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船破舊不堪,僅立着一根斑駁的朽木桅杆,懸掛黑色帆布。

    它飄蕩在一片無垠的星海中,也不知是星海在承載它,還是它拖動了整個星海,使得羣星圍繞它旋轉。

    頭頂的景象,詭異絕倫。

    木船所在的空間,亦是忽遠忽近,像是就懸在劍南界的上空,又像是位於數萬億裡之外的某片星海。

    只有神境中的巨頭,才明白那艘古船代表着什麼。傳說,它是在時間長河中被發現,能夠在虛無中不朽,能夠橫渡海石星塢,或能去往過去,或能抵達未來。

    而木船的主人,更是地獄界最爲傳奇的古老存在之一。

    末法神王看到那艘星海中的木船後,平靜下來,走出神殿,恭恭敬敬的拱手一拜,道:“原來是前輩駕臨,殿主可是長長提起你老人家。不知晚輩有何得罪之處,還請前輩指正出來,莫要動怒纔是。”

    神王級別的存在,在神境中都是王者,可藐視天地衆生。

    然而,卻依舊有一些恐怖絕倫的老怪物,足以令他們忌憚。

    能夠讓末法神王被戲弄之後,還低頭認錯的存在,整個地獄界絕不超過十個。換言之,就算是十大族的族長,也不至於讓他如此。

    只能怪末法神王太倒黴,今天,恰恰撞上了一個。

    “若不是看你們殿主的面子,老漁翁非要將你按在水裡,泡個千八百年不可。”木船中,響起一道戲謔的蒼老笑聲。

    “老漁翁,我覺得你還是把他泡一千年吧,對了,還有修辰。”白卿兒一雙明亮的杏眸,向修辰天神瞥過去。

    修辰天神猛然一驚,心中極爲憋屈。

    誰能想到,一個神女十二坊的新神,居然有如此恐怖的靠山?

    這鐵板太硬了!

    足以將神境巨頭都踢得頭破血流。

    同時,它也暗暗慶幸,幸好末法神王趕來得及時,爲它擋了一劫,否則今天定然會吃大虧。

    “丫頭,這次歷練,你的表現還算不錯,既然已經破境成神,便可正式成爲老漁翁的弟子。”木船中,蒼老的聲音響起。

    白卿兒自動飛了出去,如同仙子飛天一般,飄飄然離塵入雲,穿過重重空間,落到木船上。

    “轟隆。”

    末法神殿從星空中墜落下去,砸入進海域,掀起百丈高的巨浪。

    “你們都聽見了?老漁翁有弟子了,今後這個弟子在地獄界諸多行事,還需要你們多照拂一二。”木船上的聲音,笑嘻嘻的傳出。

    “前輩的弟子,自然無人敢得罪。”

    下方諸神,紛紛再次行禮。

    就是這時,上空一顆顆星辰輕微的顫動,灑落下一縷縷星霧,猶如白色的紗在天地間飄搖。

    “咦!”

    木船中,響起一道驚詫之聲。

    站在木船上的白卿兒,詫異的發現,下方的星海,快速的運轉起來。數之不盡的星辰,排列成奇異的圖案。

    “老漁翁,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羣星亂顫,它們這是在推衍什麼?”白卿兒問道。

    羣星像有靈性,在自行推衍。

    “有大事發生了,你向北看。”

    白卿兒揚首,眺望北方。

    只見,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化爲了瀑布,從九霄之上傾瀉而下,又化爲滾滾長河,向西而去。

    與此同時,代表地獄界的黃泉星河,忽明忽暗。

    星河中,有數之不盡的星球,燃燒了起來,在虛空中飛行,化爲流星雨,飛逝在宇宙中,不知多少地獄界修士因此而絕滅。

    白卿兒臉色凝重,道:“好強大的精神力波動,使得天地規則都化爲了長河,以光速,滾滾向西而去,所過之處星球燃燒。西方,西方宇宙是天堂界主宰。”

    “西方不僅有天堂界……嘿嘿,是崑崙界那個老傢伙逃出來了,這下西方宇宙該有得鬧騰了!這是命運神殿和天堂界的事,與我們無關,走,釣魚去,你剛剛成神,得釣一條神境的大鯤,好好的補一補,把境界提升上去。”

    木船起航,帶着滿天星辰,頃刻間消失在劍南界所在的這片空間。

    黃泉星河的異象,與滾滾向西而去的天地規則洪流,造成巨大影響,驚動整個宇宙的神靈。

    距離黑暗大三角星域不遠的宇宙中,刀尊和死亡神尊分離而開。前者,站在黑暗中。後者,傲立在星空之上。

    刀尊站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邊緣地帶,身體只剩一道暗影,收刀回鞘,語氣深沉,道:“鳳彩翼,我們都被算計了,有人趁你不在,救出了崑崙界太上。你覺得,還有必要繼續戰下去嗎?”

    死亡神尊回首眺望那一條滾滾向西而去的天道規則長河,冷哼一聲,化爲一隻五光十色的鳳凰,遮天蔽日的雙翼展開,攜帶浩蕩神威,騰飛而去。

    鳳凰飛過之處,一顆顆星辰,爲之搖顫。

    死亡神尊遠去之後,刀尊從黑暗中走出,嘴裡淌出一絲神血,自言自語的念道:“十萬年不見,鳳彩翼的修爲已精進到如此地步,距離那個境界,怕是已經只差半步。”

    刀尊的目光,繼而望向從黃泉星河中飛出的流星雨,心中生出更深的憂慮。

    那人,被命運神殿煉了十萬年,竟然還沒有死?

    ……

    一座五彩色的道觀中。

    一位白鬚老道,站在人蔘果神樹下方,眺望忽明忽暗的黃泉星河,將兩枚木質的卦魚扔到了地上,卜出天機一卦。

    隨後,他撿起卦魚,挽起道袍,開始撫琴了起來。

    ……

    西方佛界。

    一座蓮花神臺之上,盤坐一尊高達七十二丈的金身佛陀,四周坐滿菩薩和羅漢,都在聽他講經。

    忽的,整座佛境世界,花開朵朵,靈光照耀。

    那尊七十二丈金身佛陀,一雙佛目,眺望天邊,似能看到無盡遙遠的空間之外,隨之露出一道神聖的笑容,道:“今日故友歸來,早課到此結束。”

    ……

    無定神海,乃是天庭所在的宇宙和地獄所在的宇宙,一處重要的交匯之地,更是十萬年前神戰最大的戰場。

    中古末期,天庭和地獄休戰後,雙方都退出了無定神海。十萬年來,地獄界秣兵歷馬,佔領了神海中不少島嶼。

    而天庭界,只在臨近西方宇宙的那條海岸線,死死的固守。

    無定神海是懸浮在星空中的一座海域,最寬闊處達到三千億裡,大聖都需要數十年才能橫渡,聖者窮其一生飛行都無法到達彼岸,比一座大世界要龐大千百倍。

    海中險境無數,兇獸橫行,它們飲神血而生,力大無窮,能夠吞噬星辰,以天庭和地獄的聖境修士爲食。

    天地規則長河,從黃泉星河中衝出,進入一望無際的無定神海,掀起一道長長的水痕,直向西方宇宙而去。

    “譁!”

    天地規則凝聚成一艘白玉船艦,破浪而行,速度幾乎達到光速,每一個剎那都是數十萬裡之距。

    千骨女帝站在船頭,英姿卓然。

    快要到達西方宇宙海岸線之時,白玉船艦的速度放緩。

    “吼!”

    一道龍吟聲響起,海面上掀起陣陣浪濤,雲中雷電穿梭。

    一顆比山嶽還要巨大的神龍頭顱,從雲中探出,看了白玉船艦一眼,隨後化爲人形,落到海面上,恭敬的行禮:“天龍界,迎接太上歸來。”

    “西方佛界,迎接太上歸來。”

    “五行觀,迎接太上歸來。”

    “盤古界,迎接太上歸來。”

    ……

    一尊尊神靈,現身無定神海之中,迎接前方的白玉船艦。

    有的本就是在駐守無定神海,有的則是特地等在此處迎接。

    天宮使者駕臨,持昊天法旨而來:“天宮,迎接太上歸來。昊天希望太上可以前往天宮,執掌天官神印。”

    諸神匯聚,齊迎太上。

    一位披散着灰白色長髮的老人,從白玉船艦中走出,留着三縷長鬚,面容儒雅,滿是皺紋,卻又身形魁梧,如山似嶽。

    十萬年前,號稱宇宙精神力第一的殞神島主,再次出現在諸神面前。

    一位傳奇至極的人物!

    這時,無定神海的海面上,掀起冰寒刺骨的神風。

    伴隨一道震耳的鳳啼,傳遍整個海域。

    海面上,出現一道巨大的陰影,吞沒了白玉船艦和天庭諸神。

    殞神島主擡首凝望而去,衝着虛空中那道五光十色的鳳凰虛影揮了揮手,亂髮在風中飄搖,笑道:“神尊回去吧,你來遲了!”

    鎮守地獄界的諸神,齊齊飛到鳳凰虛影的身後,化爲血海、死氣神雲、骨山、冥光……,他們身上戰意滂湃無比。

    無定神海之畔,天庭界諸神亦是齊齊釋放出神威,化爲一道道神光,與地獄界諸神對峙。

    “走!”

    一道冷冽到極致的女子聲音,從鳳凰的嘴裡吐出。

    鳳凰虛影漸漸淡去,消散於無形。

    地獄界諸神跟着退走而去。

    殞神島主笑看海面上的天庭諸神,道:“老夫尚有一些私事要辦,諸位都退去吧,改日必定逐一登界拜訪。”

    ……

    現階段,不可能大篇幅寫神級戰鬥,所以註定營救殞神島主的這條線要略寫。

    等主角成神,纔會詳細描寫神境。

    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