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劍南界,一座空蕩蕩的古城中。張若塵與周遭、申屠雲空、大森羅皇,當然還有夜遊大師的那道分身,會合到了一起。

    他們相繼將一枚空間玲瓏球,交給張若塵。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查探了一番,四枚空間玲瓏球的內部星球上,現在已是遍佈生靈,數量達到數十億。

    如此短暫的時間,他們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倒也算是盡力了!

    張若塵將三人誇讚了一番,隨即,取出三株元會級聖藥,賞賜給他們。三人喜不勝收,頓時覺得張若塵豪爽過人。

    他們卻不知,這三株元會級聖藥,不過是張若塵身上的九牛一毛。

    另一邊,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圍在冥王身邊,你一言我一句的介紹自己,聲稱已經投靠血絕家族,欲要拜到冥王座下。

    冥王對經營家族,與爲家族招攬人才這些事,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兩個老貨,不過只是兩個一劍就可以解決的廢物。

    就算收弟子,也不可能收這麼老的,可塑性太低,今後的成就和潛力幾乎已經定型。

    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說了半天,冥王卻是一句迴應都沒有,就像根本聽不見他們的聲音。兩隻螻蟻的聲音,有什麼好聽的?

    天空中,不時有強大的神威出現,又迅速遠去。

    亦有一隊隊聖境修士,駕着戰車和聖艦趕赴向魔鬼海域。

    張若塵眺望天空,心緒複雜。此次本源神殿之行,發生了太多出乎他預料的事,雖然成功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可是心情卻並不暢快。

    或許是因爲池瑤,又或許是因爲白卿兒。

    三品劍道聖意也斬不盡心中的繁瑣。

    紀梵心的身份特殊,不能讓地獄界修士見到,張若塵將她暫時接到了乾坤界中。

    根據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所說,阿樂和開羅地師被海棠婆婆收入進了劍閣,也已經離開。開羅地師這一張牌,若是打得好,說不定能夠讓天堂界吃大虧。

    當然,前提還是得龍主他們能夠將島主救出來,只有龍主和島主他們持着這張牌,才能讓天堂界出血。池瑤和血靈仙這樣的新神,就算掌握了再好的牌,也撼動不了龐然大物一般的天堂界。

    “也不知島主有沒有被救出來?”

    張若塵忘不了父皇臨走時的那番話,命運神域畢竟是命運神殿的地盤,有着諸多佈置,隱藏的強者多到無人可知的地步,哪怕只是出一點點意外,後果都是不堪設想。

    就像地獄界的神靈,去天庭的天宮救人一般,即便是神王、神尊前去,都要抱着必死之心才行。

    “女帝在地獄界經營多年,父皇又是早就潛入命運神殿的神靈,可以內應,應該要容易一些吧!”張若塵的心情,不知不覺緊張了起來。

    “譁!”

    一道光符,從雲中飛來,落入冥王手中。

    看完光符上的信息,冥王本是平靜自然的神情,忽然,變得凌厲,眼神不斷變換。

    “啪!”

    光符被他手指上涌出的神力,震碎成了粉末。

    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嚇了一跳,立即閉嘴。二人心跳加速,忐忑不已,這位血絕家族的神靈,還真是不好相處。

    不收徒,直說便是,至於露出這麼嚇人的眼神?

    夜遊大師感覺自己的膝蓋,已經開始不聽使喚,若不是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說不定已經跪了下去。

    冥王向張若塵走了過去。

    張若塵不清楚冥王到底收到了什麼信息,不過,見他以如此眼神走過來,心中已是有了猜測。看來命運神殿的營救計劃,已有了結果。

    一直以來,冥王對張若塵都頗爲隨和,沒有崑崙界修士傳說中那麼兇惡和狠辣。

    可是此刻。

    隨着他越來越近,張若塵卻是渾身冰冷,宛若墜入極寒地獄。

    冥王站到張若塵的對面,道:“崑崙界的營救計劃,你參與了多少?”

    冥王沒有問他有沒有參與,直接問參與了多少,便是認定,他必然參與其中。

    這個時候若還否認,已沒有意義。

    張若塵擡起頭來,盯着冥王那雙鮮紅而又璀璨的神目,從容的道:“以我的修爲,又能參與多少?”

    “本源神殿是崑崙界計劃的一部分?從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出現在命運神域開始,你們就在佈局了?”冥王道。

    張若塵不想欺騙冥王,搖頭道:“本源神殿的出現,只是恰逢其會。舅舅一定要相信我,我從未做過損害血絕家族的事,亦是真心希望血絕家族可以在這次大機緣中,獲得最大的好處。”

    冥王點了點頭,倒是相信張若塵所說的話。

    若不是爲了血絕家族,張若塵根本不必提前將本源神殿的確切位置告訴他。若不是爲了血絕家族,張若塵又何必費盡心思招攬夜遊大師和七手老人?

    若不是爲了血絕家族,張若塵肯定已經與池瑤和血靈仙回了崑崙界,怎麼可能選擇留下來?

    他寧願捨棄六柄神劍,都留了下來,就是最好的證明。

    那股壓在張若塵身上的力量,逐漸散去,冥王陷入沉思之中。

    張若塵能夠跟他講實話,這讓他很滿意,若是這個時候還繼續瞞他,那麼他會轉身就走,不再理會這件事。

    “既然你叫了我一聲舅舅,還讓我得到了本源神殿中的巨大機緣,這一次,我不救你,倒是說不過去。”

    “趁着地獄界諸神還在對付天堂界派系的神靈,追擊逃走的殞神島主,與瓜分本源神殿中殘剩的利益,立即與我一起離開劍南界。”

    “否則,等到諸事安定下來,他們必定會將注意力集中到你的身上。本源神殿這件事,你參與得太深,有些事做得太明。想要殺你的勢力,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張若塵感受到了冥王身上的關切之意,道:“劍南界怎麼辦?”

    冥王得到了劍祖的劍膽,顯然也是沾染上了因果,不可能輕易放棄劍南界。

    他沉思了片刻,道:“你與我一起同行,目標反而更大,好像的確不太好。這樣吧,我留下來,收取劍南界。你立即返回地獄界,前往不死神殿躲避一段時間,等老頭子回來,應該足以護你周全。”

    “現在,也只有不死神殿可以護得住你,你有戰神腰帶在身,神殿絕不會將你擋於門外。”

    “若是命運神殿找到了不死神殿,你只需全盤否認便是,決不可承認自己有所參與。最好,將所有一切,都推到白卿兒的身上。這件事,本來就是她的嫌疑最大!”

    “記清楚,你從始至終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爲血絕家族謀取利益。誰問你,你都得這麼回答。”

    張若塵頗爲擔憂,道:“可是舅舅孤身待在劍南界,也很危險。”

    “能有什麼危險?我是神靈,血天部族大族宰家的神靈,血脈純正,天賦異稟,潛力無窮,誰敢動我,整個不死血族都不得答應。再說,你真把你舅舅當成一尊新神看待,想要殺我,談何容易。”冥王面露不屑,如此輕飄飄的說道。

    “好吧,看來我更該爲我自己擔憂纔對。告辭!”

    張若塵變化成了一位身軀魁梧、樣貌醜陋的羅剎族大漢,向七手老人和夜遊大師盯了過去,道:“他們兩個都是有潛力成神的人才,舅舅若是有時間,可以指點他們一二。”

    “兩個廢物而已,我來送一程。”

    冥王一掌按到了張若塵的背心,向前一推。張若塵只感覺眼前一暗,身體旋轉不休,如同置身於漩渦之中。

    等到他恢復視覺,穩住身形的時候,發現已經橫渡數億裏之距,出了黑暗大三角星域。

    回頭看了一眼,後方漆黑無邊的虛空,張若塵心中暗暗咋舌。

    真神的手段果然厲害,隨便露了一手,就比他這個時空掌控者還要高明。聖境和神境,果真是一道無法逾越的天塹。

    張若塵不再停留,向夜叉族祖界飛去。

    只有借用夜叉族祖界的空間蟲洞和空間陣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不死神殿。

    然而,張若塵沒有飛行多久,便是撞在一層淡淡的光壁上,身體毫無阻礙的穿了過去。

    “不好。”

    張若塵意識到大事不妙,第一時間將神龍日月混沌塔取出,藏在了衣袖中。

    穿過剛纔那層幾乎無形無影的光壁之時,張若塵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神性力量,顯然是闖入進了神靈佈置的某種界域之中。

    張若塵定住身形後,觀察四周,發現滿天星辰消失不見,整個空間昏暗無比。

    “在下羅剎族神皇子座下,若基大將,不知何方神聖再次佈下了界域?”張若塵道。

    一道冷笑聲響起,震盪整座空間,“雕蟲小技,小子,還不現出原形?本神可是專程在這裏等你。”

    一條由時間印記光點匯聚成的長河,由遠而近飛來,凝聚出一道朦朧的神影,以強大的神靈威勢,張若塵壓了過去。

    “修辰。”

    張若塵的眼神,猛的凝縮。

    “張若塵,今日你逃不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