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將凌飛羽接入了乾坤界,在劍山中,她取到部分劍道奧義。隨後,張若塵又將劍魄的修煉法,傳給了她。

    三天後,張若塵離開金樹聖域,向紫羅聖域而去。

    這纔是他來天庭最大的目的。

    與他一起離開的,還有孔蘭攸和孔宣。

    不過,在金樹聖域,張若塵和聖書才女、凌飛羽都走得太近,如果再和孔蘭攸明目張膽的同行,必定惹人懷疑。

    因此,張若塵在乾坤界中,開啓了日晷,讓孔蘭攸在裡面修煉。孔蘭攸現在是萬死一生境巔峰的修爲,最重要的事,就是積累聖道規則,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參悟。

    氣流涌動,吹過山巒。

    萬滄瀾拉上了仙妃子,使用精神力神遺古器清風帳幔,隱藏身上的氣息,猶如一縷清風,跟在張若塵後方的百里外。

    仙妃子和聖書才女一樣,都是主修精神力。

    清風帳幔,是崑崙界一位古神留下的寶物,藏身其中,可以與天地相融,足以避開精神力六十九階強者的感知。

    “我們這樣做,不太好吧,畢竟他對崑崙界有恩。”仙妃子一邊催動清風帳幔,一邊如此說道。

    萬滄瀾道:“難道你不好奇他的身份?丹青和凌飛羽,哪一個不是眼高於頂,可是卻都與他走得極近。”

    “跟蹤他,有意義嗎?”仙妃子道。

    萬滄瀾眼神冷峭,道:“當然有意義,只要知道他接下來要去的地方,至少可以判斷出他是哪一界的修士。”

    “對方可是一等一的強者,萬一被他察覺我們在跟蹤,難保不會動怒。”仙妃子想到前方那人的種種玄妙手段,心中生出一股隱憂。

    但凡修爲強大的人物,誰沒有一點脾氣?

    就算對方不是半神,只是一位普通無上境大聖,都是不是她們可以招惹。

    萬滄瀾道:“我對你的精神力,還是有很信心的,已經跟蹤這麼久,他不是一直都沒有察覺?咦,你看,好奇怪,他怎麼會有四隻腳印?”

    “居然真有四隻腳印。”仙妃子頭目望去,露出驚異之色。

    陽光照耀。

    藍天,白雲。

    羣山間,充斥着聖氣,花草樹木靈性十足,葉片翠綠如玉,甚至有成精的金參,在地面奔跑。

    張若塵走過這片靈性十足的草地,進入廣闊無邊的荒漠,在沙子上,留下了腳印。

    詭異的是,他明明只是兩隻腳,卻留下兩排腳印。

    彷彿有一個無影無形的人,跟在他身邊。

    張若塵自然是早就察覺到萬滄海和仙妃子跟在後方,只不過,同時也察覺到,另外兩股強大無比的氣息。

    這兩股氣息,比擁有清風帳幔的兩位玄女,隱藏得更好。

    張若塵就算精神力強大,但如果沒有將真理之心融入身體和靈魂,估計也察覺不到他們。

    擁有如此可怕的修爲,加上如此厲害的斂氣手段,絕非泛泛之輩,多半是《紅塵絕世榜》上的人物,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也必須小心應對,只能等他們先出手。

    “別再跟了,趕緊離開。”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傳音仙妃子和萬滄瀾。

    仙妃子和萬滄瀾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意識到,對方早就發現了她們,精神力之高可謂駭人至極。

    “走!”

    仙妃子已經感知到危險,果斷拉着萬滄瀾,準備退走。

    她們剛剛轉身,卻發現身後哪裡還是羣山,早已變成一片汪洋大海。更詭異的是,海水如墨汁一般漆黑,散發出冰冷刺骨的力量。

    萬滄瀾的臉色驚變,念道:“看不見身影的腳印,無邊無際的黑色海洋。”

    “天殺組織帝皇級殺手排名前五的跗骨和墨洋。”仙妃子反應過來,瞬間花容失色。

    跗骨和墨洋這種級別的殺手,號稱神境之下沒有他們殺不了的修士,天庭各界流傳有太多關於他們的傳說。

    甚至有傳言,跗骨曾刺傷過一尊僞神,雖然刺殺失敗,卻成功從僞神手中逃得一命。

    正是如此,跗骨在天殺組織的帝皇級殺手中,僅排在桃花之下,位列第二。

    遇到傳說中的兩位殺人王,即便她們是大聖,此刻也心驚膽顫,生出濃濃的恐懼。

    她們已經在墨黑色海洋的上空,想要退走,卻是來不及了!

    萬滄瀾快速鎮定下來,目光投望向遠處荒漠中的那個男子,道:“殺手,最可怕的,不是他們的修爲和戰力。而是他們的隱藏手段,可以在修爲比他們強大的修士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給予致命的一擊。”

    “可是,那個傢伙,顯然是早已察覺到危險,或許有應對的辦法。”

    清風帳幔雖然可以隱藏她們的氣息,可是,遇到兩個精通隱藏的殺手帝皇,她們怕是早就已經暴露。

    即便跗骨和墨洋,沒有將她們當成目標。

    可是,陷入在黑色海洋中,哪裡還能倖免?

    現在只希望,那個看不清身形的男子足夠強大,可以抵擋住兩位殺手帝皇,她們纔有活命的希望。即便希望十分渺茫。

    跟在張若塵後方的那個腳印,驀地,速度加快。

    無聲無息的,一個巴掌大小的圓形光圈,在張若塵背後顯現出來。

    光圈急速旋轉,內部飛出一連串明亮至極的光針,足有數百根。

    “唰唰。”

    光針速度奇快,意在一擊必殺。

    張若塵早有防備,豈能讓他得逞?

    密密麻麻的光針,只是撕碎了張若塵的影子,真身瞬間挪移了出去,消失無蹤。

    “好快的速度,居然可以避開追光神針……不,不是速度,是空間挪移。”

    一擊不中,跗骨立即遁逃。

    雖然行刺失敗,可是,至少試探出對方修煉了空間之道,而且造詣極高,很有可能是一位空間掌控者。

    如此一來,要查出他的身份已經不難。

    “哪裡走?”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劍體上,浮現出來密密麻麻的紋路。

    一劍橫斬在虛空,拖出一道一字印記。

    劍法和三品劍道聖意“一”,融合在一起,加上真理之道的疊加,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直接將空間都撕裂開。

    “轟隆。”

    跗骨從隱藏中暴露出來,手中水晶一般的盾牌,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身體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在空間中,撞出一層層氣浪。

    他墜落到地面,依舊是爆退不止,犁出一道數百米長的溝壑。

    他心中驚駭,驚的不是張若塵的力量,而是張若塵居然可以將他從隱藏中找出來。

    “唰!”

    就在他驚駭的這一瞬間,張若塵已出現在他身前,一劍直劈而下。

    用劍豎直的,寫出了一個“一”。

    跗骨舉盾抵擋。

    一聲驚雷般的爆響後,他的身形,再次飛出去。

    張若塵如今各種力量都已經融會貫通,施展出劍招,可以瞬間與劍道聖意、真理之道疊加在一起,形成無與倫比的殺威。

    唯一可惜的是,受境界的限制,體內聖道規則數量太少,只有一千多億道,即便施展出三十倍攻擊力,力量依舊不是太強。

    若是能夠修煉出十萬億道聖道,爆發出三十倍攻擊,怕是一劍就能斬殺跗骨。

    目前,張若塵最大的依仗,依舊是肉身力量和精神力。修爲的力量,即便不動用,也不會影響他的戰力。

    他現在的肉身力量,比以前的半神肉身,還要強大,並且可以隨心所欲運用。

    “嘭!”

    “嘭!”

    ……

    頃刻間,張若塵一連劈出數十劍,將跗骨手中的盾牌寶物,斬得爆碎而開,劍鋒更是破開了他的肚子,大聖血液灑落一地。

    跗骨爆發出疾速,一邊逃退,一邊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速度奇快無比,即便張若塵見過的神境之下頂尖強者已經不少,可是,能夠與他比速的,依舊屈指可數。

    可是,張若塵更快。

    一步邁出,跨過空間脈絡,追上了他。

    “嘩啦啦。”

    正在張若塵欲要揮劍的時候,頭頂傳來震耳欲聾的浪濤聲。

    擡頭望去,只見,整個天空都被黑色的海洋覆蓋,水浪倒卷,整個壓了下來。空間被一層層擠壓,遠處的山峰,紛紛坍塌。

    “在我面前施展幻術,真是不知死活。”

    張若塵面不改色,沖天而起,飛入進漆黑的海洋中。

    墨洋的精神力不弱,達到六十九階。

    黑色海洋中,更是刻畫了無數幻道銘紋,是他最大的依仗。

    見張若塵擊敗跗骨,墨洋本是已經失去殺他的信心。

    可是,張若塵卻主動衝入他的幻海,這讓他生出喜意,笑道:“閣下太託大了,陷入我的黑色海域,哪怕你是半神巔峰的強者,今日也難逃一死。”

    張若塵取出萬咒天珠,調動精神力注入進去,念道:“死心咒。”

    死心咒專門對付精神力修士。

    “嘭!”

    天空的黑色海域崩碎,化爲一縷縷雲煙。

    墨洋慘叫一聲,從雲煙中顯現出來,向地面墜落而去。

    落到地上的時候,他已是沒有了聲息,聖心死亡,精神力湮滅。

    張若塵的精神力,本就勝過墨洋,加上有至尊聖器相助,只要距離足夠的近,要殺他自然不是難事。

    當然,最重要的是,張若塵可以憑藉真理的力量,看出幻術,準確的找到他的位置。

    “一位頂尖級別的殺手帝皇,就這麼死了?”

    萬滄瀾和仙妃子皆是怔住,一時間竟是沒能認出,那個身形模糊的男子,手中持着的戰劍,乃是造化神鐵鑄煉而成的沉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