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古照神蓮,本源奧義光雲,劍道奧義,劍祖劍魄,天劍魂,極致的劍道規則,帝品聖意丹,六十八階的精神力強度,神劍之旁,聖王境劍道圓滿。

    這十種條件,別的百枷境大聖只需佔得其中之一、二,就能凝聚出頂級的四品劍道聖意。

    張若塵十種條件佔盡,才能去爭取一絲凝聚出三品劍道奧義的機會。

    聖意,一品之差,天差地別。

    從古至今,只有他可以在百枷境,做到這個程度,擁有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外物。

    張若塵沉靜了不知多久,自認爲已達到最佳狀態,心念一動,念道:“合!”

    一道道劍道規則,交匯在一起。

    規則的中心,一柄氣態的劍,緩緩凝聚成形。

    這柄劍,完美至極,劍身、劍鋒、劍尖、劍柄任何兩者的比例,都達到最佳的程度,宛若造物主創造出來的最完美的藝術品。

    劍的每一根線條,都與天道契合,似能遁出空間,又似能夠融入時間。

    聖意玄奇至極,代表修士在這一道的感悟,既可以無影無形,也可以具象化呈現出來。

    此刻,張若塵凝聚出來的劍道聖意,以劍的形態凝聚出來,散發出“天下無敵,唯我獨尊”的氣勢。

    六柄神劍皆感應到天地間極致的劍道聖意即將成形,它們的劍體,不受控制的輕輕晃動。

    “好強大的劍道聖意,只憑聖意引動的天地之力,就能撼動我的身體。我可是有一顆恆星那麼沉重,重得很。”

    “他的確非同一般,你們看,這片空間中,出現了萬劍朝宗的異象。”

    ……

    血月下,暗紅色的空間中,自動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形劍氣,使得整片空間化爲劍海。

    白卿兒看着如此異樣,聽到此起彼伏的劍氣破風聲,俏臉微凝:“難道他真的要成功了嗎?”

    一旦張若塵成功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執掌了六柄神劍,做的第一件事,很有可能,就是操控神劍斬她。

    那時她怕是真的只能,用掉張若塵欠她的那件事,求他饒命。

    可是,她白卿兒豈會如此低聲下氣,更不會坐以待斃。

    要她低頭向張若塵求饒,比殺了她更難。

    劍形的劍道聖意越來越凝實,散發出來的光華越發明亮,但,張若塵卻嘆息一聲,將之散去。

    不完美,差了一絲。

    差的這一絲,怎麼都彌補不了,只得散去。

    這種方法,宣告失敗!

    萬劍朝宗的異象,隨之崩散。

    白卿兒略微鬆了一口氣,動人的仙顏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只要張若塵凝聚三品聖意失敗,那麼,就算他再不甘心,也只能選擇與她合作。

    給她血液,助她療傷,破境。

    張若塵的心境,漸漸恢復,再次達到空無一物的狀態。

    “什麼纔是最強的劍道?”

    “什麼纔是完美的劍道聖意?”

    “劍的意義是什麼?”

    ……

    心中反覆叩問。

    不知不覺間,劍道聖意自動凝聚出來,從他體內長出,越來越巨大。

    竟是人形。

    在這一刻,不僅這座祭臺內部的空間中,出現了異象。

    甚至,整個本源神殿遺蹟,整座劍南界,都有一縷縷奇異而又古怪的力量,向祭臺中的張若塵匯聚而去,融入高達十多裡的人形劍道聖意中。

    人形劍道聖意的模樣,逐漸清晰,竟然與張若塵在劍山古井中見到的劍祖一模一樣。

    宛如劍祖重生了一般,散發出威臨天下的蓋世氣勢。

    六柄神劍都生出強烈的熟悉之感,恨不得立即飛入那道巨大的身影手中,與他一起征戰四方,斬殺一切強敵。

    “這纔是極致的劍道氣息!”

    “天下最強的劍道聖意出世了!”

    “如此聖意一出,我們豈能不認主?”

    ……

    六柄神劍皆激動不已,渾然已經忘記曾經定下的最低標準。

    然而,劍祖形態的劍道聖意,卻轟然倒塌,化爲散亂的劍道規則。

    所有異象,再次消失。

    “怎麼回事?難道失敗了?”

    “不對啊,我明明感覺即將成形,將昔日劍祖殘留的劍道氣息都吸納了過來,怎麼會突然就失敗了呢?”

    盤坐在冥古照神蓮中心的張若塵,輕輕搖頭:“依舊不完美,如此劍道聖意等於是在走劍祖曾經走過的路,劍道造詣永遠都不可能超過劍祖。”

    在帝品聖意丹、冥古照神蓮、本源奧義光雲的特殊環境中,張若塵的思緒前所未有的清晰。

    忽然,他眼睛一亮,抓住了一個關鍵點,自言自語的道:“劍祖代表的是劍道的一座高峰,絕不是劍道的終點。”

    “劍,永遠只是器,而不是道。”

    “而凝聚聖意,並不是在修煉劍道的終極道果。”

    “對,就是這個誤區。”

    “天下劍修,都將凝聚劍道聖意,當成是一個結果,認爲決定劍道的未來。”

    “可是,實際上,凝聚出劍道聖意,前方依舊是漫漫長路。前方有劍神這座山峰,更有劍祖這座巨峰。”

    “沒錯了,我現在並不是在追求劍道的結果,實際上,依舊還在漫漫求索之路上。”

    “劍道聖意,應該是一個開始,不該就此定形。”

    ……

    一邊自言自語的念着,張若塵站起身,走出了冥古照神蓮。

    劍道規則自動在他腳下,凝聚出一條路。

    一條筆直的路。

    這條路,無窮無盡的長,通往無限的空間,永恆的時間,像是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冥古照神蓮凝化成紀梵心晶瑩雪白的嬌軀,站在混混沌沌的本源中,望着走在一條筆直長路上的張若塵。他好像就在身旁,又像是已經走到億萬裡之外,千百年之後。

    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垂頭看了一眼,地上的路。

    沒有向它看去的時候,它是一條永遠都走不到盡頭的路。

    可是,向它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它是一根立在身前的光柱,自己似乎永遠都爬不到光柱的頂部。

    不看是路,看則是柱。

    一橫一豎。

    是橫是豎?

    是路,還是柱?

    忽的,張若塵長笑一聲:“今日,我成就三品劍道聖意,聖意名‘一’。”

    世間最難的就是“一”,即代表完美無瑕,也代表萬物之初始。

    代表着真我,也代表純粹,代表劍道的不曲和不邪。

    即代表一往無前,也代表獨一無二。

    代表他永遠都走不完的劍道之路,也代表他需要一生去攀登的劍道之頂。

    橫是一,豎也是一。

    每一劍,都是一。

    “轟隆!”

    六柄神劍的中心,那團本源奧義光雲中,本是化爲了光點的張若塵,突然真身顯現出來,赤身的筆直站立,長髮飛揚。

    體內衝出一根光柱,飛出頭頂,也飛出腳底。

    飛出頭頂的光柱,擊在那輪血月的中心。

    嘭的一聲,血月被擊碎,纏繞在六柄神劍上的血霧隨之消失。六柄神劍紛紛大喜,斬斷從下方涌上來的黑氣,恢復自由。

    “唰唰。”

    六劍在空間中穿行飛舞,拖出六道火焰光痕,破風聲如雷霆一般震耳。

    “他成功了,凝聚出了三品劍道奧義。”

    “我早就知道,他一定可以成功,從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看出他的不凡。”

    ……

    就是這時,異變發生。

    光雲中,曾經根本不接受張若塵的本源奧義,此刻卻源源不斷瘋狂的向他體內衝去。

    最開始,張若塵還欣喜不已,覺得這是得到了本源奧義的認可。

    可是,隨着融入身體的本源奧義越來越多,他卻開始承受不住。

    奧義,本該是神靈才能掌握的力量。

    聖境修士可以掌握,但是,一旦太多,也會被撐死。

    本源奧義沒有智慧,根本不知道張若塵承受不住太多的本源奧義,只是源源不斷衝入他的體內,想要拒絕都不行。

    當初收取真理之心的時候,真理神殿殿主告訴他,沒有真理之心的修士,哪怕再強也只能掌握十分之一的真理奧義。

    同樣是恆古之道,修士能夠承受的本源奧義,肯定也有界線。雖然不知是不是十分之一,但是,張若塵現在已經快要崩潰,聖魂似要爆開,肉身似要炸裂,精神力彷彿要潰散。

    太慘了!

    樂極生悲。

    剛剛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難道就要被本源奧義撐死?

    這種死法,讓張若塵極不甘心。

    紀梵心重新化爲冥古照神蓮,出現到他的腳下,傳音道:“給我。”

    “好!”

    張若塵盤膝坐下,以最大的努力,調動體內的本源奧義,源源不斷傳給冥古照神蓮。

    所幸的是,冥古照神蓮乃是本源所生,緩緩的,將張若塵體內的本源奧義吸收了過去。但,速度太慢了,涌入張若塵體內的本源奧義更多。

    “機會來了!”

    白卿兒美眸漣漣發光,一直靜等的時機,終於到來。

    “譁——”

    她化爲光梭殘影,飛向冥古照神蓮。

    一柄神劍,從天而降,斬斷她的去路,劍光離她只有咫尺之距。

    “不許靠近主人!”

    另外五柄神劍相繼飛來,將白卿兒包圍在中心。

    六道神威齊齊壓來,白卿兒卻處變不驚,道:“你們難道看不出,你們的主人,即將被本源奧義撐死?只有我可以救他。”

    “我們憑什麼信你?”其中一劍,沉聲道。

    遠處,冥古照神蓮中,傳來張若塵長嘯一聲,彷彿正承受非人的痛苦。

    白卿兒道:“你們沒有選擇,只能相信我。”

    保存最完整的大哥劍,道:“放她過去,主人若是隕落在這裡,殺了她陪葬便是。”

    六柄神劍退開後,白卿兒那窈窕的身姿,若凌波仙子一般,飛落到冥古照神蓮中,心中暗笑:“區區劍靈,還不是被我玩弄於股掌之間?張若塵,你的鮮血和本源奧義,我都要了!”

    白卿兒打定主意,一旦吞吸了張若塵的血液,傷勢恢復到一定程度,就破境成神。

    一旦成神,以她本源掌控者的身份,多少本源奧義都承受得住。隨後,再鎮壓地魔雀的器靈,將它收走,成爲此次本源神殿之行的最大贏家。

    然而,她剛剛靠近張若塵,揮手正要割破張若塵手腕血管之時,卻發現身體突然動彈不得,彷彿有千萬絲線將她捆縛纏繞。

    “怎麼回事,這股力量……”

    白卿兒花容失色,意識到不妙。

    “不用猜了,是本源奧義的力量。”張若塵道。

    大量本源奧義就在張若塵體內,他當然可以調動奧義之力,以此鎮壓白卿兒。

    須知,聖境修士擁有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就是真理使者,可以以此對抗神靈。

    張若塵現在體內的本源奧義,何止百分之一?

    生死關頭,張若塵顧不得那麼多,將白卿兒拉扯了過來,翻身壓到她的身上。

    此刻的白卿兒,渾身動彈不得,似一隻被獵犬壓住的貓兒。

    張若塵的一雙虎目,近距離,盯着她的一雙杏眸,道:“想要嗎?”

    白卿兒眼神沒有一絲屈服,冷冷的盯着他,極其平靜的樣子,道:“那麼多廢話幹什麼?給我!我指的是本源奧義。”

    “譁!”

    張若塵一掌按了下去,擊在她的眉心,將體內的本源奧義源源不斷傳過去。

    “太慢了!我怕你還沒有將本源奧義傳給我,自己就已經撐死。其實,陰陽轉化,是最快的速度。難道你不用出來?”白卿兒道。

    張若塵一愣,道:“怎麼陰陽轉化?”

    “你都把我壓在了身下,卻問我怎麼陰陽轉化?你這個聲名狼藉的鉅奸,莫非比我這個新人,還要單純?”白卿兒從始至終都很鎮定,語氣清冷。

    張若塵怎麼都沒想到,身下這個心高氣傲到極點的女子,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白卿兒自然是有她的考慮,若是她沒能破境成神,而張若塵又被本源奧義撐死。先不說,六柄神劍會不會饒她性命,就算饒了,她今天也帶不走一絲本源奧義。

    就在剛纔的一瞬間,她心境變得通透。

    既然輸了賭約,便嫁給張若塵又如何?

    可得心境的圓滿。

    既然決定要嫁給張若塵,此刻他們二人發生任何事,似乎都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張若塵居然真的凝聚出了三品劍道聖意,這讓白卿兒的確是刮目相看。

    見張若塵久久沒有迴應,白卿兒閉上一雙美眸,一根根睫毛纖長彎翹,深吸一口氣,撐起纖細柳腰,道:“罷了,我先來。”

    她正要起身,卻被張若塵按了回去。

    “老實在下面待着,既然如此,便陰陽轉化,你今後可別後悔。”

    “我從不做後悔之事!記得,讓下面那位也化爲肉身人形,一起陰陽轉化……啊……嗯……”

    ……

    (此處省略十萬字。)

    連續兩章十萬字爆發,月票在哪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