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崑崙界外,分佈有諸多墟界和星球。

    十萬年前,這些墟界和星球上的生靈,皆是依附於崑崙界。同時也是崑崙界護界陣法的樞紐,與地獄界交戰的戰爭堡壘。

    可惜,崑崙界被須彌聖僧的神力封閉之後,進出皆是極難,這些墟界和星球也就變成荒蕪之境,或者混亂之地。

    直到千年前,須彌聖僧的神力大幅度減弱,要進出崑崙界才變得容易了許多。

    正是如此,五百年前,第一中央帝國成立之後,池瑤女皇在界外,開闢了混沌萬界山,率領崑崙界修士,對各個墟界和星球,展開了統一之戰。

    一是,爲了磨礪崑崙界新生代的修士。

    二是,剿滅十萬年前殘留在這些墟界和星球上的地獄界後裔。

    第三點最爲重要,爲崑崙界肅清周邊,爲重啓護界大陣和中古神紋做準備。畢竟,很多陣法的陣基,都在這些墟界和星球上。

    此刻,龍主和張若塵便是飛落到了混沌萬界山。

    混沌萬界山是一條懸浮在宇宙空間中的山嶺,長達一千多裡。

    來到這裡,看着滿地的瓦礫、殘牆、斷柱,張若塵不禁有些觸景生情。

    當年,他第一次去墟界戰場,來到混沌萬界山的時候,這裡何等熱鬧。一座座軍營,一輛輛戰車,來自各域的武者,有正也有邪,有俗也有僧。

    黑市一品堂、武市錢莊、朝廷……,各路年輕俊秀匯聚,朝氣磅礴,青春熱血,對未來充滿信心和希望。

    那時,所有人都是年輕的,都充滿鬥志。

    但是現在,曾經立在此處的八百七十四米高的池瑤女皇的石像已經崩塌,化爲碎石,填滿小半個廣場。

    代表《天榜》的白色石碑,也斷成兩截。

    張若塵站在斷碑前,看着上面一個個名字,心緒頗爲複雜。

    ωωω •тt kдn •¢ 〇

    曾幾何時,他的名字,也在這上面。

    當時《天榜》的器靈,是他需要仰望的強者,如今早已隨石碑一起湮滅。

    張若塵轉而向另一個方向走去,來到一座巨大的廢墟邊上,看着廢墟中心的那座戰臺,眼前浮現出了很多修士的身影。

    有那時的黃煙塵,有還是端木星靈的木靈希,有永遠都純潔無瑕的洛水寒,有黑市一品堂的帝一。有還是橙月星使的慕容月,還有被他親手殺死在戰臺上的《天榜》第一黃神異……

    那裡,彷彿有好多好多的人,熱鬧無比,一切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般。

    可惜眼前的人影都散去了,只剩一片破敗。

    有的人徹底死去,有的人已經不是曾經的模樣。

    或許他真的是一個念舊的人。

    千骨女帝的聲音,在張若塵身後響起:“在想什麼?”

    張若塵沒有轉身,卻也從萬千思緒中清醒過來,道:“女帝,你說逝去了的時間,都去了哪裡?一切真的無法回到曾經的樣子?”

    說話間,張若塵已轉過身,凝視對面的千骨女帝。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看清女帝的真容,不再像以前那麼虛幻,比他想象中更加驚豔美麗,可是他的內心去波瀾不驚。

    “你掌握着時間奧義,你告訴我,可以回到過去嗎?回到不需要做選擇的那個年齡。”張若塵道。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似乎也充滿了緬懷和追憶,道:“至少你們現在還有選擇,我們那個時候,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殞神島主站在混沌萬界山的一處懸崖峭壁上,眺望遠處星空中的崑崙界,身姿沒有在無定神海上的時候那麼挺拔,那麼神采奕奕,反而顯得頗爲蹉跎,頗爲老態龍鍾,時時還輕輕的咳嗽。

    張若塵自然能夠猜到那個老者的身份,崑崙界最爲傳奇的強者,與十劫問天君、須彌聖僧、龍主他們齊名的人物。

    女帝、明帝、璇璣劍聖他們付出所有,也要營救出來拯救崑崙界的人。

    但,他就是一個如此平平無奇的老人,垂垂老朽,長髮斑白,身上沒有一絲絕代強者的威勢。

    張若塵本以爲見到太上,自己應該心緒激動,熱淚盈眶,可是真正見到,心境卻前所未有的平靜。

    他向四方看了看,沒有見到明帝的身影,收起思緒,走了過去,躬身一拜:“拜見太上。”

    “你就是張陵的那個孩子吧?”

    “嗯。”

    殞神島主轉過身,一雙深邃無比的眼睛,落在張若塵身上,輕輕點了點頭,道:“其實,你父親算得上是我的弟子,你可以叫我一聲太師父。咳咳!”

    張若塵不清楚,父皇爲何會是殞神島主的弟子,想來應該是在命運神殿中發生的事。一個在命運神殿修煉,一個被關押在命運神殿,有所接觸,不算太奇怪。

    “太師父,我父皇呢?”張若塵問道。

    殞神島主的目光,變得黯然了許多。

    千骨女帝一言不發。

    張若塵的心緒終於出現了波動,再次問道:“太師父,我父皇呢?”

    龍主走了過來,道:“營救計劃比我們想象中更加艱難,你父親沒能逃出命運神殿,即便是我,也無法帶他活着離開。”

    說着這話,龍主解開身上的衣袍,露出胸膛。

    衣袍內部,整個胸膛竟然鮮血淋漓,全是破碎的臟腑,邊緣處,裂痕一道道,憑藉強大的神力,才能維持神軀不破碎。

    殞神島主道:“你父親他希望你能夠回崑崙界。”

    張若塵心中難受至極,可是卻沒有要責怪龍主和殞神島主他們,在命運神殿救人,豈是兒戲,即便神王、神尊級別人物前去,都是大概率隕落。

    明帝很有可能早就去過關押殞神島主的地方,甚至有可能曾經看守過那裡,應該十分清楚營救成功也會付出什麼代價,所以纔會去百族王城見他最後一面。

    這是明帝自己早就做出的選擇!

    又能怪誰呢?

    可是,心真的很難受,根本壓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張若塵艱難的問道:“父皇已經隕落?”

    “沒有。但是,一個崑崙界的神靈,陷在了命運神殿中,乃是比死更痛苦的事。這樣的滋味,我已經嚐了十萬年……咳咳……”殞神島主道。

    千骨女帝上前,攙扶住顫巍巍的殞神島主。

    張若塵以劍道聖意,斬去心中低落的情緒,目光尖銳無比,道:“既然如此,我不回崑崙界了!”

    “你想回地獄界,救你父親?”千骨女帝道。

    張若塵不言。

    千骨女帝道:“你要清楚,命運神殿必會查出張陵的身份,更會知曉你是他的子嗣。你回地獄界,處境會非常艱難。”

    殞神島主再次開口,道:“若塵,你可以相信太師父,只要你父皇還活着,太師父必定會想辦法將他救出來。但是,現在卻需要等待和忍耐。”

    張若塵問道:“若是太師父和龍主出手,擒拿地獄界的神靈,可以與命運神殿交換出父皇嗎?”

    千骨女帝搖頭,道:“絕無可能。命運神殿要號令地獄界,也就絕對不可能向天庭萬界的任何一方妥協,十萬年前不可能,十萬年後的現在地獄界如此強勢,也就更加不可能妥協。”

    “若是擒拿了地獄界的神靈,只有一個後果,命運神殿會再次向崑崙界宣戰,徹底將崑崙界毀滅。”

    張若塵又問道:“太師父陷在命運神殿十萬年,精神力被磨滅了多少?受的傷勢,需要多少年纔會恢復?若是傷勢完全恢復,能闖入命運神殿救出父皇嗎?”

    殞神島主緩緩閉上雙目,道:“若塵,你問出的每一個問題,都讓我難以解答。十萬年前,崑崙界何等強盛,尚且被命運神殿率領的地獄界摧毀。想要再次闖入命運神殿救人,就算須彌在世,碧落復生,合我們幾人之力,怕是都艱難無比。”

    “我答應了你父親,一定要好好的照顧你。可是你執意要回地獄界,我就算今日攔你,你明日依舊會去。我若強行帶你回去,你反會恨我。若塵,你說,我該怎麼辦?”

    若是命運神殿都能隨便闖入,來去自如,地獄界早就已經不復存在。

    此次龍主他們能夠救出殞神島主,乃是無數因素疊加在一起,才成功。

    這樣的機會,十萬年纔等到了一次。

    確切的說,這一次機會,不是等來的,是十萬年無數修士的努力和付出,爭取來的。

    千骨女帝道:“張若塵,你得考慮清楚,你若是現在與我們一起回去,可以洗清你曾經的一切。爺爺會告訴天庭萬界的修士,你和你父皇是營救的最大功臣,你加入地獄界是忍辱負重,你甚至可以成爲崑崙界俗世的帝皇。可是,錯過這個機會,今後再想回去,再想以衆人能夠接受的身份回去,將非常難。”

    張若塵相繼向殞神島主、龍主、千骨女帝躬身行禮,道:“三位都是絕代神靈,卻爲張若塵一個小小大聖聚集在此,若塵心中能感受到你們的這份情。”

    “可是,我母親在地獄界,我不能做這個功臣。”

    “我父親還陷在命運神殿,我亦不能做這個功臣。”

    “我的兒子,我的女兒,都在地獄界,我更不能做這個功臣。”

    “我得回去,我早已不在乎世人如何看我,鉅奸也好,叛徒也罷,生在死氣沉沉的地獄界,可是我渴望生命。走在黑暗中,可我一直心向光明。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哪怕這條路再艱險,我也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這番話,張若塵平靜而又深刻的說着。

    即便是以龍主和千骨女帝眼界,看向張若塵的目光中,也是露出欣賞之色,無法開口繼續勸他。

    殞神島主久久的沉默,道:“須彌沒有看錯人,你的確有資格做他的傳人。你能如此平靜和理智,我不攔你了!這樣吧,我帶你去須彌的圓寂之地,助你凝聚出一品聖意。你只有足夠優秀,回地獄界活下來的機會才更大。自己的路,終究還是要自己選擇,走起來才更加堅定。”

    以殞神島主的精神力強度,自然是可以一眼看透張若塵修行上的所有奧秘。

    ……

    今晚還有一章,再次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