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頭子望着眼前的墓林,目光幽邃,道:“大尊必然是已經隕落。”

    “你爲何這麼肯定?”張若塵道。

    老頭子道:“因爲,曾有一位張家的蓋世奇才,將大尊留下的功法,修煉到極致,達到大聖無上境。爲了破入神境,爲了重振張家,孤膽一人進入這片祖地,尋找功法缺失的部分。”

    “在這祖地的深處,他沒有找到功法,卻意外得到一枚神源。”

    “那枚神源,是大尊的神源。”

    “這位蓋世奇才,在機緣巧合之下,煉化了這枚神源,突破到了神境。”

    “這位蓋世奇才,就是後來的劫尊者?”張若塵問道。

    老頭子道:“沒錯。”

    張若塵感到好奇,道:“你怎麼確定,你煉化的就是大尊的神源?”

    “哏哏,當然……不是我,是劫尊者。”老頭子瞪目過去。

    張若塵道:“好吧!劫尊者爲何確定,他煉化的神源,是大尊的?”

    “不同的神靈,留下的神源,自然蘊含不同的威勢。大尊當年乃是天尊,諸天共尊,他的神源天下哪一個神靈比得了?這點眼力,我都沒有……這點眼力,劫尊者都沒有?”老頭子絲毫都不覺得尷尬,依舊強撐着,臉不紅,心不跳。

    這一點,張若塵倒是認同。

    畢竟,煉化不同層次的神源,修煉到僞神,爆出來的戰力也有不小的差距。當然,再強大的僞神,也很難戰勝真神。

    張若塵道:“按理說,大尊的神源應該是蘊含無窮威能,比恆星的毀滅力不知恐怖多少倍。一個大聖,能夠將之煉化?”

    無論是在天庭,還是在地獄,真正頂尖強者留下的神源,都不會出現在僞神身上。

    首先,就沒有任何一個聖境修士,可以煉化那麼強大的深淵。

    其次,頂尖強者的神源,對真神都有重要作用。

    “所以,老夫才說,那位張家的蓋世奇才,能夠煉化大尊的神源,完全是機緣巧合。應該是大尊的不滅神魂,在冥冥之中,助了他一臂之力,想要他支撐起張家,讓張家重現上古時期的輝煌。”

    老頭子揹負雙手,意氣風發,道:“你根本不懂,一個天尊家族,卻迅速沒落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老夫不甘心啊,大尊將神源都留給了我,我卻無法振興家族,每每想及此處,便是肝腸寸斷。”

    “不是劫尊者嗎?”張若塵道。

    “對,就是劫尊者,他愧對大尊的栽培。雖然,大尊可能沒打算栽培他。”老頭子道。

    張若塵搖頭,道:“不對,劫尊者只是一尊僞神,只能活一個元會,怎麼能夠從中古一直活到現在呢?”

    其實,壽元無多的神靈,如果感知到自己在快速衰老,血氣下降,很有可能渡不過元會劫難,就會進入沉睡,儘量讓自己活得更久一些。

    沉睡,類似於假死。

    但,劫尊者這十萬年,雖然待在王山地底,可是按照他自己所說,是在療傷,是在煉化死氣,並不是在沉睡。

    他一個僞神,憑什麼到現在還能活得好好的?

    劫尊者眼神忽然一下變得黯然,眼中泛淚光,道:“我早已推算過,今年就是我的大限之日,熬不過去了!”

    “若塵,你就算是可憐可憐老頭子我這一生爲了張家活得極不容易,殫精竭慮,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在我臨死之前,讓我看到張家多冒出幾個擁有成神之資的小輩……可好?”

    最後“可好”二字,完全融入了悲慼的哭腔。

    本來是很傷感的一件事,但是,由他嘴裡說出,張若塵卻怎麼都有些不信,道:“你承認自己是劫尊者了?”

    “嗯!承認了,無所謂了,反正已是將死之人。”劫尊者眼睛發紅,坦然而又真誠的點頭。

    張若塵道:“既然今年就是你的大限之日,就算我想要爲張家填磚加瓦,你老人家,恐怕也很難看見了!”

    劫尊者精神大振,指着張若塵,道:“答應了!我當你是答應了!只要你能生,老頭子我就能繼續熬下去。”

    這話,說得鏗鏘有力。

    哪有一絲垂暮老朽的樣子?

    張若塵有一種被騙了的感覺,這老頭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戲精。

    可是,若他真的只是一個僞神,恐怕也就真的壽元無多。

    “我沒有答應。”張若塵道。

    老頭子道:“明明答應了!反正老夫不管,你已經答應了,反悔也沒用。若是反悔,就是不守信,就是欺祖,就是烏龜王八蛋,到時,休怪老夫使用非常手段。你可記清楚了,老夫沒有強迫過你哦,是你自己答應在先。”

    張若塵終於有些明白,老頭子爲何聲稱自己沒有強迫過張少初和明江王。

    就他這一套一套的,誰頂得住?

    張若塵沒將老頭子的話放在心上,道:“你先前說,你將大尊留下的功法,修煉到了極致,也只是達到了大聖無上境?難道連你,也沒有後面的修煉功法?《三十三重天》莫非大尊只傳下來了九重?”

    老頭子的神情,難得嚴肅起來,道:“我不清楚大尊傳下來的功法是不是真的有缺,所以,才導致後世張家子弟無一人可以修煉到神境。”

    “所修功法,對破境成神,的確有很大影響,可是並不絕對。”

    “對成神影響最大的,還是心境、聖道規則、神劫,當然也包括聖意。”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把長椅,道:“坐下慢慢講。”

    兩人坐在椅子上。

    劫尊者道:“實際上,《三十三重天》並不是張家傳承功法的名字,都是外人稱呼的而已。在張家內部,稱其爲《明王經》。當然,中古之後,張家建立的聖明中央帝國,又將它稱爲《九天明帝經》。”

    “外人爲何稱其爲《三十三重天》?”張若塵好奇的問道。

    劫尊者道:“傳說,不動明王大尊在極限戰鬥狀態下,頭頂的天宇,可以從二十七重,增長到三十三重。那個狀態下的大尊,天下無敵。”

    “大尊爲何叫做不動明王大尊?因爲,那個狀態下的大尊,即便站在原地不動,只憑三十三重天就能鎮壓一切。”

    “我還以爲,不動指的是大尊的內心,無人可以撼動。”張若塵拌了拌嘴。

    劫尊者道:“你是不是還以爲《三十三重天》就是有三十三重功法?”

    張若塵笑了笑。

    劫尊者道:“其實《明王經》更像是在爲修士打下基礎,更像是一條通往神境的橋樑,教你如何開闢經脈,教你每個境界的運氣路線,從而修煉出極致強大聖氣。僅此而已。”

    “如何發揮,最終還是要靠修士自己。”

    “就像,你選擇了修煉五行混沌體,又將聖魂一分爲六,衝擊到了聖王大圓滿,修煉出了二品聖意。這是你自己,在功法上的發揮。包括張家別的修煉《明王經》的子弟,沒有人可以複製你的成就,沒有人可以再走這條路。”

    “《明王經》這個基礎很重要,但是你自己卻更重要。”

    張若塵道:“也就是說,每一個修煉《明王經》的張家子弟,修煉出的成果都不一樣?”

    劫尊者道:“可以這麼理解!《明王經》就是最好的紙,最好的墨,最好的筆,但是能不能畫出最好的畫,卻取決於修煉者。”

    “難道神境之後,要自己創法?”張若塵道。

    劫尊者道:“任何功法,包括《太乙神功榜》上的那些天功寶典,都是神境之前最重要,修士會更依賴。到了神境之後,修士對功法的依賴會下降。”

    “功法頂多只是,爲你講解神境每個境界的特點,如何才能更快突破。這些東西,大同小異。”

    “至於神氣的運行,以神靈所站的高度,如果還需要功法來告訴他如何運氣,這纔是天大的笑話。”

    “唯一的優勢,可能就是修煉該種功法的神靈,留下的悟道圖、修煉心得,包括契合功法的神通,對新神會有很大幫助。”

    “難道張家子弟難以修煉成神,真是功法缺失的原因?”張若塵自言自語念出一句。

    劫尊者搖了搖頭,慎重的道:“不一定。”

    “怎麼說?”

    劫尊者道:“張家子弟多才俊,特別是在上古和中古之時,只是功法缺失,怎麼可能阻礙他們成神?我猜,有可能是被冥族詛咒了!”

    “冥族敢詛咒大尊?”

    “大尊活着的時候,自然無人敢詛咒。可是,大尊死後,曾經大尊的敵人,卻完全有可能針對他的後代。同時,也防止張家子弟中,再出現一個大尊這種級別的強者,鎮壓得地獄界,包括冥族,擡不起頭來。”

    “你覺得,我這個猜測,有沒有道理?”

    “呵呵!”

    張若塵笑了笑,覺得老頭子是在給自己無法修煉成神找藉口,道:“我父皇在地獄界,便是破入了神境。”

    劫尊者自認爲自己的猜測很有道理,急眼道:“十個元會過去了,再強的詛咒都已經變淡。當年那個施咒者,肯定已經死了!再說,也有可能是你父親,在地獄界,重修了別的功法。也有可能,是殞神島主幫他化解了詛咒。可能性很多嘛!”

    張若塵對此不感興趣,自認爲神境應該攔不住自己,好奇的問道:“大尊當年凝聚出了多少顆神座星球?你既然煉化了他的神源,能不能調動神座星球的力量?”

    劫尊者站起身來,手指天穹,道:“修煉《明王經》,不凝神座星球,只修頭頂天宇。一片天宇,一座世界。”

    張若塵擡頭望去,在劫尊者的頭頂,隱隱看見十八重天宇的影子。

    大尊二十七重天宇,他居然只繼承了十八重?

    毀了!

    大尊的神源,毀在了他身上。

    這樣的話,張若塵自然沒有說出口,畢竟現在打不過他。

    張若塵再次望向被九彩神光覆蓋的重重大墓,道:“當年,幫你煉化神源的,到底是誰?我不信,靠你自己煉化得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