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如今的時代,九大恆古之道纔是最強聖道。劍道,雖然修煉者衆,但是在九大恆古之道面前,卻會被壓制。哎!劍祖早逝,劍道長夜。劍膽不出,劍魄不傳。沒想到,昔日神劍也都鏽跡斑斑,鋒刃腐朽,斬不了人。”

    六柄神劍似感同身受,盡皆悽悽然。

    “劍道真已如此沒落?”有神劍,如此問道。

    張若塵道:“不算沒落,依舊位列七十二至尊聖道之一,卻在九大恆古之道之下。”

    又有神劍,追問九大恆古之道都有哪些?與劍道齊名的七十二至尊聖道又是哪些道?

    張若塵一一回答。

    “我的記憶碎片依稀記得,昔日本源之道與劍道齊名,而且更多的還是輔助修煉劍道。沒想到現在,竟然後來居上。”

    “劍道最鼎盛之時,刀道只是小道而已,現在竟然可以和劍道齊名。”

    ……

    六柄神劍唏噓不已,在它們看來,劍道該天下第一纔對。

    劍達極致,合真理,斬命運,破黑暗,裂空間,斷時間長河,鋒芒勝光明。

    “誰說神劍已斬不了人?”

    其中一劍,劍體內,被響起一聲震天爆吼。

    隨即,爆發出沖天劍氣,使得纏繞在它身上的血霧和黑氣,出現潰散的跡象。

    一道劍氣,從天穹一直斬向大地下方,光若雲瀑。

    “轟隆!”

    大地上,如同血龍一般的山川,被斬出一道數十里長的深不見底的溝壑。

    空間,亦在顫動。

    “好強,此處道鎖密佈,處處禁錮,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威能。咦……那是……”

    張若塵定睛看去。

    只見,被神劍劍氣斬中的那片地域,升起濃厚的魔雲,漆黑如墨海,伴隨令人心悸的神威。

    “嘰嘰。”

    熟悉而又古怪的詭異叫聲,從魔雲中傳出。

    距離太近,而且沒有天道笛的壓制,詭異聲音連續不斷傳出,張若塵頓時負面情緒暴增,雙眼中,浮現出一根根血絲。

    紀梵心和白卿兒雖然精神力強大,卻依舊受影響,情況不比張若塵好多少。

    三人立即盤膝坐下,固守本心。

    這是僞神級別的攻擊,不是聖境修士可以抵擋。

    天道笛飛了起來,浮現出柔和純澈的白光。

    隨着笛聲響起,神光和音波將三人籠罩,詭異聲音對張若塵、白卿兒、紀梵心的影響漸漸減弱,三人的心緒平靜下來。

    “嘩啦!”

    墨汁海洋一般的魔雲中,一道長達十多裏的巨大暗影騰飛起來,衝向天道笛。

    神威和魔氣排山倒海一般,向張若塵三人撲面而來。

    三人如同風中落葉,又如滄海扁舟,隨時都要身死人亡。

    “那是……”

    張若塵看清暗影,又驚又詫。

    傳說中的神器地魔雀,形態很像是一隻朱雀,但,卻是一塊塊方形的黑色石頭拼接而成,有着一對巨大的石翼,厚重的石爪,還有一根根雀尾石羽。

    石頭煉製的神器?

    與其說是神器,更像是一隻傀儡獸。

    張若塵雙手一合,撐起不動明王聖相擋到身前,又釋放出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抵禦魔氣的衝擊。

    旁邊,紀梵心雙手捏成蓮花印。

    一朵照神蓮的虛影呈現出來,將三人包裹。

    白卿兒如今是重傷之身,面對僞神級別的地魔雀,想要逃命都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只釋放出了道域和混沌初開聖意。

    他們三人的種種手段,包括天道笛的神光,被地魔雀輕鬆衝破。

    張若塵沒有把希望寄託在葬金白虎身上,目光銳利的盯着地魔雀那隻宮殿大小爪子,悄然間,將神龍日月混沌塔取了出來,藏在袖中。

    “轟隆。”

    驀地,一柄長達十多裏的巨劍,橫斬而來,劈在地魔雀的身上,將它打得斜飛出去,重新墜落到了暗紅色的羣山之間。

    巨劍的劍身,就從張若塵的頭頂飛過,烈焰滾滾,神力震盪。

    他可以清晰看見,劍身上的斑斑鏽跡,還有劍鋒上一道道巨大的缺口。但,就是這樣一柄殘劍,卻蘊含恐怖的威能,能劈飛僞神。

    是那柄最爲完整的大哥劍。

    大哥劍沒能掙脫黑氣和血霧,劈出這一劍後,被重新拉扯了過去,懸浮到原來的位置。

    “嘰嘰!”

    地魔雀憤怒的叫着,但,對六柄神劍極爲忌憚。

    石爪如足,如野雞一般在山川之間飛速奔跑,帶着滾滾魔氣,消失在黑暗中。

    羣山不知被踩碎了多少。

    張若塵的真理之心,能夠感應到,地魔雀並沒有走遠,就隱藏在暗處。因打不過六柄神劍,只能退到六柄神劍的攻擊距離之外。

    張若塵道:“這隻地魔雀的器靈,智慧很高。我懷疑,你佈置的隱匿陣法,從始至終都沒有瞞過它,它一直跟在我們後面。”

    紀梵心極爲困惑,道:“你們所說的這隻地魔雀,真的是一件神器?我覺得,它更像是一隻石族的神獸。”

    “石頭做材料,難道就不能煉製神器?”

    白卿兒輕哼一聲,緩緩站起身來,踩了踩腳下的巨石懸空島,道:“你們難道一直沒有發現,這裏的石頭,非常特殊?”

    “搭建祭臺的巨石,這裏懸浮在半空的巨石,都是同一種石材。”

    “這種石材,可以抵擋住無上境大聖的攻擊而不毀。”

    “血湖中的血水,可以腐蝕萬物,卻腐蝕不了承載它的這些石頭。”

    “曾經懸浮在這裏的至尊聖器都已經腐朽成了鐵泥,可是懸浮在這裏的石頭,卻依舊堅硬無比,只是出現了部分化塵的跡象。”

    “這種石頭,簡直比石族神靈的神軀,還要了不得。”

    張若塵道:“你的意思是說,煉製地魔雀的石材,與搭建祭臺的石材相同?”

    “不!”

    白卿兒搖了搖頭,道:“應該說,煉製地魔雀的石材,品級更高。搭建祭臺的巨石,只是外圍的石料而已。兩者同源,但,一是精華,一是廢料。”

    白卿兒蘊含石族血脈,張若塵相信她對地魔雀的判斷。

    “地魔雀應該是一隻神級的傀儡獸,只憑器靈催動,就能爆發出僞神級別的戰力,真是讓我期待,將它操控到極致,能爆發出多麼強大的戰力?能和七星神劍齊名,應該不會讓我失望纔對。”

    白卿兒美貌中光華漣漣,對地魔雀的興趣,竟是遠遠超過六柄神劍。

    若能將地魔雀收服,或許它將成爲她挑戰荒天的最大底牌。

    ……

    今天有點事,拖得太晚了。這會兒兩點了,實在太困沒狀態,這章就兩千字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