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噗!」

    「噗!」

    ……

    沉淵古劍斬斷鱷魚頭死族大聖的身軀后,又飛向另外三位死族大聖。

    第一位死族大聖,被擊穿眉心。

    第二位,頭顱與身體分開。

    第三位,被擊碎胸膛。

    三位死族大聖,都提前有所防範,並且催動了極致的防禦力量。

    可是沒用。

    第一位死族大聖撐起道域,卻被沉淵古劍一劍破開道域。第二位死族大聖以戰兵抵擋,卻被沉淵古劍一劍斬斷戰兵。

    以沉淵古劍現在的鋒利程度,豈是一般的君王聖器抵擋得住?

    三具殘屍,倒在海底,這片水域變得更加鮮紅。

    大聖的生命力強大,即便肉身被打碎,都有機會重新凝聚出來。但是,包括鱷魚頭死族大聖在內,四尊大聖被沉淵古劍斬中后,體內的生命之力瞬間消散,徹底死去。

    之所以如此恐怖,是因為,張若塵修鍊出了天劍魂。

    劍,斬的不僅是他們的肉身,也斬他們的聖魂。

    魂都被滅了,哪裡還能重凝肉身?

    沉淵古劍在水中飛了一圈,將四位死族大聖身上的聖器,盡數煉化吸收,才飛回到張若塵手中。除此之外,四位死族大聖的聖源,亦被張若塵收走。

    整個過程,頃刻間結束。

    遠處,那些本是打算離開的大聖,感知到了這股強大的劍道力量,紛紛駐足,目光投望過去。

    「張若塵終於現身了!」

    「一劍斬一大聖,絲毫不留生機。如此劍道,簡直堪比死族的死亡劍道和修羅族的殺戮劍道。」

    「這下子張若塵和死神殿是真正結下大仇,他想要抵賴都抵不掉。」

    「南聖就在附近,張若塵估計馬上就要逃。」

    ……

    大司空和二司空早已精疲力竭,渾身傷痕纍纍,卻滿臉焦急的神色,催促道:「師叔,我們趕緊逃,後面還有一個更厲害的,真殺、真貪、真妄他們正攔著,但是,應該攔不了多久。」

    「真殺、真貪、真妄既然拜入佛門,叫了我師叔祖,我怎能棄他們而去?」

    張若塵目光凌厲,眺望南聖。

    南聖依舊站在十多丈高的石雕肩膀上,手中的青色符扇中,飛出一道青色的符籙。符籙化為一座數十丈長的殿宇,將真殺、真妄、真貪,鎮壓在下方。

    感受到了張若塵的目光,他嘴角微翹,身體飄飛起來,落到距離張若塵僅有十丈的位置。

    南聖並沒有因為張若塵殺死四位死神殿大聖而憤怒,反而帶有一抹喜色,揮扇笑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現身了,很好,很好。」

    張若塵身穿白衣,氣質英卓,道:「我也沒有想到,你們這麼快就能到達劍南界,並且還闖入進了本源神殿。」

    「你的手段,出乎我意料的高明,若不是追著紀梵心找到劍南界,我們恐怕現在都還以為你在夜叉族祖界。」南聖兩鬢處的兩縷長長白髮,在水中飄動。

    張若塵見到他,居然沒有逃,這讓南聖心中頗為吃驚。他做事謹慎,使用精神力暗暗查探四周,確定沒有藏著別的強者,這才安心下來。

    看來張若塵根本沒有什麼後手,完全就是自我膨脹。

    也好。

    今日便讓他知曉,自大的代價有多麼慘痛。

    南聖笑道:「這裡可不是百族王城,只憑肉身力量那點優勢,是沒辦法與我抗衡的。所以,你確定不逃嗎?」

    「我若要離開,你留得住嗎?」張若塵反問一句。

    南聖雙目微眯,身形化為一道電光,剎那間便至張若塵身前,右手大袖飄飄,結成一道森然霸道的印法。

    張若塵沒有使用空間力量避閃,手中的劍,后發而先至,揮劍斬出。

    「轟隆!」

    南聖的掌心,凝練至極的死亡之氣,形成一道圓形的印盤,與沉淵古劍對碰在一起。

    劍氣和死亡之氣,以二人為中心,向四方激射。

    南聖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為,修鍊的是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神功寶典的功法,體內的死亡之氣,自然比百枷境的張若塵的聖氣和血煞之氣品級更高,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強。

    這是境界的差距!

    張若塵的身形向後倒退出去,每退一步,腳下就會踩碎一大片廢墟。

    「所謂的半神肉身,就這點力量?」南聖冷峭的笑道。

    躲到一處角落中的大司空,笑得更冷:「我師叔才百枷境的修為,而你卻是萬死一生境巔峰,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小心待會兒敗給了師叔,丟盡臉面。」

    南聖心中暗思,那個禿驢說得倒是有些道理,做為天南嫡傳,超過對方兩個境界,若是還不能速勝,的確是一件丟臉的事。

    他沉哼一聲,身上一連浮現出三十六道聖獸圖。

    每一道聖獸圖,都是一隻大聖級聖獸煉成。

    他掌心印法中爆發出來的力量,猛增一大截,隨著一道震天動地的獸吼響起,使得空間都為之扭曲的力量波,將張若塵震得拋飛出去。

    張若塵飛出數十丈遠,輕飄飄的落到地上。

    這位威名赫赫的南聖,倒也的確算得上名副其實,沒有辱沒天南的威名。他一旦破境到無上,必定成為宇宙俗世中一等一的存在。

    南聖心中卻是非常吃驚,不像張若塵內心那麼平靜。

    要知道,他身具三十六隻大聖聖獸之力,加上自己本就擁有極致的體質,在肉身力量上,根本不懼張若塵的半神肉身。

    既然肉身不吃虧,又高出兩個境界,為何張若塵還能將他的力量從容化解?

    「再來。」

    「嗷!」

    「吼!」

    ……

    南聖體內響起一道道獸音,一隻只巨大的獸影在他體內呈現出來,改掌為爪,隔空一爪拍了過去。爪子足有雲蓋那麼巨大,力量如萬重山嶽。

    張若塵依舊沒有使用空間力量避閃,而是激發出十二對金翼,體內的混沌聖氣,轉化為血煞之氣,將金翼上始祖紋路引動了出來。

    「戰!」

    揮劍斬出。

    沉淵古劍上的一道道王級銘紋浮現,爆發出烏黑色的光華。

    「嘭嘭。」

    劍鋒和爪印不斷對碰,頃刻間,便是交手一百多擊。

    這是最純粹的力量攻擊,張若塵的半神肉身,散發出來的神光越來越明亮。他對半神肉身力量的運用,也越來越靈活,能將一些潛在的力量都動用出來。

    因為久攻不下,南聖越戰越急躁,嘴裡爆哼一聲。

    他的雙爪之上,浮現出金煜神焰,神焰瞬間將四周的海水煮得沸騰。與此同時,三十六隻大聖聖獸的爪子,亦是同時探出,壓向張若塵。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舉過頭頂,鑲嵌在劍上紫色神石被催動,釋放出浩蕩的神力,同時紫色神石又將天地規則吸納過來。

    「嘩——」

    一劍直劈而下,將三十六隻大聖聖獸的爪子盡數斬斷。

    紫色神石是黑洞旁邊的一顆星球凝練而成,被催動后,它的重量爆發了出來,使得沉淵古劍也變得足有一顆星球那麼沉重。

    劍鋒與南聖金燦燦的雙爪碰撞在一起。

    「嘭!」

    金色的神焰,一團團飛出去。

    張若塵和南聖隨之分開,拉開一段長長的距離。

    南聖的雙臂上,出現一根血線,溢淌出大聖血液。

    遊走在遠處的大聖,全部都嚇了一跳,張若塵居然先傷到了南聖?

    張若塵固然是借了戰兵之利,可是,那是南聖啊,天南的嫡傳,怎麼可能被一位百枷境大聖傷到?即便對方是元會級天才,也不該強到如此離譜的地步。

    南聖雙臂上,死亡之光閃爍了一下,傷口瞬間消失,目光落在沉淵古劍上,道:「造化生鐵煉製的劍,果然不一般。鑲嵌在劍上的那塊紫色神石,似乎更是一件至寶。」

    張若塵道:「所謂的天南嫡傳,不過爾爾。」

    「你休要得意,我先前只是在陪你玩呢!」

    南聖心中生出一股怒意,雙臂攤開,眉心飛出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將整個海底空間充塞,數量達到七萬億道。道域隨之呈現出來,將張若塵包裹進去。

    那些聖道規則,宛若鎖鏈一般,禁錮張若塵,不給他一絲移動的空間。

    「張若塵,我都說過了,這裡不是百族王城,不是只靠肉身強大就能逞威。在我的面前,你弱小得宛如一隻螻蟻,我甚至都不用動手,只憑道域,就能將你鎮壓。」南聖道。

    張若塵提劍的手臂,被上千億道聖道規則壓得低垂下去,想要發力提起沉淵古劍,可是,即便全力以赴,手臂也無法動彈。

    「果然境界上的差距還是太大了,不動用奧義的力量,與這種級別的強者交手,我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張若塵如此感嘆一聲,隨即,四周出現細微的空間波動,身體消失在原地。

    「空間挪移!怎麼可能?」

    南聖雙眼一眯,不敢相信,在絕對的道域壓制下,對方還能施展空間挪移。難道自己對空間掌控者的能力的預判有誤?

    不對,一定是張若塵掌握了某種空間類的至寶,甚至有可能是空間奧義。

    這樣也好,殺了他之後,收穫會更大。

    忽的,南聖心生感應,張若塵出現在了身後。

    根本不用轉身,南聖直接以聖魂,操控道域中的聖道規則,化為規則巨浪,向張若塵拍打過去。

    張若塵再次施展空間挪移,出現在他頭頂,默念一聲:「輝月如歌。」

    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出現在南聖的道域中,其中,時間印記光點最密集處,凝聚成一輪明月,懸在張若塵頭頂。

    南聖想要調動聖道規則,卻發現時間流速變得緩慢,聖道規則湧向張若塵的速度,亦是變得緩慢無比。他暗呼一聲不妙。

    張若塵不僅是空間掌控者,更是時間掌控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