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司空禪院亦如昔日一般寧靜清幽,院外的橡樹林中,聖氣凝結成霧,如一縷縷白色絲帶遊穿於枝葉間。

    又有小橋流水,溪水邊,開滿奼紫嫣紅的各種奇花異草。

    張若塵走過竹橋,已是看見前方的木質佛塔,耳邊響起大司空“師父,師父,我想死你老人家了”等等聲音。

    一棵磨盤粗細的古橡樹下。

    歲寒坐在因陀羅大師的對面,被忽然衝進來的兩個黑白和尚驚得不輕,雖然,大司空和二司空都刻意收斂了修爲,可是體內涌動的佛氣,卻是如同江河一般渾厚,給他深不可測之感。

    張若塵和孔蘭攸隨之走了進來,站在靠門的位置。

    “又是他們。”

    歲寒注意到了二人,投目望了過去,輕輕點了點頭。

    “師父,是師叔帶我們回來的。”二司空顯得頗爲平靜,指向張若塵。

    穿着灰白僧袍的因陀羅大師起身,迎了上去。

    張若塵走上前去,兩人幾乎同時雙手合十,相互行了一禮。

    因陀羅大師引着張若塵,來到一棵枝繁葉茂的古橡樹下,介紹道:“這位乃是琴宗的宗主,歲寒施主。”

    張若塵道:“我們已經見過。”

    歲寒站起身來,道:“原來閣下竟是佛門中人?”

    “算是吧!”

    張若塵坐到石凳上,將紫砂壺中的茶,自顧着倒滿一杯,飲下一口,道:“大師,我這次是專程回來找你的,有幾個疑問,想要弄明白,還請大師莫要繼續隱瞞。”

    因陀羅大師已有心理準備,點了點頭,道:“阿彌陀佛!”

    張若塵道:“昔日崑崙界九帝之一的佛帝,是否真的死在了池瑤劍下?”

    隨着越來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張若塵對一千八百年前發生的事,有了新的理解。既然明帝和劍帝,都沒有死,而是去了地獄界,那麼佛帝是否真的已經死去了呢?

    因陀羅大師道:“師父即已逝去,也還活着。”

    “怎麼逝去的?又爲何還活着?”張若塵道。

    因陀羅大師幽幽一嘆:“當年的事很複雜,總之就是崑崙界需要統一,需要瞞過地獄界在崑崙界的勢力,將一些有成神之資的人物,提前安排到地獄界和天庭。”

    “除了文帝留下來看守蟠桃樹之外,其餘的頂尖高手,都有各自的任務。”

    張若塵道:“好大的一盤棋啊!可是,爲何佛帝,還是逝去了呢?”

    因陀羅大師道:“師父說,地獄界一直在監視着崑崙界,不死血族更是勢力龐大,不能將他們都當成傻子,想要瞞過他們,必須要有人真正的犧牲,死在他們面前,才能掩人耳目。”

    “所以他選擇了死在池瑤的劍下?”張若塵道。

    因陀羅大師閉上雙眼,道:“那一戰,崑崙界故意引來了不死血族的修士,讓他們親眼看見師父隕落。”

    “爲何又說佛帝還活着呢?”張若塵道。

    因陀羅大師道:“師父已轉世,獲得了新生。”

    張若塵倒是聽宮南風說過,佛道有轉世重修的祕法。

    這時,一位渾身散發金光的年輕和尚,手捧經書,從佛塔中走出。

    大司空立即衝了上去,將他抱住,大笑道:“小師弟,你居然都長這麼大了?”

    張若塵記得這個和尚,當初只有兩三歲,一直跟在因陀羅大師身邊,叫做“小司空”。如今,那個小沙彌,已長成一位俊俏無比的白衣聖僧。

    歲寒一直坐在一旁傾聽,心中生出種種猜想,但卻一直沉默不語,眼神內斂。

    忽的,張若塵道:“大司空和二司空,在本源神殿得到了天大的機緣,如今已達到了半神境界。”

    因陀羅大師絲毫都不驚訝。

    歲寒的眼中,卻浮現出灼熱的光芒。

    儘管他已經儘量往高處猜想大司空和二司空的修爲,可是,卻依舊沒能猜到“半神”這個層次。

    但是,想想又很正常,本源神殿的機緣放眼整個宇宙,甚至古往今來,都罕見至極。誰能從中奪取到一份,必然逆天改命。

    張若塵問道:“他們不是人類,體質很不一般,體內蘊含大量神性物質,應該大有來頭吧?”

    因陀羅大師招了招手,示意大司空和二司空過來,神情極爲嚴肅,道:“你們二人的身世,早該告訴你們纔對。但,此事關係重大,在你們修爲沒有大成之前,告訴了你們,對你們有害無利。”

    歲寒起身,欲要回避。

    “歲寒施主你是儒道大聖,不用迴避,此事本就與儒道有關。”

    因陀羅大師繼續道:“這個祕密,只有萬佛道每一代的道主才知曉。其實,你們二人,乃是天地棋臺的兩枚棋子,是第四位儒祖離開崑崙界之前留給須彌聖僧,聖僧隕落之前,又交給了萬佛道。”

    “後來,這兩枚棋子,竟是孕育出了靈性,修煉出人類身軀,也就是你們二人。”

    Www◆ t tkan◆ ¢ O

    歲寒心中震撼,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兩個黑白和尚,居然是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天地棋臺”的兩枚棋子。

    須知,第一中央帝國朝廷的天下棋臺,就是天地棋臺的仿製品。

    使用仿製品,儒道就能對整個崑崙界瞭如指掌。

    若能找回神器天地棋臺,說不一定,崑崙界可以掌控整個星空中的各種祕密,並且提前預知地獄界大軍的動向。

    天地棋臺是儒道的神器,是第二位儒祖煉製出來,歲寒做爲如今崑崙界儒道的代表人物,心緒怎能平靜?

    張若塵問道:“第四位儒祖離開崑崙界,去了什麼地方?”

    因陀羅大師搖了搖頭,道:“第四位儒祖只是留話給須彌聖僧,如果自己未能如期回崑崙界,可以使用這兩枚棋子,去找他。可惜,不久之後,聖僧也隕落了,崑崙界更是封了起來。天下間,再也沒有人知曉,第四位儒祖當時去了什麼地方。”

    歲寒問道:“現在兩位大師都是半神的境界,可能感應到天地棋臺?”

    大司空眼皮上翹,盯了盯頭頂樹上的白羽鳥兒,搖了搖頭。

    二司空閉上雙目,認真的感應,最後,卻也是一無所獲。

    歲寒不禁失望無比。

    張若塵亦是陷入沉思,第四位儒祖離開崑崙界時,應該已經是形勢非常危急的時刻,十劫問天君血染星空,龍主受了重傷陷入沉睡,崑崙界諸神隕落幾乎死傷殆盡。

    如此危急的時刻,還離開崑崙界,必然是知曉了天大的事。

    而且,儒祖甚至預感到自己可能有去無回,所以提前將兩枚棋子,交給了須彌聖僧。

    天下間,能夠讓儒祖都自感可能有去無回的地方,可以說少之又少,總不可能去了命運神殿吧?又或者說,與太師父都忌憚的更深黑幕有關?

    張若塵搖了搖頭,這樣憑空猜想,不可能得到結果。

    看來,只能等大司空和二司空突破到神境,利用強大的神魂,才能感應到天地棋臺,從而揭開十萬年前的迷案。

    “還有最後一件事。”

    張若塵將一枚佛祖舍利取出,遞給因陀羅大師,道:“聖僧圓寂之時,已達到佛祖層次,這是其中一枚佛祖舍利。”

    “聖僧即便到死的那一刻,也都渴望崑崙界能夠繼續繁榮昌盛,還請因陀羅大師收下這枚佛祖舍利,幫忙傳承聖僧的佛道。”

    “除此之外,我希望大師可以利用崑崙界的力量,修建佛祖廟,將須彌聖僧乃是第七祖的祕密,傳揚到天庭萬界。”

    須彌聖僧明明成爲了佛祖,世間卻沒有第七祖的名字,何等不公?

    張若塵做爲傳人,自然是要爲其正名。

    佛祖舍利,就是最好的證據。

    張若塵低估了一枚佛祖舍利,在佛修心中的影響力。

    因陀羅大師那張枯瘦的老臉,一直以來都古井無波,此刻卻是變了又變,不禁淚流滿面,顫巍巍的跪在張若塵面前。

    大司空、二司空、小司空,齊齊跪下。

    “張施主,且等等,迎佛祖是天大的事,貧僧還沒準備好。”

    因陀羅大師緩緩站起身,走進佛堂,焚香、沐浴,換上一身乾淨整潔的佛袍,這才一步一叩首的走了出來。

    大司空、二司空、小司空,都在做相同的事。

    一直叩首到張若塵面前,因陀羅大師纔是長聲大喊:“迎佛祖。”

    隨後,莊重的,從張若塵手中接過佛祖舍利。

    “張施主放心,即便你不吩咐,貧僧也會聯合整個萬佛道,將此事公佈萬界。佛祖廟,貧僧一定親自一磚一瓦的修建。”

    隨後,因陀羅大師向歲寒作揖,道:“歲寒施主,紅塵大會貧僧是去不了了,貧僧必須立即傳訊萬佛道那邊,讓他們準備最高的禮儀規格,至少百萬僧衆,前來迎接佛祖。”

    “能理解。”

    歲寒向因陀羅回敬一禮,盯向大司空和二司空,道:“不知大師的兩位弟子,可否代表崑崙界,參加紅塵大會?崑崙界需要半神坐鎮。”

    甦醒者中,天資頂尖的修士不少,但是,絕大多數都是聖者、聖王境界,需要數千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成長起來,撐起崑崙界的俗世。

    目前,崑崙界的半神寥寥無幾,大司空和二司空的出現,讓歲寒感覺猶如久旱之甘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