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凡是知曉極品本源神晶出世的大勢力,都有真神留守地獄界,並且參與進了本源神殿利益的瓜分之中。

    在諸神分割利益時,一尊偉岸的身影,牽着一位只有一兩歲的幼兒,腳踩空間星路,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

    那幼兒,渾身金光閃閃,猶如黃金鑄煉出來的身體,帶着淡淡的佛蘊。

    又有純白的本源之光和漆黑的暗力量,不時在他皮膚上閃現,他就像是一尊年幼的神靈,渾身充滿神性。

    走起路來,雙腳軟綿綿的。

    他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廣闊的星空,嘴裏發出“呵呵”的笑聲,也不知是在笑什麼。

    婪嬰號稱天資絕頂,也是孩童的模樣,可是論身上的靈性,比這個幼兒,卻差了一大截。他鐘天下之靈秀,似集天地之精華,才孕育出來。

    牽着他小手的閻羅族神靈五清宗,身形魁梧,肩寬體闊,每一寸肌肉都充滿爆炸性的力量。

    他低頭看了那個幼兒一眼,露出柔和的笑容:“無神,你從六道輪迴中歸來,在本源中成就新生,希望千年之內,能夠重回大聖境界。”

    那金色的幼兒,奶聲奶氣的笑道:“一千年太久,我覺得一百年足以聖王大圓滿,破入大聖境。千年後,足以在大聖境積累完畢,嘗試衝擊神境。我可不想在境界上,被張若塵甩得太遠。”

    ……

    距離崑崙界不遠的一處宇宙空間中,冰冷而又黑暗,永恆寂靜。

    忽的,一道強勁的空間力量,在某一點爆發出來,有混沌力量從中涌出,散發七彩光芒。

    空間被撕裂而開,一朵蓮花,從裏面飛出。

    “譁!”

    池瑤女皇、海棠婆婆、血靈仙,從蓮花中飛了出來,懸空而立,眺望遠處宛如一顆雞蛋一般的崑崙界。仔細凝看,有着宛若蛋清一般的聖氣和靈氣,將大世界籠罩。

    回來了!

    有時空混沌蓮相助,從劍南界到崑崙界,他們並沒有花費太長時間。

    “也不知龍主他們的營救行動是否順利。”海棠婆婆眼中充滿擔憂,畢竟,這是真正決定崑崙界未來興衰的大事。

    爲了這件大事,他們已經籌備多年,有太多人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義無反顧的踏上去往地獄界的路,作出了巨大犧牲。

    其中絕大多數,都已經慘死。

    海棠婆婆的目光,向池瑤女皇盯過去,發現她的情緒很不對勁,從離開本源神殿開始,便是一直魂不守舍,瞳中像是蒙着一層灰暗的霧氣,沒有銳利,沒有靈光,沒有生命,很像死人的眼睛。

    “這位女皇大人是怎麼了?”海棠婆婆暗暗傳音,詢問血靈仙。

    “問我幹什麼,問她便是。”

    血靈仙化爲一道神光,直向崑崙界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這位池瑤女皇,在崑崙界俗世中的影響力無人可比,更是崑崙界明面上在天庭唯一的一位神靈,海棠婆婆還真有一些擔心她出問題。

    萬一營救島主的計劃失敗,池瑤女皇至少還可以繼續支撐崑崙界,爲他們啓動第二方案爭取到一些時間。

    雖然讓一位新神來支撐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太艱難了一些,可是這一切的重擔,只能先壓到她的身上,崑崙界藏在暗處的力量還不能暴露。

    十萬年的等待,十萬年的韜光養晦,不能在這個關鍵時刻毀於一旦。

    海棠婆婆正要開口詢問之時,前方不遠處,一粒粒金色佛光憑空顯化出來,很快,化爲光點雲團。

    金色光點雲團中,走出一位身穿青色僧袍的佛修。

    這佛修,看上去已有五六十歲的年齡,面容消瘦,眉宇之間與池瑤長得有幾分相像,身後有着一圈神聖的佛環。

    看到這個佛修,池瑤那雙灰暗的眼睛,忽然恢復了一些神采,幾乎要淌出淚來,極爲悽楚的道:“五百年……五百年了,你終於肯見我了,父皇,你好狠的心啊……”

    “貧僧法號,靜修,早已遁入佛門,不再是什麼皇,什麼帝。”青衫佛修右手一邊數着念珠,一邊如此說道。

    池瑤使勁搖頭,很想擠出眼淚,讓對面那個佛修可憐可憐自己。可是,她發現在逼迫自己八百年不流淚之後,在逼迫自己八百年要堅強之後,想要流一滴淚竟如此之難。

    眼中,竟無淚可留。

    池瑤努力平復心中的情緒,道:“既然你已遁入空門,爲何今日又要來見我?”

    “因爲……我想做一天父親,只這一天。太上已經歸來,今後,崑崙界不用你獨自一人繼續支撐,我曾立誓,只有這一天到來之時,我們纔可相見。瑤兒,原諒父皇,這些年是父皇對不起你。”

    青衫佛修神情蕭索,面容愁苦無比,手指輕顫,念珠散開,盡數墜落到了虛空裏面。

    海棠婆婆當然知曉,這個青衫佛修,乃是當年崑崙界的九帝之一“青帝”,見他們父女五百年後重逢,便是自覺的向遠處退去。

    生在這個時代,都是可憐人。

    一個想要見自己的父皇,卻見不到。

    一個想要見自己的女兒,卻不能見。

    五百年前,在青帝和池瑤公主的帶領下,崑崙界一統,成立了第一中央帝國。

    池瑤公主登上皇位之時,青帝便是消失在了崑崙界。

    只有極少的一些修士才知曉,青帝與別的一些地獄界修士以爲已經死了的當世強者,乃是分批離開了崑崙界,有的潛入地獄界,有的去往了天庭。

    去天庭的,青帝乃是其中之一。

    青帝持着信物,拜到了西天佛界一位曾經與須彌聖僧有些淵源的古佛門下,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神境,證明了自己存在的價值。

    像西天佛界和五行觀這些天庭的超然大勢力,曾經的確與崑崙界關係交好。

    但,那是十萬年前的事了,昔日他們在崑崙界的故友幾乎也都已經隕落。要他們不惜與現在如日中天的天堂界作對,幫助崑崙界,談何容易?

    正是如此,需要青帝他們這樣的修士,提前拜到他們的門下,希望他們能夠記得昔日的交情,幫崑崙界一把。

    同時,青帝他們也必須拼了命的,在短時間內,達到神境。

    因爲只有成爲神靈,在西天佛界和五行觀這樣的大勢力,才能獲得一定的話語權。

    正是有着他們這些人不斷的努力,從而獲得了天庭一些大勢力的支持,在池瑤成神之時,崑崙界才能再次列入天庭的下屬凡界。

    否則,有天堂界的干涉,崑崙界想要成爲天庭的下屬凡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若是無法成爲天庭的下屬凡界,導致的最嚴重後果,就是須彌聖僧守護崑崙界的力量消失之後,地獄界大舉攻打崑崙界,天庭萬界可以袖手旁觀,也可以參與到瓜分崑崙界的行動之中。

    是明目張膽的瓜分和掠奪。

    大聖和神靈都會進入界中,打個天翻地覆,就像現在的劍南界一般,根本不會理會崑崙界會不會毀滅,死多少生靈。

    至少現在,只有大聖之下的修士能夠進入崑崙界,至少崑崙界短時間內不會毀滅,至少還有一些大世界是真的在與地獄界戰鬥,至少爲營救太上爭取了時間……

    無數修士都在爲拯救崑崙界而努力,拯救自己的家園,守護那些沒有力量無法自救的凡人,保護熟悉的青山綠水。

    哪怕再艱難,都得咬着牙堅持下去。

    哪怕明知會死,也得義無反顧的向前,因爲已經沒有退路。

    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外人是不會憐憫弱者。

    就像天權大世界,十萬年前,乃是崑崙界的盟友。可是,十萬年後,天權大世界的領袖耀天公子,卻是一心想要在崑崙界奪取利益,搶奪最傑出的女子。

    若不是青帝他們提前拜入西天佛界這些大勢力,並且修煉成神,與世無爭的西天佛界,未必肯得罪天堂界,給予崑崙界儘可能多的幫助。

    “太上歸來,一切都可暫時放下,你也不用再強撐下去,我知曉這五百年……不,這八百年,你實在太累了,都是父皇的錯。”青衫佛修搖頭嘆息,雙目泛紅。

    “真的可以放下了嗎?”

    池瑤神情恍惚,感覺聽到的一切都不真實,彷彿身在夢中。

    青衫佛修何等慧眼,看出她心境出了大問題,道:“瑤兒,你近日是否受了什麼大的刺激,心緒波動爲何如此之大?”

    池瑤靜立了一瞬,輕輕搖頭。

    青衫佛修嘆道:“看來是因爲,你成神之後,總是處理着各方事物,東奔西走,先是祖靈界功德戰,又是崑崙界功德戰,還要疲於應對天堂界派系神靈的各方刁難,壓力太大了,缺少時間穩固境界,也缺少時間修養心境。”

    “你的心劫,應該是來了!”

    “隨父皇一起去西天佛界修行一段時間吧,讓心靜下來。你已爲崑崙界付出了八百年,也該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崑崙界那些凡人和修士的謾罵也好,讚揚也罷,包括心中的紛紛擾擾,榮辱悲歡,將其盡數忘去便是。”

    一個人就算做得再好,也一定有褒貶不一的評價,有人辱罵,有人稱讚,有人不屑,有人敬佩。

    但是作爲一個父親,青衫佛修只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放下重擔,活得快樂一點。

    因爲八百年前,他曾殘忍的對待過自己的女兒。

    五百年前,又將所有重擔,都扔給了她一個人。

    這些年修佛,他不知多少在佛祖神像下方懺悔和哭訴,帝者也有心,神靈也有情感,當然,更多的卻是無奈。

    只恨沒有生在百姓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