神智和情緒。

    只是遠遠的聽到這麼一聲,張若塵就心煩意亂,各種負面情緒暴增。

    幸好他煉化了不少神之星魂,聖魂強大,加上“海納百川,包羅萬象”的玄妙心境,很快,便是清空雜念,情緒恢復清澈明靜。

    “跟我來,我的朋友速度更快。”

    張若塵反手抓住紀梵心纖細的手腕,拉着她一起飄飛起來,二人衣袂飄飄,動作幽美寫意,宛若神仙眷侶一般,飛落到葬金白虎的背上。

    直到這時,張若塵才驚訝的發現,葬金白虎的背上早就坐着一道嬌柔動人的身影,不是白卿兒是誰。

    先前只顧着逃命,哪有時間理會這個妖女?

    她是什麼時候,坐到了葬金白虎的背上?

    就這般,三人一騎,急速奔逃。

    張若塵被夾在二女之間,前後皆是芳香暖玉,詭異的是,她們還各自變化成了對方的面貌。如此危險的處境,讓張若塵有一種虛幻之感。

    張若塵先下手爲強,調動全身力量,一掌向前按去,擊向白卿兒的背心。

    “譁!”

    白卿兒長髮飛揚,背上浮現出混沌之氣,身體彷彿虛化了一般。

    張若塵這至剛至強的一掌,猶如打入進漩渦中,遭到混沌之氣的拉扯。

    最後,手掌軟綿無力的,按在白卿兒的背心。

    手掌彷彿粘在了白卿兒的背上,向前發力,如同石沉大海,所有力量都被吸入她的體內。向後撤掌,卻拉扯不動手臂。

    白卿兒沒有回頭,道:“是地魔雀的氣息,它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比僞神末雲端都要強大不少。我們只有聯手,纔有活命的機會。你確定,現在要自相殘殺?”

    “你果然一直都在演戲,你傷得根本沒有那麼重。”張若塵道。

    張若塵心中暗歎,與白卿兒這個妖女交鋒,果然是不能有一絲大意,否則,必定會落入她的算計之中。

    不過,他早該想到纔對。

    白卿兒若是真的傷得連站起身來的力量都沒有,怎麼可能還維持得住變化之術?早就變回了本來模樣。

    當然,此刻二女都收起了變化之術,化爲自己的容貌。

    “收起神通吧,一起對敵。”

    張若塵感知到後方的詭異聲音,離得更近了,天道笛的音波,對它的壓制越來越弱。他和白卿兒繼續僵持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

    晚上還有一章。

    這個月,求一下月票,大家幫忙投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