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譁!”

    血湖中心,那座劍島上,衝出一道耀目的光柱,破開海水,擊向上方的星空。

    光柱像是由數之不盡的明亮光劍匯聚而成,雖不說有多麼強大的力量,可是,卻極其詭異,能調動天地之力。

    劍島,包括插在島上的一柄柄劍,化爲煙霧,消失不見。

    如此變故,讓正在交鋒之中的池瑤和巫馬九行,驟然停下,豁然分開,懸浮在了距離血湖湖面數十丈高的位置。

    二人都盯着血湖中心,久久失神,感到難以置信。

    巫馬九行並非弱者,足以代表這個元會的刀道,甚至亦可稱爲元會級代表人物。

    但,他成神的時間太短,境界都還未完全鞏固,自然遠不是池瑤的對手。而池瑤,既不能施展神通暴露自己的身份,又要庇護正在突破境界的血靈仙,卻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在他身上,劈了那麼半尺長的一劍。

    巫馬九行胸口的劍傷,自行癒合,道:“原來一切都是幻象,所謂的神劍,至尊聖器戰劍,皆是一道遠古投影。”

    能夠瞞過神靈雙眼的幻象,實在太高明,也讓人生出幾分“此處會不會是陷阱”的思考,頓時,巫馬九行對這座祭臺和血湖,生出更大的忌憚。

    神靈雖強,卻並不是百無禁忌。

    血湖上,沖天而起的光柱久久不散,蘊含精純至極的劍道意念。

    池瑤手中的沉淵古劍,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輕輕顫鳴。

    巫馬九行的目光,落在池瑤身上,紅色的頭髮像火焰在頭上燃燒,道:“你就算隱藏身份也沒用,我已猜到你是誰。既然你敢與刀神界和天堂界派系爲敵,從今往後,崑崙界多災多難了,希望你死在崑崙界的後面。”

    留下這句話,巫馬九行縱身躍下巨石祭臺,腳踩應龍,破空而去。

    他必須得離開了,因爲血靈仙即將破境成神。

    一個池瑤,他就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若再加上一個血靈仙,他必定慘敗,想要脫身離開,都得付出巨大代價。

    而且,天堂界派系的神靈,遲遲沒能趕到這裏,不用猜也知道一定發生了未知變故。

    再不離開,被地獄界諸神堵死在了劍南界,他將會有隕落的風險。

    池瑤沒有去追巫馬九行,目光向已經凝聚出神軀,差不多已經破境成功的血靈仙看了一眼,隨即,飛掠向那一片巨石建築。

    她知曉,張若塵與那個地獄界的妖女,曾同行過一段時間,想來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妖女做事,豈能以常理度之?

    萬一……萬一張若塵有什麼不測,她八百年的苦豈不是都白受了?

    她更不知道今後在神境修煉的意義何在?

    剛纔,血湖中光柱衝起,沉淵古劍感知到了屬於張若塵的氣息。

    這道信息,讓池瑤緊繃的內心,略微鬆了幾分。

    “塵哥,你千萬不要發生什麼意外,堅持住,等我,一定要等我。”

    池瑤來到巨石建築下方,手掌按出,釋放出神級的精神力,掌心有數之不盡的光點飛出,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解析石壁上的神紋和圖文。

    論才智,池瑤絕不在白卿兒之下。

    論精神力,池瑤卻還在白卿兒之上。

    “啪!”

    片刻間,圓形窗戶打開一道縫隙。

    池瑤急切萬分,不想浪費時間繼續解析,一劍刺出。

    這一劍,光華萬丈,滔天神力洶涌而出,強行將窗戶分開,身形閃躍了進去。

    跟隨沉淵古劍的感知,池瑤很快來到那片懸浮着一塊塊巨石島嶼的廣闊空間。血月雖然崩碎,可是,六柄神劍爆發出來的光芒,卻比以前更加明亮,如六顆太陽懸浮在天穹。

    整個空間,宛若白晝。

    池瑤終於找到了張若塵,可是,看到眼前的畫面,卻是目瞪口呆,頭疼得眼前一黑,心中後悔不已。

    爲什麼?

    爲什麼要闖進來?

    只見,兩道白條條的完美嬌軀,與赤身的張若塵躺在一起,相互而擁,畫面簡直不能再美,給池瑤的思緒造成了強烈的衝擊,似兩柄利劍刺穿她的心。

    狠狠的跺了跺腳,她不想再看下去,擔心會控制不住手中的劍,於是,恢復本來面貌,轉身而去,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此處。

    飛出巨石祭臺,獨自一人,進入本源神殿浩蕩廣闊的廢墟中。

    不知多久,池瑤停了下來。

    她高挑而又動人的身姿,根本站不直,沒有一絲崑崙界女皇的傲然而冷酷,反而像是一個受了輕傷的少女,又像是一個被自己夫君拋棄了的怨婦。

    池瑤披散一頭烏黑如瀑的長髮,輕咬嘴脣,一邊揮劍斬地上的碎石,一邊漫無目的的走着。

    “池瑤啊,池瑤,你是多麼的可笑,八百年了,已經八百年過去。你早已不是八百年前的池瑤公主,他也已經不是昔日的張若塵。早就回不去了!”

    “昔日的張若塵,或許的確只愛你一個。可是,這些年,難道不是你將他逼到了一個又一個別的女子的身邊?在他心靈最脆弱,最悲傷,最難受,最無助,最孤獨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都是她們。”

    池瑤立即又否定了自己,搖頭,道:“他是男人,他應該足夠堅強纔對,他才承受了這些多少年?我是女子,我才更應該脆弱、悲傷、難受、無助、孤獨,這個時候,我都是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承受了八百年。”

    “我做得到,他爲什麼做不到?”

    “昔日的海誓山盟,莫非都是假的?若是他的感情,這麼脆弱,這麼容易被打倒,當年就該讓他一劍殺了我。”

    “譁!”

    她一劍揮出,將一堵古牆劈得化爲塵土,轟然倒塌。

    “做爲男人,不應該更加堅強嗎?沉淵,你說,你的主人爲何變成了這個樣子?”

    池瑤一雙寒星般的眼眸,盯着手中的沉淵古劍。

    “或許……或許是受了妖女的誘惑,又或者有逼不得已的苦衷……”沉淵古劍真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只能如此說道。

    “錯!他若能剋制自己,什麼樣的誘惑都奈何不了他。我覺得他就是自認爲現在修爲有成,短短時間內,就踏入了大聖境界,更是被人吹噓爲元會級天才,已經忘乎所以,開始放縱自己。”池瑤道。

    沉淵古劍很爲難,道:“主人不是那樣的人,他一直都很剋制。”

    池瑤都已經快要氣瘋了,哪裏聽得進去這些,冷哼道:“還有那兩個女子,簡直不知廉恥,本皇已是忍無可忍。那紀梵心號稱百花仙子,冰清玉潔,仙心玉骨,虧本皇對她甚是放心,卻沒想到,與神女十二坊的妖女是一丘之貉,都心懷不軌,不知潔身自愛。”

    “氣啊,世間女子怎麼都已經墮落到了如此地步?張若塵只是一個百枷境大聖而已,爲什麼都要纏着他,勾引他?”

    “沉淵,你說,他們之間有感情嗎?”

    沉淵古劍總覺得女皇的每一個問題,都是送命題,思考很久,才道:“就算有感情,也絕對及不上女皇對主人的感情。”

    池瑤坐到一方碎石上,將沉淵古劍插在了地上,左手撐住太陽穴的位置,只感覺心累無比。

    久久之後,她眼神變得銳利,長身而起,挽起散亂的長髮,激發出化爲了腰帶的皇袍,瞬間英姿勃發,氣沖天宇,皇袍上飛龍張牙舞爪,又恢復絕代女皇的風采。

    “越是悲慼,越是失落,只會讓她們笑話和更加得意。他現在才百枷境的修爲而已,還不能就此鬆懈和放縱,更不能被一個妖女和一個虛僞的仙子勾引得墮入慾望的深淵,麻痹他的意志,從而貪圖享樂,不思進取。得有一個人站出來,鞭策他,讓他清醒過來。”池瑤道。

    沉淵古劍提醒道:“女皇,你這樣只會與主人漸行漸遠,隔閡更深。”

    池瑤像是想到了什麼,那是明亮至極的星眸,變得暗淡了許多,自嘲般的笑道:“無所謂了!這不就是一直在追求的嗎?”

    她提起沉淵,走上返回巨石祭臺的路,身形越來越挺拔,英姿綽約,再也看不到一絲少女之態,或者失落之意。

    連情緒都深藏了起來。

    ……

    張若塵醒來之時,白卿兒已穿戴整齊,破境成神,站在巨石懸空島下方的一座山嶺之巔,渾身散發純白無瑕的神輝。

    她凝聚出了神軀,尚還沒有凝聚星魂神座。

    有混沌之氣和本源之光,在她媚俏絕倫的嬌軀上繚繞,頭頂的髮髻中插着一隻金步搖,另一半長髮則是垂到腰後,用一根藍色帶子鬆散的繫着。

    肌膚如被仙露滋潤過一般,流光溢彩。

    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美。

    在她腳下的深谷中,地魔雀被她的神力壓制,縮成了一團。

    張若塵看向身旁,紀梵心似乎很疲憊,依舊還躺在巨石上,沒有醒來,長髮散亂。因爲她這位百花仙子,巨石懸空島上,自動生長出了大量靈花,五顏六色,芬芳至極。

    躺在花叢中的仙子,更增一分靈秀和豔麗。

    張若塵取出一件白袍,輕輕搭在她身上,遮住令他目眩神迷的仙體,心中五味陳雜,既是感覺到難以言明的愉悅,而又有一絲惶恐和不安。

    他張若塵何德何能,竟然能夠得到仙子的青睞,嚐到本不該屬於人間的滋味。

    更感覺到自己那顆堅定不移的心,出現了鬆動。若是身邊,有着梵心這樣的女子陪伴,能夠每日將她摟在懷中,一起遊歷山河,生兒育女,豈不是人生快樂事?

    爲何還要拼命的修煉?

    爲何還要去打打殺殺?

    人生何不歸於平淡,去尋找自己想要的生活?

    重整宇宙秩序,就連十劫問天君和須彌聖僧他們都無法做到,你不過一個百枷境大聖,怎敢立下如此願景?

    “溫柔鄉,是英雄冢。張若塵,你還真是讓本皇失望得很,看來你一生之成就永遠都不可能超過我。”

    池瑤的聲音,由遠而近。

    “譁!”

    她身穿皇袍,揹負雙手,每一步踩出,腳下就會出現一片金色的雲彩。

    頃刻間,池瑤來到巨石懸空島的上方,滾滾的神威,隨之降落而下。

    “池瑤!”

    張若塵的目光,從紀梵心精緻美俏的臉上移開,卓然站起身,投望向上空。

    不知爲何,池瑤的突然出現,讓張若塵本是平靜的心,略微有些慌亂。

    但,如今的張若塵已是今非昔比,不是當初在拜月魔教無頂山上那個面對池瑤的神威需要斬斷自己雙腿,才能不跪的聖者。

    紀梵心驚醒過去,見到懸空站在上方的池瑤,芳心輕顫,暗暗調動精神力,頓時,身周的靈花,瘋狂的生長,將她包裹在了起來。

    半晌後,她從花叢中走出,已穿上整潔的白衣。

    池瑤向她瞥了一眼,眼神冷峭,充滿鄙夷,隨後,探出兩根玉指,輕輕一揮。

    “唰!”

    破風聲響起,沉淵古劍飛落而下,插在了張若塵的腳下。

    “原來沉淵是被她拿去了!”張若塵心中暗道,隨之,腦海中浮現出了很多猜想。

    “休要傷我們的主人。”

    六柄神劍從六個不同的方位,拖着灼熱的劍氣神焰,向金光神雲中的池瑤女皇斬去。

    “不要……”

    張若塵還未來得及阻止,池瑤女皇已是取出混沌時空蓮,將六柄神劍盡數收入進去,鎮壓了起來。

    僞神級別戰力的神劍,怎麼可能反抗得了池瑤?

    張若塵生出不妙的預感,沉聲道:“池瑤,我知道你是受龍主之令,纔會出現在這裏。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池瑤心中更氣,道:“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不會再留下。”

    “等一等。”

    張若塵道:“六柄神劍還來。”

    池瑤女皇手託混沌時空蓮,冰冷的道:“六劍欲要斬我,我鎮壓了它們,收爲己有,此乃天經地義的事。還你?張若塵,你怎麼這麼天真?覺得自己還是十六歲的少年嗎?”

    張若塵眼神銳利,道:“池瑤,你若帶走六劍,我們之間再無緩和的可能性。”

    池瑤女皇道:“你若現在隨我回崑崙界,我便將六劍還你。否則,以你不死血族若塵神子的修爲,我只需一根手指按下,就能將你鎮壓。”

    紀梵心知曉池瑤女皇和張若塵的關係,明白他們二人之間的恩怨,外人插手不進去,只得靜立在一旁。

    “嘰嘰!”

    詭異的叫聲,從下方的山嶺間傳來。

    池瑤女皇投目望去,看見,一片濃密的魔雲,從深谷中騰飛起來。

    一隻長達十多裏的石雀,飛在魔雲之中,掀起一道道颶風。

    白卿兒站在石雀背上,身上浮現出一圈圈神光,一隻背在身後,另一隻手輕輕一揮,六十五枚青銅編鐘隨之飛了出來,排成兩列。

    她道:“張若塵既然做了我的男人,那麼天下間只有我可以對他這麼兇,別的女子敢強取豪奪他的東西,我可是會生氣的,哪怕這個女子是個神靈,或者是個女皇。”

    ……

    今天過生日,耽擱了,就一章吧,這一章四千字。

    明天繼續兩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