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後宮佳麗三千,多少人的夢想,可是,明江王卻痛苦無比,爲了家族的發展和繁榮,堂堂一尊大聖,一宗之主,犧牲太大。

    不多時,垂垂老朽一般的張少初趕來,亦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向張若塵訴苦。

    “九弟啊,你四哥這輩子算是毀了,徹底毀在了那個老不死的手中。”

    “最初我也是不從的,但是,他跟我講道理,一講就是三個月,是不能睡覺必須聽他講道理的那種。三個月沒有閤眼,整整三個月。”

    “後來,他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用了出來,先是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威逼,見我誓死不從,居然給我下藥。”

    張少初抓住張若塵的雙手,老淚縱橫,哭得昏天黑地,滿嘴流唾。

    “九弟,你知道我這一千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說着,張少初站起身,將等在外面的一位位妻子喚了進來,讓她們一一給張若塵行禮。

    一輪之後,已是半個時辰過去。

    “你們都退下吧!”張少初向她們揮了揮手。

    張若塵陷入了沉默,若不是看張少初依舊還在抹淚,真懷疑他是在炫耀。

    明江王本是鐵骨錚錚的一代聖道雄主,此刻也是被張少初的哭訴,說得有些感同身受,雙眼泛紅,雙拳緊握,道:“我的一世英名盡毀了!如身在地獄,渾渾噩噩。”

    “這個老傢伙,倒是成了一個禍害。”張若塵冷聲道。

    千年前,百花仙子造訪王山的時候,老混蛋就給她下了邪藥,幸好張若塵和她都很剋制,纔沒有釀成大錯。

    如果那個時候,因藥物苟合,張若塵和紀梵心必然翻臉,不可能成爲交心摯友。

    張若塵道:“那些女子呢?有多少是被他迫害的?”

    “這倒沒有。”

    明江王正了正衣冠,露出自信的一面,道:“憑你十二皇叔的儀表和氣質,只需張榜出去,想要嫁入張家的女子,可以從明宗山門,排到洛水河畔。”

    張少初不甘示弱,挺了挺老邁的身軀,道:“我乃雲武郡國的郡王,又是聖者,想要做我王妃的女子不知凡幾。”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那老傢伙現在在什麼地方?”

    明江王很想提醒張若塵趕緊逃,可是想到張若塵若是逃了,今後豈不是他還得繼續過這種暗無天日的地獄般的日子?

    “在王山深處,看守墓地。”

    緊接着,明江王又道:“那老傢伙雖然可恨,但,的確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存在,各種道法都精妙絕倫,而且精通製藥、煉丹。明宗能誕生出這麼多聖者、聖王、大聖,在短短一千年內崛起,成爲崑崙界的頂尖大勢力,他功不可沒。”

    坐在一旁的豹烈和慕容葉楓,皆是輕輕點頭,深以爲然。

    隨後,張若塵問到了九姐張羽熙。

    張少初嘆道:“九妹未能達到聖者境界,雖然,我長長將續命的藥分她一份,但,她還是在五百年前就離世了!”

    “其實我也該死的,都是那個老傢伙,強行把我提升到了聖者境界,還不斷給我續命。並且告訴我,只要我還能生,就能一直給我續。”

    說到此處,張少初再次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覺得自己活得太卑微,太沒有尊嚴。

    張若塵陷入沉默,內心感傷。

    遙想當初,九郡主是唯一一位親近他的王族成員。那時,她何等青春活力,猶記有一次她還欣喜的在他臉上親吻。

    那是姐弟之間,最真摯和最純潔的感情。

    人生苦,傷別離。

    “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張若塵幽幽長嘆,目眺遠處天空逐漸散去的劫雲,道:“得道的聖僧可以轉世,獲得新生,凡人爲何不可以?若是將來我能夠成爲大修行者,必要建造輪迴,保護他們的靈魂,讓天下生靈都能有轉世的機會。”

    慕容葉楓道:“你們說,世間有長生不死嗎?”

    長生不死,是從古至今,經久不衰的話題。

    只可惜,從未聽說有誰能夠真的長生不死,後來追尋和研究的修士,也就越來越少。神境,成爲所有生靈,窮其一生都希望達到的高度。

    因爲神靈可以活一個元會。

    張若塵道:“在地獄界,有一些長生不死的傳說,但,無法證實真假。”

    一直沒有開口的慕容月,道:“植物類生靈,倒是可以活很久歲月。但是,一旦修煉戰法,沾上殺戮,也會被元會劫難抹去。兇性植物,反而沒有人類活得久。”

    “不談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了,走吧,今天是除夕,大家都要開開心心的。既然有大宴,今夜,我們便不醉不歸。”張若塵率先展開笑容,如此說道。

    張若塵的身份不能暴露,除夕大宴,終究只能在明江王的宗主府邸中小聚。

    變化成人形的青天聖龍,渡劫後達到大聖境界的秦雨彤,還有從聖壇趕回來的明帝三弟子紅崖、陳道谷、魯元植,皆加入進宴席。

    張若塵問到了吞象兔鍋鍋和魔猿,被告知它們被老混蛋抓去,負責看守墓地。

    宴席上,衆人又談到長生不死的話題。

    這個話題,是由張若塵發起,因爲他對紅崖、陳道谷、魯元植修煉的碧落之道很是好奇。

    已經死去的聖境修士,居然可以只用聖魂修煉,相當於是活到了第二世。

    紅崖道:“小師弟,沒那麼簡單的,想要修煉碧落之道,成爲散聖,首先聖魂就不能有任何缺失。但是你想想,一般死於非命的聖境修士,就算不魂飛魄散,聖魂多多少少都會有缺失。”

    “其次,哪怕是聖境修士魂力強大,可是一旦身死,聖魂中蘊含的意識和記憶,也會很快消散,根本來不及修煉碧落之道。”

    “我們能夠做到,乃是因爲肉身死亡之後,聖魂瞬間就被聖壇吸引了過去。聖壇的力量,可以長時間保存我們的意識和記憶,爲我們轉修碧落之道爭取了時間。”

    “看來聖壇是關鍵。”張若塵道。

    魯元植笑道:“傾盡聖明中央帝國國庫煉造出來的寶物,豈能不厲害?”

    紅崖又道:“散聖其實很接近鬼修,在突破境界的時候,也要渡劫。類似鬼劫,得渡過七次散聖劫,才能達到大聖層次。一旦渡不過劫難,必然魂飛魄散。”

    “散聖和鬼修的區別在於,能夠擁有上一世的意識和記憶。”

    張若塵問道:“聖壇的圖紙,與散聖的修煉功法,都是父皇交給你們的?”

    “是這樣。”魯元植道。

    張若塵感到不解,道:“他怎麼會有這兩樣東西呢?”

    碧落之道,乃是中古崑崙界的絕世大神碧落子創出,怎麼會落到明帝的手中?

    聖壇的設計圖紙,也必定不是一個大聖可以畫出。

    魯元植雙手一攤,道:“師兄我只是負責建造,師尊從何處得來,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曉。”

    “把碧落之道的修煉法和聖壇的圖紙,可能給我一份?”張若塵道。

    魯元植道:“這當然沒有問題!”

    這個除夕夜,極爲熱鬧,衆人飲酒暢聊,談天說地。

    後來,張少初將他子女之中,天資較高的十多位找了過來,一一向張若塵敬酒,每一個都得喊一聲:“叔父。”

    沒辦法,做爲叔父,怎能不給一點見面禮?

    可惜張若塵身上的各種寶物,千年來,不是被沉淵古劍煉化,就是被食聖花吸收,又窮下來了的感覺。

    總不能人人發一株元會聖藥吧?

    實在沒辦法,張若塵將商夏和商月從乾坤界中接出。

    她們一個是先天火靈,一個是先天水靈,而且達到了半神境界。

    張若塵下令,讓她們給那十多位子侄,淪落洗髓煉體,提升他們的修煉體質。

    明江王看到這一幕,眼神陰晴不定,立即離席而去。

    片刻後,他帶着一百多位子女,也去給張若塵敬酒。

    秦雨彤看到這一幕,本是因爲破境到了大聖而欣喜的神情,變得黯然了許多,意識到自己依舊差得太遠。

    須知,殿下的兩位侍女,都是半神。

    這一夜,張若塵不知喝了多少杯,心情愉悅,有一種心結盡去的開闊之感。

    這個除夕,註定難忘。

    第二天酒醒,張若塵去祭拜了九姐,又去見了林泠姍。

    雖然年少時,兩人有很多不愉快,可是張若塵早已沒有將之放在心上。孃親晚年的時候,多虧有她這個林家的親人陪伴,纔沒有走得那麼孤單。

    林泠姍躲在修煉洞府中,不肯見張若塵。

    但,張若塵卻能透過石門,看見站在石門後方的蒼老身影,最終留下一句“表妹,珍重”,轉身離去。

    直到張若塵走遠,林泠姍才杵着柺杖,邁着蹣跚的步伐,坐到洞府中的一面銅鏡下。

    她看着銅鏡中蒼老至極的面容,還有滿頭花白的頭髮,一雙顫巍巍的手,四處尋找,終於將一把梳子找到。

    不知多少年了,她再次梳理自己的頭髮,不再烏黑,不再美麗,再也回不到當年的模樣。

    “若有來生……”

    洞府中,只剩下沙啞的哭泣聲。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