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送走了紀梵心,便是與殞神島主一起,踏上去往須彌聖僧圓寂之地的路。

    龍主和千骨女帝則是先一步返回了崑崙界。

    殞神島主並沒有施展大神通,而是如同一個普通老人一般,帶着張若塵緩緩走在虛空,同時,詢問他的聖意和感想。

    張若塵知曉殞神島主這樣強大的存在,就算是神靈都渴望得到他的指點,所以,很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

    正是如此,張若塵詢問了很多修煉上的問題,殞神島主皆一一耐心解答,每一句話都精妙絕倫,讓張若塵豁然開朗。

    “太師父,從古至今真的從來沒有修士可以修煉出一品聖意?”張若塵有些不信,如此問道。

    殞神島主道:“或許有吧,但是,在我的瞭解之中,是沒有的。歷史上,倒是有一些傳奇人物,世人皆傳在大聖境修煉出了一品聖意,可是仔細查證之後,得出的結果也只是頂尖的二品聖意,只因擁有古之奇寶,才造成了被人誤解的假象。”

    站在殞神島主的高度,都這麼說,由此可見一品聖意真的是虛無縹緲,很有可能真的前無古人。

    張若塵苦笑:“或許一品聖意,真的是我癡心妄想。”

    殞神島主搖頭,神情認真的道:“若塵,你怎會如此妄自菲薄?你可知曉,哪怕是三十萬年前那些諸天級的人物,在百枷境大聖的時候,與你現在相比,也是有所不如。”

    “你能修煉出三品劍道聖意,已是堪稱前無古人。只憑這一點,將來就有問鼎諸天的機會。”

    殞神島主的話猶如當頭棒喝一般,令張若塵精神一震,眼中恢復奪目神采。

    最近這是怎麼回事?

    爲何心態總是如此消極和低沉。

    修煉出三品劍道聖意,本該“銳氣十足,劍破九霄”纔對,怎麼反而對自己如此沒有信心?

    殞神島主像是看出了什麼端倪,問道:“你在本源神殿,得到了劍祖的劍魄,這的確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對你凝聚出三品劍道聖意幫助不小,對你今後,哪怕成神之後,都有無窮好處。”

    “可是,一個能夠將自己膽魄遺留下來的人,膽魄中,本就已經失去了銳氣。”

    “劍祖的劍魄,本該代表劍道的精神。可是,失去了銳氣的劍魄,還能代表劍道的精神嗎?劍沒有了銳氣,與劍鞘有什麼區別?”

    “從古至今以來,劍祖都算得上非常強大的存在。可是,到達崑崙界的劍祖,卻不一定了,那時的他已失去了爭鬥之心,只剩下傳道之心。”

    “若塵,你懂爭鬥之心和傳道之心的區別嗎?”

    張若塵細思感悟,道:“劍若不爭,就不該出鞘。劍祖傳的道,是劍在鞘中的道。想要修煉出完整的劍道,得自己領悟出鞘之後的劍道。”

    殞神島主大笑一聲,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劍祖傳道,但是想要成道,得靠後世的修煉者自己。你得了他的劍魄,是大好事,但,也受了他遺留劍魄時情緒的影響。”

    張若塵攙扶在咳嗽的殞神島主,問道:“如何去除影響呢?”

    “你之所以會被影響,是因爲你的七魄太弱小,而且沒有修煉出屬於自己的劍魄。”

    張若塵眼前一亮,道:“我明白了,的確該修煉屬於自己的劍魄。劍祖只負責傳道,成道得靠自己,我得有爭鬥之心,得讓劍出鞘。”

    “鬥天,鬥地,鬥戰神佛妖魔。爭命,爭道,爭戰諸天……”本是含笑且意氣風發的殞神島主,忽的停了下來。

    張若塵追問:“爭戰諸天什麼?”

    殞神島主笑着搖了搖頭,道:“沒了,就是爭戰諸天。這諸天,指的是二十四諸天。這是當年問天君說的話。”

    “果真有二十四諸天?”張若塵道。

    殞神島主點頭,有些感慨,道:“三十萬年前,二十四諸天就成了歷史,成了過去,世間只剩一個昊天,不再有諸天,地獄界的四諸天也被命運神殿從歷史中抹去,問天君終究沒能圓他爭戰諸天的夢。”

    是爭戰,不是征戰。

    шшш¤ ttκan¤ c ○

    三十萬年前的時代,位列諸天是所有修士最大的夢想,是最高的榮耀,是所有神靈都在追求的目標。

    二十四個位置,永恆不變。

    想要成爲其中之一,必要戰勝其中之一才行。

    “爭”字,代表了一切。

    殞神島主道:“三十萬年過去,諸天的影響,徹底消失。天宮和命運神殿,代替了曾經二十四諸天的影響和權利,歷史總是在變的。”

    張若塵道:“既然如此,我便,鬥天,鬥地,鬥戰神佛妖魔。爭命,爭道,爭戰天宮命運。”

    殞神島主長笑,輕輕拍他的肩膀,道:“這話,你可別隨便亂說。”

    忽的,又是臉色一肅,他道:“當然,你若真能以如此之心,成就自己的劍道。今後,你的劍魄,便能取代劍祖的劍魄,成爲劍道的精神。但是,爭戰天宮命運,代表你得壓過天宮和命運神殿才行。這個願景,可不小。”

    “與海納百川,包羅萬象,比起來呢?”張若塵道。

    殞神島主略微一怔,隨即,再次笑道:“你的心氣,比你父親高太多了!也只有你這樣的心,才能去衝擊一品聖意,他遠遠不行。但,你得堅守住這顆心,千萬不要有一天像劍祖一樣,留下膽魄,給自己找了一條退路。願景一成,你就退不得了!”

    張若塵心中大驚,想到了在巨石祭臺中,腦海裏面忽然浮現出來的攜美隱退想法,問道:“若是退了呢?”

    “願景未成,退一步,或是迷途,或是萬丈深淵。若是迷途,從此歸於平凡,再無成爲世間至強的可能。若是萬丈深淵,後果更加慘烈,或會死於心魔。”殞神島主慎重的道。

    張若塵已是渾身冷汗,後怕不已,回想當日,若不是池瑤忽然出現,說不一定自己真會誤入迷途。

    但是想了想,張若塵又恢復過來。

    當時自己只是觸景生情而已,剎那間的情緒宣泄,即便池瑤沒有出現,也不可能真的陷入進去,倒是自己嚇自己了。

    忽然,張若塵和殞神島主停下腳步,看向遠處的星空。

    星空中,涌來一片灰色的死氣雲。

    死氣雲中,有着無數鬼族的軍士,或是舉着陰旗,或是騎着亡靈坐騎,或是駕着鬼車,數量多達百萬之衆。

    雲中,更是押解大量生魂。

    這些生魂,都是剛剛被殺死的崑崙界生靈,身體幾乎透明,被一杆杆陰旗驅趕,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嚎聲。

    殞神島主目光幽邃,道:“地獄界開始撤軍了!”

    ……

    “我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當然是去地獄界。”

    “去地獄界,能輪迴轉世嗎?”

    “嘿嘿,輪迴轉世?不,是獻給鬼主大人做食物。”

    “我不去地獄界,不去……我要回去……啊……”

    ……

    張若塵看見那隻人形的年幼生魂,被一位鬼族修士吞入了腹中,心中殺意大增,劍氣外溢。

    殞神島主按住了他。

    “太師父不憐憫他們嗎?這些生魂,不久前還是活生生的人類。太師父心中不怒?”張若塵道。

    殞神島主道:“我很想將滿天惡鬼,全部打得神形俱滅,可是,惡鬼一直在人的心中,怎麼殺得盡?到底該殺惡鬼,還是該殺心中藏着惡鬼的人?這是當年,須彌說的話。”

    “他的佛法境界太高,可我,不修佛,修的是劍。”張若塵道。

    殞神島主道:“我也想殺盡惡鬼,可是,現在必須得等待和忍耐,崑崙界不能再成爲衆矢之的。十萬年前有着天大的黑幕,我們的敵人,未必只有天堂界和地獄界。”

    張若塵大驚,他以爲自己已經足夠了解黑幕,可是聽太師父這話的意思,黑幕比自己想象中更深,讓太師父這樣的人物都只能暫時選擇剋制。

    “太師父只有這樣的一個猜測而已,你莫要想那麼多。再說,你一個小小的百枷境,想那麼多幹什麼?這是太師父該想的事,你現在只需好好修煉就行。”

    鬼族大軍漸漸遠去。

    殞神島主凝望虛空中的某個方向,道:“我們走了多久了?”

    “一天半。”張若塵道。

    “走了多遠?”

    張若塵回頭看向近在咫尺的混沌萬界山,道:“大概一百二十里。”

    “太慢了!”

    “的確太慢了!”

    殞神島主輕輕捋了捋鬍鬚,道:“你現在,最快能爆發出多快的速度?”

    “穿上流光功德鎧甲,可以達到萬倍音速。”

    “太慢了!”

    “的確太慢了!”

    張若塵說的是實話,如果是與敵交手,或者是在大世界內部,這個速度不算慢。但,如果是在星空中趕路,或者是逃命,這個速度卻不夠快。

    張若塵當然可以選擇佈置空間傳送陣。

    但是真要逃命的時候,哪有時間佈陣?而且佈陣,還會泄露自己去往的空間座標。

    殞神島主道:“速度很重要啊!速度不夠快,遇到強敵,或者遭遇圍攻,很容易被殺死,被擒住。被擒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且……還丟面子。”

    “是啊!所以,太師父是打算傳徒孫什麼保命的絕學?”張若塵有些期待,如此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