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宮外,雨聲嘀嗒。

    “月神莫非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不怕我對外宣揚出去?”張若塵道。

    月神身上神光瑩瑩,道:“你若是覺得宣揚出去有用,儘管宣揚便是。”

    “還真是……”

    張若塵實在不敢說出後面半句,畢竟對方是古神,萬一惹怒,彈指間,就能讓他灰飛煙滅。

    “不必如此憋屈的樣子,其實不還你,有三大原因。”月神道。

    張若塵不接話,反正現在不是她的對手。

    即便月神說出,因爲他這個元會鉅奸毀了她的清名,曾經欠的債,都要做名譽賠償,這麼離譜的理由,他還能反駁不成?

    月神揹負雙手,看着窗外雨幕,道:“第一原因,你自己先前都已經說過。本神清名遠播,活了四個元會,受天下聖境修士的尊敬。可是,封你這個投靠了地獄界的元會鉅奸做神使,已是清名盡失,污名一世。你難道不賠償?”

    儘管張若塵已有心理準備,可是這種話她月神居然真說得出口,除了苦笑,還能怎樣?

    “第二,我救過你的性命,而且不止一次。你認不認?”

    “第三……”

    頓了頓,月神才道:“實在是還不上。”

    張若塵心中瞭然,感情這第三個原因,纔是最大的原因。

    首先,月神欠了張若塵一百萬枚聖源。

    她一個神靈,怎麼可能有機會出手,斬殺大批聖境修士,收集一百萬枚聖源?

    更何況,廣寒界正是發展壯大的階段,哪有多餘聖源還張若塵?

    其次,月神欠了張若塵一株神藥。

    神藥又不是隨處可見,即便是神靈,都需要大機緣,才能找到一株。

    況且,月神耽誤了十萬年修行,是憑藉神藥渡劫神蓮,才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想要渡過第五次元會劫難,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算真的找到了神藥,估計也是優先留給自己。

    僅這兩筆債,她便是還不了!

    還不了怎麼辦?

    還不了便還不了,不了了之。

    堂堂神靈賴賬,何須向一個大聖解釋?

    月神道:“你可知曉,本神爲何將原因告訴你?你本該知道,本神可以什麼都不說的。”

    “神心難測,我一個小小的大聖,哪裡猜得透?根本猜不透。”張若塵頗爲無奈,只能如此一語雙關的說道。

    月神道:“因爲,本神從始至終都沒有將你當成地獄界的修士,依舊視你爲本神的神使。”

    張若塵目光一凝。

    “本神知曉,你去地獄界,是被逼無奈,是爲了救自己的子女。本神也知,你在地獄界的所作所爲,都是形勢所迫。”

    “你在狩天戰場上,殺死蠻劍大聖的時候,本神一直都看着。本神知曉,蠻劍是一心求死,而你是無可奈何。”

    “正是如此,即便廣寒界無數修士前來月神山請願,要本神殺了你,爲蠻劍報仇。可是,本神對你,卻從未動過殺心,因爲可以理解你的無奈。”

    月神的這番情真意切之言,讓張若塵觸動。

    想到死在他劍下的蠻劍大聖,張若塵心情,瞬間變得沉重。

    蠻劍大聖的死,一直是他心中,很大的心結。

    因爲,這是唯一一個,張若塵親手殺死的友人,且,蠻劍大聖曾經還幫過他不少。

    這心結,甚至超過池瑤當年那一劍。

    至少他現在還活着,可是蠻劍大聖卻真正的死了,死在他的劍下。

    沉默許久後,張若塵道:“蠻劍大哥有後人嗎,我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蠻劍沒有後人,可是有族人,也有弟子,本神會幫你照顧一二,所以,你可以放下心結了,不要再自責。狩天戰場上,你已經盡力。”月神道。

    “多謝月神。”

    在廣寒界,有月神照顧,應該是不會有誰敢欺凌蠻劍大聖的族人和弟子。

    張若塵心情的確輕鬆了一些,準備近日便突破萬死一生境,可是,突然覺得怪怪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只聽,月神又道:“謝就不用了,你若真想爲蠻劍做些什麼,就幫本神做一件事吧。畢竟,本神要幫你照顧他的族人和弟子,而且你還是本神的神使。紅塵大會,廣寒界需要有強者坐鎮,本神覺得,你挺合適。”

    張若塵已是醒悟過來。

    月神啊,你好歹也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多少神靈都視你爲聖潔的化身,你能不能少一點套路?

    張若塵感覺,從一開始自己就被套路。

    難怪一位神靈,想要賴賬,還給他一個大聖解釋了那麼多。

    面對一尊天庭的古神,張若塵一個地獄界的修士,自然是說不出什麼強硬的話,有氣無力的道:“廣寒界有三巨頭,個個都是無上境的修爲。哪裡需要我去坐鎮?”

    “吳祖正在閉關,即將衝擊神境。九靈大聖太年邁了,血氣大幅度下降,想要活得久一些,便不能再高強度的戰鬥。三巨頭,只剩寂滅大帝一人,顯得太單薄,如何撐得起廣寒界的門面?幸好你回來了,做爲本神的神使,本神一直都看好你。”月神語氣清淡,似閒聊一般,依舊情真意切。

    張若塵道:“我現在是地獄界的修士,萬一身份暴露,會給廣寒界招惹天大的麻煩。”

    月神道:“如果本神沒有看錯,你修煉出了先天陰陽五行混沌體,人類血液和不死血族的血液,已經完全融合爲一體。只需稍微變化一下容貌,能夠將你認出來的修士,將少之又少。紅塵大會終究是俗世的大會,就算有神靈坐鎮,修爲也高不到哪裡去。本神會掩蓋你的天機,到時候,必定萬無一失。”

    張若塵心思百轉,道:“若是月神可以將開元鹿鼎還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幫廣寒界在紅塵大會上立威。”

    只憑這個,當然不可能要得回開元鹿鼎。

    緊接着,張若塵又補充一句:“張家老祖劫尊者還活着,他老人家知道我把開元鹿鼎借給月神後,非常生氣。實不相瞞,就是尊者派我前來取回祖傳神器。”

    “劫尊者還活着?”月神詫異。

    張若塵語氣肯定的道:“當然,我可對天發誓。”

    月神自然能夠看出,張若塵不是故意誆騙,因此,倒是露出慎重的神色。

    開元鹿鼎的確就是張家的祖傳神器玉皇鼎,是不動明王大尊曾經執掌的戰器。

    其實月神根本沒有打算要貪圖玉皇鼎,只不過,張若塵當時修爲太低,而且又去了地獄界,怎麼可能守得住大尊的戰器?

    她做出的打算是,等到張若塵修煉到神境,如果心沒有邪化,沒有徹底變成一個吸血的怪物,便將玉皇鼎還給他。

    可是現在,劫尊者未死,怎麼可能放任祖傳神器流落在外?

    張若塵見月神已經意動,於是,面露笑意,將商夏和商月從乾坤界中接出。

    “紅塵大會固然是彰顯一界實力的盛會,我若代替廣寒界出手,的確可以震懾住那些想要奪取廣寒界聖域的大世界的大聖。可是,在我看來,那都是一時的。廣寒界最缺的,乃是俗世中頂尖級別的戰力,可以爲廣寒界奪取聖域,並且長時間坐鎮天庭的強者。”

    張若塵指向商夏和商月,風輕雲淡的道:“她們一個是先天火靈,一個是先天水靈,都是半神境界,從現在開始,她們就是廣寒界的修士。月神,覺得如何?”

    欲要回神器,自然是要給足月神好處。

    他算是看出來了,月神即便是一位古神,即便美貌天下無雙,即便聖潔端莊,可是,內心深處,卻有一股小女人的性格。

    兩尊半神,至少可以讓廣寒界俗世快速發展數千年。

    再說,張若塵並不信任商夏和商月,放任她們這麼成長下去,萬一哪天突破成神,豈不是要被反噬?

    可是在月神的手下,她們就算破境成神,也翻不起來大浪。

    張若塵覺得,這事十之**是成了,要收回開元鹿鼎已不是難事。

    就在這時,月神心生感應,向廣寒神宮外盯去。

    “咻!”

    一道神光,破雲而來,穿過月神山的一層層防禦,落到廣寒神宮外的廣場上。

    “月神,十萬年不見了,沒想到本尊者還活着吧?哈哈!”

    神光散去。

    劫尊者的身影,顯現出來。

    他身穿紫色神袍,頭戴玉冠,腳下混沌光華閃爍,白髮變成了黑髮,就連面容都刻意調整過,皺紋變少,顯得年輕了許多,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的樣子,有着一股獨特的瀟灑魅力。

    劫尊者大步走上臺階,臉上笑容逐漸收斂,來到神宮門口,看到站在宮殿中的張若塵後,眼神徹底變得冷沉。

    “好啊,你小子居然逃到天庭來了,難怪本尊者在崑崙界找不到你。”劫尊者冷笑。

    張若塵心中暗歎,海棠婆婆的修爲,終究是差了這個老傢伙太多,沒能克住他。

    看到這個老傢伙如此風度翩翩的來到廣寒神宮,張若塵便是生出不好的預感。這是來索要神器的嗎?

    千萬別出岔子,好不容易,付出了兩尊半神做代價,才讓月神有些鬆口的意思。

    萬一被這色迷心竅的老頭一攪和,張若塵豈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