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已經是祖父了嗎?”

    張若塵失神了片刻,才道:“走吧,帶我去見燕離人。”

    敢直呼教主名諱。

    孫絕斷心中更驚,立即低頭不敢與張若塵對視,謹慎的在前面帶路。一路上,他腦海中,將崑崙界的每一位大人物都回想了一遍,卻無一人可以與眼前這位對上號。

    一千八百年前,燕離人號稱第十帝,爲聖明中央帝國護龍閣天罡閣的閣主,本就要聽命於歷代明帝。

    以張若塵今時今日的修爲,若是要在崑崙界稱帝,重建聖明中央帝國,誰能阻止?

    直呼燕離人的名字,真不算什麼事。

    站的高度不同,氣度也就不一樣。

    當然,張若塵對燕離人是心存敬意的,畢竟即便明帝都是與燕離人兄弟相稱,沒有將他當成下屬。正是如此,張若塵纔不想深究身份問題,實力高低問題,平常心對待便是。

    “嗚嗚!”

    嬰主峰的峰頂,寒風獵獵。

    張若塵停下腳步,遠眺羣山間那座由屍骨堆砌而成的血神祭臺。

    血神祭臺高達九層,血神教歷代弟子死後,屍骨都會變成祭臺的部分,包括歷代教主。正是如此,這座祭臺,成爲血神教最神聖的地方。

    祭臺上方的天空,血雲滾滾,電閃雷鳴。

    隔着很遠望去,都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神威,空間中,有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在流動,向外釋放血色神氣。

    張若塵問道:“血靈仙這是已經閉關了多久?”

    孫絕斷直接臉色慘白,雙腿不聽使喚,嚇得跪到地上。

    直呼他祖父的名諱,讓他心中謹慎。直呼教主名諱,讓他心中震撼。

    直呼神靈的名諱,這可是禁忌,是對神靈的不敬。

    有可能會引來神罰,造成滔天大劫。

    張若塵卻無所謂,當初血靈仙吃他的準帝品聖丹的時候都沒有客氣,如今成神了,叫他一聲名字怎麼了?

    燕離人已是走出歸元神宮,來到張若塵身後,也望向遠處的血神祭臺,道:“血神成神後,一直在閉關,已經在祭臺中修煉了千年。”

    “這麼久嗎?”張若塵道。

    燕離人已認出了張若塵,但是很平靜,道:“任何修士踏入神境,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鞏固境界,既要將氣海轉化爲神海,還要將聖道規則轉化爲規則神紋,並且還要修煉自己的神境世界。成神後的一千年,是新神實力提升最快的一千年。”

    張若塵道:“你也準備要衝擊神境了嗎?”

    燕離人搖頭,道:“還差得遠,至少還要沉澱千年,纔有兩三成的把握。殿下,進神宮中談吧!”

    進入歸元神宮,燕離人和張若塵相互交流。

    燕離人詢問了張若塵這一千年的去向,張若塵則是詢問了護龍閣現在的情況,還有天下大勢的變化。

    張若塵瞭解到,太師父歸來後,崑崙界逐漸繁榮了起來,聖道大興。

    不僅人族五域天才輩出,諸聖林立,蠻荒秘境中的蠻獸各族也是在龍主的影響力下,實現了大一統。

    論強者數量,蠻荒秘境更勝人族。

    崑崙界的大聖,不再像千年前那樣寥寥無幾。各大超然的勢力,例如武市錢莊、黑市、三道、七教,各大古族,都不止一位大聖坐鎮。

    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和蠻荒秘境,誕生的大聖,也就更多。

    張若塵感嘆道:“一千年,對大聖而言,也算是一代人了!”

    凡人,十年算一代。

    大聖,一千年算一代。

    燕離人眼中明光燦爛,神采奕奕,道:“在太上和龍主的帶領下,崑崙界將來必定日漸繁盛,在天庭萬界,列入頂尖強界之中。”

    如今的崑崙界,每一位修士都如燕離人一般,心中充滿希望,對未來充滿期待。即便現在,崑崙界在萬界功德榜上的排名還不夠高。

    “殿下此次歸來,有沒有想過,重建聖明中央帝國?”

    燕離人突然問出這一句,繼續道:“殿下建立的明宗,如今在東域的影響力,幾乎可以和兩儀宗相提並論。只要殿下一聲令下,改宗爲國,是頃刻間的事。”

    “張陵兄爲了營救太上,身陷命運神殿,這是整個崑崙界的修士都知曉的事。你若重建聖明,至少太上那邊,絕對不會反對。”

    張若塵眼神深沉,道:“父皇還活着嗎?”

    燕離人長嘆一聲:“活着又如何?受的罪,恐怕還不如立即死去。只恨命運神殿太強大,就連太上,都無法將他救出來。”

    “張陵兄是否還活着,無人知曉。”

    “命運神殿一般要處死神靈,都會在斬神臺進行,至少到目前爲止,我打聽到的消息,斬神臺還沒有斬他。”

    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從空間戒指中,將四座《天魔石刻》石碑取出。

    “此次我回教,就是要將這四幅《天魔石刻》歸還血神教。血神教的傳承,不能因爲我而缺失。”張若塵道。

    這四幅《天魔石刻》,本就屬於血神教。

    只不過,當初崑崙界功德戰爆發,張若塵纔將它們收在了身上,以免被地獄界或者別的大世界奪去。

    如今,張若塵不再做教主,自然是要將其歸還。

    《天魔石刻》放在血神教,才能發揮出更大的價值,才能讓天魔的絕世功法,在崑崙界繼續傳承下去。

    燕離人深知這四幅《天魔石刻》的價值,雙眼凝視着張若塵,心中感嘆不已,雖然深深一拜。張陵兄的兒子,果然與他一般,都是如此義薄雲天,不是那種自私自利之輩。

    站在一旁侍奉的孫絕斷,早已是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剛纔的所見所聞,已是讓他猜到,眼前這個男子的身份。

    原來他就是祖父口中常常提起的那位絕代教主,曾在血神教有滅教之危的關頭,力纜狂瀾,橫掃欲要踐踏血神教的諸界強者。

    曾殺得天堂界派系的修士,聞其名,喪膽魄。

    曾獨自一人,殺入地獄界大軍,劍下屍骨如山。

    被祖父稱爲,血神教歷代教主中最強大的一位。

    祖父更是自稱,乃是最強教主在血神教中最親密的兄弟。

    當然,祖父的話,他並沒有信多少,畢竟人力有窮,一人之力怎麼可能對抗得了地獄界大軍?天堂界何等強大,乃是西方宇宙的主宰,怎麼可能會如此懼怕一個崑崙界的修士?

    孫絕斷可是聽說,這些年,在天堂界的打壓下,崑崙界在天庭的處境很艱難。就連燕教主都曾受過重傷,丟失了在天庭的聖域領地。

    就在張若塵準備離開之時,天外,傳來浩渺而又悅耳的琴聲。

    琴聲響起,天地聖氣快速聚集,在空氣中,凝出“滿天飛花”的景象。

    一條由聖氣花瓣鋪成的路,從無盡遙遠的雲層中,一直連接到血神教的山門處。

    燕離人笑道:“殿下,有老朋友來了,要不見一見再走?”

    “與他沒什麼交情。”

    張若塵早已感知到來者的氣息,知道來的是誰。

    燕離人道:“但是,殿下不好奇,他爲何會來血神教?”

    “我倒是真猜不出原因!按理說,千年前,他就是琴宗宗主,是儒道最具代表的後起之秀,但與血神教卻完全不沾邊。”張若塵道。

    燕離人道:“這位琴宗宗主可不簡單,曾被太上選中,親自教導過一段時間,更是被送到了天宮磨礪。”

    “太……太上對崑崙界果然是情感極深,渴望崑崙界重新變得強大,在努力培養人才。否則,一位大聖,哪有資格得到他的親自教導。”張若塵道。

    燕離人道:“他本該在天宮纔對,卻回了崑崙界,還來了血神教,看來天庭有大事發生。”

    “既然如此,我便再多坐一會兒,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張若塵道。

    ……

    不多時,琴宗宗主歲寒,從神宮大門外走了進來。

    陪同在他身邊的,除了兩位琴童,還有血神教的幾位長老。

    歲寒,乃是千年前聖書才女挑選出來的九位界子之一,被池瑤女皇收爲弟子,花費了無數珍貴資源培養。

    他倒也足夠爭氣,千年來,逐漸展現出了過人的天資,如今已是踏入大聖境界,成爲崑崙界在天庭的一面旗幟。

    歲寒身穿青衣儒袍,與千年前相比,增了幾分年齡感,嘴邊留着兩撇鬍須,但,依舊很年輕,有風輕雲淡的灑脫氣質。

    坐在教主位置上的燕離人,起身相迎,與歲寒寒暄起來。

    張若塵和孔蘭攸,則是坐在右側的首一和首二位置上。

    ωωω _tt kan _c ○

    張若塵的目光,落在一位血神教長老的身上。這位血神教長老,身裹血袍,身材蔓妙絕倫,有着一縷縷魔氣血霧環身繚繞。

    她像是感應到了有人盯着她,籠罩在連帽中的臉,露了出來,望向張若塵。

    可是,張若塵以精神力模糊了身形,她只能看見一團人影。

    張若塵盯着她那一張媚俏至極卻又冷若冰霜的臉,不禁回想起曾經的種種,猶記她神情楚楚的模樣。

    他化身爲顧臨風的時候,可是經常調戲這位姬水師叔,佔了不少手上便宜,如今想來,當初的確是幼稚至極。

    姬水的面容依舊很美,纖腰可盈盈一握,胸前的曲線弧度比以前更加傲人,已三十歲出頭的樣子,有着別樣的成熟風韻。

    顯然,聖王境界的修爲,不足以讓她在千年後,依舊保持二十歲的年輕模樣。

    姬水盯了張若塵一眼,眼中浮現出疑惑之色,隨後,頭上的連帽又將臉完全遮住,注意力放到正在交流中的歲寒和燕教主身上。

    從張若塵認識她以來,她便是如此,永遠將自己藏在那身血袍之中,與世隔絕。

    歲寒自然注意到了坐在兩旁的張若塵和孔蘭攸,心中生出一絲異樣。畢竟,以他今時今日的修爲和地位,還能穩如山嶽一般坐在旁邊,沒有起身相迎的修士已經不多。

    看了一眼張若塵之後,歲寒心中的異樣,變成了震驚。

    因爲,他發現,以他的強大精神力,竟然無法看清對方的面容,想要看出修爲和身份也就更加不可能。

    對方宛如一團氣,一片海,將他釋放出來的精神力盡數吞噬。

    崑崙界竟有如此厲害的人物?

    歲寒向燕離人問道:“這兩位大聖賢者,不知如何稱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