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間長河,永恆流淌。

    一路前行,去往遙遠的過去,路過了中古,親眼見到崑崙界破碎不堪只有須彌聖僧一人守護的悲壯。

    也在上古,看見不動明王大尊的驚豔風采。

    穿過上古,見到了儒道、太極道、佛道、魔道,諸天萬道的崛起和繁盛,一位位昔日的風雲人物,或是羽扇綸巾,或是普度衆生,或是去往天涯海角傳道。

    傳說中的練氣士,沒落在冥古。

    可是穿過玄古、神古……冥古,不知多少個元會,到達遠古。

    在遠古,張若塵數次發現練氣士和巫道修行者的身影。確切的說,是他們的元嬰和巫魂強大無匹,穿過了時空,闖入進時間長河,才被他看見。

    沒有交集。

    沒有誰攻擊他,或許是沒有察覺到他,又或許只是將他當成了天機的一部分。

    從中古開始,一路前行,張若塵總會遇到各種攔截和攻擊。

    有的,他能夠認出屬於後世的哪個勢力,比如時間神殿、命運神殿。可是更多的,他根本不認識發動攻擊的是後世的哪個勢力。

    爲他開路的,他也只是認出了其中極少數的強者,比如,不動明王大尊、天魔、儒祖、佛祖、劍祖……

    更多的,他根本不認識。

    來到遠古後,張若塵再也沒有受到攻擊。

    因爲,遠古末期曾爆發過一次大劫難,幾乎所有傳承都斷絕。即便練氣士和巫道修士再強大,遠古之後,進入冥古,天地規則發生了變化,他們也沒落下去。

    崑崙界的三道,就是在冥古後期嶄露頭角,擊敗了沒落的古巫和練氣士。

    穿過了遠古上、中、下三個時期,張若塵再也沒有在時間長河上,看到人族修士的身影。

    遠古之後,就是荒古。

    傳說荒古時期混亂無比,萬族林立,人類就是在這個時期誕生,可惜,那時的人類,茹毛飲血,鑽木取火,只能在萬族的夾縫中生存。

    當然,荒古時期也有人族至強誕生,能與萬族中最頂尖的強者叫板。

    比如“人祖”。

    人祖是否存在,早已無法考究,但,至少後世還流傳着與他相關的種種傳說。甚至有傳言,他是第一位同時掌控時間和空間的修士。

    穿過荒古的各個時期,來到太古。

    終於,張若塵的視野中,不再只有一條時間長河。

    時間長河逐漸變得模糊,河面上,出現五光十色的混沌之氣,時間和空間的力量變得頗爲紊亂。

    “轟隆隆。”

    須彌廟不停震盪,地面上的裂縫越來越寬。

    張若塵擡頭望天,看到一團團明亮的星雲,急速向時間長河的下游飛去。確切的說,是須彌廟不斷前行,產生的錯覺。

    “傳說中,太古時期,整個宇宙都是一片混沌。在這個時期,誕生出來的太古生靈都非常強大,是天生地長出來,能直接吞吐混沌之氣,主修肉身。”

    “可惜在太古末期,宇宙中星球開始誕生,天地規則再次發生改變。那些強大的太古生靈,無法繁衍後代,幾乎死絕。”

    隨着繼續前行,張若塵再也看不見星球,或者星雲。

    時間長河變得更加虛淡,時常有太古生靈從他頭頂上空飛過,身軀巨大無邊,比張若塵在中古末期看見的那隻鳳凰還要震撼人心。

    不知花費了多少年,張若塵終於穿過太古,來到太初。

    太初,正是空間和時間誕生之初的地方。

    這個時候,沒有宇宙,沒有生靈,甚至連混沌之氣都纔剛剛誕生。空間中,充滿了各種粒子和規則。

    空間高度擠壓,溫度達到神靈抵擋不住的地步。

    “轟隆。”

    在空間的擠壓下,高溫的煉化下,須彌廟震動得更加厲害,即便是大量的空間奧義和時間奧義,似乎都抵擋不住。

    下方的時間長河,依舊存在,但是已經淡得猶如一道影子。

    順着時間長河望去,張若塵終於看見長河的盡頭。

    那裏,一片漆黑,猶如一個黑洞一般,沒有光線。但是卻有數之不盡的粒子和規則,從裏面噴薄而出。

    若不是有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的保護,即便是神靈,來到這裏,都會瞬間死亡。

    張若塵努力平復激動而又震撼的心情,因爲他看出須彌廟支撐不了多久,而他來到這裏,不是爲了看一眼空間和時間誕生之初的樣子,而是要融合出一品聖意。

    須彌聖僧不惜以殉道的方式,將他送到這裏,他怎能辜負聖僧對他的期望?

    可是,聖僧根本沒有告訴他,來到這裏與融合一品聖意的關聯是什麼?張若塵心中急切無比,卻沒有頭緒。

    論對聖道的理解,對時空的理解,張若塵差了須彌聖僧何止十萬倍。

    聖僧或許悟透了凝聚一品聖意的關鍵所在,但,張若塵只是一個修煉不足千年的大聖,哪裏能夠明白這種世間至理?

    張若塵衝進大殿,先是雙手合十,向須彌聖僧的屍骸行了一禮,纔是問道:“聖僧啊,你臨死之時,已踏入佛祖之境,必定是在那一刻窺望到了某種天機,知道了凝聚一品聖意的方法,所以在十萬年後選中了我。現在,我們已經到目的地了,你是不是應該將凝聚的方法告訴我?”

    大殿中,一片死寂。

    只有牆壁破碎的聲音響起。

    “聖僧,別開玩笑了,你就開口說一句吧,哪怕提醒一個字也行。聖僧,聖僧,師父……”

    “師父啊,我不是故意不叫你師父的,實在是因爲,你從來沒有正式收我爲徒。而且,以前從來沒有叫過,突然一下真的改不過來口。”

    張若塵跪到須彌聖僧的屍骸前,雙手抓住他的肩膀,輕輕搖晃,情真意切的哀求道:“師父,我們已經沒多少時間了,你振作一點。你是佛祖,送我送到西好不好?我不信,你老人家能從未來將我送到這裏,卻連開口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

    依舊一片死寂。

    “師父,你真的要我自己悟嗎?我壓力太大了!”

    張若塵看着閉目垂首的須彌聖僧,知曉他老人家的確早就已經逝去,黯然一嘆,鬆開了雙手,道:“是我求得太多了,對不起,師父,打擾了!”

    再次躬身一拜,張若塵走出大殿。

    前方空間擠壓得更加厲害,各種粒子密集,須彌廟晃動不停,已經停了下來。

    地面上,裂口密佈。

    古廟的牆壁,不斷垮塌。

    張若塵將那株由獵神的神之星魂種出來的虹化藤,收取了起來,裹進《六祖釋禪圖》中,以免隨須彌廟一起毀掉。

    “師父若是知道凝聚一品聖意的方法,肯定會用某種方式告訴我。既然沒有告訴我,說明他老人家,也不知道方法。”

    “他應該只是猜測,在時間和空間誕生之初的地方,可能有凝聚出一品聖意的契機。”

    “一切,還是得靠我自己。”

    張若塵閉上雙目,平復紛亂之心。

    在時間長河上,他不知修煉了多少年,精神力早就突破到了六十九階,聖魂遠比以前強大。就連聖道規則,也超過了兩百億道,達到別的百枷境大聖從未達到的高度。

    在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的幫助下,他的時間和空間造詣,提升了數個層次。

    凝聚第十種聖意,對別的修士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此刻的張若塵,卻有十足的信心,將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凝聚出來,達到十種的層次。

    可是現在,關鍵不在於凝聚第十種聖意,在於修煉出什麼樣的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才能更好的和陰陽五行聖意融合,達到最圓滿的地步。

    “時空、陰陽、五行。”

    “時空、陰陽、五行。”

    ……

    張若塵不停的這麼念着,腦海中的記憶,從這裏開始回放。

    從時空誕生之初,各種粒子和天地規則爆發出來,然後誕生混沌之氣,進入太古。

    混沌之氣中,誕生出太古生靈。

    然後是荒古、遠古、冥古……神古、玄古、上古、中古,一個個又一個時期的景象,在他腦海中不斷閃過。

    忽的,張若塵睜開雙目。

    腦海中,所有畫面在一瞬間被拉回,凝聚於一點。

    張若塵投望遙遠處,那一個不斷噴薄着粒子和規則的黑洞,嘴角浮現出一道笑意:“那裏,就是時空、陰陽、五行的誕生之處,包含了所有。它雖然不是海納百川,包羅萬象。可是,百川和萬象,都是從這裏衍化出來。”

    “轟隆。”

    不知是不是感知到了張若塵心中的意念,須彌廟繼續前行,向空間誕生之初的那個奇點衝去。

    催動須彌廟的,是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

    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同時燃燒了起來。

    張若塵來到大殿中,化爲一道小小的身影,盤膝坐到須彌聖僧的掌心。

    他心中已想到了一種融合陰陽五行和時空九種聖意的方法,但是,並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只能拼一次。

    而且,只有一次可以拼。

    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已經燃燒起來,一旦燃燒殆盡,他必死無疑。

    現在,張若塵需要做的第一步,乃是在兩種奧義燃燒盡之前,將五行火道聖意,融入陰陽五行聖意。

    只有這樣,即便他的肉身、聖魂、精神力被打碎成粒子,陰陽五行依舊可以讓這些粒子凝而不散。

    當然前提是,他的意志和精神足夠強大,即便被打碎成粒子,依舊還要能夠維持住陰陽五行聖意。

    只有做到這第一步,纔有可能在第二步,抓住一絲機會,將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融入其中,達到絕對完美的狀態。

    至於該凝聚什麼樣的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張若塵現在依舊沒有頭緒。

    成功的機會和活下來的機會,不足千萬分之一。

    只能拼了!

    ……

    今晚還有一章,能不能凝聚成功一品聖意,立即就能揭曉。月票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