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夜,書宗很是熱鬧,才子佳人齊聚。

    東風夜放花千樹。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張若塵和納蘭丹青變化了容貌,舉着燈籠,參與進去,在篝火旁,與儒道弟子投壺論劍,作詩弈棋,頗爲享受節日的氣氛。

    天亮時,他們回到北崖。

    納蘭丹青看着天空逐漸淡去的圓月,忽然,道:“真好。”

    “什麼真好?”

    張若塵揹負雙手,跟在她身後。

    “元宵真好,這種感覺真好,天空的月亮真好,一切都真好。張若塵,答應我一件事可好?”

    “別說一件事,十件都可以。”

    “要你每年元宵都來看我,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定個千年之約吧,每隔千年,我們一定要聚一次。就定在元宵節如何?”納蘭丹青道。

    張若塵悵然,道:“一千年太久了!”

    “可是,你終究是要回地獄界的,不可能常來書宗。而我,要去血天部族翼世界,亦是隔了千山萬水,無邊星海。天空的黃泉星河太廣,分割了崑崙界和地獄界。”納蘭丹青道。

    是啊!

    崑崙界和血天部族翼世界相隔太遙遠,不是一片星海的隔絕,是生和死的隔絕,也是仇和恨的隔絕。

    即便張若塵從未提過,可是納蘭丹青卻早已明白,他是肯定要回地獄界。

    “好,那就一千年。”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道:“千年後的元宵,你若不來崑崙界看我,我便去地獄界見你。直到你不願再見我,或者我不願再見你,這個約定才取消。你覺得如何?”

    “不會有那一天的!或許根本等不到千年,我就會忍不住來見你,下一次見,一定將你這個琴道大師比下去。”張若塵道。

    竹林中,萬滄瀾從石道上,迎面走來,冷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隨後纔是向納蘭丹青告辭,準備迴天庭。

    “姐姐等等,可否將天庭發生的事,細細講一遍。”納蘭丹青道。

    萬滄瀾露出喜色,道:“丹青改變了主意?”

    “我的心境已圓滿,近日就能破入萬死一生境,自然不能再靜居下去,需要出去走動。去我的草堂談吧,要不要一起?”納蘭丹青詢問張若塵。

    張若塵對天庭發生的事,還是頗爲上心,畢竟凌飛羽、璇璣劍聖、洛虛、青霄師兄、金禹師兄、羅辰師兄……還有很多很多他關心的修士,都在天庭。

    看守北崖的那位老嫗,在草堂中,已煮好一壺茶。

    萬滄瀾講述道:“一切的開端,都是一個月前,刀神界大聖許旭,重創了崑崙界大聖凌修。此事,激怒了拜月魔教教主凌飛羽。”

    “盛怒之下的凌飛羽,爲父報仇,挑戰許旭,擊碎了他的聖源,廢掉了他的修爲。”

    “刀神界的大聖,立即放話,要麼凌飛羽嫁給許旭做妾,彌補過錯。要麼,將會採取非常行動,廢掉凌飛羽的修爲。”

    “天宮的使者,立即趕去調解,可惜刀神界根本不買賬,認爲大家同屬天庭的下屬凡界,但是凌飛羽下手太狠,必須要付出代價和彌補過錯。”

    “隨後,刀神界十尊大聖出手,相繼挑戰凌飛羽。”

    “凌飛羽雖強,但刀神界更是高手如雲,終究是不敵。被刀神界大聖滄海一術擊敗,身中二十七刀,魂聖差一點被斬碎。”

    聽到此處,萬滄瀾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冷意。

    她繼續道:“那一戰,商子烆和米迦勒就在一旁觀戰。所有人都看出,滄海一術的修爲,遠勝凌飛羽,之所以連斬她二十七刀,只是在戲耍她,和羞辱她,同時也是在激崑崙界的大聖。”

    “崑崙界的一個女子,遭受如此對待,別的大聖,自然沒有坐視不管。”

    “洛虛大聖、羅辰大聖相繼出手,可是,滄海一術卻也不再隱藏實力,各只用了一刀,便是將洛虛和羅辰大聖的不朽聖軀劈成兩半,笑稱崑崙界沒有一刀之敵。”

    “若非太上分身及時趕到,恐怕洛虛大聖和羅辰大聖,已經隕落。”

    “但,也因爲這件事,滄海一術更加囂張,諷刺崑崙界的修士永遠只能活在太上的庇護下,不過只是一羣不能之輩。弱小,且不堪一擊。凌飛羽若是不嫁給許旭做妾,刀神界就要繼續戰,戰到崑崙界無人敢應戰全部變成縮頭烏龜爲止。戰到崑崙界失去所有聖域,滾回凡界爲止。”

    “誰都知道,這一切是商子烆和米迦勒的計,以滄海一術爲刀,故意激怒崑崙界大聖。”

    “但是,都被罵到這個份上,崑崙界的大聖哪裏還能忍下去?於是,書呆子出手了!”

    “也是那一戰,書呆子被逼無奈,破境到了不朽境。可是即便如此,依舊只是與滄海一術拼了一個平手而已。”

    納蘭丹青道:“這滄海一術什麼來歷,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聽過他的名字?”

    шωш¤ Tтkan¤ ¢〇

    “據說,乃是半神計劃的一員。”萬滄瀾道。

    張若塵把玩着茶杯,眼神陰晴不定,道:“什麼半神計劃?”

    萬滄瀾道:“千年前,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修士在崑崙界損失慘重,出現了斷層。最開始,天堂界派系的神靈,並沒有放在心上,認爲百年後,自然會有新生代的天驕成長起來。”

    “可是,後面的數百年,他們逐漸發現,新成長起來的天驕雖然不少,可是很難與千年前的黃金一代相提並論。如果任由局勢如此發展下去,接下來的數千年,他們在俗世的力量會下滑一大截。”

    wWW¤тт kǎn¤C○

    “除了這個內部原因,還有一個外部原因。”

    “最近千年,地獄界天才輩出。特別是千年前的狩天之戰,冒出了一大批絕代大聖,這些大聖,有的獲得了狩天戰場的機緣,有的獲得了本源神殿的機緣,在後面的數百年內,迅速成長起來,給天庭各界都造成了巨大壓力。”

    “爲了改變內憂外患的現狀,五百年前,天堂界派系啓動了半神計劃。”

    “所謂半神計劃,就是挑選出一批最傑出的年輕聖王和大聖,進行祕密培養。給他們提供最好的修煉資源,最好的老師,最佳的磨礪方式。”

    “據說,半神計劃的成員,可以隨意進入時間神殿、空間神殿、光明神殿修煉。至少保證有三尊神靈坐鎮,隨時給他們講道、釋疑。”

    “更有數之不盡的獎勵,這些獎勵,包括帝品聖丹、至尊聖器。”

    “這一批參與半神計劃的修士,已失蹤五百年。在紅塵大會前夕,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滄海一術,已是在天庭造成莫大的震動。誰都不知,千年前就名聲巨大的商子烆、米迦勒、宙宇、古娜仙子這些修士,如今達到了什麼高度?”

    “更何況,天堂界還有老牌大聖三巨頭,在《紅塵絕世榜》上排名前列,實力深不可測。”

    論底蘊,如今的崑崙界與天堂界比起來,差了何止百倍。

    十萬年發展,天堂界的修煉資源,神靈數量,是俗世修士想都想象不到的數字。崑崙界破敗了十萬年,怎麼比?

    論天才數量,就算崑崙界有中古時期倖存下來的修士,可是,與整個天堂界派系比起來,已經差了十萬八千里。

    天堂界派系可以拿出大把資源,調動時間神殿、空間神殿、光明神殿三大恆古神殿,甚至通天神殿、血海藏天神殿、刀神殿……各大神殿的力量,集中培養年輕大聖。

    崑崙界卻不可能做得到,修煉速度自然無比相比。

    一個是主宰西方宇宙十萬年的至強之界,一個是破敗了十萬年剛剛復甦千年的大世界,兩者的差距,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萬滄瀾道:“書呆子雖然突破到了不朽境,可是,刀神界依舊沒有停戰的意思,聲稱近期內,將向崑崙界各大聖域的領主發起挑戰。除非凌飛羽答應嫁給許旭爲妾,否則他們不會善罷甘休,誓戰到底。若非形勢嚴峻,我也不會來找你。”

    納蘭丹青向張若塵瞥了一眼,道:“刀神界明知,這是不可能事,卻依舊如此咄咄逼人,其心狠毒。”

    張若塵道:“先是挑起事端,然後激怒對手,最後借刀殺人。這是商子烆的風格!商子烆善用陽謀,明知是陷阱,你卻不得不往裏面跳,一旦妥協,丟的就不是性命,而是臉面。”

    “太上好不容易歸來,讓崑崙界得以在較爲公平的環境下發展壯大,崑崙界的大聖若是妥協,丟的既是自己的臉,更是太上的臉,從此在天庭,休想再擡起頭來。”

    “你莫非認識商子烆?”萬滄瀾道。

    張若塵道:“頗有交情。”

    萬滄瀾冷哼了一聲。

    張若塵道:“商子烆這招陽謀,其實很好破。”

    “你說得簡單,這可不是一招陽謀而已,更是實力上的交鋒。天堂界最終的目的,還是鎮壓崑崙界,阻止崑崙界崛起。”萬滄瀾道。

    張若塵一杯茶飲盡,道:“要破陽謀,只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至於實力,沒錯,崑崙界現在的實力,的確遠不如天堂界,甚至遠不如刀神界。可是,天堂界可以借刀神界這把刀,崑崙界爲何不能也借一把刀?”

    “借哪一把刀?”萬滄瀾道。

    張若塵眺望天外的黃泉星河,道:“俗世間,最鋒利的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