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燭光下,閻無神看完大森羅皇遞過來的密信,眼神沉凝了片刻,隨即,生出一股暢快無比的心情,仰天長笑。

    笑聲驚得燭光搖晃不停。

    池崑崙站在一旁,問道:“師尊爲何如此高興?”

    “你父親邀我去天庭,參加紅塵大會。一千年了,爲師的心情,從未將今日這邊暢快,靈魂中,似注入了一泓甘泉。哈哈!”閻無神道。

    “父親他……”

    池崑崙心中巨震,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片刻間,又恢復過來,面無表情,只是心緒依舊翻江倒海。

    閻無神與張若塵多次交鋒,每每都是生死之戰,各自在對方心中都有不輕的分量。千年後,收到昔日對手的信,心情波動自然是劇烈無比。

    有心心相惜,有躍躍欲試,更有隱隱間的壓力。

    正是這股強烈的心緒波動,讓枯坐一千六百年後的閻無神,竟是剎那間衝破最後的臨界點。

    他所缺失的契機,是一股心緒。

    這些年來,心太過平靜。

    “轟隆!”

    閻無神身上聖光、佛光、黑暗光芒、閻羅氣芒……等等,各種光華閃爍不停,氣勢節節攀升,驚動千里萬里。

    周圍空間中,天地規則跟着沸騰起來。

    “今日,我入無上境。”

    閻無神目光盯向池崑崙,道:“崑崙,你該回天庭了!”

    “天庭還有我的容身之地嗎?”池崑崙苦笑一聲。

    “你只要回去,自然會有你的容身之地。待爲師凝聚出無上法體,便與你一起,去天庭走一遭。”

    閻無神的目光,繼而盯向大森羅皇。

    一指點出。

    “譁!”

    大森羅皇的身軀快速縮小,化爲蟻蟲大小,封在一塊巴掌大小的冰晶中。

    閻無神將這塊冰晶,丟給了池崑崙,隨即揮手示意他退下去。

    池崑崙當然明白師尊封印大森羅皇的原因,是怕父親還活着的消息走漏。但是,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師尊爲何敢應邀去往天庭?

    師尊與父親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宿敵?還是摯友?

    仇人?還是知己?

    或許都是。

    ……

    在日晷下,張若塵修煉了一百五十二年,體內聖道規則數量,達到十萬六千億道。

    雖,還不是半神,可是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已不少於半神。

    此外,精神力更進一步,達到六十九階巔峰。

    他身上的神石,全部耗盡,就連從本源神殿得到的元會聖藥也幾乎消耗一空,不得不停止閉關。

    “得找地方,兌換一筆神石才行。”

    張若塵站起身來,伸出右手,向虛空一探,頓時,掌心散發出五彩混沌光華,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噴薄而出,引得海島四周的空間猛烈震盪。

    聖道規則數量達到十萬億道,張若塵的戰力並沒有提示太多。

    因爲,以前他的戰力,主要是依靠肉身和精神力。修爲形成的戰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現在,修爲提升了起來,聖道規則數量達到十萬億道,修爲形成的戰力,將逐漸代替肉身和精神力,發揮出主導作用。

    想要與半神,甚至半神巔峰的強者交鋒,修爲、肉身、精神力三者其中一樣,達到頂尖級別,就能做到。

    可是,想要與元會級代表人物,或者與接近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強者交手,例如昔日的血靈仙、星落、閻昱、巫馬九行、姑射靜,那麼他就不能有任何短板。

    修爲、肉身、精神力,皆要達到極高的層次。

    十萬億道聖道規則,與元會級代表人物比起來,算不得什麼,差了數個層次,可是張若塵有屬於自己的優勢,有他們不具備的一些力量。

    所以,隨着聖道規則數量達到十萬億道,張若塵雖然還是萬死一生境,卻已初步擁有,與那個層次叫板的能力。

    俗世最頂尖的層次。

    孔蘭攸白髮如霜,站在後方,看着張若塵掌心涌出來的聖道規則,露出驚歎的眼神,心中暗道,“果然還是表哥厲害,閉關一百多年而已,聖道規則數量便是超過十萬億道。這樣的修煉速度,可謂駭人聽聞。傳出去,怕是無人會信。”

    張若塵收起聖道規則,問道:“蘭攸,你現在積累了多少道聖道規則?”

    “有元會聖藥輔助,這次閉關,體內聖道規則的數量,提升到了六萬四千億道的樣子。現在,修煉速度越來越慢,我想已經快要達到極限。”孔蘭攸道。

    在萬死一生境,積累四萬億道聖道規則,修士將來纔有衝擊半神和神境的機會。

    越往後,修煉難度是成倍增加。

    在很多大世界,一萬年都難出一個這樣的人物。

    在萬死一生境衝擊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的,無一不是宇宙級的人物,從踏入修煉之路開始,每個境界,必須要做到最好。聖魂、精神力、肉身,每一樣都不能出錯。

    就像死族的南聖和海客,出生名門,又有神境巨頭做老師,自身也極其優秀,可是對他們而言,十萬億道聖道規則,依舊是門檻。

    孔蘭攸雖然在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得到了大機緣,可是,與他們相比,卻還是差了不少,多半邁不過七萬億道的門檻,積累一萬年也沒用。

    萬死一生境修煉出四萬億道,是將來衝擊半神的最低門檻。

    七萬億道,是將來衝擊半神巔峰的最低門檻。

    十萬億道,是衝擊元會級代表人物的最低門檻。

    超過門檻越多,將來希望才越大。

    其實,聖道規則數量超過十萬億道後,張若塵已感覺到自己參悟的速度明顯下滑,接下來的修煉,絕不會輕鬆。

    孔蘭攸目光堅定,道:“我決定去功德戰場上歷練,去生死邊緣磨礪,以此激發自己的潛力,無論如何,必要突破七萬億道這一關。”

    對未來,她也有極高的追求。

    萬死一生境,終究還是需要修士萬死一生,才能實現自身的突破。

    “先不要那麼急着做決定,宇宙間已發生鉅變,接下來,少不了種種惡戰。你要衝擊七萬億這一關,我支持你。但是,你得想清楚,想要達到那個層次就算不是萬死一生,也是九死一生。十個你這樣的修士,只有一個可以活。”張若塵道。

    孔蘭攸沒有猶豫,道:“九死一生,便九死一生。”

    “好!既然你如此有決心,表哥豈能不全力助你?手伸過來。”張若塵道。

    孔蘭攸頗爲不解,探出手掌。

    張若塵按在她的掌心。

    兩掌貼合的位置,散發出明亮的本源光華。

    島上,花草樹木快速瘋長,地上的聖石變得更加晶瑩透亮。

    “我有萬分之九十九的本源奧義,現在分你萬分之三十。既然大聖吞服吸收了本源力量的元會聖藥,可以提升聖道規則,本源奧義更能做到。”張若塵收回手掌,如此說道。

    奧義,是天地間最神奇的力量。

    如果恆古之道的奧義,都無法助孔蘭攸更上一樓,張若塵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做到。

    這個時代,地獄界可以同時誕生出十位元會級代表人物,張若塵懷疑很有可能,就是與本源神殿出世有關。

    本源神殿畢竟是被地獄界得了去。

    九大恆古之道中,除了本源力量,其實真理力量也能助修士快速悟道,實現更高層次的突破。

    已經五個月過去,劫尊者居然沒有回來,張若塵頗爲擔心他遭遇了什麼不測。畢竟,黑幕在天庭的力量太強大,更有不少古神覬覦不動明王大尊的神源。

    張若塵刻下一道傳訊光符,傳了出去。

    但,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回訊。

    張若塵暗暗思考,要不要傳訊給太師父詢問,但是,想了想,又否定了這一做法。

    太師父既然在天庭,老頭就算真的暴露還活着的秘密,應該不會出事。

    想到這一層,他自然也就不再爲劫尊者擔心。

    至於傳訊,更是沒必要的事。

    總不能什麼事都詢問太師父,就算太師父精神力強大,也忙不過來。

    “下個月就是紅塵大會,不能再等下去,得立即出發。”

    張若塵調動命運奧義的力量,推算紅塵絕世樓的位置。

    孔蘭攸道:“紅塵絕世樓,據說是在天庭的婆娑海域,懸浮在紅塵羣島之上。”

    張若塵已是推算出結果,臉色有些古怪,道:“我們現在所處的海域,就是婆娑海域,距離紅塵羣島似乎並不遠。”

    “看來那位張家先祖,是故意將你放在這座島上的。”孔蘭攸道。

    “又被他騙了!這個老頭如此狡詐,我還擔心他幹什麼?”

    孔蘭攸再次進入乾坤界修煉,張若塵則是取出從文帝那裡得來的紙卷,將儒祖曾經畫出的面孔,戴在臉上。

    轉瞬間,他變化成一位青衫儒袍的秀士,面容倒也有七分英俊,三分正氣。

    離開小島,張若塵踏浪前行,向紅塵羣島而去。

    他本想施展神靈步,卻發現天庭的空間脈絡變化莫測,而且空間結構穩固,以他現在的修爲,根本做不到。

    婆娑海域十分廣闊,也頗爲危險,時常有聖王級別的兇獸,從水底衝出攻擊他。

    行了整整一天,張若塵不知走了多少萬里。

    入夜後,海上生明月,霞氣接雲天。

    一艘長滿龍鱗的次神古艦,急速航行在海上,破浪前行。

    艦體長達千丈,升着三張鐵布神帆。一顆磨盤大小的神石,懸浮在古艦上空,爲艦體提供能量,散發出來的神光,比天空月亮還要明亮幾分。

    張若塵投目望去,動了一些心思,自言自語的道:“如此巨大的一塊神石,可以切分成數千塊,可以支撐日晷數千年。”

    但是很快,他就收起心思,因爲,感應到了次神古艦上的熟悉氣息。

    再說,次神級古艦往往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戰力,豈是輕易可以劫掠?在天庭,張若塵更不想輕易出手,或者是樹敵。

    古艦上的修士,顯然是發現了他,停在數十里外的位置。

    敖虛空披着一頭金髮,渾身散發出金色聖光,揚聲道:“閣下可是崑崙界的修士?”

    “在下,崑崙界,書千癡。”

    張若塵學着儒道子弟的模樣,拱手行了一禮。

    敖虛空略微皺眉,沒有聽過這個名字,道:“我是天龍界敖虛空,閣下如若也是前往紅塵羣島,可登船載你一程。”

    張若塵當然知道敖虛空,在崑崙界的龍神殿遺蹟還見過,在中央皇城也曾並肩作戰。

    因爲龍主的這層關係,在天庭,天龍界是爲數不多,向崑崙界釋放善意的大世界,處處都有幫助崑崙界。

    “原來是三太子,久仰大名。”

    張若塵沒有客氣,腳下浮現出一座文字組成的橋,飄在橋上,登上這艘次神級古艦。

    來到船上,張若塵笑問:“三太子怎知在下是崑崙界的修士?”

    敖虛空道:“天下間,修煉儒道,並且能夠達到極高層次的修士,只有崑崙界、儒界、書界、琴界、棋界、畫界。”

    “儒界和琴、棋、書、畫四界的頂尖大聖,我多少都是知曉的。唯獨只有崑崙界,因爲不少強者,是中古時期的沉睡者,纔會出現陌生面孔。”

    修煉儒道,不只是修煉精神力那麼簡單,實際上,要修煉獨有的道法,身上會形成獨特的儒家氣息。

    就像現在的張若塵,因爲戴上了儒祖畫的面孔,身上便是時刻都在逸散浩然正氣。

    浩然正氣,正是儒道修士才能修煉出來的一種氣。

    至於敖虛空口中說的琴界、書界、棋界、畫界,其實十萬年前,都是崑崙界派系的大世界,是崑崙界儒道傳法,才形成修煉體系。

    崑崙界封界之後,這四界,也遭受了天堂界派系的打壓。但是,這四界,都有不止一位神靈還活着,不像廣寒界那樣諸神凋零,被打壓得毫無還手之力。

    琴界和畫界的神靈,找到了盤古界,主動加入東方宇宙,搬遷到了東勝神洲。

    書界的神靈,找到天龍界,搬到南贍部洲。

    棋界的神靈,與五行觀交往密切,因此,留在西牛賀洲。

    天堂界派系並沒有放棄對四界的打壓,反而因爲盤古界、天龍界、五行觀的態度,對四界更加不滿。因此,天堂界派系大力扶持四界的叛逆,和一些心術不正之徒,成立了儒界。

    十萬年來,儒界的實力日益劇增,達到琴、棋、書、畫四界聯手才能抗衡的地步。

    ……

    今天還是一章吧,這章4000字。
最近更新小說