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個月後。

    張若塵站在血楓樹下的孤墳旁,目望眼前這座獨特的世界,心緒寧靜,腦海中在回想着什麼,時而微笑,時而沉凝,時刻苦澀。

    “公子在想什麼?”孔宣問道。

    孔宣是張若塵昔日在天月樓購買的頭食姑娘,有着萬里挑一的美貌,不是純血人類,屬於孔雀半人族。

    修煉的功法,是張若塵傳給她的《孔雀聖典》,與孔蘭攸修煉的功法相同。

    孔宣被張若塵安排在林妃的身邊侍奉,一直忠心耿耿。

    她的天資其實很高,在崑崙界復甦後,曾被甦醒者選中,祕密帶走,做爲崑崙界崛起的人才培養,如今已經達到八步聖王的層次。

    當然,她能達到這個境界,是因爲崑崙界復甦後,天地規則完善過來,修煉變得比以前容易了許多。

    張若塵畢竟不是尋常之輩,已從悲痛中走出,聲音溫潤的道:“以後,你就跟隨蘭攸一起修煉吧。”

    孔宣輕輕搖頭,道:“我想侍奉在公子身邊。”

    “你都已經修煉到聖王層次,不要再將自己當成一個婢女看待,要有強者之心,你的心境若是不脫變,將永遠也達不到大聖境界。”

    張若塵又道:“這些年,孃親幸好有你照顧,我很感激。這株聖藥,對你破境到大聖,或許有些幫助。當然,你最大的問題,還是心境。”

    張若塵取出一株從本源神殿挖到的元會聖藥,遞給了她。

    本源神殿中的聖藥,蘊含精純的本源力量,的確是有助於提升修爲。

    “她的心境想要脫變,只能送去功德戰場才行。能不能活下來,就是未知數了!”孔蘭攸走了過來,如此說道。

    孔宣將聖藥遞還給張若塵,道:“我不要去功德戰場,我願一生侍奉在公子和蘭攸大聖身邊,爲什麼一定要賭上自己的性命,去拼大聖境界?”

    張若塵和孔蘭攸對視一眼。

    每個人的心態和追求,顯然不一樣。

    二人沒有繼續勉強她,強行逼她去功德戰場,以她的性格,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聖藥收下吧,將來若有機會,我助你煉化神源,成爲僞神。”張若塵是真的很感激孔宣,因此作出了這麼一個承諾。

    心境不夠的修士,只有選擇煉化神源,成爲僞神。

    僞神,壽一個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當然,這不是誰都有的待遇,也不是有了神源就一定能成爲僞神。一個聖王,想要成爲僞神,更是難如登天的事。

    張若塵敢如此自信,而且這麼有底氣做出這樣的承諾,當然是因爲穿過萬古,見到了大尊、天魔、儒祖這些人的風采,已生出氣吞山河之心。

    要得神源,斬神便是。

    其實張若塵的心境,早已千錘百煉,各種心魔也被三品劍道聖意斬得難成氣候,隨後,徹底被萬古歸一道域鎮壓,化爲“海納百川”中的百川之一,“包羅萬象”中的萬象之一。

    在凝聚出萬古歸一道域的時候,張若塵心中的種種疑問,就已經奈何不了他。

    從時間長河歸來時,張若塵已經踏入千問境巔峯,體內聖道規則超過一千億道。

    只要他願意,現在就能達到萬死一生境。

    只不過,他的心中,的確還有一些羈絆,必須要回崑崙,必須要去天庭,才能實現圓滿。既然如此,他也就選擇了隨心,而不是強行斬去心中的念頭。

    ……

    張若塵看出孔蘭攸的境界,已然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峯,聖道規則積累了五萬億道。

    無盡深淵神祕莫測,以血後神境的修爲,都不敢踏入其中一些祕地,孔蘭攸能有如此高的修爲,必有大機緣,張若塵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至於無盡深淵的祕密,張若塵暫時不想去探查,更不想去冒神靈都不敢冒的險。

    此次回崑崙界,他還有很多事需要做。

    在孤墳前,張若塵重重的磕了三個頭,隨後,將整座墳墓,包括旁邊的庭院和血楓樹,盡數收入進了乾坤界。

    他還是決定,將孃親安葬到父王身邊。

    孔蘭攸有些擔憂的道:“表哥,現在的崑崙界與以前不同,不僅有很多中古時期的甦醒者,還有神靈坐鎮。你若要回王山,讓我陪你好不好?”

    “怎麼?怕我被崑崙界的神靈殺死?”張若塵情緒依舊還是頗爲低落。

    孔蘭攸的確是有這樣的擔心,雖然很多修士都知道張若塵是爲了救自己的女兒,纔會去往地獄界,可是,張若塵千年前在地獄界的所作所爲,的確是有無數修士非議。

    更何況,血後之子,血絕戰神外孫的身份,就足以給張若塵惹來殺身之禍。

    張若塵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至少崑崙界,還沒有誰殺得了我。”

    “表哥!”

    孔蘭攸喚出這一聲。

    張若塵停下腳步,望向她,道:“還有什麼話?”

    雖然千年過去,孔蘭攸的容貌卻沒有絲毫改變,白髮如雪,肌膚卻吹彈可破,細如凝脂,紅脣如寶石般晶瑩。

    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她迎着張若塵的目光,道:“先是等了八百年,又是等了一千年,表哥,你還要讓我等多久?”

    這句話,飽含情意。

    或許,一千年前,她就想說出這一句。

    一個女子,能夠等一個男子一千八百年,其實根本不必再說這句多餘的話,一切情義,早已不言而喻。

    張若塵沉默了很久,才道:“去你收拾你的東西,跟我一起走吧。”

    爲了等這句話,已不知等了多少年。

    孔蘭攸喜極而泣,不知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柔聲道:“等我,不許偷偷溜走,總之,這一次你休想騙我,休想丟下我。”

    看着向血山頂部飛去的孔蘭攸,張若塵輕輕一嘆。

    他對蘭攸的感情,一直都是兄妹之情,本不該走得太近。

    可是,林妃死後,蘭攸就是他在崑崙界最親的人。當她說出那一句之後,張若塵想過上百句拒絕的話,卻終究不忍心說出口。

    她已經在無盡深淵待了一千年,難道要讓她待到老死那一天?

    此次回崑崙界,張若塵身上沒有任何壓力和擔子,更不用擔心誰來殺他。

    既然如此,倒是可以好好的陪一陪蘭攸,她這些年,其實也不容易。

    ……

    張若塵、孔蘭攸、孔宣離開了無盡深淵,徑直向血神教而去。

    根據孔蘭攸所說,血神教的現任教主,乃是燕離人。

    五百年前,燕離人的真身,便是從無盡深淵第二梯度的血域中走出,帶走繭身,返回了血神教。

    燕離人其實對教主之位,從來都沒有興趣。當初,他做爲血神教的第一強者,卻將教主之位,讓給了蚩臨淵。

    之所以登上教主之位,乃是因爲,崑崙界要復興,俗世必須要有高手坐鎮,奪取在天庭的利益。

    殞神島主歸來後,崑崙界雖然一直韜光養晦,沒有清算昔日的那些叛徒,可是,俗世的爭鬥卻是已經達到白熱化的地步。

    崑崙界崛起的速度太快,西方宇宙的主宰天堂界自然不會任其發展,各種打壓手段盡施,達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俗世間,若是沒有燕離人他們這樣的強者坐鎮,怎麼可能有還手之力?

    如今的血神教,已是化爲一座聖土,充斥着天地聖氣。

    聖氣的濃度,勝過千年前十倍不止。

    張若塵變化成了顧臨風的模樣,徑直向嬰主峯而去,一路上,看了不少血神教年輕弟子,皆是身穿血紅色的聖袍,朝氣磅礴,或是聚在一起談論天下大事,或是比鬥劍法。

    沒人認出張若塵這個千年前的血神教教主。

    血神教中,自然是有歷代教主的畫像和石像,但,都是張若塵的模樣,而不是顧臨風的模樣。

    倒是戴着面紗的孔蘭攸和孔宣,吸引了不少年輕修士的目光。

    但因孔宣身上散發出來的聖道氣息太強,沒有修士敢靠近過來。

    “你們感應到沒有,那個長着孔雀羽翼的女子,身上的聖道氣息如同天上星河一般強橫,我猜,肯定是一尊聖王。”

    “一尊聖王只能走在最後面?那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是什麼來頭?”

    “沒看見他們去了嬰主峯,肯定是教主的客人。”

    ……

    來到嬰主峯下,已有一位半聖等在這裏,年齡不超過五十歲,算得上天賦異稟。

    他叫孫絕斷,燕離人的弟子。

    孫絕斷的目光,盯着孔蘭攸,笑道:“師尊已推算到孔前輩來到血神教,特地吩咐晚輩下山迎接。”

    無盡深淵和血神教相鄰,孫斷絕自然是知曉孔蘭攸這位絕世強者鄰居。

    孫斷絕的目光,向張若塵看了看,有些好奇,能夠與孔前輩並肩而行的修士,是何方神聖?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孫斷絕的屁股,道:“孫大地是你什麼人?”

    孫斷絕的屁股上,有一條尾巴,是靈猴半人族。

    孫斷絕略微詫異了一下,慎重的向張若塵躬身一拜,道:“前輩認識我祖父?”

    他祖父孫大地,可是血神教的大聖,教主之下第一高手,外人都是尊稱呼其爲“孫大聖”,敢直呼其名的,豈能是等閒之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