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燕離人以“本教主的兩位故友”的稱呼,應付了過去。

    歲寒不再多問,繼而說起此行的正事,道:“地獄界的十界戰書,已經送到天宮,不知燕教主可有耳聞?”

    燕離人點了點頭,道:“此事在崑崙界,也是傳得沸沸揚揚。”

    歲寒道:“這封戰書,天宮已議了多日,最終還是決定,必須要應戰。天庭萬界的很多修士對地獄界,本就有畏懼之心,若不應戰,接下來千年在地獄界修士面前都難擡起頭,士氣將遭受嚴重打擊。”

    “天宮做出這個決定,也是被逼無奈。”燕離人道。

    歲寒點頭,面帶愁容,道:“誰說不是?這個千年,地獄界強者輩出,號稱十大元會級代表人物齊出世。除此之外,缺和閻無神更是絕代雙驕,一個比一個逆天,壓得天庭萬界的修士盡低頭,在功德戰場上遇到,立即聞風喪膽。”

    “地獄界之所以送來十界戰書,就是想要借羣英並起的大勢,從心理上,徹底將天庭的修士擊潰。”

    燕離人問道:“若是應戰,必然是敗多勝少。”

    歲寒認同這個觀點,道:“所以,天宮將此事交給了紅塵絕世樓,由紅塵絕世樓從天庭萬界和各大古文明中,挑選出參戰的人選。”

    “紅塵絕世樓即將就要舉辦紅塵大會,一共給崑崙界送了二十份紅塵帖。”

    歲寒將一封玉白色的帖子取出,遞向燕離人,道:“紅塵大會上,天堂界派系必定又要打壓崑崙界,請燕教主領下一份紅塵帖,代表崑崙界出席。”

    “對天宮而言,最重要的是,拿下十界之戰。”

    “對崑崙界而言,只需能夠在紅塵大會上,站穩腳跟,不被天堂界派系羞辱得太難堪便可。”

    歲寒的話,無疑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可是,燕離人卻能明白他心中的擔憂和苦澀。

    論俗世的力量,崑崙界即便發展了千年,又有不少甦醒者出世,可是,依舊與天堂界派系無法相比。

    否則太上也不用親自教導大聖。

    崑崙界的大聖還算有一些,可是卻缺少頂尖大聖,特別是半神。即便是燕離人,現在,也還在衝擊半神的境界。

    但是,沒有數百年的時間積累,休想達到那個層次。

    燕離人雖然在無盡深淵得到了大機緣,可是半神之境,依舊難如登天,那是神靈的門檻,不是誰都跨得過去。

    只有成爲半神,纔有機會衝擊神境,不知大聖都可望而不可即。

    “放心,本教主必定準時趕去赴宴。”

    燕離人接過紅塵帖,看了一眼,便是收起來。

    做爲崑崙界最頂尖的強者之一,得有這個擔當。

    歲寒長嘆一聲:“天下修士,都以爲太上歸來,崑崙界就必定能夠發展壯大,興盛蓬勃,卻不知道崑崙界的大聖在天庭真的是苦苦在支撐。只希望百癡和書呆子,能儘快突破到無上境,才能對天堂界派系起到一定的威懾作用。”

    “不久前,刀神界的許旭,挑戰了金沙聖域的領主凌修大聖,凌修大聖受傷嚴重,差一點被一刀殺死。”

    “凌教主爲了給父親報仇,立即去挑戰許旭,擊碎了他聖源,廢了他的修爲。”

    “但也因這事,刀神界的大聖,全面向崑崙界宣戰,甚至放話要廢了凌教主,爲許旭討回公道。我回崑崙界的時候,天宮的使者已經趕去勸解,但我估計用處不大。”

    “沒想到刀神界最終還是選擇了站隊。”燕離人的心微微一沉,刀神界可是西方宇宙排名第四的強界,崑崙界的俗世力量與刀獄界比起來,還差得很遠。

    張若塵問道:“你口中的凌教主,可是昔日的飛羽劍聖,凌飛羽?”

    歲寒點了點頭,道:“沒錯。”

    ……

    歲寒離開後,張若塵起身向燕離人告別,隨後,來到姬水的身旁,本是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

    最終,張若塵取出一隻神木匣子,遞過去,道:“師叔,臨走前送你一件禮物,算是了卻一段緣。”

    說完,張若塵和孔蘭攸坐到孔宣變化而成的孔雀背上,破雲而去。

    “師叔?”

    姬水有些詫異,隨手打開匣子。

    “譁——”

    匣中,爆射出明白奪目的本源光華,令整個歸元神宮都蒙上一層白霧。

    匣中躺着一株銀白的人形血紋參,散發出來的藥香,濃郁到了極點。站在旁邊的孫絕斷,只是呼吸了一口,都感覺修爲快速增長。

    是一株品級很高的元會聖藥。

    而且藥靈被封印了起來,否則藥靈足以爆發出不朽境大聖級別的力量,不是姬水的修爲鎮壓得住。

    這件禮物太珍貴,遠超姬水預估,有了這株元會聖藥,足以讓她修煉到大聖境界的機會大增。

    對方出手如此大方,到底什麼來頭?

    不會認錯人了吧?

    姬水立即合上神木匣子,這種級別的寶物,不屬於她最好還是還回去好些,免得那位大人物今後察覺到認錯了人,降怒於她。

    她想將神木匣子交給燕教主,由燕教主歸還。

    燕離人卻是笑了笑,道:“他送你的東西,你收下便是。”

    燕離人身形微微一動,消失在了歸元神宮中。

    姬水手捧神木匣子,依舊心中不安,只得詢問孫絕斷,道:“那人到底是誰?”

    孫絕斷看出姬長老與那人有舊,也就沒有瞞她,傳音道:“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千年前,我們血神教的那位教主。咦……”

    孫斷絕發現,姬長老已消失在他眼前。

    姬水追出歸元神宮,追出了血神教,追了數千裡,終究沒能追上已經離去的張若塵。

    她目望長空,又看了看手中的木匣,知曉從此之後他們間的緣分真的盡了,心中不禁回想起曾經的種種,自言自語的道:“從此之後,怕是真的就再也見不到了!爲何明明過去了千年,昔日相處的畫面,依舊如在昨天發生的一般清晰。”

    ……

    孔蘭攸悠然的坐在七彩色的孔雀羽毛間,一雙雪白而又纖長的玉//腿懸在空中,吹奏竹簫。

    頭頂是碧藍如洗的天空,身下是雲海和藏青色的山川。

    她白髮飄飄,黑眸明亮,簫聲卻沉混蒼涼,似在訴說離別之苦。

    張若塵坐在她身後,雙手抱在胸前,知曉她爲何吹奏這一曲《紅塵別》,道:“姬師叔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若是這條路不能重疊,必定也就有分道揚鑣的時候。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簫聲停下。

    孔蘭攸轉過玉白瑩瑩的俏臉,道:“我是你表妹,你是我表哥。我們的路,可以一直重疊到我們其中一人死的那一天。”

    “做爲一個修行者,若是無法淡化心中的情,註定會非常痛苦。沒有誰,真的可以相守到老,蘭攸你爲何沒有想過,去尋找屬於你自己的人生?”張若塵道。

    一千年前,孔蘭攸爲復仇而活。

    這一千年,她待在無盡深淵。

    耽誤了多少青春?

    孔蘭攸眼眸眨巴,道:“你就是我的人生,我還能去哪裡找?”

    張若塵不再說下去,從乾坤界中,將大司空和二司空接了出來。

    孔雀俯衝而下,降落到一座形似臥牛的聖山山下。

    山間聖氣濃郁,長滿橡樹。

    半山腰處,坐落有一座青灰色的禪院。

    大司空雙眼猛的一亮,道:“司空禪院!師叔,我們回司空禪院幹什麼?”

    司空禪院也位於天台州,與血神教相隔不遠。

    “當然是找你們的師父,因陀羅大師。”張若塵道。

    “師父應該在西域梵天道。”大司空道。

    “我說他在這裡,就一定在這裡。”

    張若塵的目光,盯着橡樹林邊停着的聖車,兩個琴童正站在車架的兩旁,卻沒看見歲寒的身影。

    二司空目光望向山腰處的司空禪院,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道:“我好像真的感應到了師父的氣息。”

    “哈哈!太好了,終於又回到了司空禪院,終於又可以見到師父他老人家了!”

    大司空一邊大笑着,一邊狂奔向山上而去,絲毫都沒有半神該有的樣子。

    二司空緊跟而上。

    他們從小就在司空禪院長大,對這裡感情極深。

    ……

    提醒一下,這個燕離人是繭身,不是真身。

    另外,上一章關於《天魔石刻》有一個bug,但是不好修改,所以修改了前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