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骨女帝走出須彌廟,站在一顆枯樹下,臨着滾滾流淌的時間長河,凝視波光粼粼的水面,似乎是想跨入進去。

    再三猶豫之後,她取出一杆君王聖器級別的紫青色長矛,揮手扔出。

    “唰!”

    長矛剛剛飛出須彌廟,脫離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之後,立即遭受恐怖的空間擠壓,發出一聲爆響,碎裂成數十枚鐵塊。

    鐵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鏽,當墜落到時間長河中,已鏽成灰燼,彷彿經歷了上億的腐蝕。

    站在遠處的張若塵看到這一幕,心猛然一沉。

    太可怕了!

    君王聖器都被擠壓得爆碎,更被時間力量腐蝕成灰。

    再強的聖境修士,進入其中,恐怕都是瞬間死亡。

    千骨女帝心生忌憚,以她神境的修爲,也選擇退回須彌廟。

    突然,她停下腳步,輕聲念道:“這裡有着大量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只要我吸收一部分,將其掌控,應該就能進入時間長河。”

    女帝就在院中,盤膝坐下,長裙宛如彼岸神花的花瓣鋪陳在地,一雙纖纖玉手,捏成奇異的姿態,瞬間像是化身爲了這片空間的中心,進入悟道的狀態。

    一道道規則神紋,將她環繞,渾身散發柔和的光華。

    張若塵盯了她很久,見她如同化爲一尊美人石雕,靜止不動。

    “女帝一時半刻應該不會醒過來。”

    張若塵繞過女帝,去了須彌廟別的區域探查,尋找獵神的神之星魂。

    “冰火鳳凰不是神靈,肯定無法進入須彌廟的核心區域。”

    “日晷,是它從須彌廟中帶出去的。當時,日晷會被聖僧,存放在什麼地方?”

    走着走着,張若塵驚異的發現,腳下的泥土變成了七彩色。

    他蹲下身,捻起一把泥土,眼中露出喜色,道:“虹土!”

    擡頭向遠處望去,在亂石枯木之間,看見了一大片七彩色的藤蔓,藤蔓將大半個須彌廟都籠罩。只不過,張若塵是從前門進入廟中,所以最開始的時候,沒有發現這些七彩藤蔓。

    七彩色的藤蔓,名叫“虹化藤”。

    佛門聖僧圓寂之時,會發生虹化現象,從而使所在的地方,泥土變成虹土,並且生長出虹化藤。

    當初在祖靈界,張若塵見到的冰火鳳凰的鳳凰巢,是用虹化藤築成。

    虹化藤應該是她,從須彌廟中挖出去的。

    “沒錯了,冰火鳳凰一定來過這裡。”張若塵心中大喜。

    虹化藤點燃後,可以助修士悟道,是難得一見的寶物,可是,張若塵此刻只想尋找獵神的神之星魂,對它沒多大興趣。

    將虹化藤覆蓋的這片區域,張若塵仔細尋找了三、四遍,卻一無所獲。

    張若塵心中的喜意散去,坐到一塊石獅斷石上,嘆道:“看來只有兩個可能,要麼冰火鳳凰根本沒有將獵神的神之星魂放到須彌廟。要麼,神之星魂就是留在了原來的時空,沒有跟着一起回到過去。”

    張若塵起身,準備返回大殿藏起來,萬一被女帝發現,可是有性命之危。

    “咦!”

    忽的,張若塵轉過頭,看向那片光芒氤氳的虹化藤叢林,露出警惕的眼神,暗暗調動空間力量,結成一道空間之刃,斬了過去。

    “唰!”

    眼看就要斬在其中一根酒杯粗的藤蔓上。

    那根藤蔓,忽然浮現出與別的虹化藤截然不同的神性氣息,有一粒粒星辰光點散發出來。藤蔓彷彿活過來了一般,扭曲一下,避開空間之刃。

    “難道是這株虹化藤,誕生出了靈性和智慧?”

    張若塵露出訝然之色,剛纔他發現那根虹化藤的形狀紋路發生了變化,以爲是有什麼自己無法理解的危險隱藏在這裡,所以,纔會率先發動攻擊。

    “不對!這根虹化藤,與別的虹化藤有很大區別。它散發出來的氣息,是神的力量,不是佛的力量。”

    張若塵沒有立即靠近過去,而是調動出淨滅神火防禦,又催動真理之心感應。

    頓時,張若塵的雙眼,似乎能夠穿透時空一般,看見一道長着冰火鳳凰羽翼的美麗身影,將一團散發出璀璨星光的光團,埋在了那片七彩虹土中。

    又割破自己的手腕血管,在虹土上面,灑上聖血。

    她似乎在低聲說着什麼,神情悽楚,可惜張若塵聽不見她的聲音。

    消耗太大,張若塵雙眼劇痛,體內的聖氣幾乎枯竭,眼前的畫面隨之消失不見。

    “剛纔,那是冰火鳳凰?”

    張若塵仔細思考,暗暗猜測,應該是真理之心加上此處的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讓他看見了不屬於這片時空的畫面。

    這種能力讓張若塵吃驚。

    若是憑藉真理之心、時間奧義、空間奧義,就能看見同一個地點,歷史上發生的種種畫面,天地間,還有什麼隱秘瞞了他?

    可惜,此處的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不屬於他,以他現在的修爲,根本無法隨心所欲掌握這種能力。

    張若塵來到那根虹化藤旁邊,看向藤蔓下方。

    果然,藤蔓下方的泥土,顯得更加鮮紅,曾被大量血液澆灌。

    張若塵大致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當年祖靈界功德戰爆發,祖靈界唯一的神靈“獵神”,肯定是知曉自己必死無疑,所以,臨死之前,將自己的神之星魂交給了冰火鳳凰,估計是希望冰火鳳凰能夠憑藉它,迅速破境成神,繼續支撐祖靈界,守護祖靈界的山河和億萬生靈。

    但,獵神死後,冰火鳳凰卻沒有煉化神之星魂,而是將他的神之星魂帶到了須彌廟,種在了虹土下。

    她應該是相信佛門的轉世輪迴之說,更相信須彌聖僧有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將神之星魂種在虹土中,或許有一天獵神可以重新凝聚殘留在天地間的神魂,從泥土中長出,獲得新生。

    可惜,她的願望,終究無法實現。

    獵神只有八顆神座星球,更是弱界的神靈,根本無法與昔日的修辰天神那樣立於宇宙之巔的神靈相提並論。

    修辰天神即便本體被打碎,神源被毀,神魂也被打碎。

    可是,它花費十萬年時間,又讓殘破的神魂重新凝聚出來。哪怕只是這道神魂,依舊擁有神境巨頭的實力。

    獵神差了修辰天神何止十萬八千里,隨着神軀被羅剎族神靈吃掉,神源被奪走,只剩下神之星魂的他,實際上已經是隕落了!

    冰火鳳凰和獵神之間,應該是有一段美好的故事。

    可惜這個故事,沒有一個好的結局,顯得太悽美了一些。

    獵神慘死,冰火鳳凰也隕落,就連他們守護的祖靈界也灰飛煙滅。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悲慘。

    除了張若塵,恐怕天地間根本沒有修士知曉他們之間的這段故事,也根本不會在乎。這樣的悲劇,每一天都在發生。

    整個宇宙的生靈,都充斥着一種無奈。

    張若塵很不想去思考,爲何冰火鳳凰不煉化獵神的神之星魂,衝擊神境,反而將他的神之星魂種在這虹土之下,以自己的血液澆灌,只爲爲他博取一絲活過來的希望。

    太傻了一些,也太癡了一些。

    她是絕頂的大聖,難道不明白,自己若能破境成神,或許就不會用死了!

    或許正是世間有太多這樣足夠傻,足夠癡的人,所以,才更有人情味,更值得留戀,更讓人明白修煉是有意義的。

    當然,這一切都是張若塵的猜測,還有一種說法,冰火鳳凰其實是死在獵神前面。是獵神將她,葬到了鳳凰巢,隨後去了界外,與羅剎族神靈一戰,從而慘死。

    真相早已不可知。

    有的真相,也永遠不會被揭開,隨着一代人的逝去而逝去。

    張若塵探出手掌,想要抓住那根虹化藤。

    虹化藤再次閃避。

    可惜,它只懂得閃避,與一株靈草沒有區別,沒有更高的智慧了!

    只是一根虹化藤,早已不是獵神。

    張若塵能夠感受到它內部蘊含的強大神之星魂魂力,掌控了它,就等於掌握了獵神的神之星魂。煉化了它,能壯大聖魂,能精神力大增,還能調動“獵戶八星”的力量,爆發出堪比僞神的戰力。

    但,見它躲避,張若塵卻心生不忍,終是沒有將它煉化。

    張若塵打算將它留給木靈希,畢竟木靈希得到了冰火鳳凰的部分傳承,或許能夠得到它認可。

    “還是靠自己吧,我有龍主的本源神龍火,要將精神力突破到六十九階應該不是難事。”

    張若塵暫時沒有凝聚空間聖意,因爲他想到須彌聖僧說過,要凝聚一品聖意,關鍵在於時間和空間。

    既然要去時間誕生之初,空間還是奇點之時,那麼到時候再凝聚也不遲。

    現在就讓空間聖意定型,未必是一件好事。

    時間悄然流逝。

    “轟隆。”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將正在淬鍊精神力的張若塵驚醒。

    張若塵兩隻耳朵中流淌出鮮血,以爲是千骨女帝有什麼大的動作,立即將《六祖釋禪圖》裹在身上,向大殿外衝去。

    他感受到四面八方,都有浩蕩神威涌來,將時空都打得穿透,令時間長河爲之震盪。

    在時間長河上,張若塵看到了從修煉以來,最令他震撼的戰鬥畫面,嘴裡喃喃自語:“這是……十萬年前!”

    詭異的事發生,一直都在前進的須彌廟,在這一刻停了下來。

    停在了這個時空。

    張若塵心中更驚,這是要幹什麼?

    停在十萬年前幹嘛,他只是一個大聖而已,難道還能參與進諸神混戰?

    那些神境巨頭,隨便一個眼神,就能滅他好不好。

    “聖僧,我們趕緊走吧,等我成神,踏入神尊之境,再來這個時空一戰也不遲。”張若塵苦笑,如此哀求。

    可惜,須彌廟徹底停下。

    ……

    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