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邊急速趕路,大司空和二司空一邊講述。

    倒是和張若塵推測的出入不大,的確是白卿兒,將各大勢力的修士,引到了本源神殿。大量聖葯被大司空、二司空等人采走,那些修士豈能不眼紅?

    情急間,他們只能分頭逃走。

    ……

    那片長滿聖葯的區域,現在依舊還有一些聖葯沒被采走,都生長在強大的陣法中,大批強者聚集在此,想方設法破陣。

    地魔族的大批修士,霸佔了一處廢墟。

    廢墟中,生長有一棵古聖樹,樹上結有十多枚流動著電光的聖果。地魔族族皇、玄澤海與閻羅族的陣法師,正在破解古聖樹四方的陣法。

    閻折仙、玄清瀅,站在外圍區域,警惕別的勢力修士偷襲。

    雖說敢招惹閻羅族的修士不多,可是,這裡畢竟是本源神殿,為了寶物,那些大膽的修士,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玄清瀅道:「本源神殿出世,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神靈,也該趕來了吧?」

    「神靈比我們更加在乎本源神殿,我猜,其中一些神靈,很有可能已經到達劍南界,甚至有可能,已經進入神殿中。」閻折仙道。

    玄清瀅眼波流轉,忽的,試探性的道:「張若塵這一次算是又站到了風頭浪尖,將各大勢力都耍得團團轉,不少勢力的當家人已經放話,要狠狠的教訓他。」

    閻折仙雙眸冰冷,道:「別跟我提他,若是讓我遇到,我也要狠狠的教訓他,得讓他知曉,閻羅族大小姐的怒火有多麼可怕。」

    想到張若塵和白卿兒假借她的名義,悄然提前潛來本源神殿,閻折仙心中的怒火便是熊熊燃燒。真想和別的修士一樣,罵一句狗男女。

    遠處傳來陣陣喧嘩聲,不少修士,都騰飛了過去。

    一位地魔族的修士,快速沖了過來,神情急切的道:「稟告兩位大聖,張若塵現身了!」

    「哼!」

    閻折仙長袖一甩,化為一道流光,破水而去。

    玄清瀅緊跟而上。

    張若塵帶著五個和尚,再次來到這片區域,看著鋪天蓋地湧來的各大勢力的修士,絲毫都不慌張,道:「這片區域的聖葯,已被採摘得差不多了,怎麼還有這麼多修士逗留在此?各位,本源神殿別的區域,必定還有至寶。」

    修羅神殿的一隊人馬,殺氣騰騰的走出。

    領頭的一位長有三條尾巴的大聖,修為達到無上境,道:「張若塵,我修羅神殿的大聖刑千,是不是你殺的?」

    此人,名叫山海君,修鍊了上萬年的存在。

    命運神殿以般若為首,湧出一群大聖,圍住張若塵。

    般若道:「若塵大聖,是否解釋一下,紀梵心手中的極品本源神晶,是從何處得到?」

    ……

    「張若塵,我菲爾家族的大聖菲爾天丁,是否是被你殺死?」

    ……

    「命運神域的神女樓中,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失竊,譚飛自爆聖源,差一點讓我們各大勢力的修士殞命。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所為?」

    ……

    各方勢力的修士憋著一口怒火,或是有仇,或是有怨,皆要討伐張若塵。

    本來閻折仙心中惱怒至極,覺得張若塵可恨,可是,看到張若塵陷入如此兇險的境地,竟是忍住沒有衝出去,不想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

    甚至,莫名的有些擔心起來。

    萬一那個傢伙惹了眾怒,被圍殺了怎麼辦?

    「在地獄界,殺幾個大聖,還需要給你們解釋?你們若是現在出手,我殺了你們全部,依舊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

    張若塵掃視四方,身上湧出雄渾的神氣,沉淵古劍已是提在了手中,大喝一聲:「閃開!」

    「太狂妄了,你才什麼境界的修為,竟然如此目中無人?」修羅神殿的無上境大聖,山海君,沉聲吼道。

    張若塵道:「目中無人?你們擺明是在羅織罪名,想置我於死地,瓜分我身上的各種寶物。我還怎麼跟你們講道理?有講得通的道理嗎?」

    各大勢力的修士忍無可忍,盡皆將聖器取出,準備合力圍殺張若塵。

    「且慢。」

    般若從一眾命運神殿的修士中走出,來到張若塵對面,道:「別的事,你們可以私下解決。但是,紀梵心手中的極品本源神晶的來源,若塵大聖最好現在交代清楚。」

    張若塵看出般若主動走上前來的目的,是想讓他,擒她為質,脫身而去。

    張若塵不為之所動,道:「她那枚極品本源神晶,當然是從我身上搶過去的。莫非神女殿下認為,我和天庭的修士,有勾結不成?」

    忽的,人群中,響起一道嬉笑的童音:「張若塵有句話,說得很正確,天下哪有那麼多道理可講?要殺人,廢話那麼多幹嘛?」

    一個渾身散發九彩神光的孩童,從一眾修士中走出。

    「嘩!」

    他騰飛而起,背上的六柄劍,盡數飛出。

    其中有兩劍,釋放出威能強絕的至尊之力,乃是兩件至尊聖器。六劍齊飛,將這片水域,攪得天翻地覆。

    在場,除了幾位無上境大聖,別的大聖皆是站立不穩,幾乎要被至尊之力卷飛出去。

    這個孩童,自然就是婪嬰。

    婪嬰揚聲冷笑:「聽說你擊敗了缺,這一次,我必定全力以赴。」

    「天劍魂。」

    海域中的劍道規則,向他飛行過去,來頭頂上方,凝聚出一道魂影。霎時間,婪嬰的劍勢,猛增一大截。

    「修羅天盡殺!」

    六劍排列到了一起,化為一道劍光匹練,劈斬了下去。

    張若塵的身體變成金色,頭頂上方,也出現一道魂影,直衝而上,揮劍斬了出去,「劍十一。」

    一上一下兩股強橫的劍道力量,衝撞在一起,爆射出數以萬計的劍氣。

    劍氣中,蘊含強大的劍魂之力,有修士被擊中,聖魂遭受重創,嘴裡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天劍魂……張若塵也修鍊出了天劍魂……」

    「的確是天劍魂沒錯,張若塵居然在百枷境修鍊出了天劍魂,他在劍道上的造詣,竟如此之高?」

    在眾人一道道驚呼聲中,婪嬰和張若塵已經一連對拼數十劍。

    忽的,婪嬰從上方墜落下來,重重的摔在泥石中,使得一大片水域,變得渾濁無比。六柄戰劍也從天墜落,插在海底。

    婪嬰的腹部,被切開一道長長的劍路,久久無法癒合。

    他翻跟頭從地上躍起,臉色獰然,大吼道:「張若塵別走,我們再戰。」

    眾人這時才發現,張若塵早已不知去向,就連那五個和尚,也被他收走。

    在場的幾位老輩無上境大聖,都是面面相覷,心中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張若塵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了嗎?

    這麼多修士齊聚,想要聲討他,而他卻從容脫身,來去自如。

    般若望著張若塵脫身而去的方向,星眸中,浮現出一抹不為人察的笑意。

    不多時,有消息傳來,張若塵擊敗了南聖。

    眾人再次被震撼,一些先前聲討了張若塵的修士,心中感到惶恐和後悔,擔心張若塵暗中報復。這次本源神殿之行,似乎變得更加危險了!

    玄清瀅看著被青鹿神殿一群修士簇擁著的婪嬰,依舊還有些失神,喃喃自語:「誰都無法阻止張若塵的崛起,地獄界的俗世,很快就會是他的天下。」

    本源神殿中危險重重,除了青鹿神殿的修士,倒也沒有別的勢力,繼續追擊張若塵。

    張若塵之所以回到這個地方,是想尋找食聖花留下的氣息。

    相比於無從尋找的紀梵心,他認為,更應該先找到食聖花、石皇、劍皇、血屠等人。他和食聖花之間,有十分微妙的聯繫,可以感知到她離去的方向。

    追了沒多久,張若塵在一座破爛不堪的石殿中,找到了食聖花的一截藤蔓。

    撿起那截藤蔓,張若塵細細感知,道:「海客的氣息。太好了,本源神殿中,倒是殺他的好機會。」

    在百族王城,第一次見到海客的時候,張若塵的真理之心就感知到,他的身上有真理奧義。於是,將他列入了必殺名單之內。

    至於海客一個地獄界的大聖,為何會有真理奧義,張若塵大概有些猜測。多半是他殺死過擁有真理奧義的天庭修士,奪取而來。

    張若塵爆發出更快的速度追上去,沒過多久,已感知到水中,有熟悉的力量波動傳來。

    「嘩啦。」

    前方那片廣闊的廢墟中,水質極為渾濁,有著一道道死亡之氣漣漪,伴隨震耳欲聾的戰鬥聲,向外湧出。

    海客雖是死族,肉身卻是一具神屍。

    此刻,他的神軀,化為一千多丈高,一把擒住石皇,鎮壓在掌心,笑道:「一塊玄黃石,居然可以修鍊到如此境界,這可是煉製至尊聖器的寶材。」

    「玄黃聖槍!」

    石皇大喝一聲,體內飛出一桿長滿龍鱗的長槍,直向海客的眉心飛去。

    「嘭!」

    海客根本不予理會,玄黃聖槍撞擊在他眉心后,皮膚上,自動浮現出一層神芒,將這件君王聖器震飛出去。

    「哈哈!本座的肉身之強,更勝張若塵的半神肉身,就憑你,也傷得了?」

    海客一把將石皇塞進嘴裡,吞入腹中,打算使用體內的神火,先煉化和馴服他的魂靈和意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