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能爆發出神級戰力的傀儡獸,依舊只能稱爲傀儡獸

    可是,地魔雀卻被稱爲神器,並且是本源神殿的三大鎮殿神器之一。

    如此至寶之物,若是掌控在精神力足夠強大的神靈手中,將它內部的天樞結構催動到極致,爆發出來的戰力,簡直不可想象。

    張若塵亦對地魔雀生出強烈的興趣,卻又知曉,地魔雀的器靈邪惡而又強大,就算持神龍日月混沌塔前去,恐怕也只能殺死器靈,無法讓它臣服。

    張若塵憂心還在外面的阿樂、海棠婆婆等人,目光繼續望向六柄神劍,道:“諸位劍靈,我已得到劍祖傳承,並且立誓要重振劍道。諸位可否出世助我?”

    保存最完整的那柄大哥劍,道:“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劍道奧義的氣息,也有無與倫比的劍道精神,本是我們六劍最佳的認主人選。可惜,你的修爲太弱了!”

    “在你這樣的境界,有如此劍道造詣,本是不俗。可惜,可惜,如此造詣,與劍神相比依舊微不足道。”

    “我的重量,堪比一顆恆星,能壓碎一座大世界。就算有心認你爲主,我這麼重,你也拿不起,帶不走。”

    “連劍道聖意,都沒修煉出來,我等怎能認你爲主?”

    ……

    六柄神劍的話,簡直比它們的劍體跟鋒利,能扎碎人心。

    葬金白虎與張若塵命運相連,自然希望他可以收服六劍,於是,現出真身,道:“你們若肯認他爲主,我可以替他背劍。”

    “誒!竟然是一尊神靈。”

    “一尊神靈都認他爲主,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

    六柄神劍又七嘴八舌了起來。

    葬金白虎心中很氣,什麼叫認他爲主?我和張若塵是平等的關係,好不好?

    爲了獲取六柄神劍,葬金白虎只得忍了下來,沒有解釋。

    這時,靜立張若塵身後的紀梵心,道:“若是他能打破天地規則的界線,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你們可否認他爲主?”

    所有聲音,盡皆消失。

    其中一柄神劍,道:“不可能,世間根本不存在三品劍道聖意,就像世間不會存在一柄絕對完美的劍。”

    另一劍,道:“劍道聖意只能無限接近三品,不可能達到三品。”

    “萬一他做到了呢?”紀梵心道。

    大哥劍一錘定音,道:“他若能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也就前無古人,我等不認他爲主,還認誰?”

    紀梵心轉而望向張若塵,道:“那一日在百族王城,你說,要我助你凝聚三品劍道聖意,我拒絕了!”

    張若塵略顯尷尬,歉意的道:“我明白,當時是我太冒失。此事,不用再提。”

    紀梵心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並不是,真的不願助你。”

    張若塵微微一震。

    紀梵心輕輕邁步,纖弱盈盈的嬌軀,站在血月下方,直視張若塵,道:“當時你劍道造詣遠遠不如現在,甚至都沒修煉出天劍魂,更沒有劍道奧義加持,就算我助你,你也絕對不可能成功。”

    “可是現在不同,天時地利,你都已經佔盡,若再加上我的全力相助,你未必沒有成功的機會。”

    張若塵已從魔音那裡知曉,花類生靈脩煉出肉身之後,花朵便只爲自己最愛的人綻放。

    他雖然十分渴望凝聚三品劍道奧義,更想得到六柄神劍,可是,卻並不想爲難紀梵心。畢竟,這代價太大了!

    “仙子不必如此。”張若塵使勁搖頭。

    紀梵心探出雪白玉指,遙指六柄神劍懸掛的那片天空。

    在六柄神劍的中心,有着一片氤氳混沌的光霧,似蘊含無盡星海,又似有萬物在裡面生滅。

    她道:“六劍鎖着大量本源奧義,使得那裡化爲了一座本源雲團。它,就是你的地利。在大量本源奧義之中,你必能塑造出最完美的劍道聖意,我對你有信心。你呢?”

    張若塵盯着她那輪廓分明絕美的側臉,看出她已做出了決定。

    漸漸的,他平靜下來,不再矯情,道:“梵心若能助我,我有十足信心去衝擊三品劍道聖意。今日之情,張若塵銘記在心,滾滾紅塵,天荒地老,我絕不負你。”

    紀梵心眼神幽邃,繼而莞爾一笑:“你不必有那麼大的心理負擔,若心中無情,我絕不會獻身於你。既然心中有情,那麼現在我做出的任何決定,都會自己負責。若是將來有一天,我們漸行漸遠,我離你而去,或不再理你,你就別再來找我。因爲,那代表我心中對你,已無情。”

    白卿兒盯着他們的身影,輕笑道:“今日仙子蒙塵,與鉅奸苟且,不知天庭萬界多少修士都將悲痛涕淚。”

    二人,沒有理她。

    “譁!”

    “譁!”

    張若塵和紀梵心,化爲兩道流光,飛向六柄神劍所在的天空。

    越到近處,越能感受到六柄神劍的磅礴氣勢,每一柄都有十多里長,厚重而又灼熱,神性的力量似能穿透天地。

    其中一劍,內部響起沉混的聲音:“你們可以進入本源奧義光霧中凝聚聖意,但,本源奧義是我們留給我們未來主人的東西,若是你們凝聚不出三品劍道聖意,休想從裡面帶走一絲奧義。”

    “若想強取本源奧義,必斬之。”

    張若塵和紀梵心從兩柄神劍之間的位置飛過,衝入本源奧義光霧。

    在白卿兒的視線中,張若塵和紀梵心剛剛與本源奧義光霧接觸,身體便是急速縮小,化爲兩粒光點,融入進了光霧。

    張若塵和紀梵心只感覺身體猛烈的失重,便是來到一片無邊無際的混沌海洋。

    這片海洋,茫茫渺渺,懸浮有數之不盡的白色光點,與一道道一閃而逝的氤氳光縷。

    “這就是本源奧義?”

    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掌,抓取白色光點。

    但,白色光點瞬間溜走,根本不融入他身體。

    張若塵擁有的真理奧義、命運奧義、空間奧義、劍道奧義,都是別人賜予他,或者是使用真理之心奪取,所以可以留在體內,凝而不散。

    但是,像這種遊離在天地間的奧義,卻不是他想得到就能得到。

    一旁的紀梵心,完全是另一種情況。

    隨着她的到來,周圍的本源奧義光點變得活躍至極,紛紛落到她的肌膚上,隨後融入進身體。

    她雪白嬌//軀,宛如一盞仙燈被點亮了一般,越來越晶瑩剔透,並且散發濃郁的花香。

    紀梵心道:“太好了,我的身體果然可以吸收本源奧義,從而傳導給你。你準備好了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

    二人身上的衣物盡去。

    紀梵心擡起嬌美絕麗的螓首,一雙玉藕般的手臂,挽住張若塵的脖頸。隨即,二人相擁在一起,雙脣相合。

    ……

    (此處省略十萬字。)

    “嘩啦!”

    不知多久過去,紀梵心的肉身散開,化爲一朵巨大而又雪白的照神蓮,出現在張若塵身下。

    張若塵改變姿勢,盤膝而坐。

    他陽剛而又挺拔的身軀中,早已被大量本源奧義充斥,都是從紀梵心的體內得來。

    天劍魂懸浮在頭頂。

    身體四周,則是飛行着密密麻麻的劍道規則。

    規則如劍,又匯聚成河。

    更有玄之又玄的劍道奧義,與劍道規則河流相融。

    雖然剛纔有所消耗,張若塵卻依舊精神飽滿,體力充沛,打算一鼓作氣,將劍道聖意凝聚出來。

    他取出帝品聖意丹。

    帝品聖意丹的丹靈,也是照神蓮的形態,擁有無上境大聖的修爲境界。但,在它成丹之時,丹靈的力量,就被封印在了千問境巔峰。

    在丹道的世界,聖意丹的最高品級,只能達到王品。

    但是,閻羅族太上親自出手,煉製出來的聖意丹,出現了十顆準帝品的級別。至於帝品聖意丹,是太上都沒有料到的意外之喜。

    正是擁有這一枚堪稱古今無雙,且打破了天道規則出現的帝品聖意丹,張若塵才動了衝擊三品劍道聖意的心思。

    “啪!”

    揮手一拍,丹靈的封印散去。

    隨之,一股堪比無上境大聖全力一擊的恐怖力量,從帝品聖意丹的內部爆發出來,震開了張若塵的雙手,欲要騰飛而去。

    “回來!”

    張若塵調動空間奧義,張嘴一吸。

    空間扭曲,帝品聖意丹飛行的方向發生逆轉,落入張若塵嘴裡,直接吞嚥下腹中。

    說到底,它只是一枚丹藥而已,空有無上境的修爲,卻沒有相應的戰力。論戰力,連食聖花都遠遠比不過。

    “轟隆。”

    帝品聖意丹在張若塵腹中散開,爆發出半神肉身都難以承受的衝擊力。

    張若塵體內的臟腑,近乎盡碎,化爲血泥。

    劇烈的疼痛,刺激張若塵的神經和意志,但是,他咬緊牙關,身形絲毫不動,雙手捏成劍訣,快速運轉功法。

    漸漸的,帝品聖意丹蘊含的能量,與腹中血肉融合在一起,重塑五臟六腑。

    在帝品聖意丹與他的肉身完全結合在一起的同時,也在悄然改變張若塵的劍道規則,與劍魂、劍意。

    劍道規則呈現出來的規則形態,更加接近於完美的劍形。

    ……

    晚上還有一章。

    說一下,汗,每天qq消息有很多,打開qq就彈爆,不可能每一條都回復,不然沒法碼字啊,只能挑一些回覆。

    關於有讀者對上一章劍道的評論,我今天在貼吧已經回覆過,也再說一下。在六柄神劍看來,肯定覺得劍道天下第一,可破世間萬道,刀道只是小道,恆古之道不值一提。

    換做是一柄神刀,肯定會說,劍道只是小道,恆古之道不值一提。

    換做黑暗神殿,肯定會說,黑暗之道天下無敵,命運、真理不值一提。

    ……

    說到底,道的強弱,最終還是取決於修煉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