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理之心與肉身、聖魂相融,張若塵感覺現在的身體,比曾經的半神之體還要強大數倍,整個人徹底脫胎換骨,脫離泥沼,煥然一新。

    人類血液和不死血族的血液,依舊存在,可是卻又與混沌之氣相融,不再相互衝撞,徹底合二爲一。

    聖道規則依舊在,而且進一步提升,達到了三百六十億道,處於一個圓滿之數,其中拳、掌、金、木、水、火、土、時間、空間,九道佔據絕大多數比例。

    倒是精神力沒有太大提升,讓張若塵頗爲費解。

    按理說,他在太極陰陽圖中,精神遭受前所未有的磨礪,精神力應該大漲纔對。可惜,精神力還是六十九階的強度。

    ……

    時間長河上。

    張若塵盤坐在須彌聖僧掌心,順流而下。

    奇異的事發生。

    他發現,只要刻意調動聖意,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居然能隱隱看到各個時代的一些畫面。

    “一品聖意果然玄妙,看來是有無窮妙用,需要我花費千年、萬年去研究和發現。”

    張若塵甚至在思考,憑藉聖意,自己是不是能夠擁有“知盡過去,通曉天地萬物”的能力?

    推算能力,超越命運之道,應該沒問題。

    學習能力,超過本源之道修士,應該也是輕輕鬆鬆。

    “啪!”

    一道碎響,將沉浸在參悟中的張若塵驚醒。

    須彌聖僧的屍骸身上,出現一道裂痕。

    不僅如此,屍骸的皮膚上,蒙上一層灰霧。

    “怎麼會這樣?一尊佛祖的屍骸,應該萬古不朽纔對。怎麼會裂開?怎麼會開始腐朽?”

    很快,張若塵明白了原因,跨越時間長河果然是要付出巨大代價,即便一尊佛祖的身軀也抵擋不住。

    正是有須彌聖僧的守護,時間的力量,纔沒有作用在張若塵身上。

    聖僧當初讓張若塵在須彌廟毀掉的時候,立即返回,可能就是知曉,自己的屍身承受能力有限。一旦發生意外,有可能回不到原來的時間點。

    一旦聖僧的屍身,徹底崩潰,等於是失去了“舟”。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怕是又要被空間擠壓成粒子。

    這一次,沒有了真理之心,沒有了聖僧的屍身,他想要重新凝聚出肉身,將會艱難得多。想要恢復修爲,更是想都別想。

    很有可能,剛剛修煉出來的一品聖意,也會隨他的死亡,一起湮滅。

    張若塵在時間長河上,不知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倒也沒有太過慌亂,靜心思考對策。

    只要兩個辦法:

    要麼,加快返回的速度。要麼,提升“舟”的穩固性。

    “現在能做的,只能破境到千問境,以道域穩固師父的骸骨,爭取撐到出發的時間點。”

    好不容易修煉出一品聖意,張若塵可不想死在時間長河上。

    要從百枷境,突破到千問境,需要“化道”。

    所謂“化道”,就是以自己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衍化出屬於自己的道。有的是器,有的是意,有的是魂,有的是一座世界。

    心中所想,道之所然。

    心境越完美,道才越完美。

    整個千問境的修煉,都是在不斷完善自己的內心,完善自己的道。

    道,會以道域的形式呈現出來。

    這個時候,凝聚出來的道域,與聖王境修煉出來的道域不同。

    聖王境修煉出來的道域,只是一個雛形,一個場域,肉眼無法看見。千問境大聖的道域,則會以不同的形態,真實顯現出來。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要化道,要凝聚出道域,突破到千問境,是一念可成的事。

    張若塵平靜自若,念出兩個字:“化道。”

    “譁!”

    一念成道。

    身上光芒四射,混沌氣霧繚繞,一座浩瀚宇宙,以他爲中心顯現出來,將須彌聖僧的骸骨都包裹了進去。

    呈現出來的景象,很像“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

    這座道域,的確飽含真理界形“宇宙無邊”,但是,更飽含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與別的各種聖道。

    張若塵的道域,在不斷演變,出現奇點噴薄、混沌太古、星雲光霧、莽荒大陸、諸天星辰、時間長河……等等景象,不斷的衍化,變化無窮。

    這不是固定的道域!

    是不斷蛻變的道域,有時間加持的道域,包羅萬象,古往今來都在裡面。

    對!

    就是古往今來。

    張若塵將它稱之爲——“萬古歸一”。

    萬古歸一道域。

    在萬古歸一道域的加持下,張若塵終於趕在須彌聖僧屍骸崩潰的那一瞬間,重新回到出發時的時間點,發現自己正盤坐在聖僧屍骸的對面。

    天地間,無比寧靜。

    再也聽不見時間長河流動的聲音。

    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張若塵感覺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此刻,夢醒了!

    大殿中,佛光燦爛,六尊佛像依舊立在佛臺上,本來已經消失的聖僧骸骨依舊坐在對面,一切都沒有改變。

    就在張若塵以爲,真是大夢一場的時候。

    “哧哧。”

    對面,聖僧的骸骨,化爲一粒粒金沙。

    整座須彌廟,快速變淡,化爲影子,然後消失在宇宙中。

    一切都消失,只有張若塵盤坐在虛空,身上散發着混沌光華,萬古歸一道域形成的種種奇景,在身周顯化和變換。

    一粒粒金色佛沙,化爲光點,消散在虛空。

    在金色佛沙中,張若塵找到八顆舍利子,將它們捧在雙手之間,眼眶中,淚水泉涌般落下。

    終究不是一場夢,聖僧徹底消失在世間,只剩八顆佛祖舍利。

    聖僧獨自一人,盤坐在破破爛爛的崑崙界前方,擋住地獄界諸神的那一幕,再次出現在張若塵腦海。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聲音,在張若塵耳邊迴盪。

    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才收拾起情緒,發現沉淵古劍、日晷、藏山魔鏡、萬咒天珠這些器皿,又出現在身上。

    乾坤界也出現在氣海中。

    果然回到了現實,回到了曾經的時間點。

    仔細回想返回過去的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爲,所觀所遇,越想越覺得不真實,比夢境還不真實,那種感覺很不好受。

    還是現實好,至少現實讓他感覺自己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張若塵收起萬古歸一道域,剛剛站起身,便是聽到一道熟悉的呼喚聲:“塵……若塵兄是你嗎?真是你,你還活着?太好了,發生了什麼事?塵,你到底怎麼了?”

    是宮南風。

    張若塵已經看得宮南風的身影,邁步一步,走到他面前,頓時,眼中露出異樣的神色,道:“你怎麼把自己弄成了這個樣子?”

    此刻的宮南風皮包骨頭瘦,頭髮足有十多米長,鬍鬚長得滿臉都是,宛若一隻長毛猴子,顯得頗爲滑稽。

    “當然是餓的啊,幸好須彌廟外長出了一棵桃樹,要不然,沒把你等出來,我就餓死了!不過這幾百年好了,我的修爲大增,對食物不再有必要的需求。”宮南風頗爲唏噓的道。

    “桃樹,應該是太師父使用手段,才長出來的。”

    張若塵心中如此暗道,輕輕點頭,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劇烈一變,道:“你剛纔說什麼?幾百年?什麼幾百年?”

    南宮風摸了摸自己如同瀑布一般的烏黑長髮,苦惱的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都走不出這裡,要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等一千年。老實說,你第一年沒有出來,我就以爲你已經死在了廟中。塵,你怎麼就能在廟中待了一千年呢?你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宮南風一直在說,但是,張若塵在聽到“一千年”這三個字之後,便是再也聽不見他在說什麼了。

    “一千年,怎麼會已經過去了一千年?”

    “我明明回到了原來的時間點,爲什麼還是過去了一千年?不可能出錯,絕對不可能出錯。”

    張若塵仔細凝視宮南風,發現這傢伙的修爲,居然已經達到了萬死一生境巔峰。

    他可是器靈。

    器靈怎麼修煉得這麼快?

    “快告訴我,你是在開玩笑,你本來就有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爲對不對?以前一直在騙我?”張若塵抓住宮南風的肩膀,以渴望的眼神盯着他。

    宮南風被嚇了一跳,木偶一般的點了點頭,道:“沒錯,我現在的確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爲。雖然你這一千年進步很小,境界被我超越了,但是,不要灰心嘛!塵,你先冷靜一點。”

    “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

    張若塵衝回先前盤坐的位置,須彌廟早已消失不見,這片空間中,也不再是漆黑一片,反而滿天星辰。

    張若塵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取出沉淵古劍,發現沉淵古劍居然已經達到七元君王聖器的級別,劍靈也達到大聖境。

    距離脫變成至尊聖器,只差一步。

    從乾坤界中,喚出了大司空和二司空。

    兩個和尚,這一千年,一直跟隨接天神木修煉,居然達到了無上境,踏入半神層次,簡直要逆天了!

    劍靈、大司空、二司空,皆告訴他:“現在是千年後。”

    張若塵神眼呆滯,取出《時空秘典》,想要放出鎮壓在裡面的商夏和商月,卻發現她們早已從裡面逃了出來,被接天神木抓進乾坤界。

    現在,就連她們也修煉到了無上境。

    千年積累,她們擁有的聖道規則超過十萬億道,亦是半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