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跗骨隱藏氣息的手段極其高明,速度亦是奇快無比,說不一定,在一些特定的環境下,真有從僞神手中逃命的機會。

    可惜,他遇到了張若塵。

    再厲害的隱匿手段,也變得形同虛設。

    在短距離內,張若塵動用空間力量爆發出來的速度,更在僞神之上。因爲,他掌握有空間奧義,僞神卻沒有。

    長距離追逐,肯定僞神更厲害,畢竟張若塵只是一個大聖,體內聖氣有限,支撐不了太久。

    不多時,張若塵提着已經魂飛魄散的跗骨,從半空飛落下來,出現在墨洋的屍體旁邊。

    跗骨是被張若塵使用魄劍,連斬了七劍,魂魄湮滅而死。

    萬滄瀾和仙妃子這兩位姿容絕麗的玄女,站在不遠處,已等了多時。

    她們一位鳳焰鎧甲常年穿在身上,玉//腿修長,胸臀飽滿,隱隱有火焰光紋在身周流動,赤紅色的長髮披散,雙目如電,紅脣鮮豔。

    一位身上白霧茫茫,充滿神秘氣息,身姿婉約動人,似仙靈精靈。

    她們的目光,卻都驚詫的看着對面那個男子,顯然已經猜出他的身份。只不過,太讓她們難以相信,消失了一千年的他,竟然又出現了!

    “我早該猜到纔對,能夠讓丹青傾心,能夠和凌飛羽親近,除了你這個一個元會一出的鉅奸,還能有誰?”

    萬滄瀾面露不屑,一雙丹鳳眼中,卻帶有欣喜的笑意,並不是真的視他爲鉅奸。

    當年,在仙機山中,張若塵便是救過她的性命。

    在崑崙界功德戰場開啓後,各界修士都掠奪崑崙界的資源,將崑崙界的修士當作奴僕看待,是張若塵頒佈聖旨,力壓萬界修士,何等令人傾慕的風采。

    天堂界派系向崑崙界發難,進攻第一中央帝國的紫微宮時,張若塵更是及時趕到救援,大展神威,將包括九天玄女在內的皇宮修士盡數救下。

    一場場大戰,包括張若塵的所作所爲,其實,早已得到九天玄女的欣賞和認可,甚至是欽佩。

    後來,張若塵雖然去了地獄界,可是不少修士都知曉其中原因。

    特別是張若塵爲了救池孔樂,獨自一人殺入地獄界大軍之中的背影,格外震撼人心,格外悲壯和感動,深深的烙印在萬滄瀾他們這些知情者心中。

    “我以爲你早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所以纔會跟蹤我。”張若塵道。

    對於萬家人,張若塵沒有惡感。

    這個家族的修士,頗有血性。

    “誰猜得到是你這死傢伙?已經一千年了,本武聖以爲你一千年前就已經死了!”

    萬滄瀾英姿颯爽,將手中戰劍甩手插在地上,大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展開雙臂將他抱住,道:“歡迎回來!”

    她胸口太挺拔,而且穿的是鎧甲,頂得張若塵胸疼。

    “男女有別,這樣不太好……”

    張若塵話音卡主,因爲臉上多了一道脣印。

    抱也抱了,親也親了,他有一種被萬滄瀾佔了便宜的感覺。有必要這麼激動嗎,這女人也太不矜持了!大家關係有那麼親密嗎?

    老實說,萬滄瀾這一口,的確出乎張若塵的預料。

    觸不及防。

    萬滄瀾轉身而去,道:“當年紫微宮鉅變,我們所有人都被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逼得躲在元初神殿中,只能在絕望中等待死亡來臨。當時,我就在心中暗暗發誓,誰若能突然從天而降,救下我的幾位姐妹,狠狠的教訓那羣飛揚跋扈的入侵者,我便將我最珍貴的東西給他。現在,算是兌現的當年的誓言。”

    張若塵搓了搓被她親過的地方,道:“感情你最珍貴的東西,就是你的這個吻?”

    “初吻,還不夠珍貴?我可是爲你保留了一千年。你想更進一步,也是可以的,當年我們九天玄女便是私下談論過,如果這一生真的需要有那麼一個男人,誰能得到我們九人的一致認可?最後,談來談去,卻發現只有你一個人,有那個資格。”萬滄瀾道。

    旁邊的仙妃子,臉上已是浮現出紅暈,羞澀無比,暗暗扯了扯萬滄瀾,提醒她閉嘴。這位武聖姐姐,還真是什麼話都敢拿出來說。

    這種閨中戲言,怎麼當得了真?

    就連張若塵都汗顏,略顯尷尬,說的太直接了吧?真當都是自己人,可以全無顧忌?

    接不上話,完全接不上話。

    萬滄瀾十分認真,揮舞修長玉臂,頗爲爽快的道:“當然,得等到我們都踏入神境才行,否則讓女皇知曉了,恐怕會有大麻煩。”

    張若塵不敢聽她繼續說下去,連忙釋放出精神力,抹去她和仙妃子的記憶,隨後,席捲起墨洋和跗骨的屍骸,橫渡虛空而去。

    荒漠上,只剩神情茫然的兩位玄女,完全忘記剛纔發生的事。

    遠離金樹聖域,飛出這片荒漠,張若塵纔是落到地上。

    他再次搓了搓臉,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洞察力還是不夠,警惕之心存在破綻,否則也不會被萬滄瀾“襲擊”成功。

    “不對!抹去了她的記憶,萬一下次見面,再次將我認出,豈不是又有吻一次?”

    張若塵暗暗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小心防範。

    張若塵在跗骨和墨洋身上搜索了一番,找到不少好東西。

    墨洋的皮膚被反覆祭煉過,已經變成了黑色,散發金屬光澤,並且刻滿高明的幻道銘紋,一旦催動,就能顯化出一片無邊無際的黑色海洋幻境。

    這幻境,的確厲害,張若塵若是沒有真理之心,要對付墨洋,哪有如此輕鬆?

    他的皮,就是一件頂級至寶。

    跗骨的追光神針,一共三千根,細若牛毛,猶如是光明神物煉製而成,是一套殺人利器。一旦沾身,哪怕是無上境大聖的無上法體,都會出現局部解體。

    至於沒有達到無上境的大聖的不朽聖體,自然是更加無法抵擋。

    這套殺人利器如果運用得好,可以對僞神的神體,造成威脅。

    墨洋和跗骨身上,最珍貴的寶物,就是這兩樣。

    當然也有別的寶物,每一件對普通大聖而言都是珍品,張若塵打算拿去賣掉,換取神石。

    最近,頗窮。

    ……

    千年前,廣寒界便是從沙陀天域,遷到了紫羅天域。

    紫羅天域雖然也是地處邊陲的下等天域,可是,聖氣卻比沙陀天域要濃郁得多,修煉環境更佳。

    長達三百里的月神山,宛如一輪神輝萬丈的月牙,皎潔盈盈,懸浮在紫羅天域上空。

    張若塵隱藏了氣息,跟在一位月神山的女聖侍女身後,進入山中,隨後,輕車熟路的向廣寒神宮行去。

    月神山中神霧茫茫,靈泉流動,玉樹開花,猶如婆娑世界中的無垢淨土。

    廣寒神宮外,神紋密佈,結界繁多。

    但,張若塵卻一路暢行無阻,登上玉石階梯,推開神宮大門。

    “轟隆!”

    正此時,天空一道明亮至極的閃電劃過,隨即響起一道驚雷。

    張若塵邁步走了進去,看見,一身雪白長衫的月神,站在神宮的另一頭,背對着他,正望着窗外的天色。

    月神冰清而靈秀,肌膚晶瑩如神玉,氣質神秘而不食煙火。

    不久前,渡過了第四次元會劫難後,她身上那股幽邃不可測的朦朧美感,變得更加令人驚歎,望之而窒息。

    窗外的天色,烏雲沉沉,雷電穿梭,一派風雨欲來的氣象。

    她清靈悅耳的聲音,在神宮中響起,似自言自語,道:“天庭乃是萬界之心,常年都是風和日麗,在沒有神靈強制干預的情況下,很少出現這種惡劣的天氣。”

    “天庭的自然氣象出現變化,往往預示着整個宇宙,將有大的變故。暴風雨要來了!”

    隨後,月神轉過身,居高臨下的,凝視站在神宮中心的那道白衣身影。

    “譁!”

    一道虛淡的魂影,從月神身上飛出。

    頃刻間,魂影到達張若塵身前,一掌拍擊出去。

    張若塵處變不驚,體內爆發出陰陽印記,五行之光,混沌之氣,雙手畫出一個圓圈,隨後結印在一起,與月神殘影對碰了一掌。

    “轟隆。”

    張若塵飛出廣寒神宮,墜落到外面的玉石廣場上,單膝跪地,掌按地面。

    又有閃電劃過。

    暴雨,隨之降下。

    月神邁步走出宮門,站在屋檐下,隔着水幕,道:“失蹤一千年,你就長進了這麼一點?就這樣的修爲,居然敢闖廣寒神宮?”

    張若塵站起身來,活動疼痛欲裂的雙臂,道:“不是我要闖廣寒神宮,是月神主動放我進去的,否則以我的修爲,怎麼可能到得了這裡?”

    “你的膽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迴天庭,還敢出現到本神面前。不怕本神殺了你嗎?”

    “月神若要殺我,剛纔那一掌,我就已經死了!”

    月神轉身,走進廣寒神宮,道:“進來吧!”

    張若塵重新回到廣寒神宮。

    月神道:“有人抹去了你身上的所有天機,千年來,包括地獄界的神靈和本神,都以爲你已經死在了本源神殿。”

    “月神豈不是很開心?我死了,你就不用還欠下的鉅債,也不用被我這個元會級鉅奸,連累了一世清名。”張若塵道。

    月神冷目盯了過去,語氣平淡,道:“實際上,本神從未想過要還你的債,所以談不上多麼開心。但是,看你回來,心情卻是頗爲糟糕,就如此刻的天象,烏雲沉沉,或藏有驚雷之怒。”

    張若塵心中無語,第一次遇到一位神靈因爲想要賴賬,反而聲稱“見到要債的人,心情沉悶,很想動怒”。

    這難道不是要債的人該有的心情?

    而且,你堂堂一位古神,爲什麼可以把“從未想過要還債”這樣的話,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