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樹聖域中建有一座聖城,位於聖域南端,與金沙聖域只有千里之距。

    聖城的域府中,大批崑崙界聖境修士齊聚。

    僅大聖,就有五十多位。

    聖王境強者更是座無虛席,人頭攢動。

    可是氣氛卻頗爲沉悶,人人臉上都寫滿憤懣,眼中充斥怒火。

    崑崙界在無極天域,一共擁有二十一座聖域,由二十一位大聖駐守。

    可是,最近一個月來,二十一座聖域的領主,接連被刀神界大聖挑戰。雖然天宮明文規定,領地挑戰禁止殺戮,點到爲止。

    但依舊在一場“意外”中,崑崙界九黎宮的一位獸皇,被刀神界的大聖殺死。

    除此之外,修爲被廢的崑崙界大聖,已達到四位之多。受過重傷的,超過二十位。

    一座聖域,不是隻會爆發一場戰鬥。

    往往爲了爭鬥一座聖域,會來來回回戰鬥十多場。

    刀神界畢竟是高手如雲,底蘊雄厚,短短一個月,崑崙界接連失去十六座聖域領域。僅剩四座,還在崑崙界的掌控中。

    此刻,原本坐鎮四座聖域之一晴空聖域的蓋天嬌,被一羣兩儀宗的聖境修士,擡到金樹聖域的域府。

    他們是被逐出晴空聖域。

    蓋天嬌傷得很重,蘊含冰寒屬性的刀氣,劈在了她的背部,將脊樑骨斜斬而斷。

    整個身體,更是被冰封到了青色的冰晶中。

    崑崙界大聖噬靈王嘴裡吐出一口神火,想要幫她煉化寒冰,可是,神火剛剛觸碰到寒冰。寒冰內部,蓋天嬌的不朽聖軀,便是發出“啪啪”的聲音,出現裂痕。

    噬靈王連忙收回神火,道:“是刀神界大聖白擎蒼的青蒼寒冰刀氣,無法使用火焰將其融化,看來只能等太上回來才行。”

    一位兩儀宗聖王,臉色焦急,搖頭道:“不行啊,宗主被白擎蒼的刀魂,斬傷了聖魂,又創傷了脊樑骨,已進入無意識狀態,無法自我療傷,生命力卻在快速流失,根本不可能支撐到太上回來。”

    “白擎蒼這一刀,還真是夠狠。”一位崑崙界聖王,咬牙切齒的道。

    “別人是無上境大聖,就算你再恨,又能如何?你連大聖都不是,你連挑戰他的資格都沒有。”

    ……

    又有三位崑崙界的大聖,相繼出手,可是,青蒼寒冰刀氣卻碰不得。

    一碰,刀氣便是往蓋天嬌身體裡面鑽。

    凌飛羽穿着一身紅色武袍,玉帶系在腰間,烏黑的長髮自然垂落而下,眼神幽冷深沉,不知心中在想着什麼。

    凌修的傷勢,已被太上療養恢復。

    他看出凌飛羽雖然外表強硬,可是心中卻十分愧疚。

    外強內柔。

    他傳音,道:“你不要太過自責,就算你沒有廢掉許旭,天堂界和刀神界還是會找別的理由,向崑崙界發難。崑崙界想要崛起,本就非常艱難,我們必須要堅定的去面對,而不是妥協和退讓。”

    外面又傳來氣促的腳步聲。

    祖龍山的一位龍族不朽境大聖,揹着一位傷得極重的年邁老龍皇,衝入域府。

    後面跟着大批祖龍山的年輕聖境修士。

    “太上,快救一救我父親,他被刀神界的滄海一術,創傷了龍珠和龍魂。”那位不朽境龍族大聖道。

    崑崙界的諸位大聖,立即圍了上去,查看老龍皇的傷勢。

    “太上去了西天佛界借丹,還沒回來。”

    “又是滄海一術。”

    “老龍皇可是接近半神境界的修爲,居然也難逃這一劫。”

    “豈不是說,白亭聖域也落入刀神界手中?”

    ……

    不多時,又有噩耗傳來。

    坐鎮枯澤聖域的文帝,被刀神界的一位神秘半神毀掉了半截肉身,精神力大損。

    只是半個時辰過去,一羣儒道弟子,擡着文帝的半截殘軀,趕到金樹聖域,求太上救治。

    崑崙界大聖最放心的就是枯澤聖域,畢竟文帝的一身精神力造詣可謂出神入化,半神與他對上,都未必討得了好。

    可是,枯澤聖域還是被奪走,文帝的雙腿也被打斷,化爲血泥。

    可想而知,出手之人的修爲戰力何等高深。

    一日之內,痛失三大聖域。

    如今,崑崙界在無極天域,只剩一座金樹聖域。

    若是金樹聖域再失守,他們怕是真要被趕出無極天域。

    天域,一共分爲四個等級:神級天域、上等天域、中等天域、邊陲天域。

    神級天域,整個西牛賀洲都只有十多座。西方宇宙排名前十的大世界,可以各佔一座,獨享裡面全部的修煉資源。

    剩下的幾座,都非常特殊。

    比如,真理神殿佔據的真理天域,就是一座神級天域。

    以崑崙界現在在俗世中的力量,顯然還無法染指神級天域。

    即便是上等天域,崑崙界現在也只是入駐了無極天域,而且僅僅只是佔據其中二十一座聖域。

    別的崑崙界大聖的領地,都在一些中等天域裡面。

    在無極天域站穩腳跟,意義非常重大。

    蓋天嬌,九大界子中,戰力僅次於雪無夜。

    虞山龍皇,爲數不多的大聖級甦醒者之一,修爲達到無上境,戰力接近半神。

    文帝,精神力六十九階半的存在,距離精神力成神只有一步之遙,只不過,戰鬥能力方面略弱,否則半神遇到他都得避退。

    可是現在,他們三位都奄奄一息的躺在面前,而衆人卻無法救治,只能等待太上歸來。

    偌大一個崑崙界,竟然需要太上一人來支撐。

    “晴空聖域、白亭聖域、枯澤聖域接連失守,看來今日就是刀神界全面發難的時刻,說不定,很快就會來金樹聖域,將我們徹底趕出無極天域。”凌修道。

    無人接話。

    整個域府變得沉寂,只能聽到一道道呼吸聲。

    半晌後,一位崑崙界大聖,頗爲苦澀的道:“不如……我們退出無極天域,回華犁天域?”

    “嘭!”

    金禹大聖脾氣暴躁,一掌將石桌拍碎,道:“說的什麼話?我們若是就這麼灰溜溜的逃離無極天域,將會被整個天庭恥笑,永遠都擡不起頭來。”

    “我們被恥笑無所謂,可是太上他老人家,一直在背後支持我們,不惜消耗精神力爲大家療傷。”

    “我們這個時候,不戰而退,天堂界派系的那些神靈,會如何嘲笑太上?刀神界再強又如何,他們可以用刀,斬斷我們脊樑骨,可是休想讓我們屈服,休想讓我們的精神意識下跪。”

    “我們這一退,就是在向他們屈服,從今往後,就站不起來了!”

    剛纔說出退出無極天域的那位大聖,嘆息一聲,道:“再給崑崙界三千年時間,必能誕生多位無上境大聖。到時候,再闖無極天域也不遲。”

    “天堂界派系不會給我們三千年時間的,你以爲,退回華犁天域就能高枕無憂?天堂界派系必定還有下一步計劃。遇到強大的敵人就縮頭,這和烏龜有什麼區別?”金禹大聖道。

    堅持留在無極天域的大聖,與建議暫時先退回華犁天域的大聖,因理念不合,爭執了起來。

    前者,選擇無懼生死,接受挑戰,誓死守衛崑崙界修士的尊嚴,太上的尊嚴。

    後者,覺得應該韜光養晦,先蟄伏起來,徐徐壯大自己。

    “大家別吵了!”

    凌飛羽的聲音,驚懾全場,使得衆人安靜了下來。

    她從蓋天嬌、虞山龍皇、文帝的身旁一一走過,道:“此事因我而起,就由我來解決吧!蓋天嬌中了青蒼寒冰刀氣,只有白擎蒼可以解。”

    “虞山龍皇的龍珠,入侵了滄海一術的聖意力量,只有滄海一術可以化解。”

    “文帝的聖魂,被對方的刀魂蠶食,也只有刀神界的那位半神可以救他。”

    “既然太上不在,他們又因我而重傷垂死,我自然是必須要救他們。”

    金禹大聖道:“凌教主這是要答應他們的條件?不行,絕對不行。”

    “凌教主千萬不要做出錯誤的決定,他們不會因爲你的妥協,就真的收手。他們只會將這個一切,當做是勝利,因此而狂歡,隨後,施展出更加嚴厲的打壓手段。”洛虛道。

    凌飛羽悽然一笑:“這一個多月來,非常感激各位的幫助,可是,崑崙界付出了太大的代價,甚至有大聖隕落,有大聖修爲盡失。他們三位都有成神的機會,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如此死去。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有我可以救他們。不是嗎?”

    ……

    張若塵、九天玄女、九幽大聖、葉紅淚,是一起進入金樹聖域的聖城,徑直向域府行去。

    看守域府大門的,是拜月魔教的神魔鼠。

    除此之外,從枯澤聖域過來的儒道聖修,從白亭聖域過來的龍族聖修,從晴空聖域過來的兩儀宗聖修,都情緒低落的聚在外面,一個個都頗爲狼狽。

    一位儒道聖修,看見了納蘭丹青,立即衝過去,道:“納蘭師姐,師祖被刀神界一位神秘的半神重創,快去救一救他吧!”

    納蘭丹青臉色瞬間變得一變,沒有詢問太多,化爲一道光影,衝入進域府。

    另外八位天女,緊跟進去。

    張若塵本來是想跟着進去的,卻被神魔鼠攔了下來。

    “你什麼人?趕緊報上名來,不是崑崙界的修士,不能進去。別騙我,我聰明得很。在崑崙界,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一號人物,氣味也沒有聞過。哏哏!”

    神魔鼠尖嘴猴腮,露出兩個尖牙,眼睛冷然的盯着張若塵,一副已經將他看透了的樣子。

    九幽大聖和葉紅淚,頗爲好奇這位能夠和聖書才女走得極近的男性修士,到底是什麼來頭。於是,他們故意駐足,凝看了過去。

    張若塵搓了搓雙手,嘆道:“可惜我養的那隻貓,不在崑崙界,否則你一隻耗子,怎麼可以如此囂張?”

    神魔鼠不屑的一笑:“不怕告訴你,天下還就沒有,可以奈何得了我的貓。我可是太古遺種,神魔鼠。太古遺種有多麼強大,你應該知曉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