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葬金白虎不愧是史前神獸,終於在速度上,證明了一次自己。

    地魔雀被徹底甩遠。

    紀梵心收起天道笛,笛聲隨之消失。

    白卿兒以手指刻畫陣法銘紋,頃刻間,佈置出一座隱匿大陣,可掩蓋他們的氣息。

    張若塵探查四周環境,可惜視線和精神力皆受嚴重阻隔,一無所獲,隨之問道:“仙子是多久進入這座巨石建築,可知這裡面的空間到底有多大?”

    紀梵心釋放出精神力天地,鎖定站在一旁的白卿兒,輕輕搖頭,道:“是天道笛帶我來的這裡,可惜,進入巨石建築後,便是遭遇了那恐怖的魔物,一路逃亡,若不是天道笛的守護,你很有可能已經見不到我。”

    白卿兒輕笑一聲,帶有不屑的意味。

    紀梵心性格清淡,卻並非完全沒有情緒,對這位在地獄界借她的名義大興殺戮的女子,懷有很大的敵意,道:“白姑娘這是在笑什麼?”

    “什麼都好笑。”

    白卿兒道:“這其一,千蕊界冰清玉潔的百花仙子,竟然不遠億萬裡,來到地獄界,私會元會級鉅奸張若塵。這要是傳回天庭,所謂百花仙子必定身敗名裂,名聲狼藉。百花仙子之名,怕是得改爲殘花敗柳。”

    “白卿兒,你這是想主動挑起矛盾嗎?”張若塵不悅的道。

    白卿兒側目盯去,道:“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而已,難道她不是因爲你,纔來到地獄界的?”

    張若塵知曉白卿兒詞鋒犀利,很難辯得過她。

    向她解釋,似乎更是沒必要的事。

    紀梵心曼妙嬌軀,盈盈而立,有着一縷縷無瑕的本源之光繚繞其身,道:“我從未自認過什麼仙子,也沒有自封過冰清玉潔。世人如何看我,我就如何去做,纔是真正的虛假,與本心越去越遠。”

    張若塵暗呼一聲妙哉,沒想到一貫性格柔和的百花仙子,詞鋒也是如此了得,讓白卿兒都啞口無言。

    白卿兒輕輕鼓掌,道:“好一個本心,好一個自我,可惜,你依舊很可笑。你明明擁有神境之下巔絕的精神力和修爲,又掌握着神器,竟被一隻僞神級別戰力的地魔雀,追殺得如此狼狽。若是神器掌握在我的手中,何止如此?”

    張若塵隱隱明白,白卿兒爲何忽然針對紀梵心,莫非是在打神器的主意?

    強奪已經認主的神器,是很難的事。

    可是,天道笛的器靈,纔剛剛認紀梵心爲主,未必有多麼忠誠。若是告訴器靈,她比紀梵心更強,同時也是本源掌控者,器靈會不會轉而選擇她?

    張若塵向前一步,道:“要不你現在和仙子戰一場,看看到底誰更強?”

    “我傷勢很重,暫時不能出手。等我傷勢痊癒……”

    “既然如此,你還是閉嘴吧!”張若塵道。

    白卿兒眼神冷然一沉。

    紀梵心道:“你有傷在身,我不欺你。而我道法和心境的確不圓滿,勝不過全盛狀態下的你。但是,你先前的話,無疑是對我宣戰。我現在很認真的告訴你,我接受這一戰。時間就定在一千年後吧,地點你定。”

    白卿兒盯着眼前的紀梵心,眼中露出極感興趣的光芒。

    那種光芒,張若塵曾在她身上見到過,是她看着自己養的噬魂蘭的時候纔會有。

    “好!沒想到天庭還有你這麼有魄力,有性格的修士,我答應你的千年之約。”白卿兒動人至極的一笑,瑩白如玉的嬌媚臉蛋上,浮現的笑容,能勾走天下任何男子的魂。

    張若塵的魂,沒有被勾走,是因爲此刻他的目光全都落在紀梵心身上。

    或許是被這位百花仙子先勾走了魂。

    沒辦法,他從未見過紀梵心如此迷人的模樣,與以前相比,柔中更多了一份強硬,美中更多了一份英氣。

    毫無疑問,與真理天域初識她相比,她的心境和意志,都有巨大的提升。

    千年後,白卿兒必然已經成神。

    紀梵心或許也會邁入神境,冥古照神蓮的真實境界恐怕只有曼陀羅花神才知曉。

    張若塵不禁在心中期待起來,千年後,來自天庭和地獄的兩位絕代女神交鋒的景象。一旦這一戰宣揚出去,不知會引來多少修士圍觀。

    白卿兒是荒天之女,擁有石族血脈,身體宛若仙玉精華雕琢而成,肌膚細膩得沒有任何女子可以比擬,並且散發永恆不滅的晶瑩白光。

    她道:“張若塵,你雖然被天庭界修士稱爲元會級鉅奸,亦被地獄界修士鄙夷,可是與你也算相處過一段時日,我心中對你的評價卻並不低。”

    “說這個幹什麼?”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我只是想問你一句,你張若塵承諾了的事,到底算不算數?”

    “若是我真心承諾的,自然算數。”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那麼,你以你母后的名譽,做出的承諾呢?”

    張若塵明白過來,道:“你現在就要我完成這個承諾?”

    當初,爲了天樞針,張若塵以血後的名譽立誓,要爲她辦一件事。

    此事張若塵自然沒有忘記。

    白卿兒點了點頭,道:“我要你的血。”

    張若塵笑道:“我張若塵答應下來的一件事,就如此不值一提嗎?你竟然如此輕易的就用掉。”

    在張若塵看來,損失一些血液,以兌現昔日的誓言,的確是很小很小的代價。

    畢竟這代價,換來的是天樞針這件神器。

    白卿兒極其認真,道:“我必須儘快突破成神,只有如此,才能收拾隨時可能追上來的地魔雀與巫馬九行。你也不想死吧?”

    “我可以給你生命之泉。”張若塵道。

    白卿兒搖頭,道:“療傷丹藥和生命之泉,我自己就有。但是,被真神擊傷,沒有幾十年上百年,休想痊癒,只有白蒼血土這樣的神物,才能使我迅速恢復。”

    紀梵心道:“不行,她傷勢一旦痊癒,達至神境,我們都會死在她的手中。”

    白卿兒道:“我白卿兒已答應了你,千年之後的約戰,在此之前,也就絕對不會動你一根手指。”

    “張若塵呢?”紀梵心道。

    白卿兒傲然的輕哼一聲:“我沒有修煉成神之時,就有不少殺他的機會,那時尚且沒有動手。成神之後,他在我看來不過俗世凡塵中的一粒塵埃,更加沒有殺他的意義。”

    張若塵搖頭道:“不,有意義的。我張若塵做出的承諾,必會去兌現。你白卿兒何等驕傲的女子,輸掉的賭約,難道在心中不會留下痕跡?你若是不想嫁給我,卻又想抹去心中的痕跡,唯一的辦法,只能是殺了我。”

    白卿兒久久的盯着張若塵,眼神越來越冷。

    與血靈仙、原阡陌、姑射靜的一戰,沒有讓她破開樊籬,念壓諸神。卻是巫馬九行的那一掌,打醒了她,令她不敢再小覷天下英才,不再自以爲是的認爲自己智計高絕,可以將所有修士玩弄於股掌之中。

    心中的自負少了,心境卻反而提升,成功破開樊籬。

    她不知輸掉賭約會不會讓自己完美的心境出現破綻,因此,的確動過殺死張若塵的念頭。

    久久的沉默。

    一道頗爲青澀稚嫩的聲音響起:“其實,還有另一個辦法,可以對付地魔雀。”

    聲音,是從天道笛中傳出。

    紀梵心連忙問道:“什麼辦法?”

    天道笛器靈的聲音,像是一個小女孩,道:“主人,我帶你來到此處,其實是取本源奧義和另外幾件神器。”

    張若塵和白卿兒,皆是露出動容之色。

    白卿兒更是立即取出極品本源神晶,細細感應起來。

    器靈繼續道:“我雖然不是地魔雀的對手,可是,那幾件神器的器靈卻很厲害,能夠對付它。”

    “這裡竟有如此多的神器?”

    張若塵雖然意外,卻沒有太過驚訝,畢竟這裡是本源神殿,曾有一個強大至極的文明。

    器靈道:“可惜,它們被血月禁錮了起來,無法離開這座祭臺。主人的劍道造詣強大,或能得到它們的認可。”

    聽到這話,紀梵心反而有些羞愧,論劍道造詣自己與張若塵相比,尚且差了一大截。更何況,旁邊還有一位號稱神境之下無敵的白卿兒。

    張若塵擁有龍主借給他的神龍日月混沌塔,對付地魔雀,不是難事。

    可是,神龍日月混沌塔只能爆發出來一擊的威力,用在了地魔雀的身上,出去後,怎麼對付巫馬九行?

    現在唯一的辦法,似乎真的只有去天道笛說的那個地方。

    至於白卿兒,剛纔竟然沒有否認張若塵的推斷,說明她是真的動了殺心。這樣的情況下,張若塵哪裡還敢把血液給她?

    答應她的事,只能讓她換一件了!

    比如,饒她性命。

    張若塵將這個建議告訴了白卿兒,卻換來她的一記白眼,聲稱自己雖然受了重傷,但是拼死之下,可以輕鬆做到與他們同歸於盡。

    黑暗中,地魔雀的叫聲,又隱隱響起。

    他們不敢耽擱,立即出發。

    ……

    本源神殿的劇情,很快就要結束。

    《萬古神帝》這本書,已經寫了八百多萬字,寫了很多人物,大家對哪些已經消失的人物感興趣,可以在這條本章說裡面留言,小魚爭取挑選出幾個重要的或者遺憾的,給他們一個交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