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宮的一位地官,將一盞神紋琉璃罩打出,在金色河流之畔,開闢出一座域界場。

    但凡是界域挑戰,都需要地官在場公證。

    金色河流的對岸,滄海一術提刀走出,率先進入域界場,略帶笑意的道:“凌飛羽考慮清楚了沒有,要麼嫁給許旭爲妾,平息刀神界的怒火。否則,今日崑崙界便要滾出無極天域,回你們的華犁天域。還是躲在太上的庇護中,要安全一些。”

    濃密的聖霧中,傳來刀神界諸聖的笑聲。

    有修士調侃:“崑崙界終究已經沒落,淪爲了弱界,若是還有一些自知之明,便不應該沉浸在過去的輝煌中。”

    “一個世界弱小,還是可以存活的。若是弱小,還傲慢,還拎不清自己的斤兩,纔是真的會毀滅。”

    “弱界有弱界的生存之道,可以依附強界嘛!若是,崑崙界可以每年向刀神界進貢聖石、神石、聖藥、美女、奴隸,在界中,劃出一域做爲租界,刀神界的修士去了崑崙界可以享受上等人的特權……,總之只要答應我們提出的十二條,今後崑崙界在天庭就由刀神界來庇護,大家就是道友了!何必還要打生打死?”

    一位刀神界活了一萬多歲的老牌強者,笑道:“與崑崙界這羣一兩千歲的小輩廢話那麼多幹什麼,他們不答應,打得他們答應便是。”

    金禹大聖怒火沖天,道:“要戰便戰,崑崙界還怕你們不成?”

    “既然想要找死,成全你們便是。”

    滄海一術斂去笑意,神情鋒銳,刀指崑崙界的一衆聖境修士,道:“我刀神界滄海一術,向金樹聖域的領主,正式發起領域挑戰。金樹聖域的領主是誰,出來應戰。”

    “老夫來戰你。”

    霍山海化爲一道劍氣流光,激射而去,衝入域界場。

    頃刻間,滄海一術和霍山海的體內,都涌出超過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爆發出半神級別的交鋒。

    域界場中,化爲一片混沌,只有極少數修爲高深的修士,才能看清兩尊半神的身影。

    商子烆和長着十二隻白色羽翼的米迦勒大天使王坐在一起。

    米迦勒的眉頭,微微一皺,道:“崑崙界還真是深不可測,短短千年發展而已,俗世實力提升了十倍不止。現在,居然還冒出這麼一尊半神級的強者。”

    商子烆很淡定,笑道:“中古時期留下了的種子罷了!須彌聖僧號稱未來佛,恐怕是早就料到崑崙界會有大劫,做出了一些佈置。”

    “但是,這些佈置都是有限的,想要留下種子到十萬年後,亦是一件很難的事。”

    將生靈冰封,使其沉睡,還要避開天地規則的感應,避免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後招來元會劫難,自然不是輕輕鬆鬆就做得到,是要付出巨大代價。

    修爲越高,付出的代價越大。

    沉睡的時間越久,付出的代價也會更大。

    商子烆道:“我猜,這樣的大聖級沉睡者,絕不會超過十個。”

    米迦勒道:“崑崙界的傳承太強了,若是放任這些沉睡者成長起來,最多萬年,他們就能再次進入前五十強界之列。”

    宇宙前五十強界,其中有不少都是傳承了上萬個元會的超級大世界,底蘊深厚無比。

    米迦勒之所以敢給出這麼高的評價,乃是因爲,龍主和太上。只要這兩位還活着,便沒有人敢小覷崑崙界。

    商子烆道:“放任一萬年?天堂界若是放任他們一萬年,我只能說,那些決策者太愚蠢。一千年前,天堂界就不該妥協,就該以雷霆手段,將崑崙界的那些種子一個個抹殺。”

    “一千年前,天堂界有把柄,掌握在崑崙界手中。若非昊天從中調解,說不一定,會有不止一位神靈隕落。華犁天域,就是那個時候,太上爲崑崙界爭取到的條件。”米迦勒嘆息一聲。

    商子烆露出憂色,道:“崑崙界的這位太上有大智慧啊,一旦傷勢痊癒,恐怕不會像現在這樣示弱,真希望天堂界的諸神不要被麻痹,現在就能啓動最凌厲的手段,除掉這個大威脅。”

    若不是崑崙界完全霸佔着華犁天域,天堂界派系這一千年,又怎麼會奈何不了他們?

    神靈級別的博弈,存在太多厲害關係,還要考慮地獄界的威脅。

    太上一千年前的一招以退爲進,當時天堂界還沒有看出太多的弊端,一千年後,天堂界已經感受到了威脅,開始反應過來。

    現在出手,他們相信,還不算太遲。

    商子烆沉默了片刻,道:“讓滄海一術退下來吧,由摩伊出手,速戰速決。摩伊,若是有機會,擊碎那個崑崙界沉睡者的聖源,毀了他的神道之路。”

    能夠成爲半神,都有成神的概率。

    哪怕這個概率,只有一成,商子烆也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區區一個只修煉出十三萬億道聖道規則的半神,要斬他,豈是難事。”

    摩伊穿一身寬大的黑袍,黑袍上,滿是星辰圖案,手提一柄門板大小的重刀,刀背上,鑄有一條紫黑色的龍。

    滄海一術退走後,摩伊進入域界場,道:“刀神界摩伊,挑戰金樹聖域領主。”

    “霍前輩纔剛剛戰了一場,聖氣消耗巨大,你們便又立即挑戰。你們刀神界的大聖,如此不要臉嗎?”有崑崙界的修士,如此喝罵。

    摩伊道:“他完全可以將金樹聖域領主的位置,讓給你們崑崙界別的大聖。由另一位大聖,來接我的挑戰。”

    有儒道聖境修士,認出了摩伊,道:“就是他,重傷了文帝。”

    聽到這話,崑崙界的修士,臉色皆是大變。

    能傷文帝,可想而知此人修爲何等高深,

    在場,除了霍山海,別的大聖出手,怕是連自爆聖源的機會都沒有。

    霍山海感受到摩伊身上的那股恐怖氣勢,只是對方的眼神,都如成千萬柄刀向他飛來。僅是站在那裏,域界場中,便是自動凝聚出一柄柄刀影,在空間中穿梭。

    “接你挑戰便是。”

    霍山海眼神如金剛怒目,胡發飛揚,將道域釋放出來。

    “唰唰。”

    四柄君王聖器級別的戰劍,盡數離鞘飛出,在頭頂上方,衍化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隻神獸的虛影,呈四象之態,與道域重疊。

    摩伊輕哼一聲,提起重刀,猛然橫斬而出。

    不知多少道刀道規則,瞬間融入刀法。

    刀光比烈日都更加明亮灼目,“嘭”的一聲,劈開四象之一的青龍,將青龍內部的戰劍打得顫鳴,斜飛出去。

    “怎麼會這麼強,只是一刀,便是破去四象劍陣。”凌飛羽雙眸一凝,感到難以置信。

    “因爲,那位刀神界大聖的修爲,已經非常接近半神巔峯。”

    一道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她轉身盯去,目光落在張若塵身上。

    神魔鼠跟在張若塵身後,露出一張尖嘴猴腮的臉,興奮的笑道:“教主,猜猜這是誰?”

    凌飛羽面無表情,轉過身去。

    神魔鼠愣住。

    張若塵走到凌飛羽的左側,並肩而立,目望域界場中,道:“差距太大了,霍山海很快就會敗。”

    刀神界出了一個摩伊這樣的強者,也在張若塵的意料之外。

    在無上境,修煉出十萬億道聖道規則,可稱“半神”。

    修煉出二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纔可稱爲“半神巔峯”。

    要知道,一位神靈,曾經必然達到過半神境界,但是未必達到過半神巔峯。

    因爲,只需要達到半神層次,就能衝擊神境。

    半神巔峯,是命運神殿裁決司第一強者“卓雨農”,天命司第一強者“吾悅命皇”,亡靈十剎之首“天墟剎”,他們這種層次的人物,所處的境界。

    已經算是俗世最強序列,在任何一界,任何一個勢力,都是擎天之柱。

    摩伊的修爲,距離半神巔峯,已只差一步。

    “你到底是什麼人?與聖書才女關係親密,又主動來找我,閣下意欲何爲?”凌飛羽當然看出,對方是有意接近她,因此,既是好奇,又在提防。

    張若塵本身想告訴她,自己的身份,可是,聽到她以如此語氣質問,反倒是不太好開口。

    神魔鼠十分着急,很想告訴教主真相。

    但,它精神力差了一些,不敢傳音,怕被偷聽。

    域界場中,兩尊半神級強者,已是對碰了十多擊。

    霍山海被完全壓制,不得不施展出祕術,燃燒體內聖血,才能勉強抵擋住摩伊的攻伐。但,卻戰得極爲艱難,臉色漲紅,身上已是中了一刀。

    所有崑崙界的修士,都看出情況很不妙。

    可惜半神級的戰鬥,他們參與不進去,只能緊張而憂心的觀戰。

    “三合刀法,人與刀合。”

    摩伊施展出一種神通級的刀法,雖然刀法還沒有大成,可是,一刀劈出,依舊有滂湃的神力涌出。

    刀光快到極致,明亮到刺目。

    “噗嗤!”

    厚重如門板一般的戰刀,將霍山海的一柄君王聖器戰劍直接斬斷成兩截,刀鋒落在霍山海的頭頂。

    眼看霍山海就要被這一刀斬裂頭顱,破開眉心氣海。

    忽的,一隻巨大的手影,在霍山海的右側顯現出來,一把抓住霍山海的身體,將他拖出了域界場。

    “轟隆。”

    摩伊一刀劈空,斬在域界場的地面,掀起激起厚厚塵霧。

    “什麼人?”

    商子烆和米迦勒幾乎同時站起身,目光尋覓剛纔出手之人。

    能夠在摩伊的刀下救人,而且後發而先至,對方如果不是神靈,修爲必定可怕至極。

    很快,他們二人的目光,落在金河對岸的張若塵身上。

    不僅他們,包括霍山海在內,所有崑崙界修士的目光,也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有震驚,有駭然,有難以置信。

    剛纔的情況之危急,就連霍山海自己都以爲在劫難逃。

    而實際上,霍山海的護身防禦力量和頭頂皮肉已經被劈開,此刻滿臉都是血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