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前的長河,寬闊至極,水流滾滾而下。

    向前看,看不見它的源頭。

    向後看,看不見它流向何方。

    張若塵知曉,時間長河並非是一條真正的長河,而是存在於冥冥之中,存在於宇宙的每一座大世界,每一個角落。

    眼前之所以,可以看到這麼一條長河,多半是因爲時間奧義的原因。

    張若塵能夠感受到,有大量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將整座古廟籠罩。正是有它們的存在,所以,自己可以在時間長河中逆流而上,不用擔心被空間壓碎,被時間磨滅。

    空間奧義是舟,時間奧義是漿。

    須彌聖僧和這座古廟,是用於加強“舟”的穩定性。畢竟,這隻“舟”,現在不受張若塵的控制。

    如果將來,張若塵能夠達到須彌聖僧的高度,並且掌控了這裡的所有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說不定,可以徒步走在時間長河上,任意前往過去和未來。

    “這是不可能的事。”

    須彌聖僧的聲音,再次從大殿中傳來,道:“修爲越高,因果越大,想要跨越時間去往過去、未來,遭受的反噬越強。想要干涉過去、未來,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巨大代價。”

    張若塵重返大殿,須彌聖僧的屍骸依舊盤坐在那裡,金光閃閃,卻又死氣沉沉。

    屍骸中的金光,是從一粒粒光點中爆發出來。

    每一粒金光,都是一顆舍利子。

    任何神靈來到這裡,都肯定會無比瘋狂,因爲,他們知曉須彌聖僧體內的舍利子,堪比佛祖舍利,有無窮妙用,堪稱絕世神物。

    張若塵卻絲毫沒有要挖去舍利子的心思,那是對須彌聖僧的不敬。

    如果須彌聖僧有意將舍利子傳給他,舍利子早就自動飛入他體內,何須做那種大逆不道的事?既然聖僧沒有這樣安排,必有其原因。

    “去往時間誕生之初,也不知需要花費多久時間?”

    腦海中,剛剛浮現出這個問題,張若塵不禁一笑。

    明明航行在時間長河上,卻在思考時間的長度,豈不是天地間,出現了兩個時間?一個是天地的時間,一個是時間奧義開闢出來的時間。

    不再想這些頭疼的事,這古廟中,充斥着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正好藉此機會凝聚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

    張若塵目前修煉出來的聖意,一共有八種:

    拳道聖意、掌道聖意、劍道聖意,與五行聖意。

    要同時凝聚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那麼,聖意的總數,就會達到十種。

    這又是一件挑戰不可能的事!

    因爲,傳說中,一位大聖最多隻能修煉出九種聖意。

    “先把第九種空間聖意凝聚出來再說。”

    與殞神島主修行的這短時間,張若塵的空間造詣長足進步,加上擁有萬分之九十九的空間奧義,要凝聚高品級的空間聖意,對他而言,是再輕鬆不過的事。

    就在張若塵準備凝聚之時,卻震驚的發現,古廟外,傳來輕盈腳步聲。

    什麼情況?

    他很確定,進入石廟後,殞神島主和宮南風就已經消失。

    因爲,兩者已經不在同一時空。

    張若塵心中打鼓,只感覺頭皮發麻,立即衝進大殿,藏身到那尊騎着白象的佛像後方。有須彌聖僧的佛光照耀,加上須彌廟中空間特殊,就算來者修爲再高,應該都難以發現他。

    腳步聲,向大殿走來。

    越來越清晰。

    片刻後,張若塵感受到那人走進殿中,並且傳來跪地叩拜的細微聲音。

    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能夠跪地向須彌聖僧叩拜,應該不是什麼兇物,也不會是自己無法理解的恐怖魔頭。

    他小心翼翼探出頭,向大殿中望去,隨即整個人都怔住。

    跪在大殿中的,是一位身材完美到極致的女子,身上神光流動,肌膚雪白如玉,宛若凌波仙子下凡塵。

    正是千骨女帝,花影輕蟬。

    張若塵徹底鬆了一口氣,正要走出去,但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即縮回了頭,背心冒冷汗。

    “不對,我明白了!”

    “此刻我看到的女帝,肯定是她初來須彌廟的時候,是發生在過去,多半是發生在八百年之前的某個時間段。”

    “那個時候的她,根本不認識我,而且也不認識我父皇,不知道什麼張若塵,什麼明帝。”

    “她見我出現在須彌廟,肯定會因爲我體內有不死血族的血脈,直接將我殺死。”

    一位與地獄界有血海深仇的崑崙界神靈,忽然在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這麼神聖的地方,見到,一個身懷地獄界血脈的大聖,恐怕直接一劍就劈了過來,根本不會給張若塵解釋的機會。

    就算解釋,想要讓她相信,亦是難如登天的事。

    一旦被搜魂,對張若塵的精神和聖魂,必會造成嚴重損傷。

    雖然張若塵身上有幾件可以證明自己的東西,但,還是不敢冒這個險,女帝可不是殞神島主,她的劍不知殺過多少地獄界修士。

    張若塵更加小心收斂身上的氣息。

    同時,他也在心中思考,須彌聖僧應該是專門送他回過去纔對,爲何女帝能夠上這艘“船”?

    難道女帝回過去也有目的?

    據張若塵所知,找到這座古廟的修士,不止有女帝,還有當初祖靈界的那隻冰火鳳凰。但是,那隻冰火鳳凰,卻並沒有出現在古廟中。

    說明,這不是時間倒退,是真的重新開闢出了另一條時間線。

    張若塵是在起點上“船”,女帝是在中途被接上“船”。

    至於冰火鳳凰這些可能來到過須彌廟的修士,則是待在現實的時空中,沒能進入這條去往過去的時間線。

    “女帝去過去幹什麼?難道是專門回到過去,去教年輕時候的自己修煉之道?”

    張若塵曾聽女帝這麼說過,她說,未來的自己,經常回到過去,傳她更深層次的道。還聲稱自己掌握有三成時間奧義和對抗時間的神器。

    可是,古廟中的時間奧義強度,似乎並沒有發生變化。

    她這三成時間奧義,到底是從何處得到?

    這廟中,似乎也不像是有神器的樣子。

    不知多久過去,女帝終於站起身來,走出了大殿,隨即,外面響起她的輕咦之聲,顯然是發現了時間長河。

    她自言自語:“須彌廟居然航行在時間長河之上,而且是逆流前行,豈不是,正在回到過去?我明白了,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見到了未來的自己。”

    她像是想通了什麼,頓時,外面響起悅耳動聽的淺淺笑聲。

    “聖僧啊,聖僧,你帶我回過去,到底是爲了什麼呢?”

    隨着腳步聲遠去,張若塵才小心翼翼從佛像後方走出,爲了以防萬一,他打算將大司空和二司空從乾坤界中喚出來。

    萬一被女帝發現,他們兩個或許可以證明他的身份。

    可是,張若塵驚訝的發現,氣海中,根本沒有乾坤界。

    “看來乾坤界是留在了原來的時空,根本無法去往過去。”

    張若塵想了想,又覺得很正常,須彌聖僧活着的時候,都不可能帶着一座大世界回到過去,更何況現在已經圓寂。

    張若塵又查看了一番,發現身上但凡是和空間、時間沾邊的器物,包括蘊含內空間的戰兵,竟然全部都消失不見。

    幸好準帝品聖意丹還在。

    帝品聖意丹,幫助凝聚聖意。

    準帝品聖意丹,幫助融合聖意。

    張若塵要衝擊一品聖意,準帝品聖意丹是必不可少的關鍵。

    “這下麻煩了,還是小心一點女帝,絕不能讓她發現我。”

    張若塵目光投向大殿的石壁上,上面掛了一幅《六祖釋禪圖》,圖上的每一根線條,都是須彌聖僧親手勾畫,與空間脈絡契合,是一件空間圖寶。

    扯下這幅圖,裹在身上,張若塵這次小心翼翼走出大殿,打算去看看女帝去了哪裡,在幹什麼?

    他心中,實在是好奇。

    而且,他也打算在須彌廟中好好的找一找,看看冰火鳳凰是不是真的把獵神的神之星魂,藏在了廟中?

    若是能找到,對他衝擊精神力六十九階,會有巨大幫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