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披頭散髮,抓起沉淵古劍,頗為踉蹌的站起身,傲視四面八方的墓碑和密密麻麻的懸空之劍,道:「來啊,斬我,我心無懼。」

    「唰唰。」

    一柄柄劍,化作光雨,盡向張若塵飛刺而去。

    遠遠望去,猶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劍雨漩渦。

    漩渦的中心,正是張若塵。

    「戰!」

    張若塵不斷揮出沉淵,劈飛刺來的劍。

    但,劍實在太多,根本擋不住。

    頃刻間,他的胸腹爆碎,皮膚、血肉、骨頭,五臟六腑,皆化為血霧,即便肉身恢復能力再強,也無法逆轉。

    肉身防禦再強,也扛不住。

    雙腿爆碎,雙臂爆碎,頭顱爆碎……

    張若塵的肉身,徹底被摧毀,化為一團血霧,比上一次在崑崙界遭受地獄界大軍的百萬聖器攻擊,死得更加徹底。

    上一次,至少還剩一具骷髏。

    這一次,屍骨無存。

    殺死張若塵后,眾劍紛紛飛回墓中。

    阿樂半跪在地,以手撐著鐵劍,才沒有倒下,本是堅毅冷漠的雙眼中,流淌出鮮血一般緋紅的淚水,此刻心中的痛苦,遠勝聖魂被斬的時候。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開羅地師,興奮的大笑起來。

    天下怎麼會有如此離奇之事?

    天庭和地獄界無數修士,處心積慮都殺不死的張若塵,居然死在這片墓林中,死在自己的誓言之下。

    好,好得很。

    能親眼看到張若塵死去,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忽的,阿樂敏銳的察覺到,不遠處,那團凝而不散的血霧中,有一道微弱的生機。

    「嘩——」

    血霧震蕩,化為一個急速旋轉著的巨大血繭。

    生機越來越旺盛。

    血繭快速收縮,凝聚成一道英氣卓絕的身影,血肉之軀完好無損,瞳中含著星辰宇宙,雙眉如神劍之鋒,手臂光潔如玉,卻又有著一根根肌肉線條。

    「錚!」

    劍鳴聲響起。

    沉淵古劍飛入到他手中。

    張若塵眼中略帶一絲茫然,看了看手中的劍,又內視探查,終於明白了許多。

    萬劍似乎沒有要殺他的意思,所以,看似劍氣縱橫,實際上,只是斬了他的肉身,沒有傷他的氣海、聖魂、精神力。

    否則,就算他煉化過白蒼血土,也不可能重新恢復過來。

    不僅如此,萬劍斬過之後,反而像是在助他修鍊,斬去了他體內一些不好的物質,又留給他一些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劍道奧妙。

    比如,當初月神幫他融合了的那隻焱神腿,具有的屬於焱神的物質,絕大多數都被萬劍斬去,只剩下一億道火焰神紋和部分神性物質。

    以前,張若塵的半神肉身,已經十分強大,但是,卻如同一個空有一身體重的胖子,根本無法只用肉身,對抗半神。甚至無法和無上境大聖的無上法體對抗。

    但是,萬劍的力量,卻幫他將半神肉身中不好的東西斬去,使得他的半神肉身變得更加強大和精鍊。

    除此之外,聖魂和精神力中的雜質,也被去除。

    此刻的張若塵,有一種從泥沼中走出的感覺,渾身說不出的輕鬆和爽快,欲要飛天而去。

    「多謝諸位前輩相助。」

    張若塵向四方,一一叩拜。

    雖然不知道,葬於墓中的萬劍為何助他,可是,對欲要凝聚天劍魂,修鍊三品劍道聖意的他而言,這的確是一份巨大的幫助。

    猶如遠古時期的諸位劍道先賢,一起為他洗髓築基。

    站在劍道墓林邊緣的開羅地師臉上笑容盡失,目瞪口呆,心境幾乎崩潰,怎麼會這樣?

    已經被打碎成血霧,居然還能再次活過來。

    張若塵和阿樂之間,沒有太多的言語,只是相視一笑。

    隨後,阿樂抓起鐵劍,踏上返回的路。

    張若塵舉劍向前,繼續向劍山進發。

    「劍出。」

    張若塵提手一引,體內兩億多道劍道規則盡數飛出。

    劍道規則出現了巨大變化,若是以前,只是一根根金針。而現在,金針已鑄出輪廓,化為一柄柄小劍。

    每一道劍道規則,都是一柄劍。

    這是劍道規則的最強狀態!

    擁有這樣的劍道規則,張若塵其實已經和修鍊出天劍魂的劍修一樣,可以直接斬對手的聖道規則。

    毀其修為,斬其道。

    若是沒有經歷過萬劍分身,以張若塵的劍道修為,其實很難走完這條路。

    可是現在,張若塵的劍道大漲,一路衝殺,只是花費小半天的時間,便是穿過劍道墓林,來到了劍山下方。

    後頭望去,一塊塊墓碑林立,宛若千軍萬馬看不到盡頭,又如遠古一位位背著聖劍的白衣劍聖站在眼前。

    那座劍山,就是他們的統帥。

    每一塊墓碑,每一柄劍,應該都有一個故事吧!

    或可歌可泣,或悲天憫人,或仗劍天涯,或恩怨江湖……

    或許是那些劍的主人英魂不滅,在一一訴說他們的過往。又或許是,先前的萬劍,將自己的劍道精神給了他。

    情不自禁的,張若塵心中悲戚至極,彷彿能感同身受,眼中淚水之流,肝腸寸斷。

    這股莫名的情緒持續了很久,張若塵才從中走出來,道:「諸位前輩不必悲傷,劍道從未衰敗和滅亡,劍道之心永存天地間。」

    張若塵向他們再次一拜,這才轉過身,望向高聳巍峨的劍山。

    只見,漆黑的崖壁上,有著數行古老的文字。

    是張若塵從未見過的文字。

    每一個字的筆畫,都如絕妙至極的劍招,詮釋著劍道的真理。

    不知為何,張若塵竟看懂了上面的文字:

    「吾為劍界之主,劍道之祖,極盛宇宙之時,座下三千劍神,億萬劍聖。劍鋒所指,無所不破。縱橫天下,萬界俯首。」

    「然而,黑暗降臨,萬劍齊折,三千劍神竟不能敵,億萬劍聖竟不能擋,盡皆神形俱滅。」

    「吾為劍祖,實為劍終。黑暗之強,遠勝我手中之劍。」

    「可悲,劍道永夜。」

    「可泣,劍道將亡。」

    張若塵心中生出強烈至極的震撼,世間竟然出現過如此強大的劍道文明。

    三千劍神,億萬劍聖,橫行宇宙,誰人能擋?

    號令三千劍神的劍祖,修為又得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這位「劍界之主,劍道之祖」,與崑崙界古時的那位劍祖,又是什麼關係?

    劍界,就是現在的劍南界嗎?

    文段中,提到的「黑暗」又指的是什麼?劍祖竟然都不能敵,三千劍神竟然全部都死了?

    張若塵滿腹疑問,在崖壁上尋覓,想要找到更多線索。

    繼續向前走,在另一處崖壁上,又看到了文字:

    「吾為劍祖,身懷八絕,劍膽、劍魄、劍魂、劍心、劍譜、劍骨、劍源、劍道奧義。」

    「今日,劍界支離破碎,眾生皆死,埋葬眾劍於此,本欲前去與黑暗決一生死,卻知,此去萬死無生。」

    「吾若身死,劍道必然凋零。」

    「苦思三日,終,留下膽魄於此,逃亡天涯,只希望保全這屈辱之身,苟且於天地之間,尋一大界,將劍道繼續傳承下去。」

    「當黑暗再次降臨之時,劍道必定沖在最前方,為宇宙間的生靈撕裂開黑幕,求得最終的生機。」

    這段文字,看得張若塵幾乎窒息,眼中充滿血絲。

    毫無疑問,崑崙界的那位劍祖,並不是崑崙界的本土修士,而是劍界毀滅之後,逃亡過去的。

    劍祖何等偉岸的人物,在崑崙界有著無盡的傳說,傳下了劍道,不僅影響了崑崙界的世世代代,更是對天庭萬界和地獄十族的劍道,都有巨大影響。

    只是一本《無字劍譜》,至今也沒有修士參悟到盡頭。

    天下劍修,怕是無人不敬劍祖。

    可是,劍祖這樣的人物,怎麼也會有如此無力、無奈、悲涼、屈辱的時刻?竟然被黑暗,嚇得丟下了自己的膽魄,逃亡去了崑崙界。

    被他稱為「黑暗」的敵人,到底得有多麼強大?真的一絲勝算都沒有嗎?

    張若塵堅信,哪怕劍祖只有一絲勝算,也絕不會逃。

    「嘩!」

    《無字劍譜》突然猛烈一掙,從張若塵手中飛了出去,飛向劍山的山頂。

    張若塵立即去追,但是,剛想飛行,卻落回原地。

    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得沿著一條石道,艱難的向山頂爬去。

    爬到半天崖壁上,看到了一座洞府。

    洞府的上方,刻有四個古老的文字:「留劍膽處。」

    在洞府的旁邊,有一行新刻上去的文字,蘊含冥王的氣息:「今日得劍祖劍膽,從此世間無所畏懼。」

    「我當持手中之劍,秉承劍祖遺志,當黑暗再次降臨之時,必是沖在最前方那人。」

    劍膽,被冥王取走了!

    張若塵進入洞府,果然裡面空空如也。

    於是,他沿著石道,繼續向上攀爬。

    來到劍山之巔,那裡出現了一塊石碑和一口古井。

    石碑上,刻有:「留劍魄處。」

    劍祖是棄了自己的膽魄,才能逃走。

    膽魄若在,他是不可能逃的。

    換言之,去往崑崙界的劍祖,已經不能稱為完整的劍祖,傳下的劍道,也不是完整的劍道。

    就像崑崙界的劍道,只懂得修鍊劍魂。何曾有修士知道,還要修鍊劍魄?

    魂,是精髓。

    魄,是精神。

    劍魄,是劍道的精神。

    「劍祖的劍魄,就在這古井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