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尊者去了南贍部洲,聲稱要去見十萬年前的一位紅顏知己,欲借神藥,儘快療愈傷勢。

    南贍部洲是南方宇宙各界的地盤,以妖族爲主。

    張若塵十分懷疑,以劫尊者的長相,能有妖族的女性神靈看得上他?

    “誰還沒有個紅顏知己呢?誰年輕時候不是英姿才俊?在這島上等着,老夫回來後,我們再商談發展壯大家族的具體事宜。”這是劫尊者臨走時,留下的話。

    劫尊者離開後,張若塵便是在島上,佈置出空間陣法和隱匿陣法,阻擋氣息外泄。

    既然宇宙中發生鉅變,接下來,必定動盪不休,想要安身立命,他需儘快成神,掌握更加強大的力量。

    當然,修煉之路,得穩步前行。

    先破萬死一生境。

    張若塵取出日晷,又清點身上的神石。

    只剩一百五十二顆。

    神石消耗太大,特別是當初在冰王星,小黑煉製什麼九天十地誅神誅魔大陣糟蹋了不少神石,結果也沒爆發出多強的力量,連一個僞神都無法鎮壓。

    “一百五十二顆,讓日晷籠罩最小的範圍,降低消耗,還是可以修煉一百五十二年。”

    張若塵在百枷境和千問境都積累雄厚,衝擊萬死一生境,自然是水到渠成,頃刻間便突破,隨後,花費了半年時間,鞏固境界。

    萬死一生境最重要的,就是參悟聖道規則,提升體內的規則數量。

    但,對絕大多數修士而言,參悟聖道規則是一件極其緩慢的事,往往閉關千年,也只能修煉出一千億道。

    而且,這個境界,之所以被稱爲萬死一生境,在於,修士必須經歷種種磨礪,在生死邊緣歷練,聖道規則增加的速度纔會更快,才能不斷突破自身極限,讓體內聖道規則的數量,達到更高層次。

    若是不去磨礪,或許缺乏磨礪,修煉速度會非常慢,甚至會停滯不前。

    就連有元會級天才之資的白卿兒,因爲缺乏生死磨礪,在萬死一生境也停滯千年。且,不包括在時間陣法中修煉的時間。

    別的修士,只會更加緩慢,甚至可能修煉一兩萬年,到老死的時候,都還停留在萬死一生境。

    張若塵從踏入修煉之路開始,便經歷了無數生死,不知走過多少屍山血海,這個境界,對他而言,不會太艱難。

    更何況,他還有大量從本源神殿中採摘的元會聖藥。

    這些元會聖藥,蘊含精純至極的本源力量,可以打破萬死一生境對修士修煉速度的壓制,實現聖道規則的快速積累。

    大司空和二司空之所以能夠在千年內,突破到無上境,就是這些元會聖藥的輔助。

    與張若塵一起在日晷下方修煉的,還有孔蘭攸和孔宣。

    張若塵分出了一些蘊含本源力量的元會聖藥給孔蘭攸,隨後,取出神龍悟道室,進入其中,閉關修煉起來。

    神龍悟道室,可以讓他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提升一倍。

    同時,他又將聖魂一分爲六。

    其中一道聖魂,留在體內,負責吞服元會聖藥,吸收聖藥的力量,轉化爲聖道規則。

    第二道,以空間奧義爲輔助,參悟與空間之道相關的聖道規則。

    第三道,以時間奧義爲輔助,參悟與時間之道相關的聖道規則。

    第四道,以本源奧義爲輔助,參悟與本源之道相關的聖道規則。

    第五道,以劍道奧義和三品劍道聖意爲輔助,參悟劍道規則,修煉劍魂、劍魄、劍意、劍法。

    第六道,以一品聖意“無極聖意”爲輔助,參悟天地間的萬千道法,海納百川,包羅萬象。

    三品劍道聖意,名爲“一”。

    由時間、空間、拳道、掌道、五行融合而成的一品聖意,張若塵命名爲“無極聖意”。

    所謂“無極”:時空無極,陰陽無極,五行無極。

    無極更在太極之前。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化萬物。

    張若塵有種種奧義輔助,又有無極聖意加持,更有神龍悟道室和元會聖藥,修煉聖道規則的速度,可謂無人可比。

    僅僅十年過去,他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便是達到一萬億道,修爲境界接連突破初期、中期、後期,直接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峰。

    別的萬死一生境,修煉到這個層次,已經可以嘗試凝聚無上法體,衝擊無上境。

    但,真正有報復,有雄心的人物,都會在萬死一生境拼命積累。

    只有積累超過十萬億道,凝聚出來的無上法體才足夠強大,將來纔有問鼎俗世第一序列的可能。

    張若塵對自己的要求更高,不僅要問鼎俗世第一序列,更要衝擊元會級代表人物、元會級天才兩個層次,甚至超過元會級天才在萬死一生境的積累。

    繼續閉關。

    ……

    暗黑深淵位於黃泉星河的尾部,臨近黑暗神殿和閻羅天外天。

    當然,所謂的“臨近”,其實依舊無窮遙遠,以光年計數,非人力可渡。

    黑暗深淵,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窟窿,懸浮在幽邃而廣闊的宇宙虛空中,以池崑崙大聖境界的修爲,也看不全這個空間窟窿的形狀,彷彿無窮巨大,一直連接到星空盡頭,令人心生敬畏。

    深淵中,常年向外噴薄黑暗力量,使得周圍千億裡的星空一片漆黑,且冰寒刺骨。不是聖境修士,無法在這裡久待。

    這些黑暗力量,有的如霧橋,橫跨一片星域;有的凝成花朵的形態,比一顆行星還巨大;有的如厚厚的魔雲,向四方蔓延。

    “嗷!”

    一隻長達五百多米的黑暗詭獸,宛若一隻巨型章魚,從一片黑暗魔雲中飛出,伸出長滿鋸齒的觸手,向池崑崙纏繞而去。

    池崑崙五指隔空抓出,撕開五道空間裂縫,將那隻黑暗詭獸一分爲六。

    黑暗詭獸慘叫一聲,碎裂的軀體,崩碎成六團精純至極的暗黑之氣。

    池崑崙深深一吸,六團黑暗之氣進入腹中,轉化爲屬於自己的力量,身上的修爲波動,隨之增強了一分。

    千年來,他一直在黑暗深淵附近歷練,與不知多少詭獸打過交道。

    詭獸的伏擊,自然傷不到他。

    他身披黑色斗篷,劍眉星目,瞳中寒光四射,繼續向前飛行,降落到黑暗深淵邊緣的一顆星球上。

    黑暗深淵的邊緣,有很多星球,大小不一,每一顆都是黑色,由黑色的岩石和泥土組成,其中一些星球上,還長滿黑色植物。

    池崑崙降落的這顆星球,只能算半顆。

    因爲,這顆星球,曾被利刃從中間劈開,形成一道垂直的萬里絕壁,貫穿整個星體。

    被劈開處,寒冷至極,絕大多數地方都被冰封。只有一條金色的瀑布,順着絕壁,從星球的北極,流向南極。

    又像一條萬里長的金色河流。

    在金色瀑布的頂端,盤坐一位年輕男子,他似人、似佛、似魔、似妖、似鬼、似神,身上種種氣息周而復始的變化,身後更是懸浮有一道輪迴印記,光芒璀璨至極,照亮整顆星辰。

    池崑崙來到他身後,道:“師尊!你在這裡,已盤坐百年,可凝聚出了無上法體?”

    “不是一百年,是一千六百年。”

    閻無神化爲一尊身高九丈六的佛,身周有一道道時間印記浮現出來,隱隱可見陣法的輪廓。

    緊接着,他又變化成一尊死氣森森的魔頭,頭頂有死亡天書顯現出來,道:“無上法體,隨時可成。但,要在萬死一生境,積累到那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高度,卻還差了一步。這一步,始終跨不過去,差了一個契機。”

    “什麼契機?”池崑崙問道。

    “這個契機,或許是一次經歷,或許是一股壓力,或許是生死邊緣的激發,又或許是靈機一動的頓悟。”

    閻無神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明亮的白色本源光華,顯得神聖無比,雙目向下看去,凝視漆黑一片的深淵。

    他雙耳輕輕動了動,有一道道詭獸的聲音,從黑暗深淵的深處傳來。

    “黑暗深淵越來越不穩定,衝出來的詭獸,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強,看來宇宙十萬年的平靜,真是就要被打破。”

    閻無神腳下浮現出一座古樸而神秘的石橋,一條黃泉,在橋下流動。

    他走上奈何橋,眺望遠方,道:“每當宇宙大亂,各大禁地、宇宙邊荒必定隨之暴動,天庭和地獄也肯定有無數妖孽、雄傑出世,若能抓住機會,將能一步登天。我差得那一道契機,到底在何處?”

    池崑崙知曉,師尊雖然還是萬死一生境的修爲,可是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早已遠勝半神。他尋找的契機,怕是比一些半神尋找的成神契機,還要難。

    “可惜!可惜!可惜!”忽的,閻無神連說三個可惜。

    池崑崙道:“師尊在可惜什麼?”

    “可惜天下雖然妖孽、雄傑輩出,卻沒有一個真正的雄主,只能讓人心生孤獨,而難生挑戰之心。否則,我也不會在這裡,枯坐一千六百年。”閻無神道。

    池崑崙道:“命運神殿的缺,難道不能稱爲雄主?”

    “他只能算半個!”

    閻無神搖了搖頭,又道:“可惜,你父親一千年前,死在了本源神殿,從此世間,舍我之外,再無時代之雄主。”

    池崑崙眼中悽迷,情不自禁的捏緊了雙拳。

    他很清楚,父親來到地獄界,是爲了救他和孔樂。若不是來到地獄界,又怎麼會葬身在本源神殿?

    父親何等天資,本該成爲笑傲天地間的雄主級人物,卻被斬殺在未成長起來之時,屍骨無存。

    閻無神道:“你的資質也很不凡,但是,與你妹妹相比,卻又差了一些。她吸收了修辰天神的部分神魂,修煉速度一日千里,你得更加努力才行。”

    “弟子明白。”池崑崙道。

    閻無神又道:“對了!你來見我,是爲何事?”

    “死族的大聖大森羅皇前來拜見,聲稱有一封很重要的信,要親手交給師尊。”池崑崙道。

    閻無神道:“不見。”

    以閻無神現在的修爲和實力,豈是一個死族大聖說見就能見?

    目前,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乃是衝擊最後那一步。

    他在思考,要不要去探查黑暗深淵的深處,以此磨礪自己,或許把自己逼到生死邊緣,能夠實現突破。

    “等一等。”

    突然,閻無神想到了什麼,猛然轉身,問道:“你剛纔說的是誰?”

    “死族的大聖,大森羅皇。”池崑崙道。

    閻無神道:“大森羅皇不是一千年前,與你父親一起葬身在了本源神殿,連命運神殿都推算不出他們的生命氣息,怎麼可能又冒了出來?”

    池崑崙沒有參加一千年前的狩天之戰,倒是不瞭解大森羅皇和父親的關係。

    ……

    這兩天有一些事,只能每天一章,頗爲抱歉。明天大概率也是一章,也可能是兩章。

    後天開始,恢復兩章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