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米迦勒震怒,目光盯向另一位刀神界半神,示意她出手。

    石皇並不是半神巔峰,既然如此,只需多派遣幾位無上境大聖前去挑戰,磨也能將其磨死。他纔不信,世間真有不懼車輪戰的修士。

    “且慢。”

    商子烆喚住了那位刀神界女半神,搖了搖頭,道:“今日到此爲止吧!先查清楚,這二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纔出手也不遲。”

    “子烆在忌憚什麼?”米迦勒問道。

    商子烆道:“崑崙界在場就有三位半神,其中劍皇和石皇更是接近半神巔峰的強者,車輪戰對他們,已經失去作用。”

    “我們若是如此退去,豈不惹人笑話?”米迦勒又補了一句,道:“附近,可是有不少大世界的修士在觀戰。”

    “被笑話,總比再損失一位半神要強,此事必須從長計議。”商子烆道。

    那位刀神界的女半神,是一位看上去四十來歲的婦人,身高兩米左右,道:“如果玉擇沒有閉關,足以力壓這二人。”

    “既然如此,便等玉擇出關之後,發起第二輪攻擊。對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符靈界的雲真上師在《紅塵絕世榜》上,排在紅塵第四吧?”商子烆道。

    天堂界不是無極天域的九大世界之一,因此,沒有出手的資格。

    但,符靈界卻是。

    符靈界在西方宇宙排名第二十位,也是一座超然強界。

    女半神道:“沒錯。”

    商子烆取出一張白紙,以手指,在紙張上,寫出一個個五彩色的神文。

    寫完後,他遞給女半神,道:“派人將這封信,給雲真上師送去,就說我想與他見一面。”

    女半神看着白紙上的五彩神文,眼中露出驚駭之色,慎重的點了點頭。

    須知,只有神靈,才能憑藉自己對神道的理解,書寫出獨有的神文。

    商子烆不是神靈,卻能寫出屬於自己的神文,這代表着,他修煉的某一種聖道,怕是已經接近入神的地步。甚至有可能,已經入神。

    道法入神,是所有半神都在追求的境界。

    但,即便是半神巔峰的強者中,能夠道法入神的也是少之又少,罕見至極。

    緊接着,商子烆又將另一位刀神界的無上境大聖,招來身邊,吩咐道:“接下來,崑崙界必然會發起反攻,將刀神界的半神級強者,全部都招來無極天域。若是他們要挑戰,便讓他們顧首顧不得尾,說到底,崑崙界的頂尖強者數量,還是太少了一些。”

    刀神界做爲一等一的強界,自然不止三、四位半神。

    有的在刀神界閉關修煉,有的在功德戰場,有的在宇宙中歷練,有的在天宮、真理神殿等秘地中修行。

    那位刀神界無上境大聖,露出爲難之色,道:“要將所有半神都招來,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神靈都做不到。每一位半神,都有各自的重要之事,怎麼可能陷在這場爭鬥之中?”

    半神最重要的事,還是尋找破境成神的契機,不是特別想參與俗世爭鬥。

    商子烆笑了笑,道:“紅塵大會在即,應該會有不少半神來天庭,將他們請過來就行。”

    “老夫盡力而爲。”

    那位刀神界無上境大聖,退了下去,派遣出一位又一位聖境修士,趕去送信,邀請本界各大勢力的半神強者。

    緊接着,商子烆向一位天堂界的大聖傳音:“你去做兩件事!第一,去天殺組織下單,刺殺三位半神,分別是崑崙界的霍山海、劍皇、石皇,將這三人的實力信息詳情,告訴他們。”

    “要殺這三人,只有帝皇級殺手中排名前三的存在,纔可能做到,怕是得花費鉅額神石才行。”那位天堂界大聖驚道。

    “區區神石算什麼?只要能夠除掉這三人,付出更大的代價都值得。第二件事……”

    商子烆的目光,投落到張若塵身上,道:“去給我查一查這個人的信息,我要最詳細的情報。若是不好查,可以去查一查那隻神魔鼠。”

    商子烆看出那位神秘的修士與神魔鼠走得很近,而神魔鼠的神情也有一些奇怪。

    坐在旁邊的米迦勒,詫異的笑道:“至於調動這麼強的力量嗎?劍皇和石皇雖強,但還不至於,有太大的威脅。”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既然已經出刀,那麼,這一刀,必須斬去崑崙界的所有希望,不能再給崑崙界一千年了!”

    商子烆站起身,揚長而去。

    片刻後,刀神界的一衆修士,跟着退走。

    “別走,本皇要挑戰金沙聖域的領主,刀神界修士,誰來應戰?”

    石皇在乾坤界中修煉千年,只能與劍皇、商夏、商月、食聖花他們交手,一直不能盡興,今日,戰意高昂,想要鬥戰數十位半神,才覺得痛快。

    刀神界的一位無上境大聖迎戰,即便手段盡出,依舊頃刻間戰敗。

    收復金沙聖域後,石皇繼續出手,挑戰白亭聖域的領主。

    石皇提槍而行,連戰連捷。

    跟隨而去的崑崙界聖境修士欣喜若狂,高呼石皇之名,將其視爲崑崙界的第一豪雄,強勢而又霸道,一掃過去一個月的壓抑和屈辱。

    張若塵跟着凌飛羽和凌修等人,返回金樹聖域的域府。

    除了少數幾位大聖之外,別的大聖都很興奮,其中一些主動找張若塵攀談,打聽劍皇和石皇與崑崙界的淵源。

    張若塵自然是隨口應付過去。

    忽的,張若塵問道:“凌前輩似乎心有憂慮,在擔心什麼?”

    凌修對這位崑崙界的大恩人,頗有好感,道:“我在思考,石皇能夠奪回多少座聖域?”

    張若塵笑了笑,道:“前輩應該是在思考,崑崙界能夠守得住多少座聖域吧?”

    凌修莞爾一笑,慎重的點了點頭,道:“無極天域是上等天域,一共九百七十四座聖域,由九大世界爭奪。其中,刀神界最強,佔據了五百二十座聖域。鎮守聖域的大聖,至少都是千問境的修爲,更是包括三位半神。”

    “以前,坐鎮無極天域二十一座聖域的大聖,都是崑崙界最頂尖的強者。雖然另外八座大世界,時有挑釁,可是,有文帝、雪無夜、虞山龍皇、書呆子、百癡他們相互幫襯,倒是應付得過來。”

    “可是現在,刀神界發動了全面打壓行動。雖然劍皇、石皇、霍山海都是半神級強者,但是卻只能坐鎮三域,想要同時守住二十一域,怕是會落得顧首顧不得尾的下場。”

    “而且,無極天域另外七大世界,其中有四界,也屬於天堂界派系。如果他們也加入進來,崑崙界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

    張若塵道:“既然守不住,那就不守,只發動攻擊。”

    凌修很快領會張若塵的意思,露出一道詫異之色,道:“你的意思是……奪取資源?”

    “對啊,攻下一域,便將這一域的各種修煉資源,儘可能多的掠奪走,然後將這一域還給他們便是。接着,攻打另一域。”張若塵道。

    張若塵提出的這種土匪式打法,不是沒有人想到過,只不過太無恥,很容易惹得兩座大世界大打出手,徹底敵對。

    但是,崑崙界和刀神界現在本來就已經打出了仇恨,哪裡還有和解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再無恥的手段,都是可以使用。

    凌飛羽道:“你的這種打法,的確適合現在的崑崙界。崑崙界需要的是修煉資源,而不是大片大片的修煉領地。”

    “可是,有一個前提,崑崙界至少得有兩位頂尖級別的強者,可以完勝刀神界的大聖。一位留守一域,一位一域一域的攻打。”

    “劍皇和石皇雖然很強,但,刀神界並不是沒有壓得過他們的強者。玉擇排在紅塵第十三,劍皇和石皇現在的修爲,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道:“玉擇對吧?他會參加紅塵大會嗎?”

    “應該會。”凌飛羽道。

    張若塵道:“紅塵大會後,《紅塵絕世榜》上就沒這個人了!”

    凌飛羽自然是聽出他話中的意思,道:“你打算出手?”

    她是相信此人有那個能力,畢竟能夠與石皇和劍皇交友的,豈會是弱者?

    “不一定需要我親自出手。”張若塵道。

    凌飛羽道:“閣下不是崑崙界的修士,爲何卻要如此幫崑崙界?”

    “不是幫崑崙界,我是幫我最關心的那些人。比如,你。”

    凌飛羽覺得對方是在調戲她,眸中浮現出一道冷色,正要揮袖而去。

    張若塵長嘆一聲:“飛羽,一千年了,無頂山一別,已經一千年。可還記得,通明河畔《七生七死圖》中的那個人?”

    凌飛羽一雙銳利的眼睛,微微一震,死死的盯着站在對面那麼男子,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她石化一般的,定在那裡,哪裡還能離去。

    跟在後面的神魔鼠,長長吐了一口氣,先前憋得太難受了,此刻,肚子都跟着縮了一大圈。

    凌修仔細觀察了張若塵片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隨後,擰着神魔鼠的耳朵,先一步返回了域府。在路上,他抹去了神魔鼠的部分記憶。

    當然,凌修不出手,張若塵也會出手,只不過張若塵會修改神魔鼠的記憶,而不是直接抹去。

    商子烆何等厲害的角色,肯定會查他,而神魔鼠與他一起出現,自然會被當成突破口,重點對待。

    若是能夠通過神魔鼠,將一些錯誤的信息告訴商子烆,可以起到誤導的作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