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崑崙界到天庭,有一條古聖路。

    這些年,崑崙界發展壯大,聖者輩出,古聖路逐漸變得熱鬧起來。但凡是達到半聖境界的生靈,都會通過古聖路,去往天庭修煉。

    天庭是“聖界”,崑崙界是“凡界”。

    去天庭,不僅僅只是意味着修煉環境更佳,更意味着,可以增長見識,與各界修士交流,能購買到崑崙界買不到的丹藥、聖器、材料。

    除此之外,要進入五行觀、真理神殿、時間神殿、空間神殿這些特殊的修煉地,亦是要前往天庭才行。

    總之,崑崙界要發展壯大,要重新崛起,就必須要走出去,並且頂住天堂界派系的打壓,在天庭站穩腳跟。

    若是頂不住壓力,逃回了崑崙界。

    那麼,崑崙界修士不僅顏面盡失,更會永遠失去崛起的機會。這是天堂界派系的諸神,最想看到的結果。

    很多崑崙界的聖境修士,都聽聞天庭發生的變故,可是,沒有嚇住他們。

    長長的古聖路上,隨處可見成羣結隊,趕去天庭的崑崙界聖境修士。他們都是逆行者,不懼強大的敵人,即便參與不進大聖級別的戰鬥,也要爲崑崙界壯大聲威。

    這一日,古聖路上,炸開了鍋。

    數百年沒有齊聚的九天玄女同時出現,她們每一個都有傾城絕麗之貌,或是清純靈秀,或是縹緲仙氣,或是熱情火辣,或是盛氣凌人……

    傳說,九天玄女個個都有非凡的機緣,資質絕頂,由池瑤女皇從小培養長大。

    九女合一,戰力無與倫比。

    “刀神界太咄咄逼人,連九天玄女都出世,看來這一次崑崙界會有很多大聖級強者趕赴金沙聖域。”

    “若是能夠娶一位九天玄女爲妻,就算讓我放棄聖道,我也願意。可惜,九天玄女的眼光一個比一個高,能入她們眼的男子,太少太少。”一位聖王境修士遠遠望去,如此嘆息。

    旁邊一位修士低聲,道:“九天玄女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滄瀾武聖,你看她那雙腿,又長又白,玩一千年也不會膩啊!當然,最主要的是,性格夠火辣,若是在牀上,一定很帶勁。”

    “小聲一些,小心被她聽到,一劍劈了你。”

    ……

    這一羣修士都身穿黑袍,是黑市一品堂的邪道人物。

    他們只是隨行者,前方,行有兩輛被冰冷邪氣籠罩的聖車。

    其中一輛,呈血紅色,有一縷縷幻光,圍繞車架流動。另一輛,是黑色金屬鑄煉而成,沒有窗戶,像是一個鐵盒子。

    忽的,這羣邪道人物喧囂了起來,他們在九天玄女身邊,看到一個男子的身影。

    那個男子的精神力很高,他們看不清模樣。

    “居然可以和九天玄女同行,他是誰?”

    “好想一劍劈在他身上,然後,取而代之。”

    “得了吧,那人必然是大聖境的強者,對他出劍,你是在找死嗎?”

    ωwш ⊕тт kдn ⊕C O

    ……

    與九天玄女同行的男子,自然是張若塵。

    剛纔,張若塵離開古聖路,去了星空中,將一直在乾坤界中修煉的大森羅皇偷偷放出來,讓他回地獄界,送一封信。

    納蘭丹青迎了上去,精神力傳音與他溝通,道:“我以爲,你回地獄界了!”

    “天庭我是肯定要去一趟的,洛虛是我好友,羅辰是我師兄,他們差點死在刀神界大聖手中,我豈能坐視不管?”張若塵道。

    “還是太危險了一些。”納蘭丹青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天庭又不是龍潭虎穴,我爲何去不得?”

    昔日,羅乷不過區區聖王境界,就敢獨自潛入天庭。

    張若塵乃是大聖境界的修爲,而且氣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神靈都難認出他的真實身份。

    司命神女“仙妃子”臉上戴着白紗,身上聖霞繚繞,盯着正在交流中的納蘭丹青和張若塵,問道:“我們九人之中,丹青的眼光最高。那人到底是誰,竟能得到她的青睞?”

    萬滄瀾冷哼道:“一個花言巧語,且狂妄自大的傢伙,丹青很有可能是被他給騙了!”

    什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什麼“借俗世間最鋒利的刀”,所有一切都是紙上談兵,一聽就很浮誇,華而不實,只知道吹噓而已。

    想到張若塵在書宗北崖,大言不慚的樣子,萬滄瀾便是感覺到噁心。

    有一點修爲,便是目空一切,囂張自負到極點。

    這樣的男人,萬滄瀾見過太多了!

    若不是對方的確有幾分本事,她早就暗中警告,逼他離納蘭丹青遠一些。

    仙妃子道:“丹青心思縝密,且通人情世故,天下間,應該沒有男子騙得了她。”

    “可是她畢竟已經隱居了數百年,而那個滿嘴狂言的傢伙,也的確修爲不弱,實在讓人擔憂。”萬滄瀾心中暗思策略,想找機會,警告張若塵。

    九天玄女九位一體,命運相連,納蘭丹青若是真要選擇道侶,她們是有資格反對。

    張若塵和納蘭丹青並肩而行,與另外八位玄女會合,向天庭進發。

    從黑市一品堂一衆邪道修士旁邊經過的時候,張若塵明顯感覺到有一雙雙羨慕和嫉妒的眼神,落到他身上。

    “與九天玄女同行,看來是一個錯誤的選擇,想不引人矚目都不行。”張若塵心中暗道。

    進入古聖路前,張若塵就傳訊給了留在明宗的孔蘭攸,他現在只是先行一步而已。早知道,就該再等等,與明宗的修士同行。

    穿過古聖路,再次來到天河之畔。

    張若塵的目光,投望向功德星,只見,崑崙界在《萬界功德榜》上的排名,已經提升到第七百二十五位。

    須知,他當年和月神第一次來到天河的時候,崑崙界還位於功德星最底的一層,排名倒數第一。

    後來池瑤殺死了一位地獄界的神靈,才讓崑崙界的功德值暴漲,將世界排名提升到兩千多位。

    越往前,世界排名提升越難。

    廣寒界目前僅僅只是排下第六千七百四十位,顯然這一千年,月神並沒有出手去擊殺地獄界的神靈,提升世界排名。

    若是一座大世界的聖境修士實力跟不上,強行靠神靈提升大世界的排名,只會得不償失,根本守不住在天庭的利益。

    張若塵和九天玄女,還有黑市一品堂的邪道修士,是乘坐同一艘天舟,渡天河。

    本是坐在兩輛聖車上的兩位邪道大聖,終於走了出來。

    倒是兩位老熟人,一位曾經與璇璣劍聖齊名,號稱東域三大劍聖之一的“九幽劍聖”。

    對於九幽,張若塵自然是印象深刻,當年幫他背了不少黑鍋。

    是一個……老好人!

    如今,九幽劍聖已經要改稱爲九幽大聖,依舊垂垂老朽的模樣,頭髮披散,穿着樸素的草鞋,身上的劍意內斂,與千年前沒什麼變化。

    另一位,則是長得千嬌百媚,身穿一身紅衣,胸臀挺翹,姿容不在九天玄女任何一位之下,正是黑市一品堂的堂主,葉紅淚。

    也是當年與張若塵有不少交集的紅欲星使。

    對於此女,張若塵亦是印象深刻,是一個非常有手段的狠角色。

    年輕時,她本是黑市一品堂少主帝一的屬下,爲了奪取少主之位,暗中聯合張若塵,殺死了帝一,自己則是一步步登上堂主之位,如今大權在握,成爲崑崙界的風雲人物。

    一路無言。

    渡過天河,他們徑直飛向天庭四大洲之一的西牛賀洲。

    西方宇宙各大世界的大聖領地,都在西牛賀洲。

    天庭的規矩:

    只有大聖可以在天庭擁有一座聖域做爲領地,神靈不能擁有領地。

    任何一座聖域,長寬都是三萬裡。

    一座大世界,擁有的大聖數量越多,在天庭擁有的領地才越廣,可以利用的修煉資源才更多。

    聖域之爭,是天庭各界間最大的競爭,甚至超過世界排名之爭。

    此刻,張若塵一行人,徑直向金沙聖域趕去。

    金沙聖域,一個月前,是拜月魔教凌修大聖的領地。

    刀神界大聖許旭,向凌修大聖發起了領地挑戰,將其擊敗。金沙聖域易主,領地的主人,變成了許旭。

    隨後,凌飛羽擊敗許旭,將金沙聖域奪回,卻又敗在滄海一術的手中,再次失去領地。

    崑崙界和刀神界爭鬥的漩渦中心,就在金沙聖域。

    發展到現在,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座聖域領地的爭鬥,早已變成尊嚴之爭,變成報仇雪恨的地方,變成兩座大世界大聖層次力量的交鋒。

    金沙聖域位於西牛賀洲無極天域的域內。

    一座天域的域內,大概可以有數百座聖域,到數千座聖域。

    無極天域是一座上等天域,資源豐富,有神脈從地底流淌而過,可以孕育出神石、元會級聖藥……等等,各種各樣的天地奇珍。

    只有排名前一千位的大世界,纔有進駐上等天域的資格。

    剛一進入無極天域,張若塵便是感受到濃郁至極的聖氣,天地規則無比活躍,修煉環境之佳,即便是王山都差了一些。

    至於張若塵曾經待過的沙陀天域,更是遠遠比不上這裡。

    他們並沒有直接前往金沙聖域,而是來到金沙聖域北邊的金樹聖域。

    因爲,金沙聖域現在還在刀神界手中,崑崙界修士一旦進入,刀神界的大聖是可以直接以擅闖領地爲由,將其殺死。

    如今,崑崙界的聖境修士,大批聚集在金樹聖域。

    刀神界大聖,包括天堂界派系的商子烆和米迦勒,則是坐鎮金沙聖域。

    金沙聖域和金樹聖域形成的矛盾漩渦,席捲整個無極天域,更是吸引了天庭各界無數修士,其中有不少,趕來看熱鬧。

    畢竟,紅塵大會在即,他們不用閉關修煉,正是閒得無事的時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