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虞山龍皇、文帝、蓋天嬌的傷勢穩定下來,已無性命之憂,崑崙界大聖自然也就不再投鼠忌器,想要與刀神界死拼到底者不在少數。

    納蘭丹青的目光,投向張若塵。

    若是他能出手,崑崙界必能挺過這一關。

    可是她明白,在天庭張若塵必須小心藏拙,一旦暴露,後果不堪設想。

    萬滄瀾卻沒有這個顧忌,走到張若塵面前,道:“在書山北崖,閣下不是侃侃而談,聲稱可以輕鬆破局。我依舊還記得,你說過的,什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現在是不是該把你的通天手段施展出來了?”

    納蘭丹青對萬滄瀾的性格頗爲無奈,這也是她不敢告訴萬滄瀾真相的原因。這位武聖姐姐,太直了,從來不知道委婉和隱藏。

    她連忙上前阻止,想要將萬滄瀾攔回去。

    “丹青攔我幹什麼?眼前這位大高手,可是將商子烆和天堂界都不放在眼裏,區區刀神界對他而言,怕是與土雞瓦狗沒有區別。”萬滄瀾道。

    張若塵道:“你說得沒錯,刀神界那些大聖,的確都如土雞瓦狗一般。對付他們,何須要什麼策略?揮劍斬了便是。”

    在場不少崑崙界聖境修士,都聽到這話,其中一些露出不悅的神色。

    刀神界可是西方宇宙排名第四的強界,擁有最強的刀道傳承,就算是主宰世界都不敢輕視他們,區區一個大聖,怎敢如此狂言?

    如果是地獄界的閻無神,或者缺,說出這樣話,衆人倒也不會如此反感,反而覺得強勢霸氣,有元會級天才一覽衆山小的豪情。

    別的修士說出這話,不是愚蠢,就是真的目中無人。

    總之,狂妄過了頭。

    萬滄海的目光,向仙妃子盯過去,就好像是在說“這傢伙是個多麼狂妄自大的貨色,現在你明白了吧”。

    張若塵似乎看不見在場修士眼中的異色,繼續道:“我有兩位朋友,與崑崙界頗有淵源,算得上是崑崙界的修士,只要他們出手,要擊退刀神界的這一波挑釁,其實不難。”

    崑崙界的強者,有誰比他們這些人更瞭解?

    崑崙界現在神境之下的最強者,恐怕要數劍閣的器靈,七彩海棠。

    可是,劍閣要衝擊神器,器靈絕不能有任何閃失。

    一座聖域和一件神器比起來,顯然還是神器更重要。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強者,可以擊退刀神界?

    這時,一位揹着四柄戰劍的老者,與一羣四象宗聖境修士簇擁下,走進域府。

    老者道:“諸位,刀神界的挑戰,由老夫接下便是。”

    有甦醒者將這位老者認出,立即趕過去拜見,“據說霍前輩在閉關衝擊神境,爲何出關了?”

    這老者,是崑崙界爲數不多的大聖級甦醒者之一,中古時,是四象宗的半神,名叫霍山海。

    如此人物,本該潛心閉關,衝擊神境。

    達到神境,爲太上分憂。

    此次出關,顯然是被逼無奈。

    霍山海血氣渾厚,體內聖道規則超過十萬億道,氣度頗爲不凡,道:“崑崙界的俗世,終究需要有頂尖強者坐鎮,老夫只能暫時出關,先應對刀神界的挑釁。走吧,隨老夫去看看,刀神界這一代神境之下,都有一些什麼樣的高手。”

    “霍前輩出關,我們便是有了主心骨。”

    霍山海的到來,讓崑崙界士氣大漲,沒有人再理會張若塵先前的狂言。

    衆人浩浩蕩蕩走出域府,向金樹聖域和金沙聖源的邊界而去。

    域府中,只剩極少的一些修士,照顧傷勢很重的文帝、蓋天嬌、虞山龍皇。

    文帝和納蘭丹青,向張若塵走來。

    文帝的目光,一直盯在張若塵身上,臉色沉定,道:“多謝閣下先前出手相救,如此大恩,納蘭寞必一生銘記。”

    以姓名自稱,顯然文帝是看出對方修爲強大,所以平等論交。

    “前輩不必如此客氣,你是才女的爺爺,以我和才女的交情,出手相救,是理所應當的事。”張若塵抱拳道。

    文帝道:“不知閣下施展的是什麼妙術,爲何以老朽的精神力,都看不清你的真容?”

    眼前這人來歷不明,且修爲高深,又和納蘭丹青走得太近,文帝自然是有一些擔心,想要弄清對方的身份。

    張若塵周圍的空間扭曲,又以聖意改變了天地規則,更有精神力隱藏。

    別說文帝,就算是精神力七十階的神靈,想要看清他的容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盯向納蘭丹青,道:“才女,將我的身份,告訴文帝前輩吧,我相信前輩。”

    納蘭丹青傳音,向文帝說了一句。

    文帝眼神豁然一震,以他的心境,也難免失態,手指輕顫的指着張若塵,感到極爲難以置信。

    當然,只是片刻過去,文帝便是恢復過來。

    文帝道:“沒想到竟然是你,你來天庭幹什麼,太危險了!”

    “我有必來的理由。”張若塵道。

    文帝沉凝了片刻,搖頭道:“你這樣不行!故意掩蓋自己,反而會引起別的修士的注意。聖境修士中,能識破你手段的,可能很少。可是,一旦被神靈盯上,會很危險。”

    “多謝文帝前輩的關心,我有自保的把握。”

    張若塵並非自負。

    須知,去往太初,他的肉身被打碎成了微粒,花費無盡歲月重新凝聚出來,身上的氣息已是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就算神靈能夠看清他的容貌,也不會知道他是張若塵。

    更何況,張若塵完全可以移動骨骼和血肉,讓容貌發生改變,加上一品聖意的覆蓋,神靈看到的也只是一個陌生面孔。

    文帝取出一張紙卷,遞給張若塵,道:“這是第四儒祖親手畫的一副面孔,必要的時候,可以將它戴在臉上。不僅可以改變你的容貌,還能隱藏你的氣息。”

    張若塵沒有推拒,坦然收下。

    文帝問道:“你剛纔說,你有兩位崑崙界的朋友,實力很強大,有擊退刀神界的可能。真的有着兩個人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

    文帝問道:“他們在哪裏?”

    “就在我身上。”張若塵道。

    文帝拱手向張若塵行了一禮,張若塵連忙攙扶住他,道:“前輩有什麼話,但說無妨,千萬不要如此,否則才女一定會責怪我。”

    文帝面露憂色,望向南方天空,道:“刀神界很不簡單,將我創傷的那位神祕修士,尤其強大。”

    “前輩擔心崑崙界的那位半神甦醒者會敗?”張若塵道。

    文帝道:“霍山海的戰力很強,可是,刀神界無上境大聖就有很大一批,若是使用車輪戰,即便是半神,也會被磨死。”

    張若塵道:“刀神界應該不會使用車輪戰,他們今日前來,意在擊潰崑崙界大聖的信心和鬥志,會採取速戰速決的策略。”

    文帝將期望寄託在張若塵身上,道:“若是霍山海敗了,你的那兩位朋友,擋得住嗎?”

    “擋得住,還能殺得回去。”張若塵信心很足。

    “好!”

    ……

    張若塵是和神魔鼠一起,向聖域邊界行去。

    神魔鼠已經知曉了張若塵的真實身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塵爺,你終於回來了,有你在,咋們崑崙界現在可以揚眉吐氣了!”

    “教訓,一定要狠狠的教訓滄海一術,就是他,重傷了教主,還要逼教主嫁給許旭那個廢人。”

    張若塵道:“可惜,我已經不是崑崙界的修士。”

    “黑爺呢,讓它出手,應該也能打倒一大片,它可是號稱神境之下無敵。”

    張若塵道:“它不在。”

    “這可怎麼辦?難道塵爺,你不爲教主報仇?”神魔鼠神情苦巴巴的說道。

    張若塵道:“每個人都要學會自己去面對挑戰,哪怕再艱難,只要挺住了,就有機會看見曙光,迎來輝煌。當然,欺負飛羽,就是欺負我張若塵,這個仇,當然要報,而且還要狠狠的報。”

    說話間,張若塵小心翼翼使用空間奧義,隱藏乾坤界的氣息,將乾坤界中的石皇和劍皇接了出來。

    雖然,在接近奇點的時候,大量空間奧義燃燒,釋放回了天地間。

    但在張若塵一品聖意凝聚成功的時候,陰陽太極印記又將那些空間奧義和時間奧義吸收了不少回來。

    石皇的本體,是玄黃石,融合了六位神靈的精神意志。

    劍皇是一位中古劍神的劍意,與大量聖氣、神氣,凝聚出的身體,並且修煉出了靈智,情況與宇宙神胎婪嬰頗爲相似。

    石皇和劍皇,也得到了本源神殿的大機緣。

    他們的修爲,在一千年前就遠勝大司空和二司空,經過千年修煉,境界之高深,還勝過那兩個和尚。

    特別是劍皇,在乾坤界的劍山中,得到了遠古劍界一位絕代劍神的傳承,修煉了天魂劍和自己的劍魄,挖出了一柄至尊聖器戰劍,更獲得了部分劍道奧義。

    如今的崑崙界大聖中,張若塵不認爲有誰強得過劍皇,

    商夏和商月都是半神,爲何不敢反抗張若塵?

    根本不用張若塵出手,劍皇、石皇、食聖花,任何一個都能收拾她們。

    張若塵、神魔鼠、石皇、劍皇,來到金樹聖域和金沙聖域的交界處,遙遙望去,只見一條金色聖河的對面,滿是涌動的聖霧。

    有着一道道氣度不凡的身影,坐在金河之畔。

    米迦勒身上的白色聖光,顯得尤爲刺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