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喵!”

    一聲振聾發聵的貓叫,在神魔鼠耳中響起。

    站在對面那道模糊的人影,忽然間,化身爲一隻黑色巨貓。緊接着,又變成一隻人高的貓頭鷹,一雙眼睛,猶如兩團火焰一般,盯着它。

    神魔鼠嚇得臉色唰的一下慘白,後退一步。

    等到它恢復過來,發現那道模糊的人影,已經走進域府。

    “剛纔那道身影和氣息……是黑爺?黑爺回來了?”神魔鼠分不清剛纔是真實,還是幻覺,心情激動無比,追了進去。

    大門處,九幽大聖和葉紅淚對視一眼。

    九幽大聖問道:“只是一道眼神,居然把太古遺種神魔鼠嚇成這個樣子。你看出什麼端倪沒有?”

    “沒有使用幻術,是純粹的精神力恐嚇,好厲害的人物。”葉紅淚若有所思的道。

    因爲九天玄女的到來,裡面響起一陣喧囂。

    絕大多數修士,都隨九天玄女圍到文帝的身旁,只有少有修士,注意到悄然走進來的張若塵。

    在域府中,張若塵看到不少熟人。

    凌修滿頭白髮,頭上插着木簪,與一身紅色武袍的凌飛羽站在一起,相互傳音溝通,似乎是發生了爭執。

    做爲在崑崙界復甦之前,便是精神力成神的凌修,千年修煉,精神力強度已是達到六十八階。修煉速度之快,可謂驚駭世俗。

    畢竟,與動輒上萬歲,甚至兩萬歲的老牌精力大聖比起來,凌修,包括文帝,都實在太年輕,年齡不足別人零頭。

    精神力對年齡和閱歷的要求,實在太高。

    張若塵的精神力,能夠達到六十九階,其實都是因爲煉化了神木之心,吸收了接天神木一個元會的知識。

    以凌修如此強大的修爲,能在無極天域,坐鎮一座聖域,也就不足爲奇。

    除此之外,張若塵還看到了金禹師兄、羅辰師兄、洛虛、死禪老祖。包括甦醒者中的姜雲沖和洪天機、噬靈王,一個個都達到大聖境界。

    張若塵沒有立即去找他們敘舊,率先來到被凍結在青色寒冰中的蓋天嬌面前。

    她的氣息很虛弱,生命力在快速流逝。

    對蓋天嬌這位虎背熊腰的兩儀宗大師姐,張若塵還是頗有好感,看到她如此悽慘的樣子,心中生出一股冷意。

    一位兩儀宗的聖王,注意到張若塵,呵斥一聲:“幹什麼?你是什麼人,不準靠近宗主。”

    “我想,我應該有辦法救她。”張若塵道。

    ……

    這邊的爭執,引起洛虛的主意,走了過來,攔住欲要接近蓋天嬌的張若塵,頗有風度的拱手,道:“兄臺,蓋宗主中了青蒼寒冰刀氣,碰不得,一旦觸碰,很可能不朽聖軀瞬間崩碎。”

    若是青蒼寒冰刀氣有那麼容易化解,凌飛羽就不會爲了救她和文帝、虞山龍皇,而選擇向刀神界妥協。

    以她一人的性命,換取三大強者的性命。

    更多大聖注意到張若塵。

    誰都看不清張若塵的真容,衆人立即警惕起來,圍了過去。

    “你先冷靜冷靜,必定還有別的辦法。”

    凌修如此叮囑了凌飛羽一句,走向張若塵,道:“閣下好強的精神力,不知如何稱呼?”

    “一個過客而已。”張若塵道。

    “一個過客?我看,你倒是很像天堂界派系的大聖。你到底是什麼人,再不說實話,休怪我們出手無情。”噬靈王冷聲道。

    神魔鼠來到噬靈王身旁,低聲道:“老爹,他好像是黑爺。”

    “黑爺?什麼黑爺?”噬靈王問道。

    神魔鼠道:“就是千年前,一直跟在張若塵身邊的那位。”

    聽到張若塵之名,噬靈王略微動容。

    凌修和洛虛露出異樣的眼神,仔細觀察,身前這個身形模糊的男子。

    神魔鼠繼續道:“他是與九天玄女一起來的,至少肯定不是天堂界派系的大聖。”

    有人,立即向九天玄女詢問張若塵的來歷。

    納蘭丹青查看了文帝的傷勢後,逐漸穩定住情緒,冷靜下來,告訴在場的聖境修士,道:“大家如果信任我,就可以用同樣的信任,信任他。”

    隨後,她問道:“太上老人家去哪裡了?爺爺聖魂受的傷勢,只有太上才能救。”

    “最近這一個月,太上爲了救治各位大聖,精神力消耗巨大,已經很難維持精神力神軀分身,所以,去了西天佛界借丹。”一位儒道大聖道。

    太上的真身,在無人知曉的未知之地療養傷勢。

    在天庭坐鎮的,只是太上的一具精神力神軀分身。這具分身,一直維持在神境的修爲,可是最近,精神力消耗太大,已在崩潰的邊緣。

    一旦精神力神軀分身崩潰,太上的真身,勢必要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出來,繼續維持。如此一來,必會暴露真身的位置。

    或許,這纔是天堂界派系真正目的。

    張若塵已經查看了文帝的傷勢。

    文帝肉身的傷勢,其實算得不什麼,畢竟對一位精神力六十九階半的強者而言,就算肉身被打碎,也能重新凝聚。

    可是,聖魂的傷勢,卻很嚴重。

    聖魂是被一股強大的刀魂創傷,刀魂的力量,依舊還殘留在文帝體內。

    “可否讓我出手試試?”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露出一道訝然之色,點了點頭,又慎重的提醒,道:“小心那股刀魂,非常可怕。而且,一旦刺激它,它可能會將爺爺的聖魂徹底斬去。”

    對張若塵,她是信任的。

    張若塵既然敢開這個口,必定是有一定的把握。

    可是,別的儒道聖修,卻都很擔憂。

    其中一位儒道大聖,道:“丹青,先別這麼急着做決定,說不定太上很快就會趕回來。文帝乃是精神力六十九階半的大聖,聖魂都受創,可想而知,那股刀魂何等強大。”

    言外之意,就是認爲張若塵不可能救得了文帝。

    如此委婉表達,只是不想傷害張若塵的一片好心。

    納蘭丹青對他搖了搖頭,繼而詢問張若塵,道:“有多大把握?”

    “十成。”張若塵笑道。

    萬滄瀾冷哼一聲,看這個口出狂言的傢伙,更加不順眼。

    但是,納蘭丹青都答應了,別的修士又束手無策,自然也就無人再阻攔張若塵。

    所有聖境修士的目光,皆是落到張若塵身上,其中有不少都情不自禁的緊張起來。

    一旦失敗,意味着文帝很有可能會隕落。

    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掌,按到文帝頭頂上方,調動一品聖意的力量。掌心出現一個詭異的漩渦,形成吸噬之力。

    “譁!”

    只是片刻間過去,一縷縷刀魂力量,便是被抽離出來,出現在他掌心的漩渦中。

    “可以了!”

    張若塵很輕鬆的樣子,如此說了一句,隨後退到一旁,託着掌心的一縷縷刀魂,細細研究起來。

    納蘭丹青面露喜色,來到文帝的身旁,抓住他的手腕,調動精神力,注入了他的體內。

    文帝睜開一雙蒼老的眼睛,幽幽醒來。

    “爺爺!”納蘭丹青喚道。

    文帝的聖魂虛弱,可是卻能調動精神力了,很快,一雙血肉模糊的雙腿,恢復如初。

    在場的儒道聖修,全部都長長鬆了一口氣,露出狂喜之色。

    他們盯向張若塵的目光,皆是多了一分欽佩和感激。

    “這個傢伙,竟然還真有點本事。”萬滄瀾低聲念道。

    仙妃子淺淺一笑:“你對他,爲何成見如此之深?其實,我是相信丹青的,她看人,怎麼會看走眼?”

    “你要是聽到他說過的那些狂言,就不會這麼認爲了!”萬滄瀾翻了一個白眼,對張若塵,依舊難以生出好感。

    一位不朽境龍族大聖,來到張若塵面前,躬身行禮,求助道:“前輩可否救一救我父親?祖龍山一定感激不盡。”

    先前阻止張若塵靠近蓋天嬌的那位兩儀宗聖王,趕來賠罪,道:“前輩,先前晚輩無意冒險,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救一救宗主。”

    張若塵並不是一個見死不救的人,將手中刀魂捏碎,道:“我試試。”

    青蒼寒冰刀氣的確輕易碰不得,可是,張若塵的一品聖意,分佈在宇宙每一寸空間,要化解它自然不是難事。

    虞山龍皇最重的傷勢,乃是龍珠被滄海一術的聖意入侵,對張若塵而言,要化解是更加輕鬆的事。

    沒過多久,蓋天嬌和虞山龍皇都甦醒過來,接下來的傷勢,他們可以自行慢慢療養。

    儒道聖修、兩儀宗弟子、組龍族龍族,紛紛聚過去,向張若塵道謝。

    凌修感嘆,道:“此人也不知是何方神聖,手段玄奇至極,讓人歎爲觀止,卻又琢磨不透其中奧妙。”

    噬靈王將神魔鼠抓了過來,問道:“他真的是,你說的那個黑爺?”

    “可能……是吧,畢竟黑爺的手段還是很厲害的。”神魔鼠有些不確定的道。

    就在域府中一衆修士喜色一團的時候,一位崑崙界聖王,快步衝進來,驚慌道:“刀神界的大聖,向金樹聖域來了!”

    衆人擡頭望天。

    南方天空,漆黑如墨的雲層滾滾而來,並且伴隨一道道可怕的大聖聖威。

    “唰唰。”

    忽然,狂風大作。

    每一縷風,都是一柄氣刀。

    姜雲衝冷哼一聲:“看來刀神界是真的想要在今日,將我們逐出無極天域,這是要發動最後一戰了!”

    金禹大聖道:“想要撤退回華犁天域的,現在就走。想要迎戰的,隨我一起留下,任他刀神界強者如雲,我第一個應戰。就算今日自爆聖源,與他們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

    “刀神界大聖怎麼可能給你自爆聖源的機會。”有大聖很想這麼說出一句,可是,想了想,終究沒有說出,不想影響士氣。

    可是實際上,刀神界有備而來,不可能給崑崙界任何抵抗的機會。

    再過三千年,等崑崙界的甦醒者都成長起來,或許才能與刀神界這種頂尖強界,一較高下。再過萬年,完成一代大聖的新老交替,纔有可能徹底超越。

    至於想要和天堂界叫板,若是沒有元會級天才誕生,奪取一個時代的大氣運,至少也需要數個元會才追得上。也有可能,永遠也追不上。更大的可能,是被打入深淵,再也站不起來。

    一步領先,步步先。

    一座主宰世界,是不會允許下面的大世界,挑戰他們在宇宙中的統治地位。就算崑崙界真有元會級天才誕生,也會被無情的抹殺。

    這些事實,每一位崑崙界大聖都明白。

    甦醒者、界子、九天玄女……在場很多大聖都十分年輕,就算加上在時間陣法中修煉的歲月,年齡也少有超過三千歲。他們是崑崙界的種子,是崑崙界重返宇宙強界之列的底蘊。

    不用給他們一萬年,只需再給他們三千年,他們中就有不少可以踏入無上境。

    而現在,他們將面對艱難的抉擇,到底是死戰到底?還是暫時撤退,韜光養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