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年的事,老頭子也弄不明白,唯一肯定的是,必定有人助了他一臂之力。

    張若塵道:“大尊會不會修煉了碧落之道?活到了第二世?”

    他之所以如此問,乃是因爲,想到了明帝。

    除了劫尊者外,明帝是張家子弟中,唯一一個成神的。

    聖壇的圖紙和碧落之道的修煉法,出現在明帝手中,也讓張若塵猜不透原因。

    但是,剛剛問出這個問題,張若塵便是搖了搖頭,道:“當我沒問過。”

    碧落之道的創始者碧落子,雖是崑崙界中古時期的絕代大神,但是,卻不可能和不動明王大尊有什麼交集。畢竟,大尊已經是十個元會之前的人物。

    碧落子的年齡,卻絕對不可能有十個元會。

    奇異的是,劫尊者聽到張若塵這個猜測之後,罕見的陷入沉思,最終肅然的搖頭,道:“不可能,碧落子那個老傢伙,雖然活了兩世,但是年齡不可能比大尊悠久。再說,大尊所在的時代,根本沒有碧落之道。”

    時間太過久遠,大尊死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連劫尊者這個神靈都弄不明白,張若塵才活了區區兩千歲不到,如此瞎猜,毫無意義。

    張若塵再次盯向劫尊者頭頂的十八重天宇,道:“老頭子,可否將你在大尊神源中參悟到的道,演示一遍,讓我也能悟一悟,將來衝擊神境也更有把握一些。”

    修煉《三十三重天》,不凝神座星球,而是凝聚頭頂天宇,可是,到底該怎麼凝聚?

    張若塵目前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九天明帝經》上亦是沒有相應的記載。

    劫尊者雖然只是一個僞神,可是好歹繼承了一位天尊,可以顯化出十八重天宇。而張若塵現在,只能顯化出九重而已。

    如何去構建第十重,第十一重天……

    需要有人指點。

    老頭子陰測測的笑了笑,道:“你是在求老夫?”

    “算是吧!”張若塵道。

    “好好記住,你先前答應了老夫,要爲發揚壯大張家做出貢獻。現在又求了老夫,算是欠了天大的人情。記住,記清楚了!”

    老頭子一邊這麼說着,一邊向祖地墓林的深處走去。

    “你去哪裏?”張若塵好奇的問道。

    “老夫去把劫尊者請出來。”

    張若塵有些茫然,不知道老頭子在搞什麼鬼。

    半晌後,老頭子從墓林中重新走出,穿得衣冠楚楚,紫色神袍,頭戴玉冠,一根根白髮梳得整整齊齊,身形筆直,渾身神光燦爛,腳踩五彩祥雲,舉手投足之間帶有仙風道骨的韻味。

    可以想象,他年輕時候,必定是一位風度翩翩的俊美少年。

    老頭子頗爲拉風的,懸空站在墓地上方,五彩混沌之氣如同天河一般,圍繞他流動。

    浩蕩神威,向四方傾瀉。

    張若塵看愣了很久。

    人,還是原來那個人,可是,氣質、穿着、神態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你剛纔去換衣服了?”張若塵忍不住抿了抿嘴脣。

    劫尊者目望虛空,聲音浩渺,道:“本尊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小輩,既然你是張家子弟,而且有成神之資,本尊便破例給你演示一遍,如何構建天宇。看好了!”

    “第一重,太皇黃境天。”

    劫尊者的頭頂,風涌雲起,電光交織,規則穿梭,凝成一片宏偉浩蕩的天宇,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際。

    在這一刻,張若塵感知到劫尊者身上的神威強度,達到死神殿僞神“末雲端”的層次。

    “第二重,太明玉境天。”

    第二重天宇,在劫尊者頭頂凝聚出來,蓋加到第一重天宇之上。

    他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威強度翻倍,達到末雲端兩倍的地步。

    “第三重,太清靈火天。”

    數之不盡的火焰,出現在第二重天的上方,凝聚成第三重天宇。

    劫尊者爆發出來神威,再次翻倍。

    ……

    “第九重,赤明和陽天。”

    劫尊者頭頂的天宇達到九重,爆發出來的恐怖神威,即便有墓林中的九彩神光阻擋,依舊令張若塵產生巨大壓力。

    而此刻的劫尊者,身上的神威波動,早已比末雲端強大了百倍以上。

    張若塵心中很是無語,這真的是僞神嗎?

    就算是一些真神,爆發出來的神威波動,也遠不如他。

    “第十重,玄明恭華天。”

    劫尊者身上的神威波動,繼續倍增。

    懸空站立的身影,越發神聖,猶如蓋世天神降臨。

    張若塵盤膝坐下,雙瞳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真理規則,仔細凝視一重重天宇是如何匯聚成形。

    同時,腦海中出現了一些記憶碎片,與眼前的畫面極爲相似。

    這些記憶碎片,乃是當初煉化了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在血脈深處顯現出來。可惜,太過零碎,無法幫到他。

    此刻,看着劫尊者一重重的凝聚天宇,這些記憶碎片纔是連接了起來。

    “第十五重天,太煥極瑤天。”

    ……

    “第十六重天,元栽孔昇天。”

    ……

    “第十七重天,太安皇崖天。”

    ……

    “第十八重天……”

    劫尊者臉色憋得漲紅,終是沒能看出後面半句,強撐了片刻,將頭頂十七重天宇,和第十八重天宇的虛影散去。

    神威快速收斂,臉色由紅轉白。

    他努力維持自己的形象,高深莫測的問道:“看清楚了嗎,悟到了多少?”

    “能不能再演示一遍?”張若塵道。

    劫尊者差一點一口老血吐出。

    張若塵見他頗爲勉強的樣子,道:“你的傷勢,還沒有痊癒?體內的死氣,有那麼難煉化?要不要,我讓接天神木幫你吸收,助你一臂之力?”

    “你那接天神木,只是區區一株幼苗。吸收本尊體內的死氣,保證頃刻間,變成一株死苗。”

    劫尊者實在是有些撐不住了,道:“本尊還有要事,先走一步。”

    劫尊者攜帶五彩混沌雲氣,飛入墓林深處。

    片刻後,瘦骨嶙嶙,衣衫襤褸的老頭子,氣喘吁吁的,從墓林中飛奔而出,問道:“小子,見過劫尊者了嗎?”

    張若塵盯了他半晌,點了點頭,道:“你先前不是已經承認自己是劫尊者?”

    “你說什麼?老夫怎麼聽不懂,劫尊者何等偉岸的存在,若不是老夫與他有交情,還請不出來呢!”老頭子輕哼一聲。

    張若塵眼神狐疑,有些懷疑這個老傢伙,是不是在外面欠了太多債,所以,把自己弄得髒兮兮,邋遢得看不清人樣,甚至還躲在王山中,似乎不敢讓人知道他還活着。

    張若塵懶得揭破他,反正已經破得不能再破了,道:“劫尊者真的是僞神?”

    “是的,就是一尊僞神,壽元無多了!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臨死前,看到家族中冒出一批有成神之資的後代。”老頭子頗爲感傷。

    又來了!

    就憑劫尊者剛纔展現出來的實力,一般的元會劫難殺得死他纔是怪事。

    張若塵道:“僞神怎麼能修煉出十八重天宇?”

    “那是繼承了大尊的神源,神源中,有大尊完整的道。只要悟性足夠高,將來說不定,還能從神源中,參悟出第十九重天,第二十重天。但是,太難了,往後參悟,每增加一重天,參悟的難度都是十倍遞增。”老頭子道。

    張若塵默然,看來還是《三十三重天》這種功法,有特殊性,劫尊者根本就不是什麼僞神,壓根就是繼承了不動明王大尊的一身修爲。

    類似於傳功。

    或者是嫁衣。

    不動明王大尊做嫁衣,做出劫尊者穿。

    只可惜,這個老傢伙太廢了,才悟出十八重天。

    老頭子提醒了一聲,道:“功法的祕密,千萬不要外傳。”

    “大尊死後,張家子弟曾遭血洗,天庭和地獄的一些勢力,都想奪取《太乙神功榜》上排名第二的功法。有張家先祖爲了保全子孫,所幸撒下彌天大謊,告訴天下,《三十三重天》一共有三十三重,大尊死後只留下了九重。功法有殘,無法修煉成神。”

    張若塵眉頭深皺,道:“大尊的修爲太強大了,他死後,張家又沒有神靈坐鎮,必定有不少貪婪之輩,覬覦大尊曾經修煉的功法。”

    老頭子道:“你今後,如果打破冥族的詛咒,修煉到了神境,也千萬不要輕易顯化出九重以上的天宇。當年老夫……當年劫尊者,便是因爲顯化出來了十八重天宇,招來殺身之禍。幸好大尊的神源強大,才保住一命。”

    “這就是你不敢走出王山的原因?”張若塵道。

    老頭子笑道:“天下沒有劫尊者不敢的事,只不過,現在他傷勢未愈,沒必要出去大殺四方而已。”

    “劍閣的器靈,七彩海棠,劫尊者認不認識?”張若塵道。

    老頭子臉色微變,搖頭道:“不認識,聽都沒有聽到。劍閣倒是聽過,可是什麼器靈,上得了檯面?又不是神器的器靈。”

    “如果劍閣,蛻變成了神器呢?”張若塵道。

    “神器!”

    老頭子眼睛一亮,隨後,輕哼一聲:“神器又如何?大尊當年的神器玉皇鼎若是沒有丟失,劫尊者當年那一戰,豈會受傷?區區死族神靈,一鼎砸死。”

    “玉皇鼎到底長什麼樣?爲何會丟失?”張若塵的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開元鹿鼎。

    開元鹿鼎,乃是聖明中央帝國祭祀先祖、祭祀神靈、祭祀天地,必用的祖器。

    平平無奇,與一口普通銅鼎沒有區別,就是重一些,大一些。

    直到張若塵將開元鹿鼎表面的銅皮煉化之後,這座鼎,才展現出種種不凡。後來,它在月神手中,更是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威能。

    張若塵將這一切,告訴了老頭子。

    老頭子神情豁然大變,身上爆發出來的神威,差一點把張若塵震飛出去,道:“上古時期,大尊死去,張家遭劫。張家先祖爲了保全神器,不被奪走,很有可能將玉皇鼎封進厚厚銅皮之中,傳給後世子孫。”

    “好她個月神,看起來冰清玉潔,沒想到也能做出坑蒙拐騙的事。走,跟老夫去天庭,得把神器要回來才行。”

    “張若塵啊,不是老夫說你,玉皇鼎可是神器,怎麼就被一個女子騙走了?你是不是被她的美貌,迷得神魂顛倒了?要保持理智,老夫當年,就被她迷住了……呸,老夫當年就沒有被她迷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