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修辰天神的本體爲時間神玉,十萬年前,被須彌聖僧擊碎,如今只剩一道神魂。

    這道神魂,沒有性別,因顯得極爲陰柔,凝成的人形體態,倒是十分接近一位婀娜的女性神靈。

    當初它欲要奪舍池孔樂,看中的,就是女子之體與它更加契合。

    其實,天地異寶、石族,或者丹靈、器靈,在修煉出肉身之前,都沒有性別。

    陰陽,就是它們的性別。

    偏陰者,大概率修煉出女性肉身。

    偏陽者,大概率修煉出男性肉身。

    修辰天神中古時期也不知強大到了何等地步,能與須彌聖僧交手,如今即便只剩一道神魂,卻依舊是神境中的巨頭。龍主曾評價,它依舊擁有太虛真神級別的實力。

    遭遇如此神境巨頭,張若塵心中怎麼可能不緊張?

    壓力之大,能擊碎修士心中所有反抗念頭。

    只是對方的神威壓下,張若塵的身體已是難以動彈,幸好手中有神龍日月混沌塔這一手底牌,或許還有翻盤的機會。

    “修辰,上一次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嗎?”張若塵激發出戰神腰帶,對抗修辰天神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威。

    修辰天神想到上次血絕家族三尊神靈,趁它剛被月神的神器所傷,又處在奪舍的關鍵時刻打到時間之海,殺它傳人,毀它神殿,心中便是氣憤無比。

    它冷聲,道:“若是血絕戰神沒去玉煌界,憑藉這條戰神腰帶,遇到別的真神,你的確是可以保住性命。”

    “然而,遇到本神這樣的神級巨頭,區區一條戰神腰帶,還真保不住你。更何況,血絕戰神身在玉煌界,現在根本無法將神力傳送給你。”

    “小子,別白費力氣了,誰都救不了你,乖乖讓我奪舍吧!”

    眼看修辰天神就要出手,張若塵大呼一聲:“誰告訴你,這條戰神腰帶是血絕戰神的?”

    聽到這話,修辰天神雙瞳猛然一縮,眼神變得陰晴不定,一時之間,竟是沒有急着出手。

    張若塵知曉,血絕家族十萬年前,曾經神境盡隕,出現過一段極其衰敗的時期,血絕戰神是在艱難的環境中崛起,以一人之力,撐起了整個家族。

    血絕戰神能以元會級天才的身份崛起,沒有死在天庭的刺殺之下,據說是因爲,有不死血族某位老牌戰神的庇護。

    張若塵當然不知道血絕戰神年輕時是不是真有某位老牌戰神在庇護,反正已經是生死關頭,胡扯一句又如何?萬一震懾住修辰天神了呢?

    修辰天神長笑一聲:“就算你這真是那個老傢伙的戰神腰帶又如何?又不是他真身在此,豈能保得住你性命?”

    修辰天神探出手掌,化爲一隻長達數十丈的巨大光手,向張若塵擒拿而去。

    神靈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壓來,張若塵只感覺空間都凝固了一般,體內的聖道規則無法運轉,血液變得凝結,精神力念頭難以離體。

    光手越來越近。

    “吼!”

    驚天動地的虎嘯傳出,金色的光華宣泄向四方,撕碎了那隻巨大光手。

    葬金白虎的身影顯現出來,站在張若塵身前。

    它的腳下,自動出現一片金色的海洋,將修辰天神的力量驅逐得乾乾淨淨。

    “吼!”

    葬金白虎衝着修辰天神怒吼一聲:“你這修羅族的神靈好大膽子,難道不知,他是福祿神尊欽點的我的引導者?你這是不將福祿神尊放在眼裏嗎?”

    修辰天神頗爲意外,道:“你居然可以爆發出神級的力量?”

    “神級力量又如何?若是在神古巢,你還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葬金白虎沉哼道。

    張若塵終於恢復行動能力,站在葬金白虎身後,將神龍日月混沌塔託在手中,隨時準備給修辰天神砸過去。

    在巨石祭臺中,張若塵醒過來時,發現體內的本源奧義只剩萬分之九十九,當時本以爲是被貪心的白卿兒和紀梵心全部吸去了!

    後來才知,是葬金白虎悄悄拿走。

    葬金白虎給出的理由是,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太低,還需要磨礪,不適合掌握太多本源奧義。擁有萬分之九十九,足以用來參悟本源之道的種種奧妙。

    擁有的本源奧義達到萬分之一百,張若塵立即就能擁有,對抗神靈的力量,對現階段的他而言,弊大於利。

    除此之外,葬金白虎亦是聲稱,它掌握了本源奧義,可以藉此解析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更好的躲避天罰。更可以,運用奧義的力量,爆發出神級的實力。

    在此之前,葬金白虎是無法施展出神級的力量。

    修辰天神道:“本神奪舍了這個小子,由本神來做你的引導者,豈不是更好?你要知道,以本神的強大神魂與修煉經驗,不出萬年,必定重返地獄界頂尖神靈之列。你要等他成長起來,得等多少年?而且,說不定哪天就夭折了!”

    不得不說,修辰天神的提議,的確很有吸引力。

    若是葬金白虎足夠自私自利,肯定會選擇它,並且助它奪舍張若塵。

    葬金白虎冷哼一聲:“張若塵這個小子,或許現在的確還不夠強大,做事有時候頗爲優柔寡斷,可是,我信得過他,瞭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你修辰天神,我還真不能確定,等你修爲恢復之後,會不會將我也吞噬掉。”

    “既然如此,沒什麼好談的了!你身上有很強的本源氣息,看來得到了不少本源奧義,今日,本神還真是賺大了!”

    修辰天神知道葬金白虎的來歷,自然也知曉它受天地規則的排斥,發揮不出多麼強大的戰力。

    當然,就算葬金白虎處在全盛狀態,修辰天神也是絲毫不懼。

    今日,它不僅要奪舍張若塵,更要煉化掉葬金白虎,以它的血肉,迅速鑄就出神軀。

    等它修辰天神再次現身地獄界的時候,必定讓十族神靈都爲之顫抖。

    看誰還敢小覷它?

    “譁!”

    修辰天神腳下,時間印記光點快速匯聚,凝化成一座明亮的海洋,將葬金白虎和張若塵籠罩在了裏面。

    時間猶如靜止,即便葬金白虎催動神力和調動本源奧義之力,也無法撕裂時間海洋。

    修辰天神向前走去,冷哼道:“你這史前神獸若是爆發出全力,或許還能與本神一戰。可惜,你一旦爆發全力,天罰就能殺死你。”

    張若塵耳朵動了動,聽到了一道傳音,頓時,將神龍日月混沌塔收起,神情變得淡定許多,笑道:“修辰,你若再向前一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小子,你太狂妄了!”

    修辰天神話音剛落,一條長達千里的冰龍,衝入進這座昏暗的界域,將時間之海撞擊得破碎而開,最後,狠狠的轟擊在修辰天神身上,將它撞得倒飛出去。

    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走在冰龍後方,降臨到界域之中,道:“修辰,你可還記得,十萬年前不死神殿外的那筆帳?”

    修辰天神墜落到地上,凝望眼前這個俊美到極點的白衣男子,臉色狂變,道:“冰皇,你怎麼離開了冰王星?”

    “你莫非以爲,本皇真不會離開冰王星?十萬年前的血債,今日,你該還了!”白衣男子身形挺拔,氣質冷肅,雙眼迸發出來的光芒,宛如能夠穿透古今的時空。

    十萬年前,冰皇的一身修爲,就已進入頂尖神靈序列。

    十萬年後,誰知他又精進到了何等地步?

    修辰天神一邊後退,一邊說道:“十萬年前的事,與本神無關,主謀在不死神殿,本神當時只是負責斬斷她的退路而已。可是,她根本沒有逃出不死神殿,甚至本神都沒有見到她,她就已經隕落。冰皇,這筆賬,你不能算到本神頭上。”

    修辰天神心中叫苦,鬱悶到極點,別的神境巨頭,可以橫行四方,鬥戰天下,無人不懼無人不畏。爲何它每一次都這麼不順,總能遇到禁忌級別的人物。

    這種禁忌人物,平時幾萬年也見不到一個,最近卻全被他撞上了!

    難道是中了什麼詛咒不成?

    “既然你參與了當年之事,也就必須得死。”

    白衣男子右手舉過頭頂,一掌揮出,頓時,一隻遮天蔽地的大手壓下,將修辰天神的魂影打得爆碎而開。

    “修辰就這麼死了?”

    張若塵訝然,實在是不敢相信,一尊神境巨頭,會被一巴掌拍得神形俱滅。

    白衣男子衣袖一捲,將一個巴掌大小的石雕,收入到手中,搖了搖頭,道:“只是修辰煉製的一枚石頭分身,很粗淺的手段,顯然它根本沒有將你放在眼裏。”

    白衣男子一邊說着,身形變化,頭上長出金色長髮和一對龍角。

    不是龍主是誰。

    張若塵臉色沉凝,道:“修辰看來很不簡單啊,只是一道石頭分身,就如此厲害。”

    龍主道:“修辰是知曉,你身邊有葬金白虎,所以,故意先使用石頭分身出手。就算葬金白虎拼死與它一搏,最後,也只是損失一道分身而已。算了,不提它了,我是專程來接你的,跟我走,有人想要見你一面。”

    “誰?”

    “去了你就知道了!”

    張若塵隨龍主離開的同時,修辰天神也是在另一片星空極速的飛逃,今日冰皇現身,是真的將它嚇住。

    遭遇血絕戰神也好,老漁翁也罷,它都十分清楚,自己不會有性命之危。

    唯獨冰皇除外,這是真的有血海深仇。

    它依舊記得,冰皇十萬年前在不死神殿外抱着那個女子的屍首痛哭的身影。即便十萬年前,它是真的沒有出手,可是它也的的確確參與了進去。

    跟一個壓抑了仇恨十萬年的強者,怎麼講道理?

    逃!

    有多遠逃多遠。

    ……

    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