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合刀法,是由四合刀法簡化而成。

    巫馬九行便是憑藉四合刀法,在大聖境界,達到刀道入神的地步。

    摩伊走的是與巫馬九行相同的刀道之路,憑藉深厚的修爲,加上身上聖袍防禦,即便面對至尊聖器,也能抗衡。

    但,這一擊交鋒後。

    摩伊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許多,明明沒有被對方的劍魂擊中,可是,聖魂卻受了創傷。他意識到,對方掌握有某種詭異的力量。

    那股力量,自然是劍魄。

    劍皇再次出手,至尊聖器級別的戰劍,擊在地面。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一條雷電地龍,將域界場中的大地撕裂,從地底衝出,宛如一張電網,籠罩了出去。

    域界場中的空間,是一座獨立的小世界。

    此刻,這座小世界的大地,被至尊聖器的力量撕碎,化爲一塊塊大陸碎片。

    “絕對刀道規則領域。”

    摩伊身體四周的規則,完全化爲刀道規則,身形閃移,一邊躲避雷電光劍,一邊尋找出手的機會。

    他手中的重刀,是一件古神留下的神遺古器,內部不僅蘊含大量神力,刀體中更是孕育出了部分至尊銘紋。

    “斬!”

    刀中滂湃至極的神力,如同天河傾瀉一般,斬了出去。

    劍皇亦是出手,調動全身聖氣和神氣,催動戰劍中的至尊銘紋,形成一片雷電海洋。

    雷電海洋中,出現數十萬道劍光,與涌動而來的刀氣和神力對碰。

    摩伊和劍皇這一戰,讓所有觀戰者都爲之震撼。

    觀戰的,不僅有無極天域九大世界的修士,還有別的一些來看熱鬧的強者。

    消息迅速傳了出去,驚動天庭各界。

    刀神界的第一強者,乃是玉擇,在《紅塵絕世榜》排在“紅塵第十三”。摩伊以前名聲不顯,可謂一戰驚天下。

    崑崙界劍皇,亦是籍籍無名。

    但,今日之後,必然進入《紅塵絕世榜》,名字響徹萬界,名震星空。

    劍皇和摩伊已戰了數個時辰,依舊難分高下。

    有所不同的是,摩伊被劍魄創傷,精神狀態越來越差,臉色慘白到了極點。

    須知,刀道修士,最重氣勢。

    氣勢越強,戰力才越強。

    摩伊的氣勢越來越低迷,如此持續下去,必敗無疑。

    摩伊自然也知曉這一點,於是,體內聖血燃燒起來,化爲一個火人。低迷下去的氣勢,隨之節節攀升,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勝過了先前。

    他積蓄全身力量,劈出至強一刀。

    “三千分身,刀與天合。”

    摩伊懸浮在天穹的身軀,爆發出璀璨聖芒,隨後一化三千,借來天地規則,調動來天地聖氣,從三千個不同的方位,同時向劍皇斬去。

    掌控域界場的天宮地官臉色變了變,立即釋放出聖氣,催動琉璃罩中的神紋。

    劍皇處變不驚,天地間的劍道規則匯聚到他的頭頂,凝聚成一道魂影。那道魂影,與劍皇長得一模一樣。

    “天劍魂!”

    商子烆的雙目,猛然一凝。

    須知,最近十萬年來,能夠在神境之下凝聚出天劍魂的修士少之又少。一旦能夠做到這一步,也就意味着,有機會成爲這個元會的劍道代表人物。

    商子烆怎能不驚?

    讓他更驚的是,劍皇的身周,出現到數之不盡的劍影。

    甚至,崑崙界那些聖境修士手中的聖劍,竟被某種力量吸引,飛進了域界場,環繞劍皇飛行。

    “難道是……奧義的力量?”商子烆眼神複雜,輕嘆一聲。

    “轟隆!”

    域界場中,終是分出了勝負。

    摩伊身上的聖袍被撕碎,聖軀被打得千瘡百孔,白骨森森,墜出了域界場,彷彿就要四分五裂,化爲血肉碎塊。

    米迦勒衣袖一揮,打出一片光明之力,包裹住摩伊殘破的身軀,爲他療養傷勢。

    刀神界陣營的大聖,陷入沉寂。

    他們哪裏想到,崑崙界突然冒出了一個如此厲害的人物?

    天宮地官宣佈道:“領域挑戰,崑崙界劍皇,勝!金樹聖域,歸其所有。”

    崑崙界的諸聖,全部都露出狂喜不已,高呼“劍皇”的名字。

    今日,真是峯迴路轉,天佑崑崙。

    域界場中。

    劍皇的身體,被摩伊一刀分開,雖然重新凝合,可是,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光,變得暗淡了許多。

    滄海一術看出劍皇傷勢嚴重,於是,化爲一道流光,衝入域界場,揚聲道:“刀神界滄海一術,挑戰金樹聖域領主。”

    “又是滄海一術。”

    “堂堂半神,居然乘人之危。”

    “劍皇若是沒有受傷,豈是他敢挑釁?”

    ……

    滄海一術是對付崑崙界最積極的一個,有不少大聖,都曾被他打成重傷,甚至隕落。

    崑崙界的修士,早已是將滄海一術恨之入骨,只可惜,對方乃是半神,是俗世間最頂尖的強者。只能恨,卻無可奈何。

    凌飛羽盯向滄海一術的目光,亦是充滿寒意,殺氣凜冽。

    霍山海本是打算接替劍皇,迎戰滄海一術,可是,卻被石皇搶先一步。

    石皇身高一丈,長有六條手臂,渾身呈青黃之色,身上流動着六種不同的神紋,手持一杆玄黃聖槍,大步走向域界場,爆喝道:“刀神界小兒,本皇來戰你。”

    張若塵道:“石皇,記得刺他二十七個血窟窿。”

    “放心,你吩咐了的事,肯定一個也不能多,一個也不會少。”石皇道。

    凌飛羽略微動容,明白身旁這個身形模糊的男子,爲何如此吩咐,但卻並不領情,冷哼道:“你和你的朋友能夠出手,幫助崑崙界,本教主很感激。但是,最好別對我無事獻殷勤,滄海一術的這個仇,遲早有一天,本教主會親手報回來。”

    “這樣嗎?”

    張若塵連忙,呼喚石皇,道:“別殺了滄海一術,留他性命。”

    凌飛羽再次哼了一聲,根本不理會張若塵,目光鎖定在域界場中,心中十分驚異,難道這個石皇,也擁有半神層次頂尖級別的戰力?

    須知,像劍皇和摩伊這樣的強者,放在一些排名前一千位的強界,足以列入俗世第一。

    如此人物,出一個都很難。

    難道崑崙界能夠擁有兩個?

    真能出兩個,崑崙界別說要守住金樹聖域,甚至可以收復被刀神界奪走的二十座聖域,在無極天域徹底站穩腳跟。

    意義非同一般。

    “轟!”

    “轟!”

    ……

    域界場中。

    二人剛一交手,石皇便是佔據上風,六隻手臂除了持着玄黃聖槍的那一隻,另外五隻,時而結出印法,時而打出拳勁。

    只是交鋒了數十個會合,石皇便是一槍擊穿滄海一術的防禦,刺在他的腹部。

    滄海一術腹腔中,涌出大量聖血。

    滄海一術臉色變得猙獰了許多,直接施展出祕術,燃燒體內血液,爆發出來的力量狂增一大截。

    “在絕對的修爲差距面前,你就算燃燒聖血也沒用。”

    石皇的頭頂,浮現出六道神靈印記。

    六道神靈印記中,噴薄出六種不同的神靈力量,沐浴在石皇身上,使得他的戰力,也是跟着提升一大截。

    “噗嗤。”

    不多時,石皇一槍擊在滄海一術的左腿上,將他的大腿肌肉撕裂。

    滄海一術以聖氣穩住傷勢,有些踉蹌的爆退,與石皇拉開長長的距離,牙齒緊咬,眼中露出狠冷的神色。

    太可恨了!

    以前與崑崙界大聖交鋒,何曾如此被動?

    他知曉,自己與石皇的差距的確不小,於是不再猶豫,不僅燃燒聖血,甚至讓壽元都燃燒起來,戰力再次攀升。

    半神是要尊嚴的,以前他將崑崙界的修士貶低得不堪一擊,若是今日敗給了崑崙界的修士,豈不是要被天下人嘲笑?

    “你就算拼命也沒用?本皇看你有多少聖血可以燃燒,又有多少壽元可以消耗?”

    石皇是玄黃石,體內孕育着一座世界。

    那座世界,就是他的氣海。

    正是如此,他的力量可謂無窮無盡,而且石軀防禦力強大,即便被滄海一術一刀斬中,也不會受多少嚴重的傷勢。

    這一戰,只是僵持了不到半個時辰,滄海一術的力量便是快速下滑。

    “現在,該本皇了!”

    “噗嗤!”

    石皇速度快如閃電,拖出一道長長的神芒尾巴,一槍擊在滄海一術的腹部。

    滄海一術腹部的血窟窿,好不容易恢復,又被擊碎。

    鮮血直流,疼痛至極。

    又是交手數十擊後,石皇抓出機會,再一次刺穿滄海一術的腹部。鮮血,又一次流出,腹部的位置,變得血肉模糊。

    滄海一術嘴角抽動,身體的疼痛倒是其次,心中的憤怒卻是攀升到極致。

    太過分了!

    能不能換一個地方?

    半神的生命力強大,滄海一術腹部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再來。”石皇爆吼一聲。

    聲音中,蘊含強大的震勁,具有撕裂聖魂的力量。

    滄海一術以爲石皇又要一槍刺他的腹部,連忙橫刀一擋。

    大量聖道規則,在刀身前方,凝聚成一面厚厚的盾印。

    “嘭!”

    石皇一槍斜劈了出去,砸在滄海一術右肩,將其打得翻倒,將大地撞出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大坑。

    未等滄海一術從坑底爬起……

    “噗!”

    石皇從天而降,一槍刺在他腹部,將他釘在了地上。

    滄海一術口吐鮮血,心中又怒又氣又痛。

    石皇一連在他身上,刺出二十多個血窟窿,幾乎將他的身體刺成了篩子,頭骨都被刺成了骨頭渣子,纔是急速後退。

    石皇的目光,向張若塵投去,笑道:“二十七個血窟窿,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滄海一術的不朽聖軀被打爛,沒有死,可是,氣海卻被毀掉,修爲遭受重創,失去破境成神的可能。

    刀神界的修士,皆是憤怒無比,可是,卻沒有人敢再上前挑戰。

    石皇太強了,連半神都被打殘。

    就算刀神界,還有別的半神和大批無上境,可是,誰都不想落得與滄海一術一般的下場。

    別的大世界之間,就算髮起領主挑戰,爲了不激化兩座大世界的矛盾,都是點到爲止,不會下這種重的手。

    可是,最近一個月,刀神界不知對崑崙界下了多少狠手,崑崙界自然是要報復回去。

    兩座大世界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

    “刀神界的大聖,還有誰想要發起領主挑戰,儘管出手便是,本皇不懼車輪戰。”石皇以挑釁的語氣,向金河對岸喊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